比特币矿工亲述:挖矿是10分钟一场的饥饿游戏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网上流行一段子:某公司年会发比特币,员工获奖感言称,首先感谢公司把价值63万的比特币奖给员工;其次,我非常幸运能抽到大奖拿下这59万,得好好规划怎么花这57万,毕竟3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

  小猪  ·  2018-02-08 11:02
比特币矿工亲述:挖矿是10分钟一场的饥饿游戏 - 金评媒
来源: 无冕财经   

超前先进的技术,一开始都像魔法。

2月6日,比特币失守6000美元关口。据称全球均价已跌破挖矿成本。

以2万美金高位买进的人,哭晕在厕所。

网上流行一段子:某公司年会发比特币,员工获奖感言称,首先感谢公司把价值63万的比特币奖给员工;其次,我非常幸运能抽到大奖拿下这59万,得好好规划怎么花这57万,毕竟3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

果然币圈一日,人间一年。

推动币值下跌的因素不少,全球监管打压是关键。本文揭示出比特币挖矿产业的畸形一面:曾经地方政府欢迎这种“无污染、高科技”的招商引资对象,但政策风向改变后,一切就都变了。

“去中心化”神话也在失灵。“矿工”发现:擦灰的矿工和掌握算法的极客,差距越扩越大。

离开也是一种能力。如果一夜暴富大门关闭,多少人能像这位“矿工”一样从魔法中清醒、认清现实、从头开始?

长达150米的仓库两侧,密密麻麻的放着超过20000台隆隆作响的机器。

灯光昏暗,只有LED灯在不断的闪烁着绿光。

巨大的噪音中,还有鼓风机和空调的声音,是他们确保了仓库不会变成一个桑拿房。

然而,闷热烦躁的气氛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这就是我的工作环境,我是一名比特币矿工。

“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其“挖出”比特币创世区块时写下的话语,这也是同一天泰晤士报的头版标题。

从一所学习计算机维修的专科学校毕业后,我曾跟随O2O的大潮去不同人的家里修过电脑。到了2016年底,公司烧完了融来的钱,我也就失业了。

当时的境地有些窘迫,不过一个朋友给我介绍这份矿工工作的时候,我还是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家乡的发小有人去矿上打工,但作为一个父老乡亲眼中已经走出山窝窝的大学生,我觉得自己还没到需要出卖体力换取生存的境地。

不过朋友很快就解释清楚,此矿工非彼矿工,其实要干的还是修电脑的活,只不过工作地点在遥远的内蒙古鄂尔多斯。

去就去吧,在大城市我也没法扎根,更何况新工作开的工资居然比北京的还高。

blob.png

▲鄂尔多斯的比特币矿场,图片来源:华尔街见闻。

第一次走进被同事称之为“矿场”,其实是仓库机房的工作地点时,我被巨大的轰鸣声吓的倒退了三步。

负责带我的组长说,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巡视一遍整个仓库的机器,用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对每一台机器进行测试。如果发现问题,就按照操作手册上说的步骤执行——重启-重新连接线路板-卸下机器交给技术部门。

听起来任务很简单。工作时间是三班倒,每个月一次轮换,这也不是什么问题,毕竟在鄂尔多斯这个地方,就算让我按正常的工作时间休息,也没有什么能做的。

不过在上了第一天班后,我冲出仓库后干的第一件事情是在淘宝上买了副耳机,后来拿了几个月工资后,又换了一副降噪的。

仓库里的噪音实在太大,不带耳机的话,回家睡觉的时候仍然耳鸣的像是躺在机器旁边。

“时间就是金钱”——贴在矿场墙上的标语。

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叫做矿场。

有次休息的时候,看到同事神神秘秘的围成一圈,在对着一个屏幕念叨着什么。我凑上去一看,是一张弯弯曲曲的折线图,最上面写着几个英文字母——Bitcoin。

同事告诉我,这些字母翻译成中文叫比特币,而这个机房就是用来挖比特币的地方,所以被形象的称为挖矿的矿场。

可一个虚拟的东西,为什么会用挖这个词呢?我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同事也解释不清,让我去问组长。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就像一个技术宅男的组长应该已经给很多人解释过,他很耐心的给我讲了这背后的原理:“其实比起挖矿,获取比特币更像是美国和澳洲都有过的淘金热。

挖矿给人的感觉是一份付出一份收获,但在河水里淘金不一样。除了纯粹的体力劳动之外,还需要足够的耐心和很好的运气。

挖比特币就是这么一种感觉。

更确切地说,我们的挖矿是参加一场每十分钟举办一次的“饥饿游戏”,全世界的矿工都会参与,而游戏的奖品就是比特币。

之所以你看到现在的矿场规模这么大,是因为拿到奖品的难度在与日俱增。

这背后有很多原因,比如参加的矿工越来越多,像我们这里的矿场,现在光中国就有百八十个,而新建的矿场大多在冰岛和俄罗斯这样荒无人烟的地方。

但同时,单场游戏的奖品却越来越少。这是“中本聪”在创造比特币的时候就强制规定的。2012年之前,每场游戏可以产生50个奖励。之后每四年就会减半,也就是说,2017年的现在,每场游戏只会产生12.5个奖励了。而且,这游戏还有明确的结束时间,当比特币数量达到2100万枚的时候就会彻底结束。估摸下来,应该也就是2050年前后。

这还不算,每次游戏的难度也在不断加大。怎么说?因为这游戏从本质上讲就是猜数字(编者按:确切的说,挖比特币的本质是重复计算随机字符串的哈希值,并检查结果字符串是否满足头部有足够的零,但文中的组长说它是猜数字也没有错)。为了控制发行速度,正确答案的数字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矿工们以前可能猜十次就能猜中的数字,现在猜一千次都未必对。

所以我们矿场的墙上要贴上“时间就是金钱”,因为时间在这里,真的就是金钱——越早尝试,就越可能拿到新的比特币。”

说到这里,组长突然停下来看着我。

我还在努力消化他刚才的那些话,突然反应过来,他是在嫌我浪费工作时间了。

回到岗位上我才想到,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没问——拿到比特币这个奖品又如何?为什么我们要参加这样一场游戏呢?

“我很气,毕业了,换显卡,结果全缺货,剩下的都是死贵死贵的1080ti什么的!”——2017年7月,天猫上一家显卡专卖店的匿名评论。

关于这个问题,在不久后我自己就找到了答案,因为同事教会了我看比特币的价格图。

blob.png

▲资料来源:Coinbase.com。

那时还是2017年年初,一个比特币大概值1000美元,也就是6000多人民币。显然,一场每10分钟就派出70万奖金的游戏,确实没有不参加的理由。

而且我很快就知道了这场游戏的诀窍——那就是没有诀窍。

所谓的挖矿算法,也就是猜数字的方法,其实是固定而简单的,并不存在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

所以赢得游戏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寻找在单位时间内能执行最多次算法的硬件。另外,1+1=2,谁拥有这样的硬件数量最多,谁就最有可能赢得游戏。

从同事那里我也知道了,整个比特币的挖矿史其实就是挖矿硬件的迭代史。

创世年代的时候,大家都用普通电脑的CPU挖矿,那是一个美好的、个人就能挖矿的时代。

到2010年,有人发现AMD出产的GPU芯片有一个特定的计算部件,可以加速猜数字的关键步骤,于是多个GPU组装成的“GPU矿机”迅速淘汰了普通电脑矿机——这也是近几年来为什么显卡和其他电脑硬件不同,价格经常不降反升,而且还老缺货。

blob.png

▲当年的GPU矿机代表显卡——铭瑄R7 260X终结者,图片来源:中关村在线。

再到2011年年末,FPGA(现场可编程逻辑门阵列)矿机横空出世,因为它剔除了GPU中不必要的图像计算硬件单元,所以效率大幅提升。

也就是在那时候,出现了第一个矿场Eligius。不过,当年的矿场还只处于萌芽期,矿工依然主要指的是全世界默默挖矿的个人电脑们。

而我现在每天维护的矿机,已经是第四代,也就是ASIC芯片机。比起FPGA来说,ASIC芯片牺牲了灵活性,造出来就是为了猜数字挖矿,所以效率再次有了质的飞跃。

如果做个简单的比较,CPU的挖矿速度是1,那么GPU大概就是10,FPGA矿机的速度虽然只是8,但消耗的电能比GPU小40倍,而ASIC的挖矿速度是2000,功耗则与GPU相当。

这样也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ASIC芯片一问世,就迅速将其他三类矿机赶出了市场。

另外,到了这个阶段,矿场已经成为挖矿的主力。因为一台主流的ASIC芯片矿机,如蚂蚁矿机S9,要卖到10000多块钱。而这时候想要挖到比特币,已经至少要上百台S9日夜不停的运转。

blob.png

▲图片来源:比特大陆官网。

排名前三的矿场迅速成为中国选手的竞技场。前些年中国在IT领域积累起来的强大供应链和制造能力,在此时发挥得淋漓尽致。

以比特大陆为例,因为设计出了比特币挖矿专用的ASIC芯片,于是这家公司迅速成为世界矿机界的领头羊。这两年他家的矿机销量在数十万台以上,每台矿机要用上百颗ASIC芯片,例如一台蚂蚁矿机S9就要使用189个ASIC芯片。(编者按:根据媒体报道,2017年12月份,比特大陆向台积电发出的10nm晶圆订单已经超过中国芯片业霸主华为海思。)

我之前在北京的时候还看到过比特大陆的招聘广告。出来做分享的技术总监清一色的清华北大毕业,俨然是中国芯片设计行业一颗冉冉升起的技术新星。

听说2017年上半年,这家公司的净利润已经超过10亿人民币,那么在比特币继续暴涨的下半年,利润水平应该更加惊人吧。

(编辑:郑惠敏)

来源: 无冕财经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