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的金融科技野心

首页 > 国际 >正文

【摘要】金融科技公司中既有初创公司,也有传统金融公司,它们都尝试取代或改善现有金融机构的服务,智能手机的普及则助推了该行业的增长。

  金评媒小编  ·  2018-08-29 16:38
马来西亚的金融科技野心 - 金评媒
来源: 36氪 译者:令晨    

作为拥有3000多万人口的东南亚发展中国家,马来西亚经历了颇为动荡的几年。在上届总理被卷入国际贪污丑闻后,现年92岁的马哈蒂尔出人意料地再次当选该国国家领导人,并承诺会推进多项重要改革。

马来西亚身负1万亿马来西亚林吉特(约合1.67万亿人民币)国债,设立了希望基金(Tabung Harapan Malaysia)鼓励民众和企业向指定银行捐款。借助 GoGetFunding.com 等网站,民间也自发策划了各种众筹活动。

这为我们展望 Fintech(金融科技)在“马来西亚2.0”的发展提供了参考,在这个“获得新生”的国家,未来的重心将是打击腐败、改善经济。该国的政界人士也纷纷变身技术达人,开始认识到科技在国家治理和政策制定中将发挥关键作用。来自马来西亚华人公会的一位竞选人就曾表示,如果当选,他将利用区块链技术来提升政府透明度。

什么是 Fintech(金融科技)?

根据 Journal of Innovation Management 的定义,“‘金融科技’是利用技术改善金融活动的新型金融业。”

金融科技公司中既有初创公司,也有传统金融公司,它们都尝试取代或改善现有金融机构的服务,智能手机的普及则助推了该行业的增长。

除了初创公司,传统金融机构也加入了这一行业革命:许多银行建立了自己的金融科技创新项目,谋求制胜的新点子,进而改变人们的理财方式。

金融科技在马来

ec6ef230f1828039ee79-7.jpg

图片来源:1337 Ventures

马来西亚早期孵化器和投资公司1337 Ventures 制作了一张覆盖不同细分市场的马来西亚金融科技生态图,从这张图来看,该国大部分金融科技公司都集中在支付和贷款领域。

考虑到马来西亚的人口结构——超过一半的人为穆斯林,伊斯兰金融(遵从伊斯兰教规的金融交易活动)在该国也占据重要位置,增长潜力可观。

调查结果显示,马来西亚金融科技发展十分不均,有的细分市场无人问津,有的则是一片红海,1337 Ventures 认为这“十分具有启发性”。公司近期还推出了专门针对金融科技领域的孵化前速成培训课程。课程持续四周,由当地银行高层担任讲师。

在电子钱包领域,KrASIA 近期曾报道游戏公司 Razer 与马来西亚巨头 Berjaya Corporation Berhad 联手推出的电子钱包 APP。目前,该服务已入驻6000多个线下零售点。尽管在马来西亚,电子钱包领域已是玩家众多的细分市场,甚至不乏中国玩家——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身影,Razer 的进入还是掀起了波澜。与此同时,东南亚网约车平台 Grab 也于去年进入支付领域,在新加坡推出了Grab Pay,今年6月又将业务扩张到了马来西亚。

比价网站在马来西亚也很受欢迎,主要玩家包括新加坡的 GoBear 和马来西亚的 iMoney。两家平台都为用户提供保险和信用卡等金融产品的鉴别和比价服务。iMoney 成立于2012,2017年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虽然其业务已覆盖整个东南亚,但公司超过一半的营收仍来自马来西亚。

“我们在马来西亚有两年的先发优势,所以一直在增长。但在菲律宾和印尼等市场,我们还多多少少处于完善自身的阶段,覆盖的领域也没那么多,”iMoney 的 CEO Lee Ching Wei 说。

1337 Ventures 还列出了那些至今仍是蓝海的细分领域,包括信用评级、房地产网站和资本市场交易。

监管环境

对马来西亚金融科技行业的监管主要与融资和股权众筹有关。

马来西亚国家银行(Bank Negara Malaysia)——同时也是该国的中央银行——先是在2016年发布了金融科技监管沙盒框架,旨在为金融科技打造友好的发展环境,促进马来西亚金融产业增长。

据安永会计师事务所2016年的一份探讨金融科技合规性和监管环境报告,通常而言,监管沙盒的作用是:以试点的方式对部分私营企业放宽、甚至免除现行的监管限制。

被纳入框架的公司在面对个人和企业客户时将享有优势。当然,并非所有公司都能成为试点单位,需要满足的条件包括但不限于:

· 有真正能被称为创新的产品、服务或解决方案,能提高金融服务的可达性、效率、安全系数和质量

· 证明公司已对产品、服务或解决方案的效用、功能和相关风险进行过充分、正确的评估

· 拥有开展沙盒测试所需的资源,能缓解和控制与公司提供的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相关的风险和损失

· 制定有现实的商业计划,能在退出沙盒框架后将其产品、服务或解决方案在马来西亚商业化

“参加监管沙盒项目能帮助企业获取客户……毕竟谁会想要把钱交给没被监管机构批准或认可的企业呢?”MoneyMatch(马来西亚一家 fintech 初创公司)CEO Adrian Yap 在接受采访时说。MoneyMatch 于2017年年中获得马来西亚国家银行批准,是迄今为止四家被纳入监管沙盒框架的企业之一。

Yap 补充说,“汇付和货币兑换领域也已经开放,市场里的一些大玩家也开始寻求与我们合作。加入沙盒肯定是有好处的。”

马来西亚国家银行还设立了金融科技赋能组织,其网站显示,该组织“主要负责制定和完善监管策略,提升创新型科技在马来西亚金融服务行业的普及率。”

2015年,马来西亚发布规范股权众筹活动的法规,成为东南亚第一个颁布相关法律的国家。股权众筹是指私企向投资者出售部分股份。

根据 Invest Smart 2016年的一份股权众筹报告(Invest Smart 是马来西亚证券委员会投资者权益保障倡议下的一个项目),2015年颁布的新法规内容包括:

· 投资者投资单家公司的金额不得超过5000马来西亚林吉特(8381.5元人民币)

· 投资者享有6天的冷却期,在此期间可撤回全部投资

· 投资者12个月内参与股权众筹的总金额不得超过5万马来西亚林吉特(83815元人民币)

截止2016年,已有六家股权众筹平台向马来西亚证券委员会登记,包括 pitchIN、Alix Global、Crowdo、Eureeca、Ata Plus 和 Propellar CrowdPlus。

展望2018及未来

马来西亚的金融科技版图显然还存在尚未开垦的领域。

与已建立起稳定增长创新制度的近邻新加坡不同,马来西亚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未完全到位。不过,该国享有丰富的资源,这为其取得加速发展创造了条件。光是人口规模就足以证明,马来西亚是东南亚的重要市场。

在一些细分市场,部分玩家势头正猛,资本持续从本国和海外涌入,监管环境也有利于创业,种种迹象表明,马来西亚的确潜力无限。

来源: 36氪 译者:令晨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