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地相继发布网贷退出指引,有望遏制跑路乱象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退出指引》对于保障投资者权益,引导舆论都有积极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提升网贷投资者的信心,但基于当前严峻的形式,要重建网贷投资者的信心还任重道远。

特邀作者     时代财经 原创  ·  2018-08-02 14:38
五地相继发布网贷退出指引,有望遏制跑路乱象 - 金评媒
   

文/时代财经    胡卿如

网贷连续爆雷,引发投资者恐慌情绪,也引起各地互金行业协会高度关注。

继深圳、济南、北京、浙江之后,广州互金协会也发布《广州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退出指引(试行)》(以下简称《退出指引》),对网贷平台退出原则、退出程序、报送退出材料等方面做出明确详细规范。《退出指引》着重强调了以保障出借人合法权益视为退出工作的首要考虑因素,以最大努力减少出借人损失。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退出指引》对于保障投资者权益,引导舆论都有积极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提升网贷投资者的信心,但基于当前严峻的形式,要重建网贷投资者的信心还任重道远。

“三不可”原则

《退出指引》明确指出,网贷机构应建立由实际控制人、法人代表或是总经理牵头的协商与纠纷解决小组,及时与出借人沟通,防范和化解各种矛盾。并且,网贷机构应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对不良资产进行分类处置,最大程度保障出借人合法权益。

在不良资产分类处置方面,《退出指引》提出了三条建议:具有国资企业、上市公司、大型集团公司等背景的网贷机构,可争取该国资企业、上市公司、集团公司等提供合理范围内的资金援助,且还可通过并购重组、债权转让、破产清算等方式积极筹措资金;或是将不良资产整合打包出售给第三方不良资产管理处置公司,最大限度收回资金。

为保障退出工作稳妥有序开展,《退出指引》还提出了“三不可”原则,要求网贷机构退出期间,网贷机构经营地址不可搬迁、平台网站/APP不可关闭、平台股东和高级管理人员不可失联。

《退出指引》还指出,网贷机构因严格按照该指引要求实现平稳退出,公司董事、监事以及高级管理人员负有公司管理的勤勉尽责业务,股东负有依法清偿清算注销公司的义务,未按照指引要求退出造成出借人损失或产生不良影响的,应予以赔偿,并报送相关部门处理;构成犯罪的,报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在退出过程中,如何与投资者达成一致,这是良性退出的标准和要求。大部分投资者都希望能够一次性兑付本息,但是对于推出退出方案的平台而言,实现一次性兑付是有一定难度的。”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室副主任尹振涛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在退出过程中,投资者也需密切关注退出过程以及平台执行情况。

有分析指出,由于此前没有相关规范,部分网贷平台名义上以停业清盘方式退出,实际上在清偿过程中并未按切实执行,高管失联、平台下线、人去楼空的“跑路”现象时有发生,让投资者损失惨重,也让整个行业“背锅”。《退出指引》的发布,对稳定当前动荡的网贷市场和投资者情绪有很大帮助。

五地发布退出指引

据时代财经了解,截至目前已有深圳、济南、北京、浙江、广州五个省市或地区的互金协会发布网贷机构退出指引与规程。

早在去年9月30日,深圳互金协会就出台全国首例网贷机构退出指引征求意见稿,并于今年7月14日正式发布退出指引。对于失联、跑路等恶性退出或退出过程中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网贷机构,深圳互金协会表示,将会协助相关监管部门和执法部门对其进行打击。

2017年11月24日,济南互金协会也推出了退出指引,对适用范围、基本原则、退出程序等做出具体规范。

北京互金协会则对网贷机构退出工作时间点做出了明确要求:网贷机构应在决定退出后的三日内需组建退出工作组,开始退出工作。在退出工作组组建后十日内,网贷机构应通知出借人,并在机构官网、协会官网及其他渠道发布公告。而未接到通知的出借人应当在公告发布之日起二十日内,向退出工作组申报其债权。网贷机构最迟应在启动退出工作后三十日内完成业务清偿和退出方案的编制。

随后,浙江互金协会也于2018年7月25日发布退出指引,并在杭州第一次召开“浙江网贷行业杭州市帮扶工作小组”筹备会议。该帮扶工作小组也将是全国互金行业首个由自律机构牵头的风险化解机制。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在“爆雷潮”中出台退出指引非常有必要,会有效遏制平台恶意跑路,在某种程度上是属于治本的范畴,但不救急。面对当前行业面临的流动性压力,需要采取更为针对性的措施,截断恐慌情绪的传染链条,切实提升投资者信心。

“退出指引的推出,会让平台的运营方更加理性,在问题还没有严重到突然死亡的时候,就可以将‘良性退出’作为一种解决方案,在监管机构的监督下合理操作,达到一个平台运营方、投资者、监管机构都可以接受的良性结果。”陈嘉宁表示。

而在尹振涛看来,各地互金协会退出指引可能会使行业内会形成一种退出规则,但在法律效应和监管效应方面都不是特别强。目前,自律组织推出指引是第一步,下一步需监管部门出台相关监管规定,对未按要求退出的平台,起到更强、有力的法律约束。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