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象仍存!北上深等地仍有123家私募机构失联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除了投资端,在募资端,向投资者承诺保本或最低收益、向不特定对象宣传推介私募基金产品、向不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等,也是私募行业目前常见的一些违规违法现象。

  爱财经  ·  2018-05-14 10:34
乱象仍存!北上深等地仍有123家私募机构失联 - 金评媒
来源: 长江商报 但慧芳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除了投资端,在募资端,向投资者承诺保本或最低收益、向不特定对象宣传推介私募基金产品、向不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等,也是私募行业目前常见的一些违规违法现象。

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2018年来已经处罚的私募机构案件超10件,虽然行业监管趋严,但乱象依然存在。

在某互联网公司赴港上市估值达千亿美元的消息在圈内转发之时,资深投资人士刘先生(化姓)根据其盈利能力、模式以及市场平均估算水平测算认为,其估值大概在100多亿美元,不过,截至其上市前,市场估值仍高达600亿—700亿美元,比市场平均水平超出数倍。

“这是目前股权私募基金的一个常见的操作方式,通过砸钱和做市值,推高企业市场估值,再通过IPO或并购将风险转嫁给公开市场的投资机构或投资者。”刘先生近期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虽说为投资人赚钱是私募基金的职责所在,但炒高估值再推向上市的做法实际涉及证券欺诈。”

这只是私募行业中的一个灰色操作手法。事实上,长江商报记者近期多方调查发现,尽管私募行业正在走向更为正规化、专业化,但行业种种乱象依然存在。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2018年以来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已经处罚的私募机构案件超10件,落地的私募行业监管体系日渐完善。已查实的10起案件分别涉及违规经营、利益输送、操纵市场、老鼠仓四类违法行为,主要涉及资金募集环节、投资运作环节、利益输送以及登记备案不规范四大问题。不过,正如多位行业人士所言,私募行业仍需完善法律、加强监管,维护行业的市场秩序和投资者的权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一级市场为短期利益催大企业业绩

“这在业内是一种见怪不怪的事情。”刘先生对长江商报记者直言,“在一级市场,为了谋取短期利益,部分私募机构联合其他投资机构催大企业业绩,导致企业估值泡沫化,企业业绩水分多。”

一位金融公司投资负责人也曾遇到相似的场景。在参与一家Pre-IPO企业融资意向会议时,他对该企业成立仅3年多就估值几百亿、每股股价数十元的价格表示怀疑。但这丝毫不影响当时一些知名私募机构的追捧。

“从盈利能力和成长空间来说,这类企业起码还有几年的亏损期,扭亏时市场环境肯定早已变化。我当时就认为水分太重。”该负责人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该负责人所提到的企业在香港上市时发行价约为59.7港元,但截至上周末,股价仍跌破发行价,相比最高股价下挫40%左右。每股收益为-0.68港元,市盈率(每股市价与每股盈利的比率)为-66.71。

根据清科研究中心旗下私募通统计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创投市场共发生投资1034起,披露投资金额的765起投资事件共涉及525.42亿元人民币, 同比增长了5.5%;平均投资规模高达6868.22万元,是2017年全年平均投资金额的1.5倍,再次刷新历史纪录。投资规模上涨的主要原因是中国创业投资市场投资阶段后移明显,再加上优质项目的稀缺性导致机构扎堆投资,优质项目估值居高不下,资金头部效应日趋明显。

“成熟的股权私募基金投资逻辑应该是,每一个投资机构都有自己擅长或熟悉的领域与行业,通过自己的一整套筛选体系,过滤掉不成熟有水分的项目,而不是用自己的钱把这些项目的规模砸出来后期待上市退出获益,更不是盲目跟风和追热点。”北京某私募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近期的几起港股IPO估值均偏向过高,有的甚至估值炒高近10倍,但一些私募机构却偏爱‘博傻’,通过投机方式IPO退出赚钱,这些高估值无疑都是在投资者的推动下完成的。”刘先生称,这就容易出现上市破发的现象出现。

事实上,从上市后不久就破发的“独角兽”平安好医生,到众安保险、阅文集团、易鑫集团、雷蛇等,这些公司背后都对应着一批“追高”的PE投资者。有资本人士表示,这些公司的成长性和规模体量都不差,但估值虚高问题却较大可能存在。

二级市场乱象集中在高杠杆配资

如果说在一级市场的“炒高”和“哄抬”有资本逐利的动机,违规违法情况在目前的法律体系下尚不明显,那么在二级市场,部分私募基金,联合其他投资机构,参与上市公司股票的炒作,或跟风,或做老鼠仓,或拉抬操纵股票价格,明显触及法律红线。

2018年,5月4日,证监会官网对5宗案件作出的行政处罚公示,其中1起明显涉及上述操作手法。

私募机构广州安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广州安州投资”)实际控制“广州安州-安州价值优选2号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安州优选2号)等22个产品所开立的25个账户(含普通账户和信用账户,简称账户组),在2015年6月26日至29日、8月26日至28日采用尾市拉抬、盘中拉抬等方式操纵“节能风电”价格。资料显示,广州安州投资在2015年6月,因操纵“节能风电”获利3874万;2015年8月,因操纵“节能风电”股价获利1183万;账户组共计获利5057万。

证监会处罚显示,没收广州安州投资违法所得5057万元,并处以5057万元罚款;对王福亮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私募机构广州安州投资因操作市场被罚没了过亿资金。

该机构在2018年4月初,曾因持有“京山轻机”“经纬纺机”“苏州固锝”和“中核钛白”等4家公司股票分别达到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时,未依法履行报告、通知及公告义务,被分别处以30万罚款,合计处以120万罚款。

在2018年3月,证监会对上海拓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投资总监文宏的处罚决定书,则将私募机构管理相关负责人进行“老鼠仓”交易的违法行为公之于众。2015年2月1日至12月31日,文宏在同时作为“汪某”证券账户实际操作人和“万联证券拓璞2号”账户投资经理期间,“汪某”证券账户与“万联证券拓璞2号”存在趋同交易情况。期间,汪某深圳股东账户共参与了深市32只股票的交易,成交金额合计18701万元;汪某上海股东账户共参与了沪市25只股票的交易,成交金额合计19249万元。27只趋同交易股票的趋同金额为1.84亿元,趋同股票占比47.37%,趋同交易收益为251.44万元。

“处罚的多是之前的案例,不过却反映出私募机构的一些常见的违规违法操作手法。”一家私募机构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二级市场的私募乱象主要集中在高杠杆配资,为了谋取利益,私募机构会‘铤而走险’违规违法参与股价操纵。”

累计354家私募机构处于失联状态

“比较担忧的是一些私募机构进行‘短融长投’和‘自融自投’的违规操作。这些较为隐蔽且容易出现道德风险。”北京一中型私募机构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所谓“短融长投”,指的是私募机构在融资过程中,本向投资人募资的资金为短期资金,却更多投向了长期项目,在投资封闭期解禁后,难以向投资人兑现投资回报和本金的情况。而“自融自投”,是私募机构将所募资金投向关联企业或者旗下公司,这就容易造成所投项目回报不达预期等问题。

“资金错配问题有其明显的风险,容易引发流动性风险、影响系统运作的稳定性以及可能存在市场违约风险等。”该私募人士指出,“自融问题则会造成内部利益输送,最终损害的是投资人的权益。”

有行业专家指出,投资市场比较容易面临短期资金募资容易而长期资金募资难的问题,若私募机构打着短期募资的“幌子”实际将投资人的钱投向长期退出的项目,则涉嫌欺瞒行为和违规宣传等。

除了投资端,在募资端,向投资者承诺保本或最低收益、向不特定对象宣传推介私募基金产品、向不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等,也是私募行业目前常见的一些违规违法现象。

此前,长江商报记者就曾在一家自称“已备案”的私募机构基金经理处,听闻其推介被“拆分”的“基金产品”。“一份5万—10万,10份、20份为一个LP(有限合伙人),投资人可以得到一份证书,公司再把这些投资人做成一个LP(有限合伙人),不超过200个LP(有限合伙人)投向某新三板上市前企业。”该公司的私募经理介绍说。

不过,在3个月后,就传来该公司老总跑路失联的消息。而投资人维权的信息则一直在进行之中。

这种违法的募资方式,被多位业内人士称为“披着私募外衣”的非法集资行为。

事实上,近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了第21批拟失联私募机构名单,涉及123家机构,其中有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私募机构失联最多。数据显示,自中基协开展自律核查工作以来,累计有354家私募机构处于失联状态,有128家机构已被注销登记,有9家机构已自行申请注销登记。

这些失联私募机构中,不乏有私募机构涉嫌非法集资、出现资金兑付等问题,还有些私募在投资业务上出现各种违法违规行为。

“从近期的监管政策来看,私募监管逐渐趋严,近期大量政策出台。资管新规明确了私募基金也纳入监管范围。不过,私募基金机构的违法成本依然较低,不少应该规范的灰色地带仍然不够完善。私募行业在保持其私密性、灵活性的同时,也应该有更为规范的法律监管系统和行业自律系统。”一资深行业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强调。

(编辑:杨少康)

来源: 长江商报 但慧芳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