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监管前夜的大资管:126万亿规模面临大洗牌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值得注意的是,资管新​规第一次正式把保险资管列入资管行业,要求保险资管机构在同一起点上与其他金融机构开展公平竞争。

  阿加莎  ·  2018-04-09 09:41
统一监管前夜的大资管:126万亿规模面临大洗牌 - 金评媒
来源: 证券时报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值得注意的是,资管新规第一次正式把保险资管列入资管行业,要求保险资管机构在同一起点上与其他金融机构开展公平竞争。

3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正式通过《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下文简称:“资管新规”)。这就意味着,被称为金融行业最严监管文件的资管新规落地的脚步越发临近,资管市场将迎来新一轮的洗牌,在各个资管子行业中,究竟银行理财、信托、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券商资管、基金专户、基金子公司、保险资管等谁受影响最大,谁又将最终杀出重围?

刚兑、通道、资金池受限

规模缩水只是开端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指出,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要立足整个资产管理行业,坚持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审慎监管相结合,机构监管和功能监管相结合,按照资产管理产品的类型统一监管标准,实行公平的市场准入和监管,最大程度消除监管套利空间,促进资产管理业务规范发展。

以受监管的各类金融机构管理的规模简单相加计算,受此影响的金融机构管理总规模高达126万亿元,其中银行理财存续余额规模最大,达到29.54万亿元,占比23.44%。

在资管新规中,对预期收益型产品彻底进行了否定,要求变更为净值型产品,不能保本保收益、不能通过轮流接盘保收益、不能用自有资金保收益。这将完全改变银行理财产品持续了多年来的运行模式,全面向净值型转化,意味着以往银行理财的刚性兑付性质不复存在,对百姓理财的冲击不言而喻。

打破刚兑,对于在2017年底规模仅次于银行理财产品,达到26.25万亿元的信托资产规模也将受到冲击,尽管近几年来,信托产品延迟兑付、无法兑付时有发生,但仍有相当部分持有人迷信国有信托平台,愿意降低收益预期在这些平台上购买产品。新规实施后,国有平台的隐性刚兑保证也将逐步消失。虽然相比2016年底增速高达29.81%,但业内人士认为,未来几年,新规的出台加上地产融资受限,信托的业务或趋于萎缩。

值得关注的是,与信托业务模式相类似的基金子公司受到的冲击将更大。2017年底,基金子公司管理资产规模达到7.4万亿元,较2017年三季度缩水8.17%,成为所有资管行业中首先出现巨变的,相比2016年底,子公司的管理规模更是缩水达到30.38%。一年时间缩水三成,主要原因是2016年下半年开始,对基金子公司的监管就进一步趋严,由于对风险准备金的要求提高,曾经的“万能牌照”也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与基金子公司类似已经开始出现缩水征兆的还有券商资管行业,2017年底,券商资管行业规模达到16.88万亿元,较2017年三季度缩水2.82%,较2016年底同样缩水3.98%。由于券商资产管理规模中超过70%以上为通道和资金池业务,以往一些积极推动通道和资金池业务的券商在去年放慢了业务拓展速度,业内人士称,资管新规实施,已有的通道业务若无新增,券商资管规模下行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值得注意的是,资管新规第一次正式把保险资管列入资管行业,要求保险资管机构在同一起点上与其他金融机构开展公平竞争。

期货资管在2017年底规模达到0.25万亿元,全年则出现10.71%的缩水,同样影响较大。保险资管2017年全年总资产规模增长达到10.78%,总规模达到16.75万亿元。但该规模较2017年三季度末仅增长1.28%,已经出现增速放缓的迹象。而对非标业务的清理会使不少中小保险公司的投资标的受限。以保险资金的风控来看,未来险资产品的收益会进一步降低。

公募和私募基金持续增长中亦有隐忧

实际上,也有一些机构管理规模仍在逆势增长,如私募行业的管理规模更是在2017年全年实现了逾40%的增长,去年四季度的增速也达到7.56%,为所有行业之最。

不过资管新规对私募基金的冲击仍然存在,如合格投资者的门槛或将提升,有望将原本合格投资者的门槛从100万元提高到了500万元,或者近3年本人年均收入不低于40万元,且具有2年以上投资经历。这将直接减少合格投资者数量,相关产品规模也会受到牵连。

但据诺亚财富最新的《2018中国高净值财富白皮书》显示,得益于中国经济持续数十年的高速增长,中国高净值客户数量迅猛增长,已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高净值家庭数量第二多的国家和地区。且90%以上的高净值人群都配置了主要投资新经济的私募股权基金,私募股权正在从“另类”资产变为“主流”资产。

高净值客户增长仍然强劲,私募基金规模能否继续逆势增长,还要看国内新兴产业的发展及独角兽等IPO政策的助推。另一方面,证券投资基金整体规模出现持续缩水,相当部分证券投资私募基金被迫清盘,也是业内必须清醒认识的现实。

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公募行业会是在资管新规中受益的一方,虽然资管新规中对持有人结构的规定,会极大程度地影响到公募行业货币基金及委外定制型产品的规模增长,但实际上早在一年多,公募行业已经开始收紧对持有人结构的监管,相关基金也早已作出整改。

2017年公募行业的规模依旧达到11.6万亿元,较2016年底更是增长幅度达到26.64%,主要依赖于货币基金的逆势增长。规模并未因此出现减少,反而成了公募行业增长的发力点。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公募行业二十年的历史,就是在严监管的大背景下发展起来的,对资管产品要求向净值化的转型、刚兑的打破、去通道的种种规定在公募行业早已延续多年,公募基金从成立之初,就“戴着镣铐跳舞”,相对来说,对新规适应起来更容易一些,且近几年基金电商业务的蓬勃发展,公募基金营销格局也走入了良性循环,资管新规实施之后,公募基金业有望承接来自银行理财等产品的流出资金,有利于在行业大洗牌中更快站稳脚跟。

也有行业高管认为,资管新规将设立一定的过渡期,因此,分析新规对行业的影响应该是从长期着眼,未来几年叠加“资金成本上升”、CPI上行等因素,前几年整个资管行业的“虚胖”势必告一段落。

 (编辑:杨少康)

来源: 证券时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