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无眠群:韭菜们渴望改变世界 布道者贪婪地笑了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自2月11日SEEU&QYGAME创始人兼CEO玉红建立“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以来,以“3点钟”为开头命名的区块链社群层出不穷,甚至有人加入了数十个“3点钟区块链群”。

  天乐  ·  2018-03-03 09:00
区块链无眠群:韭菜们渴望改变世界 布道者贪婪地笑了 - 金评媒
来源: 新京报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自2月11日SEEU&QYGAME创始人兼CEO玉红建立“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以来,以“3点钟”为开头命名的区块链社群层出不穷,甚至有人加入了数十个“3点钟区块链群”。

2月27日晚间,在某“3点钟无眠”区块链讨论群里,有人分享了一条监管部门计划对虚拟货币的跨境流动交易采取进一步监管措施的消息。

尽管报道中透露了监管层面具体详实的细节办法,但群里热闹的讨论几乎都围绕方法前的“考虑”二字。

“监管是长期博弈啊,我觉得实锤不会很快的,各方都在彼此试探。”老王保持短期乐观。群里的人大多认为,因为技术的隐秘性,对区块链的行政监管只是博弈问题。还有人表示“金融局真正关心的是洗钱和外汇”,言外颇有几分“炒币无罪”的呐喊。

也有好事者。“江湖上传说您不敢出国了?”在另一个区块链微信群里,有人问宝二爷。当即得到直言不讳的秒回,“是不敢,万一把我抓了呢。”紧接着大家讨论起各位活跃大佬的国籍来,有人出来幽了一默:世事难料,大佬们还是多准备几本护照。

这只是某三点钟区块链社群的冰山一隅。自2月11日SEEU& QYGAME创始人兼CEO玉红建立 “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以来,以“3点钟”为开头命名的区块链社群层出不穷,甚至有人加入了数十个“3点钟区块链群”。

一些头部的社群活跃度为人称奇,大佬入群,列队欢迎,红包乱飞。有时已至凌晨,群里却还讨论正酣,大洋彼岸还有时差党随时等着接茬,几乎没有冷场的时候。

当初,凭借买币一夜暴富的人,也许是认知变现,也许是命中注定,可有几个是真信仰?

就像如今,深夜紧握手机的人们,有的热衷输出,有的贩卖内容,有的唯恐赶不上这波行情,有的正等待被收割。

众生皆苦,三点无眠。

半夜三点:谁在造风口?谁在风口造势?

2月11日凌晨三点,SEEU& QYGAME创始人兼CEO玉红建立 “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不到一天时间,人数即达500人上限。

李笑来、薛蛮子、隆领投资蔡文胜、Qtum量子链帅初、分布式资本合伙人沈波、360董事长周鸿祎等重量级人物相继入群,甚至高晓松、林允儿、于正、秦岚、佟丽娅等娱乐圈明星听闻也纷至杳来。

走红实属偶然,但在一些人看来也有必然的成分。有传闻称,“庄家们最初利用夜晚大肆砸盘,多空对战也集中在后半夜进行,一觉醒来,账上动辄就少了六位数,这样的环境中,没有人敢贪睡一分钟。”

以数字货币的涨跌幅度与速度而论,这绝不夸张。

一位知情人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记者,ICO项目在私募阶段只要拿到额度,公开发行之后,只是翻几倍还是几十倍的问题。在项目筹备期进入其微信群,获得一手信息及申购途径,这是炒币的高阶玩法。更简单一点,资深人士推荐所看好币种,只要在他建议的点位买入,也能赚得盆满钵满。最次也能在利空消息发布时点知晓并抽身。

在上述人士看来,币圈的社群,承担着消息变现与风险控制的双重任务。容不得半点闪失,失眠焦虑成了入行的通行证,风口以分钟计算。应验了“币圈一天,人间一年”的传说。

链圈创业者更为疯狂。

一个在国内濒临死掉的社交APP项目,自从创始人涉足区块链,率先去韩国发了自己的虚拟币。据传已获十亿身家,虽因“投机取巧”在国内圈中备受诟病,却在日韩中年女性群体里宠爱加身。

一位投资人最近看了一个二手车项目ICO,号称能通过区块链的“机器信用”,让买卖双方直接匹配供求,确保信息透明,交易公平,消除中间商差价。“即便区块链能确保链上信息不被篡改,谁来保证卖家上传的车况信息一开始就是真实的?”投资人追问道。

来者竟无言以对。

“然而,就是这样侮辱智商的项目,竟然已经有投资人出钱抢份额了!” 该投资人说。

blob.png

某“3点钟区块链社群”中凌晨3点还很“热闹”

千家“争鸣”:自媒体分食者

时代的机会检验人类的贪婪与恐惧,热乎时永远趋之若鹜。

非洲草原的一只羚羊首先吸引狮子、大批鬣狗和秃鹫,然后吸引寄生虫,最后骸骨交给大地,分羹都在食物链上。

无法参与厮杀的低等生物,最简单的做法是扎在地里不动,汲取骸骨的养料。

吃了这养料,长出来可能就成了韭菜。

“市面上有那么多人要做ICO发币,都需要包装来说服韭菜,而这靠的就是投资人大佬和媒体”。自媒体人“辩手李慕阳”如是说,链圈,特别是币圈,有很强的媒体刚需。

在这个领域,信息的膨胀让载体呈爆炸式增长。反过来也说得通。

一家自媒体数据监测平台称,“5个月时间,关于币和链的自媒体,就出现了数千家”。而这只是区块链媒体千家争鸣的第三梯队。

这个数字不包括金色财经、未来财经等早已专注于币圈和区块链行业报道的媒体平台,也不包括腾讯新闻旗下的“区块链探长”、知名天使投资人、蓝港互动创始人王峰创立的区块链资讯门户“火星财经”和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推出的“链得得”等根基深厚的新入局者。

据一知情人士透露,在某头部区块链垂直媒体平台,做一篇ICO项目报道的起步价是一个比特币(1万美元左右)。目前国外有很多项目找上门来让他帮忙牵线,“只要能在中国媒体做项目报道,钱不是问题。”口径如出一辙。

该知情人表示,以上述头部区块链媒体为例,其网站活动页面区块链训练营已在全国各地举办多期。报名者按人头收费,讲师阵容之豪华,价格不菲可想而知。

近日,一位媒体人把微信名换成了“区块链XX”,就在一年前,创立的媒体还名为“投资人XX”。不变的是,名字后面备注的招聘需求。根据拉勾和boss直聘的招聘信息显示,区块链编辑和记者岗位的年薪待遇已经涨到20万左右。

钱真的不是问题,而更可能是目的。

韭菜:不变的配方,相同的味道

“这个点到家楼下,漫咖啡人满为患。透过窗子,分明看到他们在说“区块链”。还是这帮子人,大前年说新三板,前年说天使投资,去年聊AI,今年搞区块链。”一位创投圈口碑颇佳的高管在工作日的晚上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历史的相似并不惊人。互联网的多轮迭代催生了庞大的TMT报道领域,P2P的兴起则催生了一批互联网金融媒体,如今,区块链的崛起造成媒体争相涌入,圈地圈钱。

10年前,二级市场上演着同样的戏码。公司上市,媒体炒作,散户入局,资本收割。第一批把方法论移植到一级市场的人,也许早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如今正在区块链上大刀阔斧的收割第二茬,站上了食物链的顶端。

只是如今,捷径的路上已人满为患。眼看着3点钟区块链社群已达俯瞰众生之势,原本的区块链社群纷纷加上三点钟即刻复活,裂变出无数山寨群。

blob.png

一人加入了数十个“3点钟区块链社群”(图来源于网络)

在这些三点钟社群中,人物重合度高,在高频率的分享中,其观点重合度也高。在某区块链媒体的3点钟社群中,已经入驻了5、6家专门报道区块链的媒体了。“已有5、6家专门报道区块链的媒体了,洗稿团队能力超过大家的想象空间。”一位群友直言不讳。

“大佬们的群聊还都要被分享的到处都是,这里是语录,那里是对谈,这里是专访,那边又要撕逼,也是弄的不亦乐乎。” 自媒体人“万能的大熊”指出,在众多区块链媒体中,真正的报道价值还未体现,整体呈现出两极化。而从钛媒体和金色财经近日的版权大战也可以看出,目前行业内高质量的报道依然比较稀缺。

除了内容同质化眼中,宝二爷也在访谈中提到,如今看社交上(包括微博微信)、网络媒体上、及今日头条上的内容,大行其道的内容是语录党、心灵鸡汤、成功学等廉价内容,会迅速形成极度高度的头部。

“每一个IP后面都是流量,每个流量后面都代表着价值,既然是有价值东西,最后就会变现。所以说所有币圈里面的逻辑,都是看用户量和粉丝量。”

野蛮生长的市场中,丛林法已悄然建立。

原罪:既解决信息不对称,又制造信息不对称

“有人说,现在区块链领域太乱了,我们做个权威机构来给行业评级,审核一下他们的白皮书和代码吧。你看,嘴上说的是去中心化,身体还是很实在的想做个证监会的。” “万能的大熊”在文章《我加入了几十个区块链群,却依然不知道买什么币》中写道。

通常而言,天使投资是看赛道和团队,而一些区块链领域的创业项目,信用的基础完全靠专家背书。投资者信任的不是项目本身,而是项目背后哪个大佬在站台。可谓:专家站台、众星捧月,吹嘘的是技术,宣扬的是理念,信仰变现。

某“3点钟区块链社群”内群员结队欢迎某大佬

但是,“专家大佬”真的可信么?以币圈某某老师为例,2017年8月份单月站台ICO项目18个,每个项目募集金额都在千万美元级别。

“赶场一样的站台中,我无法理解他们是怎样快速看懂每一个项目的,所以只能猜测,因为金钱所诱、人情所迫,这些人即使不了解项目,也会用自己的信用进行背书。个人信用屈服于巨额的利益,为了更好的融资环境,重建信用生态迫在眉睫。”一位媒体人表达了这样的隐忧。

发展的掣肘却也是赚钱之道。当卖家掌握的信息多于买家时,买家无意识地进行逆向选择,购买更低价的次品。在虚拟币市场,逆向选择的结局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而媒体纷争、3点钟社群,既是解决信息不对称的媒介,又是造成信息不对称的祸首。这也成为链圈媒体和社群的“原罪”。那么,以中心化为基础建立起的区块链社群体系,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把它的原罪代谢掉呢?

人们对于去中心化的理想自古犹存,而区块链的革命性在于,它能让并不互信的用户之间,基于区块链的“真实性、不可篡改性”达成共识,做到去中心化。

“拨开区块链看似深奥的‘高科技’面纱,究其背后的逻辑,充其量只是个保证信息安全的加密共享系统,可惜的是,信息安全和共享机制从来都不是信用管理的关注点。”一篇名为《为什么说区块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文章说。

“实体经济信用管理流程中难度最大的一环无非就是对原始数据真实性、准确性和完备性的验证。”利益驱使,人类可以通过任何手段逃避监管,何况选择性的上传数据呢?

回想上一波移动互联网大潮,有人说“其本质就是去中介化。” 这个从2014年开始炒的概念在当时,还没炒热就凉了。

利用信息不对称性进行套利,是金融业和其他一切中介业务获得收益的理论依据,而中介机构的专业性和高效性是支持其社会存在的现实依据。

同样是3点钟区块链社群流传的一份关于区块链的极简总结中,有一条关于区块链怎么改造社会。“短期是通证和激励,中期是货币和经济,长期是社会管理。”

对于更高级的去中心化,至少在现阶段,更像是一个乌托邦式的幻想,何况我们仍然只是“去中介化的人群”。

也许正如曾鸣教授所言,“目前对于区块链的热情,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对于以上可能性的想象和期待。大部分的讨论没有意识到往前走的挑战有多大,真正的困难会在哪,下一步的努力方向是什么。”

很遗憾,3点钟社群里,并没有这些问题的答案。

(编辑:郑惠敏)

来源: 新京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