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金融扩张仍需配套政策落地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在外资持股比例放开后,市场认为,我国金融业在牌照准入以及中资机构“走出去”等方面也将推出进一步的举措。金融业的开放也仍然需要更多的配套政策支持。

  茉莉  ·  2017-11-13 09:45
外资金融扩张仍需配套政策落地 - 金评媒
来源: 北京商报记者 刘双霞 王晗 张弛/文 白杨/制表   

金评媒(https://www.jpm.cn)编者按:在外资持股比例放开后,市场认为,我国金融业在牌照准入以及中资机构“走出去”等方面也将推出进一步的举措。金融业的开放也仍然需要更多的配套政策支持。

市场流传的中国金融业开放一揽子计划落下实锤。11月10日,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国新办吹风会上宣布了金融业开放的具体举措和时间表,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将对外资放开持股比例,分析人士认为,这意味着,在国内外资控股金融机构的时代将来临,国内的金融系统面临着外来竞争者。不过,市场格局短期仍难改变,需要有配套的政策进一步落地。

1510505300961.png

线路图渐明晰

我国金融业扩大开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逐渐明晰。朱光耀在国新办吹风会上表示,中方决定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基金管理、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上述措施实施三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将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单一持股不超过20%、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一致的银行业股权投资比例规则;三年后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投资设立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的投资比例放宽至51%,五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

此次开放持股的金融机构涉及银行、证券、保险等,基本覆盖了金融体系中的主要机构类型。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放开最大的受益者是一些特定金融机构,尤其是具备跨境服务能力的、在国内经营已较成熟的,如一些外资行将迎来新的业务机会。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表示,放开对金融行业的市场准入,显然会提升国内金融业的经营效率,也能够吸引更多的国际金融机构参与金融业的发展。

央行国际司司长朱隽在《2017·径山报告》研讨会上透露,外资金融机构认为中国市场十分重要,表示它们必须进入并占有部分中国市场份额,它们迫切希望中国能对银证保三个行业实行全股比、全牌照的放开。

扩张掣肘较多

近年来,外资金融机构在国内发展遇阻。分析人士表示,除了外资机构自身原因外,政策限制也是一方面原因。据了解,目前,外资金融机构在华开展业务掣肘较多,持股比例、设立形式、股东资质、业务范围、牌照数量等方面均有限制。

黄志龙介绍,当前,我国金融业对外资开放仍然有三方面比较明显的限制:一是在金融机构牌照方面,对资本申请牌照仍然比较严格;二是对于外资金融机构占股比例限制比较严格;三是在资本市场管制方面,通过QFII等工具对国际资本参与国内资本市场有比较严格的管控。

在银行业层面,2004年,适逢中国银行业改革开放,中资银行开始吸收和引入先进的外部经验和国际银行的优秀管理能力。不过,十多年过去了,外资银行发展并不顺畅,网点减少、抛售中资银行股权离场等成为不少外资银行的写照。

随着基金公司股东身份多元化以及资本对外开放程度提高,合资基金公司占有一席之地,不过水土不服的现象也频频出现,这从多家外资股东接连退出中国市场便可窥探一二。如金元顺安基金、纽银梅隆西部基金、道富基金等小型合资基金公司也在近两年遭遇外资股东抛弃。

持股放开的AB面

在分析人士看来,金融业开放也是一把双刃剑,不过总体而言,仍是利大于弊,并不会对中国金融业带来大的风险冲击。

从银行业来讲,外资机构的进入会给中小银行带来更多的冲击。黄志龙表示, 实施内外一致的银行业股权投资比例规则,必然会加大银行业的竞争,对于大型银行而言,由于其天然的网点优势和规模优势,此项举措的影响可能相对较小,因此中小银行特别是发达地区的区域性中小银行,可能面临外资银行的竞争压力会更大。因为对于外资银行而言,国内金融业的突破口可能在发达地区的中心城市,外资银行的全球化资产配置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都是中小银行无法比拟的,所以中小银行不但要受到来自大型银行和互联网金融机构的挤压,还要应对外资银行的竞争压力。

沪上一次新基金公司基金经理表示,对于基金行业来讲,外资引进有利有弊,利的一面是可以吸引更多资金和客户流入,弊的一面是涉及资源抢占问题。

在谈及对保险行业的影响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兼博士生导师朱俊生坦言,外资进入保险业的组织形式可以更加灵活,可以谋取控股地位,从而增强外资保险公司的经营灵活性与自由度。

仍需配套支持

在外资持股比例放开后,市场认为,我国金融业在牌照准入以及中资机构“走出去”等方面也将推出进一步的举措。金融业的开放也仍然需要更多的配套政策支持。

朱隽等人在以个人身份撰写的《2017·径山报告》分报告中提出,中期工作应着力促进境内外资本市场深度融合,如在完善“沪港通”、“深港通”的基础上,研究通过“沪伦通”、“沪新通”等方式联通境内外资本市场,最终实现股票市场的全面开放。而中长期来看,应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有序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并完善中资机构“走出去”网络化布局。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补充,下一步,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重点主要在于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健全离岸人民币市场发展,加快资本市场开放步伐,允许更多符合条件的境外机构在境内市场融资,完善外汇储备管理制度,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的监测、分析和预警。

对于金融业放开,市场认为,放开持股限制后,未来外资将有较大自主空间,一旦控股,可能有更多动力在中国市场上投入更多资源、持续经营。并且国际金融市场的波动性以及外资银行在本国母公司的一些问题“可能会对中国银行业造成一些冲击”。

有业内人士指出,从保险层面来看,外资持股比例放宽对保险的影响不会很明显,持股放开,只不过解决了合资病,化解了双方股东因权力纷争产生的矛盾。但是市场上分支机构的批设如果不放开,影响也不会很大。

黄志龙表示,金融业对外资开放必然带来对国内金融市场的冲击,在监管层面,需要与国际金融监管的标准与规则接轨,同时在监管方法、人才配置、监管机构等方面都需要与国际接轨。

(编辑:杨少康)

来源: 北京商报记者 刘双霞 王晗 张弛/文 白杨/制表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