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盈基金遭立案:疯狂吸金超38亿 被列为老赖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据了解,深圳证监局已将同盈基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犯罪线索移交给深圳经侦。投资者从深圳警方得到的信息是,警方在年底前会将案件材料提交到检察机关,随后将对同盈基金及谢争江等人提起公诉。

  阿加莎  ·  2017-11-08 16:45
同盈基金遭立案:疯狂吸金超38亿 被列为老赖 - 金评媒
来源: 中国经营报   

金评媒(https://www.jpm.cn)编者按:据了解,深圳证监局已将同盈基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犯罪线索移交给深圳经侦。投资者从深圳警方得到的信息是,警方在年底前会将案件材料提交到检察机关,随后将对同盈基金及谢争江等人提起公诉。

向大量非合格投资者推销未经备案的基金产品,且承诺保本及高达16%~18%的年收益率、疯狂吸金超过38亿元。

深圳同盈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盈基金”)今年8月初开始,相继被重庆、江苏、深圳等地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该公司负责人谢争江及相关高管亦被采取强制措施。

中国证监会深圳监管局在将案件材料移交到深圳经侦前已查明,同盈基金设立的近20个基金产品中,仅有4个产品进行了备案登记。

《中国经营报》记者得到的最新信息是,重庆、吉林、河北、江苏、广州及成都等地投资人已在筹备成立债权委员会,拟对同盈基金提出破产清算请求,以挽回投资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同盈基金的产品总能和上市公司攀上“亲戚”。比如,谢争江控制的“新疆华大(谷业科技有限公司)”愣是与华大基因(300676.SZ)扯上“股东”关系,锦江股份(600754.SH)旗下的铂涛集团也被同盈基金拉进了“朋友圈”。

累计发行20只产品

据了解,投资者在成立债权委员会的同时,陆续有投资者以同盈基金涉嫌合同诈骗等名义向当地警方报案。在此之前,已有投资者向江苏、重庆等地警方报案。

江苏苏州姑苏公安分局观前派出所8月20日发出的公告称,同盈基金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并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付本息,严重扰乱金融秩序。而深圳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同盈基金负责人谢争江及有关高管采取了强制措施,谢争江目前已被取保候审。

而关于同盈基金案发的原因,谢争江之前在同盈基金官网发过一封告投资者公开信。称自2016年8月起,不断有投资者要求提前赎回本金。到今年9月,同盈基金宣布资金链断裂。

公开信称,因产品“静港基金”“影视基金”和“红石纳米基金”等自营项目发生了严重亏损,无法获得预期投资收益,也就不能按期赎回基金份额并向投资者给付收益。

记者了解到,同盈基金相关账户目前已被警方冻结,深圳警方已委托第三方机构对其资产进行审计,之后将向检察机关提交案件材料,但债权登记事项还未进行。同盈基金办公场所并没有被贴上封条,有部分工作人员仍在现场办公。

同盈基金官网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5年7月,注册资本1亿元,经营范围包括发起基金、管理基金、理财顾问等,累计发行了近20个基金产品,投资项目涉及金融服务、能源管理、节能减排等。

警方向投资者提供的信息是,同盈基金涉案金额达38亿元。而多名投资者在自发组织调查后认为,同盈基金自2014年初至案发时募集了70亿元左右,保守测算也超过50亿元。

8成产品未备案

这些巨量资金是怎么募得的?据投资者提供的投资协议等资料显示,同盈基金在全国各地先后设立30多家分支机构并授权众多“代理商”销售其各类基金产品,而销售人员则利用银行、证券及保险等机构职员“飞单”撬走其公司的高净值客户。

有投资者称,在最高达到募集资金额度50%的高额返点诱惑下,同盈基金及其销售人员的手段五花八门,甚至还在其招募说明书声称是某上市公司的股东,以此迷惑投资人。

“同盈基金的项目负责人还带我们到华大基因总部参观,说同盈是这家公司的股东。”广州投资者许杰表示,出于对“老牌基金公司”及“上市公司股东”身份的信任,他先后投入400多万元认购同盈基金的产品。

许杰提供的一份《委托投资协议》显示,2016年2月24日,同盈基金发起设立规模为2亿元的“现代科技农业投资基金二期”基金产品(监管机构查明此产品未备案),所募资金“将定向投资于新疆华大谷业科技有限公司二期谷子种植基地”。

许杰委托投资(购买基金份额)的金额为200万元,委托期限自2016年3月20日至2017年3月19日,到期赎回的基金份额及预期收益合计为216.2万元。但产品到期后,他没能如期收回投资本金和收益。

许杰说,基于对向其介绍产品的上海某股份制银行广州某支行职员钱某的信任及16%~18%高收益率的诱惑、且同盈基金给了保本及保障收益的承诺,他先期投资了100万元,到期准时获得收益金后又追加了投资。

成都投资者吴萍(化名)、江苏扬州投资者薛松(化名)等人向记者讲述的投资经历与许杰相似。据称,他们均是在保险、证券、银行等机构的职员的鼓动下,通过退保、提前赎回理财产品等方式将资金集中投向同盈基金的相关产品,谁知踩中“地雷”。

中国证监会深圳监管局查明,同盈基金发行的基金产品中只有“汽车尾汽检测基金”“同盈华泰”“华盈同盛”及“同盈立”等四个产品进行了备案,而前面提到的“金砖股权基金”等诸多产品均未通过备案。

投资者提供的调查材料显示,同盈基金与投资者签订委托投资的合同累计超过5000份,约有3600余人参与了认购,大多数人的认购额不足一万元。

与谢争江面谈过赎回事宜的江苏投资者姚烨(化名)称,投资者并没有得到其投资基金项目的净值信息,多数项目超募资金用途不明。投资者质疑称,有部分资金投向了同盈基金或谢争江控制的公司,另有项目并没有实际运营,而有些项目纯粹是以“造血(兑付)”为名非法设立的“圈钱”项目。

多起“被执行人”案件压身

据了解,深圳证监局已将同盈基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犯罪线索移交给深圳经侦。投资者从深圳警方得到的信息是,警方在年底前会将案件材料提交到检察机关,随后将对同盈基金及谢争江等人提起公诉。

不过,记者试图联系办案警官证实上述说法,但对方没有接听记者电话。

记者通过天眼查平台查询到,同盈基金还是数十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被告,另有近50起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压身。因多数被执行案件“全部未履行”,同盈基金还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案件信息表明,多名投资者在其购买的基金份额到期无法赎回后,在2016年初将之前《委托投资协议》约定的到期应获得的投资本金及预期收益额变更为同盈基金向投资者的等额借款,双方由委托投资关系变更为“民间借贷”关系。

许杰表示,“借款”到期后,同盈基金仍无法偿还,又在今年3月前后说服他们续签了补充协议,约定分三年时间还款。但此时更多投资者已不再信任同盈基金。许杰等投资人称,他们强烈要求同盈基金履约,如因资不抵债而无法履约,则按有关法规需要对同盈基金进行破产清算。

不过,同盈基金非但没有申请破产清算的计划,还在尝试各种“解债”方案。记者在其官网见到共有三项解债方案,最新方案公布日期是10月23日。此方案大致内容是,同盈基金与一家第三方机构合作推出“实物”解债方式,投资者以“优惠价”得到与期投资总额相当的“新疆小米”等实物。

而之前的两个方案是,投资者需要接受珠宝、古玩或房产、汽车等实物。姚烨称,她不可能将其投资的400万元换成“小米”来“解债”,况且方案中5公斤装的小米优惠后价格仍高达380多元,且不论是否“物有所值”,作为普通人士又有几个人吃得起近40元/斤的小米?

“不管是转民间借贷,还是提供各种解债方案,这都是同盈基金迷惑我们的‘套路’,谢争江是想拖延时间为自己‘解套’。”姚烨说,同盈基金的相关资产目前已被公安机关冻结,在警方公布资产清查结果之前,他们并不知道同盈基金及谢争江的资产是否已经转移。

(编辑:杨少康)

来源: 中国经营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