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向降准或就在近期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过去货币政策调整经验看,央行为减少交易日调整对市场的影响,一般会把调整日期放在周五,收市之后。

  贺江兵  ·  2017-10-12 10:16
定向降准或就在近期 - 金评媒
作者: 贺江兵   

金评媒(https://www.jpm.cn) 编者按:过去货币政策调整经验看,央行为减少交易日调整对市场的影响,一般会把调整日期放在周五,收市之后。

2018年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后,原有关于三农和小微企业的规定与新规抵触的将以《通知》为准;那么,2018年新规实施前呢?原来的办法依然有效。

近日,媒体铺天盖地报道称,自2018年实施定向降准。该消息源于927日,国务院办公会要求对小微企业和普惠金融进行定向降准;30日中国人民银行下发特急文件部署了定向降准事宜。

新规明年实施不等于降准要等到2018

此次定向降准政策,是根据国务院部署、对原有定向降准政策的拓展和优化。一方面,原有定向降准领域主要是小微企业和“三农”贷款,此次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政策不仅覆盖了上述贷款,还将政策延伸到脱贫攻坚和“双创”等其他普惠金融领域贷款,政策外延更加完整丰富。另一方面,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政策,还对原有政策标准进行了优化,聚焦真小微、真普惠,指向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以及农户生产经营、创业担保、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助学等贷款,政策精准性和有效性提高。

奇怪的是,消息发出后,不少舆论对此的解读似乎有些跑偏了。其多将这一新规理解为2018年才予降准,而对2017年余下的三个月未作表态,甚而有声音认为10月依旧会面临资金面的紧张。这一点恰恰是值得怀疑的。

事实上,定向降准新规明年实施,并不意味着明年才会实施降准,降准时间窗口或许会更早,甚至可能就在本周末。为何这样说?

机构对2018年定向降准的判定,源于央行930日印发的《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第六条:自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定向降准政策2018年实施之日起,《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定向降低部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的通知》(银发〔2014164号)、《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的通知》(银发〔2015327号)中对小微企业和“三农”贷款实施的定向降准政策与本通知对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实施的定向降准政策不一致的,以本通知为准。

这意味着,在2018年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后,原有关于三农和小微企业的规定与新规抵触的将以《通知》为准。

那么,2018年新规实施前呢?原来的办法依然有效。这意味着,其一,定向降准并不一定等到2018年才予实施;其二,倘若央行现在降准,可以依照2014年和2015年两个文件实施。既然如此,接下来的问题是,央行有必要于今年予以降准吗?换句话说,何时是定向降准的最佳窗口期?笔者以为,央行降准的需求其实相当迫切,时间窗口或许就在近日,具体来看,周五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降准窗口期或就在本周末

首先,从国务院办公会落实情况看,本周也是合适的。2014416日及20145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曾两度明确提及定向降准,国务院明确后不久,央行便随即宣布定向降准政策。就本次而言,国务院于927日提及降准,从会议到央行落实仅3日,由此看出央行早已做好了定向降准准备。加之我国经济增速放缓是既定现实,为降低企业、居民融资成本,加大资金量供应是必须的。

其次,近日以来的楼市表现,也在予以支持。由于此前严厉的调控措施,楼市交易量减少,房价疯涨态势得以遏制。此时,央行无需担心因为降准而造成资金大量涌入楼市。公开信息显示,9月楼市成交量延续前期态势,28个重点城市成交量环比下降0.2%,这在历史上并不多见,同比跌幅进一步扩大至46%,诸如北京、长沙等市同比跌幅超7成。

与此同时,一线城市成交量环比上涨8%,同比下滑61%,北京、广州等成交量环比小幅回落10%以内,同比锐减超65%。去年持续火爆的二三线城市如今已得到控制,环比下降1%,同比减少44%。多数城市同比、环比双降,长沙、常州等市环比跌幅超30%

不仅如此,过去货币政策调整经验看,央行为减少交易日调整对市场的影响,一般会把调整日期放在周五,收市之后。

降准是央行缩表最恰当选择

另外,是央行对缩表的需要。笔者在央行官方网站发现:2013年初,我国央行“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央行借给商业银行的贷款等)规模为1.45万亿。当年6月,钱荒致使各商业银行现金流濒临断裂,央行紧急启动常备借贷便利(SLF)、中期借贷便利(MLF)等方式,直接借钱给商业银行,补充商业银行现金流。至2014年底,央行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的规模为2.50万亿,2015年底为2.66万亿。这两年央行在借钱给商业银行的问题上,其实极尽克制,两年总共借出1.21万亿。

今年七月,我国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余额91383.16亿元,八月略有回落至86175.1亿元。与美联储量化宽松方式类似,并非央行印刷货币给商业银行,而是通过会计处理凭空给商业银行,收回商业贷款后再通过会计处理把本不存在的账面核销掉。

事实上,央行SLFMLF本来是应对钱荒紧急状态,常规化后危害彰显。央行缩表,最重要的是收回贷款消减虚拟的资产负债。2013年以来的SLFMLF极大虚增了央行资产负债表,现在,中国央行是时候收回这些贷款了。

从央行缩表趋势看,尽快降准是不错的选择,央行贷款到期后直接收回,通过降低存款准备金率补充商业银行流动性。采取降低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让银行拿自己的钱去放贷,其危害程度远低于央行贷款。

最后,由于商业银行对房地产相关贷款较多,短期内收回可能性极低,媒体报道称不少地方无钱可贷。如此背景下,央行需要逐步收回应对紧急状态的、直接对商业银行贷款的措施,降准,依旧是最便捷的方式。

那么,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的中国人民银行,会等到三个月后才落实降准降息吗?这样的判断似乎不合现实,无论从必要性还是时间节点,降准降息时间窗口或许远比我们“以为”的要来得更迫切。

(编辑:田跃清)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