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一带一路”钱的问题,周小川想了不少办法 - 金评媒

解决“一带一路”钱的问题,周小川想了不少办法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日前在《中国金融》杂志上发表的署名文章《共商共建“一带一路”投融资合作体系》指出,“一带一路”建设涉及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合作,单靠政府难以提供足够的资金。要丰富并用好各种投融资方式,动员市场和沿线国家的力量,推动构建市场化、可持续性、互利共赢的投融资体系,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长期资金支持。根据现有实践,周小川提出了八方面的内容,包括运用开发性金融、推进金融机构和金融服务的网络化布局、金融机构互设、金融服务对接、资本市场联通、金融基础设施联通、发挥国际金融中心的作用、积极发挥本币的作用。

  童童  ·  2017-05-10 12:40
解决“一带一路”钱的问题,周小川想了不少办法 - 金评媒
来源: 第一财经   

金评媒(https://www.jpm.cn) 编者按:“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项目回收周期较长、资金需求规模巨大等特点,具有市场化运作、财务可持续和注重长期投资等优势的开发性金融可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

丰富多元的投融资机制是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前提。

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日前在《中国金融》杂志上发表的署名文章《共商共建“一带一路”投融资合作体系》指出,“一带一路”建设涉及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合作,单靠政府难以提供足够的资金。要丰富并用好各种投融资方式,动员市场和沿线国家的力量,推动构建市场化、可持续性、互利共赢的投融资体系,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长期资金支持。

根据现有实践,周小川提出了八方面的内容,包括运用开发性金融、推进金融机构和金融服务的网络化布局、金融机构互设、金融服务对接、资本市场联通、金融基础设施联通、发挥国际金融中心的作用、积极发挥本币的作用。

从另一个角度看,“一带一路”倡议也为国内外金融机构开辟了新的发展空间。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截至2016年底,工农中建四大行对于“一带一路”项目各类授信支持超过2000亿美元。

某央企海外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在“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主要还是国内银行融资,但如果项目多,需要的钱多,现金不够,有时候也需要在海外发债。而对于有企业抱怨的对外投资审批收紧的问题,他表示:“以前很多央企出去投房地产、文化什么的,但只要是主业,正常审批没什么问题。”

开发性金融可发挥重要作用

周小川指出,长期以来,国际社会对发展中国家使用较多的是优惠贷款等优惠资金支持措施。但是优惠贷款以财政补贴为代价,受到财力、法律等方面的约束,因此,多数国家都没有足够的财政资源提供长期的、大规模的对外资金援助。

此外,优惠贷款还可能引发受援国的道德风险,受援国缺乏发掘自身经济增长资源的动力,对资金支持产生依赖和攀比心态,甚至可能造成市场扭曲,限制资源的有效配置,最终可能约束发展中国家的发展。

周小川认为,多数“一带一路”项目建设周期较长,如果投融资不可持续、出现中断,不仅会影响项目进展和经济效益,甚至可能带来政治上的不利影响。这要求沿线各国齐心协力,促进政府和市场力量有效对接,提供长期的可持续资金。

近年来,以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下称“国开行”)为代表的开发性金融机构蓬勃发展,成为很多发展中国家进行融资的重要伙伴。开发性金融既不同于减让式贷款,又不同于商业性金融,是一种独特的金融形态。

周小川认为,以国开行为代表的中国式开发性金融业务具有多重优势,可以在“一带一路”资金融通中发挥重要作用。一是不靠政府补贴,自主经营,并且可连接政府与市场、整合各方资源;二是注重长期,可为特定需求者提供中长期信用支持;三是可对商业性资金起引领示范作用,以市场化方式予以支持。

改革开放之初,由于财政资源有限,中国较少向开发性金融机构提供补贴和援助。20世纪90年代后期,国开行支持的基础设施、基础产业、支柱产业以及后来支持的企业“走出去”、普惠金融、助学贷款、扶贫等项目都属于开发性金融的范畴,不依靠财政补贴实现了可持续发展。近年来,国开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开展了很多项目合作,其贷款条件既不同于优惠贷款,也不完全等同于商业性融资。

周小川指出,中国已初步探索出一条开发性金融的道路,同时满足服务国家战略、依托信用支持、不靠政府补贴、市场化运作、自主经营、注重长期投资、保本微利、财务上有可持续性等目标,介于减让式和商业性资金支持之间,更偏向商业性。

他认为,“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项目回收周期较长、资金需求规模巨大等特点,具有市场化运作、财务可持续和注重长期投资等优势的开发性金融可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

金融服务互联互通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金融机构出于自保和缺乏动力等原因,难以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充足的资金支持,而且发达国家金融机构的运作模式、经营理念、融资条件等也不能完全契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需要。

对此,周小川认为,有必要发挥沿线国家合力,推进金融机构和金融服务的网络化布局,主要包括机构互设、金融服务对接、资本市场联通、金融基础设施联通、金融监管当局之间的交流与合作等。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企业走出去面临着外资银行、中资银行多项选择。有的银行网点遍布“一带一路”沿线,同时对当地法律环境、风土人情更了解,获得了大量国内企业的青睐。而收购“一带一路”沿线当地银行业金融机构,或许是切入当地市场的一条短平快渠道。

在尚未实现互设机构的情况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银行间建立和扩大代理行关系也是帮助所在国获取金融服务的重要渠道。其他“一带一路”建设的配套金融服务还包括银团贷款、资金结算和清算、项目贷款、账户管理、风险管理等。

周小川还建议,发挥本币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作用。他认为,使用本币有利于动员当地储蓄和全球资金,有利于降低换汇成本。资金接受国可直接使用他国本币购买本币发行国的产品,节省换汇成本,未来还可以用本币偿还融资债务。

2008年以来,中国先后与30多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本币互换协议,其中包括22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国还在23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当地的人民币清算安排,指定了当地的人民币清算行,其中7个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走得好,还要走得省。”2016年8月,中资企业广垦橡胶集团与泰国泰华树胶公司战略合作签约,以出资收购股权的方式实现对泰华树胶公司的控股经营,股权投资总额达18亿元人民币。作为泰国目前机构数量最多、业务规模最大的中资银行,工商银行海外子行工银泰国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直接用人民币换泰铢,换一次就可以了,(对)母公司来说就不用购汇了,这样一来不但方便多了,而且还没有换汇风险,而如果先用人民币换美元,再用泰铢换美元,两次兑换就有7到8个点的汇率差。”泰华树胶(大众)有限公司董事总裁林胜荣表示。

工银泰国利用央行指定的曼谷人民币清算行地位,为广垦橡胶集团提供了快速便捷的跨境人民币汇款通道,其中7亿元人民币资金通过工银泰国以人民币的形式直接进行清算,给广垦橡胶集团海外收购和国际战略带来很大的便利。

“一带一路”的沿线投资

与“一带一路”项目有关的投资也在增长。

根据中国商务部的最新统计,今年一季度,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43个国家有新增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合计29.5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14.4%;与沿线的61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项目合同952份,新签合同额222.7亿美元,占同期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的51.8%,完成营业额143.9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49.2%,同比增长4.7%。一季度,“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华投资新设立企业781家,同比增长40%,实际投入外资金额84.5亿元。

丝路基金董事长金琦近期也表示,丝路基金成立后的第一单投资即涉及“一带一路”,投向中巴经济走廊的清洁能源项目——支持三峡集团投资建设巴基斯坦卡洛特水电站。

此后,在中俄能源合作中,丝路基金先后购买了亚马尔液化天然气一体化项目9.9%股权并提供专项贷款,入股了垂直一体化天然气处理和石化企业西布尔公司;在西亚、北非,丝路基金携手哈电集团投资迪拜哈翔清洁燃煤电站项目,开拓“一带一路”沿线重要的中东市场;在亚洲,丝路基金与世界银行集团所属IFC开展基金合作,开展在亚洲新兴经济体的产业投资;在欧洲,丝路基金支持中国化工投资意大利倍耐力公司进军高端制造业,并作为基石投资人投资了专注于新兴行业投资的中法FC Value Trail基金。

截至目前,丝路基金已实现了15个项目签约,承诺的投资金额累计达60亿美元,投资覆盖了“一带一路”沿线的中亚、南亚、东南亚、西亚北非及欧洲等地区,在基础设施、资源开发、产业合作、金融合作四大领域均有涉足。此外,丝路基金还单独出资20亿美元设立了中哈产能合作基金。

联合国贸发组织投资司官员梁国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17年中企并购管控会比较严格,因为并购对象主要在欧美,对欧美投资规模会减小。但硬币的另一面是,绿地投资(又称创建投资,指跨国公司等投资主体在东道国境内按东道国的法律建立企业,该企业的部分或全部资产归外国投资者所有)会正面增长。新兴市场发展中国家,投资可能会提高。这其中,“一带一路”是重要的原因。

(编辑:陈晶)

来源: 第一财经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