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农商行逾期贷款超90亿 中小银行风控鸣警笛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近日,贵阳农商行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一事引起市场各界热议。逾期贷款占比较高,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红线、贷款行业集中度等原因均是评级机构看衰贵阳农商行的原因。分析指出,评级展望调为负面,对于银行而言,可能会造成举债更为困难,即便能够借到债,市场也会让其付出更高的代价。

  提拉米苏  ·  2016-11-18 17:45
来源: 中国经济网   

近日,贵阳农商行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一事引起市场各界热议。逾期贷款占比较高,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红线、贷款行业集中度等原因均是评级机构看衰贵阳农商行的原因。分析指出,评级展望调为负面,对于银行而言,可能会造成举债更为困难,即便能够借到债,市场也会让其付出更高的代价。

据中诚信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末,贵阳农商行逾期贷款余额达91.8亿元,较年初增加33.66亿元,占总贷款的29.99%,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为19.77%;不良率较年初增加0.99个百分点至3.92%。

因不良增速过快,截至2016年6月末,贵阳农商行拨备覆盖率也较年初大幅下降48.3个百分点至124.49%,低于监管设定的150%最低标准。中诚信在跟踪评级报告中还指出,较高的贷款行业集中度和非标投资也对信贷风险管理带来挑战。

另据了解,贵阳农商行评级展望被下调并非孤案。中小银行不良区域及行业集中风险正在加速暴露。地方中小银行资产风险也引起了业界的担忧。实际上,国有大行和以股份行、部分城商行为代表的中小规模中资银行,在资金来源以及流动性状况方面的分化呈加剧趋势。

此外,据人民网(19.430, -0.24, -1.22%)报道,今年3月,贵阳农村商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索美英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索美英曾先后担任贵阳市农委办公室主任,花溪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省农信社贵阳办事处主任等职务,2011年12月至今担任贵阳农村商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中国经济网致电采访贵阳农商行办公室,但电话无人接听。

评级下调至负面

据北京商报报道,10月8日,中诚信国际曾发布公告,将贵阳农商行主体信用评级调整为AA-,将其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11月8日,中诚信国际称,维持这一评级决定。

对于做出这一决定的理由,中诚信国际指出,截至2016年6月末,贵阳农商行逾期贷款余额达91.8亿元,较年初增加33.66亿元,占总贷款的29.99%,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为19.77%;不良率较年初增加0.99个百分点至3.92%。

相比于大家比较熟悉的不良率指标,逾期贷款逼近三成是什么概念? 在业内,逾期率是一个衡量资产质量的前瞻性指标。根据我国商业银行贷款分类,分为正常、关注、次级、可疑和损失,后四类并称为“非正常类贷款”,后三类被划入不良贷款范围。

业内人士普遍知道一个“藏不良”的秘密,即把本该跌入“后三类”的贷款暂时隐藏到“关注类”里,采取“能拖则拖”的方式以使账面不良率看起来较低,也正是因此,逾期率被看做是一个更经得起推敲的指标。而贵阳农商行在今年上半年末的逾期贷款率已高达29.99%。

普华永道此前发布的《2015年中国银行(3.390, 0.00, 0.00%)业回顾与展望》显示,截至2015年末,18家上市银行逾期率为2.7%,上升0.67个百分点。普华永道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相当一部分逾期贷款预期会形成不良贷款。

此外,由于贵阳农商行将大量借新还旧、展期等贷款划归为关注类贷款,使得该行2016年6月末关注类贷款余额为116.69亿元,在总贷款中的占比高达38.12%。若将不良贷款比例和关注类贷款比例相加,贵阳农商行的非正常类贷款比例远高出这一数值,为42.04%。而我国商业银行的非正常类贷款比例应是5.78%。

因不良增速过快,截至2016年6月末,贵阳农商行拨备覆盖率也较年初大幅下降48.3个百分点至124.49%,低于监管设定的150%最低标准。事实上,虽然目前已有多家银行拨备覆盖率都跌破监管红线,但从已上市银行上半年财报来看,拨备覆盖率最低的工行也有143.02%,三季度末进一步降至136.14%。

从农商行平均水平来看,根据银监会披露的《商业银行主要指标分机构类情况表》,截至2016年6月末,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2.62%,拨备覆盖率为185.81%;三季度末,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2.74%,拨备覆盖率为183.92%。

可以看出,贵阳农商行在这几项指标上均没达到业内平均水平。中诚信国际表示,鉴于当前宏观经济环境,并基于该行现有经营和财务状况,将其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为负面。

贷款行业集中度较高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对比贵阳农商行财报信息发现,截至2016年二季度末,该行合并口径下资产总额为500.85亿元,较2005年末的614.2亿元大幅缩水;不良贷款余额则由8.41亿元上升至11.99亿元,不良贷款率由2.93%上升至3.92%。而三季度末,其总资产小幅回升至527.28亿元,不良贷款余额升至12.14亿元,不良贷款率则降至3.84%。

尽管不良率小幅回落,但截至三季度末,贵阳农商行的关注类贷款余额为124.29亿元,占贷款总额的比例为39.33%,比二季度末上升1.21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0.03%,比二季度末下降0.2个百分点。

而根据银监会11月10日披露的《商业银行主要指标分机构类情况表》,三季度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指标为2.74%,拨备覆盖率指标为183.92%,资本充足率指标为13.14%。

在2016年前三季的信息披露中,贵阳农商行并未披露其贷款和不良贷款的详细分布状况。从2015年财报披露的信息来看,截至2015年末,该行贷款主要集中于批发零售、房地产、建筑业和制造业等行业。其中,批发零售行业贷款占比最大,总额为127.15亿元,占贷款总额的44.35%;钢贸行业贷款在总贷款中占比为13.51%,总额为38.76亿元;房地产贷款余额40.78亿元,建筑业贷款余额28.18亿元。

中诚信国际在7月26日的跟踪评级报告中就指出,受区域经济增速放缓及中小微企业经营困难影响,该行不良贷款和逾期贷款显著上升;较高的贷款行业集中度和非标投资也对信贷风险管理带来挑战。

从贷款的方式看,贵阳农商行以抵质押方式和担保方式发放的贷款占比较高。截至2015年末,抵押贷款占比为58.63%,抵押物主要为房产和土地抵押。中诚信在报告中称,在房地产市场下行的压力下,对该行抵押物的资产质量值得关注。截至2015年末,保证贷款在贷款总额中的占比为33.44%,其中由担保公司担保的贷款余额为63.48亿元,占贷款总额的22.14%。

与上述情况对应的是,中诚信在最新的公告中也将“钢铁产能过剩”、“民营担保公司代偿能力不足”以及“房地产市场泡沫加大”看作引发“中小微企业经营压力不断上升”的影响因素,进而导致贵阳农商行逾期贷款增幅显著。

举债困难

据法治周末报道,贵阳农商行2015年财报显示,截至2015年年末,该行贷款主要集中于批发零售、房地产、建筑业和制造业等行业。在贷款方式上,贵阳农商行以抵质押方式和担保方式发放的贷款占比较高。

截至2015年年末,抵押贷款占比为58.63%,抵押物主要为房产和土地抵押。中诚信国际在报告中称,在房地产市场下行的压力下,该行抵押物的资产质量值得关注。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法治周末记者指出,评级展望调为负面,对于银行而言,可能会造成举债更为困难,举债的成本大幅提升,“信用评级是对企业偿债能力的评估,评级展望调为负面,说明企业的偿债能力是有很大问题的,这种情况下就会增大它借债的难度。即便能够借到债,市场也会让其付出更高的代价”。

宋清辉对此表示赞同:“评级与融资挂钩关,向投资人揭示风险,评级下调则说明未来偿债能力下降,融资成本便会提高。

二级资本工具作为商业银行补充资本金的有效渠道,若其评级被下调,发债将会遇到难题。”

董登新表示,对于贵阳农商行来说,应对评级展望下调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一方面要提高资产质量,降低不良贷款率;另一方面应该寻找更好的有特色的业务作为其主要的利润增长空间。

银行资产质量分化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贵阳农商行评级展望被下调并非孤案。2016年5月11日,中诚信国际称,决定维持莱商银行AA-的主体信用等级,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2015年9月,东方金城将柳州银行列入信用观察名单,原因是不良及关注类贷款上升明显,逾期贷款金额较大。

实际上,国有大行和以股份行、部分城商行为代表的中小规模中资银行,在资金来源以及流动性状况方面的分化呈加剧趋势。

就银行业近期评级来看,今年10月17日,国际评级机构穆迪调整了9家银行评级。

穆迪表示,国有大行的资金来源依然稳定,并且拥有充裕的流动性资产来覆盖其市场化资金来源。中小规模银行总体而言越来越多地依赖批发资金。对批发资金依赖的增加、短期融资工具的使用、较高的融资成本,将加大相关中小银行的风险。

与此同时,多数相关中小银行将此类短期性质的、对信心比较敏感的负债资金用于支持流动性较差的资产,包括贷款和应收款项类投资,这加大了上述银行的流动性管理压力。

中小银行风险加速暴露急寻出路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宏观经济下行周期中,一些区域集中度较高的地方中小银行已成为中国金融系统的“阿喀琉斯之踵”,不良的区域以及行业集中风险正在加速暴露。地方中小银行资产风险引起了业界的担忧。

“从我们现在检查出来的风险资产看,70%~80%都是由于道德风险产生了操作风险,所以我们预防还是要坚持防范道德风险。”深圳农村商业银行董事长李光安在近日举办的中小银行发展论坛成立大会上表示。

而在廊坊银行行长邵丽萍看来,中小银行与大银行相比,人才存在明显劣势,不得不采取以量取胜的策略。

此外,在全国加速去产能的大背景下,在产能过剩领域行业集中度较高的银行如何与地方政府沟通亦是一大难点。

邵丽萍称,中小银行在化解存量风险时,决策层需要充分整合内部资源,盘活外部资源,这可能是中小银行的出路。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