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周边产业调查:掘金者消退 卖水者安在?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小编遍访网贷系统开发商、品牌营销服务者、平台征信提供者、反欺诈服务商等多类人群,这些围绕在网贷行业周边最典型的产业,讲述了他们亲历的“网贷兴衰”。

  嘿瑶瑶  ·  2016-11-15 14:35
来源: 金融之家   

没有任何一个行业像网贷这样,在过去三年时间,牢牢占据互联网金融行业话题榜首,毁誉参半;也没有一个行业像它这样,迅速崛起,又飞快归于沉寂。

“双创”的大环境,裹挟着近300亿元的各路资本,让网贷行业在2014—2015年爆发式增长。平台数量骤增至4000多家,累计交易量即将突破3万亿元,一时间,网贷行业风光一时无两,“谈互联网金融必言P2P网贷”。

而野蛮无序的生长,跑路、非法集资等事件频发,让这个行业逐渐污名化,“e租宝”事件成为压垮行业的最后一根稻草。2015年底监管细则出台,伴随着严厉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让行业迅速归于平静,有的开始“去P2P化”选择转型,有的则主动退出。

“加州淘金”的故事中,卖水的人笑到了最后。而应网贷行业而生的周边产业,在前期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对市场一向敏锐的他们,也早已开始布局转型。毕竟,掘金者日渐稀少,卖水生意难以为继。

小编遍访网贷系统开发商、品牌营销服务者、平台征信提供者、反欺诈服务商等多类人群,这些围绕在网贷行业周边最典型的产业,讲述了他们亲历的“网贷兴衰”。

系统服务商:业务锐减超9成

“85后”张艺辉是学电子商务出身,6年前,他主要从事一些技术外包的工作,创办过统计网站,敏锐的他发现,互联网金融这一领域的数据在慢慢成长。“互联网和商务结合起来有很大的市场,那互联网和金融结合起来,市场岂不是会更大?”

抱着这个想法,他在2010年拉着几个创业伙伴,捣鼓出了一套网贷系统,并在厦门成立了帝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帝友科技),成为中国第一家P2P网贷系统开发商。在张艺辉的印象中,彼时中国的网贷平台,还只有拍拍贷和红岭创投两家。

随后,他们推出的云端版系统(定价7万元/年)、标准版系统(定价10万元/年)很快占领了市场。因为有先入优势,在2011、2012年的时候,他们的市场占有率一度达到90%。“当时要想进入网贷行业,得先找到帝友来买这套系统。”张艺辉颇为自豪地向小编回忆道。

在张艺辉的印象中,网贷行业从2013年开始迎来爆发期,那一段时间明显感觉事情多得做不完。“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做了20多家网贷系统。”他们的团队也从50多个人,慢慢扩充到150多人,其中三分之二为技术人员。

他回忆,当时找他们来做系统的,不乏“什么都没有”的草台班子,没有什么技术实力,也无多少金融背景,买一套系统就开干,纯粹就是觉得网贷行业准入门槛低,因而选择作为创业的切入口。

他向小编介绍,他们前前后后一共做了700家网贷平台的系统,还有近千来家平台盗版他们的系统。“即使到现在,4000多家平台中,可能还有一半系统用了我们的代码。”

由于尚无第三方公司对网贷系统行业进行过数据统计,小编无法核实上述数据的准确性。一家同样做互金系统的国资背景平台中层人士则表示,目前网贷系统行业并无公认的“老大”。

按照上面的数字匡算,帝友科技在网贷系统方面一年的收入就超过了5000万元。

业务发展得顺风顺水的他们,也受到了资本的关注。2015年5月,一家行业巨头向他们提出收购要约,但被张艺辉拒绝,“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干得更好,可以接受投资,但不想被收购。”

但“干得更好”显然只是他美好的愿望。2015年下半年,行业景气度急转直下,由于“e租宝”等一系列风险事件爆发,让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明显收紧,行业开始降温,新增平台明显减少,他们也在2015年底开始思考转型。

2016年4月,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如火如荼,业务量从至少10多家网贷系统,慢慢降至一两家。

真正让他感受到行业发生很大的变化,是在2016年4月份,彼时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如火如荼,张艺辉业务量锐减。以前一个月少说也能做10多家网贷系统,慢慢地降至一两家。

而目前,他们的这一业务已经陷入了停顿状态,因为需求已经不再。

根据网贷之家的行业统计数据,2016年10月份新上线的平台仅为7家,相比一年前动辄百家的新增平台,在数量上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

2016年10月底,小编曾在一个网贷从业者微信群中询问,有无做网贷系统的人员,短短的十分钟之内,就收到近20个好友申请,均声称可以提供类似的业务。

同样在这个微信群,如今有人打趣:现在网贷系统服务,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买方市场。

现在,张艺辉带领团队,开始转向为一些大型国企、银行提供互联网金融系统,例如开发直销银行、金融超市、钱包等系统,这部分的需求在逐渐增大。此外,他们还在和政府合作,开发互联网金融相关系统。例如近期与天津市开发区管委会合作,搭建互联网金融创新企业信息采集试点系统等。

与企业版的网贷系统相比,上述系统的安全性更强、质量更高端,价格也更贵,一套系统的价格约在50万-150万元/年之间。因此,即使没有企业版网贷系统那么多的业务量,但对他们而言,收入差别不大。

品牌服务商:千万推广费归零

跟张艺辉一样,李多也选择了网贷周边服务行业作为创业领域。出于对网贷行业的看好,三年前他跟人合伙创办了一家品牌营销公司,主要面向网贷平台。

李多公司的业务,涵盖了帮网贷平台策划品牌活动、组织发布会、撰写策划及推广等“一条龙”服务,价格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网贷行业平台多,竞争激烈,作为创业公司,需要品牌曝光度来获取客户。这使得大部分平台在市场推广方面,尤其舍得投入。据李多介绍,一般一家平台会拿出待收余额的1%—2%来做市场推广预算。例如,一家待收30亿元的平台,市场推广费用约在3000万-6000万元。

这里的市场推广费用,还包括在百度等各大搜索渠道获客的成本。小编此前曾报道,在2015年初,一般网贷平台的获得一个投资用户的成本在300-500元,个别甚至到了800-1000元。

对于大部分尚未盈利的网贷平台而言,几乎都在烧投资方的钱。根据网贷之家的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3月底,网贷行业总融资额达到258亿元,融资次数多达301次,它们为平台“烧钱”营销提供了充足的“弹药”。

李多向小编回忆,2015年的时候,经常一天之内能收到10多家平台的品牌推广需求。他们公司的规模也在慢慢扩大,2015年营收突破千万元。

而到了2016年,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李多感觉到,网贷平台对品牌推广的投入,至少降了一半以上,有的甚至完全砍掉了这部分投入,不再烧钱去获客,仅靠老客户“活着”。

据小编获悉,一家行业排名前列的网贷平台,去年和它其中一家供应商合作的费用超过1000万元,今年则直接降为零。

李多举例说,往年双十一的时候,网贷平台会做很多的营销活动,今年基本看不到了;以往一些平台大规模地投放电视广告,如赞助真人秀节目等,在今年也几乎不见了踪影。在他看来,一方面与工商局限制互金广告的政策有关,但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平台收紧了预算。

一家中型P2P平台的SEM(Search Engine Marketing,即搜索引擎营销)专员告诉小编,整个行业都在缩减预算,约缩减了一半。以前她们KPI考核的是获客成本,现在转为投资回报率,投资回报率达不到目标就只能缩量,精准投放。她所在的平台2015年在SEM上的投入为1500万元,今年降至一半。

已经对这个行业颇为熟稔的李多,向小编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在他看来,当前监管、坏账、资产端、用户结构,是当前摆在网贷行业面前的四大挑战,“这四块没有哪一块是轻松的。”

他进一步解释称,按照2015年行业爆发式发展、企业借款期限一般为3年来推算,2018年会是集中回款期,在中国经济持续下行的环境下,网贷平台将承受较大的坏账压力,“可能会倒掉一批。”

此外,现在很多网贷平台的用户结构在急剧恶化,“羊毛党”越来越多,给福利才来,不给福利就走,频繁集中提现容易造成平台流动性危机。这也是他担心的问题之一。

出于对行业未来前景的不乐观,李多在半年之前开始了转型。好在互联网金融的细分行业多,平台也多,“你方唱罢我登场”,近期开始升温的消费金融平台,已经成为李多的新目标客户。

征信服务商:转型专注消费金融

在网贷行业,客户信用信息对每个平台来说都至关重要。2003年就进入同业征信行业的孙录军,见证了网贷行业的起起伏伏。

2012年,孙录军正式加入北京安融惠众征信有限公司(下称“安融征信”),并担任副总经理。

同业征信,也称行业征信,是国际三大征信服务模式之一。在这一模式之下,征信机构的信息来源和信息使用者都是来自于同行业的企业。国内小额信贷行业信用信息共享服务平台MSP,就是典型的同业征信模式。

在同业征信的模式之下,网贷企业既是上游信息的提供者,又是下游信息的使用者,而安融征信所扮演的,就是一个独立第三方的信息中介角色。

自2013年以来,中国网贷行业的爆发式增长,无论对于征信行业上游的数据生产者,还是对于下游的数据使用者,从数量上来说都是一次极大的补充。

安融征信官网数据显示,2015年4月,安融征信MSP会员机构数量为784家,而上年同期,这一数字仅为207家,同比增长278.74%;同时,有信息记录的自然人数量在2015年4月为190.4万,同比增长246.18%。

公司业务的快速发展并没有让孙录军兴奋太久,忧患意识较重的他注意到,很多网贷企业,其实都是由小贷公司、担保公司,甚至一些地下钱庄发展而来。这些企业对互联网金融的概念认识非常粗浅,甚至不具备基本的在线业务对接的能力,只是因为看好互联网金融的概念就蜂拥而上。

“我在几年前就有个预判,像这样的网贷企业,90%都会死掉。”孙录军对小编表示。

嗅觉敏锐的孙录军还发现,自2015年三季度初开始,消费金融正在悄然兴起。而2016年8月24日,网贷监管细则暂行办法的出台,更是为P2P平台转型做消费金融注入了催化剂。该细则对网贷平台借款的限额标准进行了明确的度量,即单个平台,个人借款最高20万元,企业最高100万元。

若按此规定,现有网平台中,有超过96%的企业业务未能合规。盈灿咨询的压力测试报告显示,以限额20万元为例,在选取的851家样本中,超标的平台数量占比达96.83%,涉及待还占比达到73.07%,涉及借款人数占比为2.99%。

现在,一直进行区域化经营的安融征信,在市场拓展上也开始向消费金融领域投入相对更多的人力、精力。从2015年第四季度开始,安融征信已经开始派专人开拓全国的汽车消费金融领域。

孙录军向小编介绍,参与行业聚会是安融征信市场拓展人员进行推广的一个重要方式。“有不少同事向我反馈,近期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消费金融主题的会议多了起来,而P2P网贷主题的会议却越来越少。”

反欺诈服务商:逆周期的春天

同为网贷平台服务,反欺诈服务商的境遇,相比其他第三方要好得多。

“70”后张克,算是互联网金融风控领域的新生代。此前曾在IBM、思科等外企担任技术专家、高级产品经理的他,2014年11月,与几位合伙人一同创立了上海行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又名Maxent猛犸反欺诈。

张克向小编举了个例子,如果一个用户拿着iPhone手机,先后通过Safari、微信内嵌的浏览器以及APP访问了同一个网站,我们可以识别出,这三次访问均来自同一个设备。“设备识别实际上只是一个很底层的技术,我们能做的还有识别这个设备,以及这个用户是不是在不同平台上做过借贷。”

张克认为,当用一个手机就可以在十几家网贷平台进行借贷,变为要拿十几个手机才能完成时,使用者的欺诈成本也会相应提高。

尽管从2014年成立之初到2015年底,张克与他的团队一直都处于打磨产品的阶段,但他对于网贷行业的观察并没有停止。他发现,2015年底之前,整个网贷行业还是处于一个非理性的阶段,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薅羊毛”。

“注册就送18888元体验金还有280元红包”、“投资1000元 立返100现金”、“注册白拿iPhone”……几乎所有的网贷平台都存在力度不一的返现活动。有些理财网站,甚至将这类信息进行了全方位梳理,并制作了注册返现送礼力度的排行榜。

网贷平台的的跑马圈地,给了很多投机者以利用系统漏洞进行获利的机会。他们在数十个网贷平台同时注册,以获得不同形式的奖励。“其实这类行为正是平台本身不理性的一个侧面反应。网贷平台为了在市场迅速扩张、快速获客,以近乎烧钱的方式,进行着疯狂的补贴。”据张克观察,高峰时期,有的平台获客成本甚至能达到2000元。

除了烧钱获客,网贷平台另一个不理性表现集中在风控领域。张克向小编描述,他曾碰到不少平台,过去几年没有任何风控系统,一直处于“裸奔”状态。“那是整个市场虚火很旺的时候,大家都不顾一切地往前冲。”

但自2015年底e租宝事件之后,张克明显感受到了行业的降温。“过去大家会觉得,风险虽然存在,但离自己很遥远。而e租宝事件让很多人看到,风险其实就近在眼前。”

风险意识的加强,让很多平台主动做出改变。张克意识到,一些过去“裸奔”的平台也开始渐趋冷静,也开始愿意更开放地接受外部新的技术或者方案,来加强平台的风险控制。

2015年的11月,猛犸反欺诈开始和网贷平台对接。起初,一两家企业,猛犸反欺诈足足推进了一个多月,才最终谈拢。

但到了2016年二三月份,随着行业整体的变化以及产品的不断成熟,这样的对接开始明显加速。相比以往,猛犸反欺诈对接一个客户的时间被压缩至2-3天。截至目前,猛犸反欺诈已经和近300家网贷平台进行了对接。

业务持续发展的猛犸反欺诈,也开始获得资本的青睐。2016年年初,其获得来自祥峰资本的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

张克发现,以往已对接的很多企业,正渐渐开始向消费金融转型。

但张克对小编表示:“在我们看来,很多企业只是换了个叫法,业务没有根本性的改变。”

主动性的改变如果还没发生,那么未来被动的改变,可能会承受更大的痛苦。

2015年12月28日,网贷平台的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出台,文件明确表明,各家平台的整改时间不超过18个月。同时,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工作已于2016年4月开始,计划至2017年3月底前完成。

监管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即将落下,网贷行业来说,整个是风险,同样是机遇。

张艺辉依然很看好P2P行业,他认为现在是行业短暂发“冷冻期”,待监管落地实施之后,行业会变得越来越规范,互联网金融的创新才刚刚开始。

来源: 金融之家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