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出手P2P:为何每个国家都爱玩“限额”这一套?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东亚的问题是,长期受儒家思想影响带来的“绕开问题”的思维习惯,或将在很长时间里,对事件真正的根性产生动摇。

  七月的MiuMiu  ·  2016-11-12 10:05
作者: 七月的MiuMiu   

东亚这个圈子,总的来说十分怪异。共同的思想源和相似的经历,却时常衍生出不同的行为路径。不过,在P2P的这个小领域里,它们却出奇地碰撞在了一起。

11月6日,韩国《中央日报》报道了有关韩国P2P行业的监管措施,其中就提到了对于借款限额的相关事宜,韩国金融监管委员会表示:未来韩国P2P借款人每年的投资上线将不得超过1000万韩元(约合8733美元)。而这一消息的出现,也无疑是往韩国互联网金融界投去了一记闷雷。

P2P的东亚“限额”行

相比中国不久前出现的“限额”政策,韩国出台的这一招普遍被认为太狠。韩国P2P金融协会主席、P2P借贷平台Midrate首席执行官李胜福表示:“目前的在线借贷投资人中,有6成左右的投资额都超过1000万韩元。而此次出台的限制政策,无疑是将这些主力军客群‘一网打尽’”。

除了对用户群的影响以外,在平台发展方面,这一举措也被视为是起了“倒车”作用。

房地产P2P平台Tera Funding的首席执行官杨泰永认为:"现有政策将严重限制个人投资活动,或者说这限制了个人投资者进行多样化投资的权利。并且还很有可能拖累整个P2P行业的发展,并阻碍P2P行业技术进步,削减借款人获得快速廉价贷款的机会,同时导致平台运作成本的整体上升。"

而针对频频的质疑声,韩国监管机构也无奈透露,这是考虑到今年早些时候Lending Club曝出的资金非法使用问题,为了给韩国投资者提供有效保护而出台的措施。

实际上,像韩国这样为了降低行业风险拿“借款额度”问题“开刀”的现象并不在少数。就在8月24日,中国也将P2P借款额度限定在了“个人20-50万;组织100-500万”的范围里。

频频制定“限额”,并不意味着这个招数有多受欢迎。相反的是,每每一出限额,就会引来所谓的“一刀切”的舆论诟病,但即便如此,也架不住“限额”与生俱来的效果展现。

中国的限额监管办法出台仅半月,以积木盒子、红岭创投为中心的不少大额标的业务平台,就为了“找寻出路”而纷纷出招。

知名平台积木盒子的母公司品钛集团近日宣布了重组消息,称积木盒子将划分至新成立的积木集团,而这已经是一年来积木盒子所面临的第三次转型,像消费周转贷、车辆抵押贷、个人经营贷这样新的资产模式也成了此次转型的重要方向。

身在中国南端的著名大额标的平台红岭创投也“无法幸免”。受到限额影响,红岭由项目标转而向“金融超市”进发。截至10月底,红岭的11个超市板块中,个人、基金、保险三个板块已经上线了相关产品,而为了避嫌,红岭创投也坚称这样的转型为“导流作用”。   

除了这些自身体量足够大的平台以外,大量中小平台也纷纷将消费金融、农村金融和与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合作视为最后一块“漂浮的木头”。

据悉,自监管政策以来,中国大部分平台都在通过不同方式寻求出路,或是挖掘、开发新资产,或是经重组、升级之举,来完成所谓的“华丽转身”。而“限额”这把“手边的武器”也越来越因为其表面的快速见效而受到重用。

“限额”措施的下放,对于一些国家的金融监管部门来说,就意味着行业完成了从高风险高危向“小额分散”模式进化进程的70%。而这种“多快好省”又能在表面上缓解局部风险的动作,也就自然成了监管条例中的“灵丹妙药”。

但实际上,在不对平台业务定位进行考量、不对风控大环境进行改制的情况下,纯粹的“限额”却只是在打散风险,并不是在抵消风险。 

西方的“月亮”就是圆?

比东亚早发展将近十年的西方P2P圈,则采用以征信科技决定资产模式的大体制模型,以更好地维持行业总体发展。这也是这些国家的P2P行业多年来“疯长却不狂野”的重要原因。

在英美早期开展的“点对点”的借款模式中,并不是没有赖账的情况出现。但美国采用的缓解方式是:首先通过贷款债券化的模式使交易过程重新回到了透明化,再通过监管机构的介入,维持了早期发展的恒定性。正因为这两点,美国P2P借贷行业适中保持了很高的活跃度却没有出现乱象丛生的状况。而南非最早的P2P网贷服务商Rainfin则通过丰富的借款形式,使得更多需要信用贷款的中小型企业能够更加容易地获得借款。这一举动,也对南非低位徘徊的就业和经济增长率双双起到了缓解作用。

实际上,国外的很多措施并不是从“尾巴”开始切起,而是由上至下,形成了可互相制约的监管生态。而这个“头”就是体制及大数据科技。

作为南非最早的P2P网贷服务商,Rainfin沿用了全电子化测评的系统。独立借款人在经过一系列严格的信用审查后,可向Rainfin申请1000~75000兰特不等的贷款数额,并将最长获得一年的还款期。而在Rainfin上,信用测评评分越高的借款人将会获得更低的利息。同时,每名贷款人的利率也在平台上完全公开,所有借款事宜由借款人自行参考选择。此外,Rainfin还会根据借款人的信用评分,向不同贷款者进行牵线,并协助贷款人在合理范围内制定利益最大化的利率。而平台最终的收益来源则是1%~3%的佣金比例。

Lending Club也基本采用这样的建制模式,凡是通过Lending Club进行借款的借款人,信用分数必须大于660分,且债务收入比不高于35%,信用记录时长大于36个月,过去6个月信用核查次数不能超过6次。另外,Lending Club注册后需要每年向证监会进行报告,方便监管机构对其进行监督。与Rainfin一样,Lending Club的贷款利率也跟随贷款期和贷款人信用浮动,而即使是信用分数较低的高风险贷款人,他们的赖账率也只是在1.5%~10%之间。

与东亚不同,西方对于信用评级的优化往往先于产品本身的发展。不仅是Lending Club、Prosper等世界一流的网络借贷平台采用贷款评级制度对借款人和企业进行评估,以此来决定该笔借款的通过率。消费金融巨头Capital One的成长优势同样在于能够通过信息技术和大数据研究防控风险。而这类风控系统不单是通过多年的积累和演变而形成的,还有依靠大量数据分析、模型策略做支撑的风险控制引擎。

“限额”虽然是来自金额的动词,其涵义却不尽单纯。对P2P行业来说,“限额”就像是经过风控技术影响所产生的结果,而我们却习惯于把这种结果当成“事件进行的本质”。这不仅是中国、韩国所在面对的现象,任何一个没有健全体制去面对P2P借款风险的国家,都会面临到这样的困扰。而东亚的问题则是,长期受儒家思想影响带来的“绕开问题”的思维习惯,或将在很长时间里,对事件真正的根性产生动摇。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