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保、众安等多险企收缩信用保证险,曾经的香饽饽成了拖油瓶?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

  陈剑锐 原创  ·  2020-05-20 14:40
人保、众安等多险企收缩信用保证险,曾经的香饽饽成了拖油瓶? - 金评媒
作者: 陈剑锐   

5月12日,"人保关停助贷险部门"的消息刷爆金融圈。


对此,人保财险表示:中国人保财险没有关闭助贷险部门,更没有关停此类业务。同时,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确实对公司业务,包括助贷险业务造成一定影响,但在公司可控范围内。人保财险作为一家商业机构,根据市场变化和自身经营情况对内部业务进行一定调整完全正常。


虽然人保财险否认了关闭助贷险部门一事,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信用环境下行的背景下,信用保证险的市场正在迅速降温,不少险企已经开始更谨慎的对待这个曾经的"香饽饽"。


多家媒体指出:人保财险与合作的米么金服、中兴飞贷、搜狗等多家平台提前终止了合作,也有多位不愿具名的互联网贷款行业人士对读懂新金融证实合作停止、收缩的消息"我们和人保早就没有合作了,去年行业不景气,人保相关业务就缩紧了;因为疫情原因,我们和人保的合作缩减了很多,现在规模小到可以忽略。"


在监管收紧、信用环境下行等多方因素影响下,信用保证险业务也遭受了巨大挑战,信用保证险对于恢复经济、复工复产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在这个特殊的背景下各险企会如何抉择?


被动降温的信用保证险


信用保证保险,是指以信用风险为保险标的保险,分为信用保险(出口信用保险除外)和保证保险。该业务近几年的走向与互联网贷款休戚相关,而2018年是这两种业态共同的转折点。


2019年人保财险信用保证险承保亏损近29亿元,综合成本率高达121.7%,而在2018年该险种承保盈利近2亿元。


巨大的业绩反差不只发生在人保财险上,互联网保险第一股众安在线也在信用保证险上尝到了苦头,消费金融行业爆发的风险甚至整体赔付率也上升。


2019年众安在线的赔付率为67.4%,相比 2018年上升7.5%,其财报指出:"2019年的赔付率同比有所上升,是由于受到业务结构变化,以及消费金融全行业风险上升的综合影响;2019年宏观经济增长面临下行压力,消费金融全行业 的风险持续上升,导致金融生态赔付率同比上升 24.7 个百分点。"


部分险企曾经因为踩雷P2P而评级下降甚至监管处罚。


2018年长安责任保险公司(下称"长安保险")合作的多家P2P平台暴雷,2018年三季度,长安保险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41.50%,偿付能力不达标,风险综合评级从B类直接跌落为D类,直到2019年三季度,长安保险风险综合评级才回升到C类。


除了上述公司外,中华联合财险、长安财险、安心财险等多家险企都因信用保证险踩雷P2P而遭受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从宏观数据来看,信用保证险整体以亏为主:"由于市场违约率提升,信用风险事件增加,信用保证保险风险加大,尤其是融资类的信用保证险赔付快速增长,出现较大的亏损。2019 年,信用保险承保亏损22.32亿元,保证保险承保亏损17.99亿元"(数据来源:《朱俊生:2019年保险市场回顾与2020年展望》)


"短期市场有波动,但不会市场不会明显下行",易观分析师张凯对记者表示"近两年面向互联网贷款的信保业务频繁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有两个,承保的P2P业务频繁爆雷,使得保险公司在近几年承担了大量的赔付责任;另一方面也是之前很多保险公司在开展信保业务的时候并没有过多的关注核心标的的风险,盲目开展信保业务所致。从增速上看,未来短期内,信保业务增速可能会出现下滑。但是由于我国的消费金融和互联网消费金融市场依然处于一个快速上升的阶段,面对互联网贷款的信保业务在未来不会呈现出下行的趋势。"


集中爆发的风险让信用保证险被动降温,回归理性。


加码、收缩?信保业务冰火两重天


2019年各险企在信用保证险上的策略以收缩为主。


众安在线的应对方式是"缩减了消费金融的业务规模,尤其是在与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时大幅提高了准入门槛,以控制宏观经济下行带来的逾期风险,截至2019年末消费金融生态所承保的在贷余额同比下降约22%"。


策略的改变直接反映在了保费收入上,同时众安在线信用险的保费从2018年的14.92亿元下降到4.40亿元,同比减少70.5%。


而"成也信保,败也信保"的长安财险在2016、2017两年保证险业务均收入近2亿元,而在2018年则腰斩至2018年的6986.22万元,2019年直接断崖式下跌至128.96万元。


不过,也并非所有险企的策略都是收缩规模,有一部分险企反而在2019年选择了加码,毕竟监管大力整顿车险后,财险公司需要强有力的新兴业务作为新的增长引擎。


人保财险信用保证险的原保费收入由2018年的115.75亿元飙升至2019年的227.63亿元,同期承保利润从1.85亿元转为亏损28.84亿元,颇有些高风险低回报的感觉,不过这一情况在2020年一季度也有所改变,其信用保证险2020年第一季度信用保证保险保费规模为24.97亿元,去年同期为47.99亿元,下滑48%。


无独有偶,太平洋财险的保证险业务走势与人保财险十分接近只是还没有亏损:保证险业务收入由2018年的35.09亿元上升至56.16亿元,而净利润却从2.56亿元下降至1.25亿元。


2019年各险企在信用保证险的业务规模上策略不一,但整体走势并不乐观,这是否说明该业务潜力有限?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尹振涛教授认为"对于信用保证险应该理性的看待,一方面它可以稀释一定的信用风险,但是在疫情、经济的宏观环境的影响,不可避免的会出现综合成本率升高的情况,这和银行坏账率提高是一个道理,不能因此否定它本身的价值;同时信用保证险的引入一定会出现融资成本升高的情况,如何与普惠金融取得一个平衡是该业务在长期发展中需要考虑的问题"。


中国太保也指出"央行、银保监综合施策,持续引导金融机构下调中小微企业及个体工商户的综合融资成本,着力解决中小微企业及个体工商户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从而导致保费的下降,对承保利润形成挑战。"


不过,信保业务发展的利好因素也有很多。


"随着整个消费金融行业的合规程度越来越高,消费者的征信信息越来越丰富,整个消费金融底层资产的资产质量也会越来越高。也会更加有利于信用保证险的健康发展"张凯补充道。


业绩、责任,险企该如何抉择?


新冠疫情笼罩下的2020年,经济挑战更加严峻,信用保证险也将承担更大的压力,不过信用保证险对于加大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而言,是必不可少的金融支持 。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在4月22日指出"充分发挥信用保证保险分担信用损失的作用,一季度信用保证保险赔付支出161亿元,同比增长50%。"


可以预见的是,信用保证险在2020年的成绩单不会很好,但是对于借贷双方都能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其社会意义不容忽视。


当前的诸多险企就是这项措施的执行者,或许这也是为什么人保财险没有取消助贷部门的原因之一;疫情期间,中国太保在信用保证险方面也就支持企业复工复产做出了一些新的举措:一是针对国家、监管重点扶持受疫情影响较大行业(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的小微企业主及个体工商户,给予减免1个月保证保险保费;二是针对因患病,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客户,给予减免3个月保证险保费的政策。同时,还针对湖北中心疫区、浙江、安徽等10大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地区客户,赠送保额76万太保君安行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一份(含20万新冠肺炎保险保障)。


张凯认为"信用保证险的主要功能是保障企业应收帐款的安全。在疫情之下,信用保证险的确可以起到稳定经济,帮助债权人减少损失的作用。但需关注的是,随着保险公司风控能力的逐渐增加和信用保证险业务的逐渐规范,底层资产质量较差的项目在未来恐怕会难以获得信用保证险的相关服务"


信用保证险有助于复工复产,但是也不能过于迷信其作用,作为商业机构的保险公司必然是以利益为核心,在市场利益被满足的前提下,才能践行适当的社会责任。


"作为企业,保险公司不可能去大规模的履行企业社会责任,要做也是在企业自身的能力下,信用保证险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商业产品"尹振涛总结道。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