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报“难产”、董事长变“老赖” “闽系豪宅开发商”泰禾集团怎么了?

首页 > 企业资讯 >正文

【摘要】曾扬言要将泰禾集团带入2000亿元阵营的董事长黄其森,日前因旗下公司债务纠纷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和“限高”名单。

  金评媒JPM  ·  2020-04-27 15:00
年报“难产”、董事长变“老赖” “闽系豪宅开发商”泰禾集团怎么了? - 金评媒
来源: 黑池财经   

曾扬言要将泰禾集团(000732.SZ)带入2000亿元阵营的董事长黄其森,日前因旗下公司债务纠纷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和“限高”名单。4月22日起,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相继公布的多条失信记录显示,黄其森被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发出限制消费令。

黄其森出生于1965年,他31岁时在福州创立泰禾集团,正式踏入地产界。2002年,黄其森率队进京,拿下了当时实属荒凉的通州地块,开发出令其声名大噪的项目——运河岸上的院子,并由此开创体现中国风的“院子”系。

2010年9月,泰禾集团借壳福建三农成功上市,成为当年国内唯一上市的地产股。经过几年的资本运作,泰禾集团在2017年便创下1007亿元销售额。当年年底,作为董事长的黄其森放言,泰禾集团2018年销售额目标要再翻一番至2000亿元。

不过销售额翻番的目标并未实现,由于业务规模急速扩张,泰禾集团随后陷入了流动性危机。在此背景下,不得不选择售卖项目回笼资金。2019年前三季度,因出售项目部分股权和处置子公司,泰禾集团累计回笼资金达114.88亿元。

虽然“卖资产”模式可以为公司业绩添色不少,但泰禾集团在财报披露季依然宣布无法按时完成年报披露工作。4月20日,泰禾集团发布公告称,因审计单位受疫情影响无法按时完成审计工作,需延期披露2019年经审计年度报告。

在商海横流中,黄其森曾被业内认为是一个成熟稳健的企业家。如今巨债压身、年报“难产”、被列失信名单情况下,他还能像之前那样云淡风轻吗?

/ 1 /

企业家变身“老赖”

4月22-23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相继公布了多条关于泰禾集团及其关联人失信信息,泰禾集团、公司法定代表人黄其森,以及公司控股股东泰禾投资,均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其中,泰禾集团和泰禾投资的涉案金额分别为1.31亿元、29.51亿元。

虽然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但欠钱的并不是黄其森和泰禾集团。事情的起因源于泰禾集团旗下公司,其位于东莞的泰禾新天地(备案名:金泽商业广场)项目公司——东莞市金泽置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金泽置业”)。

1.png

2016年4月,泰禾集团从当地开发商卢泽芳、王照文手中收购了东莞金泽置业80%股权。次年3月,东莞金泽置业与西藏信托签订《贷款合同》,西藏信托向东莞金泽置业发放贷款8亿元,期限为2017年3月至2019年9月,东莞金泽置业作为借款人根据项目公司销售及开发进度分期偿还全部本金。由泰禾集团、黄其森为前述贷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2019年5月,因东莞金泽置业小股东卢泽芳、王照文与东莞金泽置业控股股东、泰禾集团全资子公司福建中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股权利润分配、债务承担等方面存在争议,双方纠纷已进入仲裁程序。

2019年10月,西藏信托为了维护其贷款安全,根据贷款合同中的相关约定,向东莞金泽置业及其所有股东、担保方提起了诉讼。2019年12月31日,原告被告达成调解,调解书约定,东莞金泽置业应于2020年1月15日前偿还6000万元本金及473.73 万元利息,应于2020年3月31日前偿还1000万元本金及利息,剩余款项在2020年8月31日前分期偿还。

然而达成调解后,东莞金泽置业于2020年1月支付本金共计1000 万元,但2020年一季度,在调解未执行完全情况下,西藏信托遂于4月1日申请执行,项目公司以及为该项债务提供担保的泰禾集团及黄其森承担连带责任而被列为被执行人。后因借款人、担保人与西藏信托未就还款执行方案达成一致,截至2020年4月22日,该执行未履行,上述被执行人被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据失信记录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东莞金泽应当偿还西藏信托本金、利息、罚息共计1.31亿元。法院认为,作为担保人的泰禾集团在有履行能力的情况下,拒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义务,遂将泰禾集团及黄其森个人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黄其森同时被限制高消费。

2.png

3.png

4月26日晚间,泰禾集团针对上述失信行为发布公告做出解释,称目前随着疫情的逐步缓解,项目公司东莞金泽置业正加紧销售,促进回款,争取利用项目销售回款尽快偿还应付本金及利息。公告还表示,项目公司和泰禾集团正在积极与申请执行人协商解决方案,截至目前已经初步形成和解方案,争取尽快完成删除失信被执行人信息。

截至上述公告披露日,泰禾集团实际对外担保余额为755.282亿元,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的409.17%。其中,对参股公司实际担保28.65亿元,其余均为对全资、控股子公司的担保以及全资、控股子公司之间提供的担保。

泰禾集团表示,除东莞金泽置业未履行还款义务外,公司尚未收到有关其他被担保人发生逾期担保的法律文件、诉讼或执行文件等信息,公司将继续关注并排查其他被担保人是否存在逾期担保情况,并及时履行披露义务。

值得关注的是,在泰禾集团失信同时,其控股股东泰禾投资也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

4.png

统计发现,4月22-23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布的四封泰禾投资相关失信记录涉案金额累计达29.51亿元。

/ 2 /

上市公司年报“难产”

目前正值年报披露季,眼看圈内万科A、碧桂园、金地集团、保利地产等同行纷纷交卷,但泰禾集团却还没有答完试题。

4月20日,泰禾集团公告称,要延期披露2019年经审计年度报告期,由原预计的4月30日延期至6月15日。主要原因是负责年度审计工作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受疫情防控影响,人员流动及现场工作受到影响,对其部分项目盘点不能及时开展。

泰禾集团还称,公司所有项目均不同程度的延期复工 1-2 个月,未复工期间企业多数财务人员无法正常办公,审计资料的提供受到较大影响,且审计资料的核对及访谈等审计程序亦受到较大影响。

而在3月21日,泰禾集团曾发布了一份关于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变更的公告,财务总监姜明群因工作变动,向公司董事会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

事实上,每逢发布年报,更换财务总监已是泰禾集团的常规操作之一。据悉,这已是泰禾4年里第四次更换财务总监了,其中2017年、2018年、2019年更换财务总监均大致集中在年报将要披露之际。

那么泰禾集团近年来经营情况究竟如何?黑池财经统计发现,2010年至2018年,泰禾集团营业收入已经从27.12亿元增长至309.85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泰禾集团累计实现营业收入211.92亿元。

5.png

然而由于业务规模急速扩张,泰禾集团流动性也面临挑战。去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底,该公司负债总额为1942.44亿元,人民币短期负债306亿元。而泰禾集团同期的现金结余仅为人民币147亿元,现金和短债之间缺口高达159亿。

资金承压的情况下,泰禾集团选择售卖项目回笼资金。2019年前三季度,因出售项目部分股权和处置子公司,泰禾集团分别收到30.69亿元、84.19亿元,累计回笼资金达114.88亿元。

为了缓解资金之渴,泰禾集团控股股东泰禾投资曾进行了大手笔质押。截至今年1月11日,泰禾投资质押股份为12.07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比例为99.07%。泰禾集团对此坦言,公司控股股东质押股份主要原因为自身资金需求以及支持上市公司生产经营等。

业绩方面,泰禾集团近年来净利润不断增长,2010年至2018年,泰禾集团净利润已经从3.36亿元攀升至25.55亿元。2019年1-9月,泰禾集团累计实现净利润达21.21亿元。

6.png

不过繁荣背却藏着另一番光景。2010年至2015年,泰禾集团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差额基本在维持在0.5亿元左右的水平,但自2016年开始,两者之间的差额却开始维持一个较高水平。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9月末,泰禾集团净利润与扣非净利润之间的差额分别为6.87亿元、4.86亿元、4.37亿元、5.86亿元。

目前巨债压身之时又被列失信人名单,依靠卖资产撑业绩的模式已然不能让企业健康稳健发展,或许探索一条提升企业综合能力和良性发展的新路径才是泰禾集团的最佳选择。

来源: 黑池财经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金评媒JPM

JPM责任编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