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收员与负债者的战“疫”静悄悄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网贷行业的冰与火,背后是疫情影响下个体、中小微企业与平台的利益与共,但同时也是催收员与负债者的“持久战”。

  歪道道  ·  2020-03-14 14:56
催收员与负债者的战“疫”静悄悄 - 金评媒
作者: 歪道道   

图片1.png

 

上月广东和重庆两省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相继下发专项文件,对小贷行业和融资担保行业作出相关政策调整,以支持疫情下的中小企业发展。而广东更是提出,小贷公司融资杠杆最高可至5倍

作为金融机构补充,网贷平台、小贷公司于疫情中后期的经济恢复,无疑是一股重要力量,然而小贷公司得到政策放宽的同时,网贷机构却继续迎来新一轮的大规模退出。

1月14日晚,投哪网发公告称将良性退出网贷行业,此后将专注于催收回款与兑付工作2月份,积木盒子正式宣布退出网贷,拟申请小贷牌照,随后51人品称平台暂停发标,微贷网也被曝出受疫情影响停止发标

网贷行业的冰与火,背后是疫情影响下个体、中小微企业与平台的利益与共,但同时也是催收员与负债者的“持久战”。

进退维谷的催收员,游刃有余的负债人

因为高校众多、人力成本低,武汉曾经是催收行业的集中城市之一。

以臭名远播的校园贷为例,2018年武汉警方通报首例以敲诈勒索罪被追究法律责任的“校园贷”案件,据当时不完全统计,截止到8月上旬,全湖北省公安机关共接报涉及到高校非法校园贷的有251起,而其中武汉有123起,占比达54%

一位在武汉有业务的催收公司负责人许硕称,去年,一家头部持牌机构还在武汉成立了呼叫中心,绝大部分催收业务都放在武汉进行

不过,突如其来的疫情把在武汉的催收公司都叫停了,许硕从1月26日到2月1日,不停收到多家银行和持牌消金的要求:对湖北地区暂停催收。而且银保监已明确传达,所有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人群,要在信贷政策上予以适当倾斜,合理延后还款期限。

这本无可厚非,但却给网贷平台或公司出了一个难题。由于疫情已呈扩散之势,且无法通过大数据甄别病患真伪,有大量虚假投诉、恶意延期无法处理,给贷后工作造成很大困难。一位在金融科技公司工作的职员告诉我们,前几天老板在群里发通知,逾期管理的好坏,直接决定着我们的生死。虽然没有明着说裁员,但是意思也差不多吧

所以,压力直接集中在催收员身上。

一方面,疫情使得线下的催收方式变得完全不可行,很多P2P平台的正常办公运营也受到了极大挑战。一位刚上了两天班的催收员,就被公司就通知放假,现在仍未告知复工时间,但他更担心的是,催收业务无法进行,公司会不会直接裁员。

另一方面更关键,负债人以疫情为由,或失业或假感染、假隔离,进可要求延后还款,退又能放心大胆地投诉,而催收员进退维谷。

作为一名入行五年的老催收员,姜先生见识过不少老赖,只是这次他有些黔驴技穷。这几日,一些逾期比较久的客户本来打算年前还款,可疫情一出,几乎所有人都拿着38度的体温计说自己发烧了,每次当他进一步索要证明,对方就扬言要投诉。在这个特殊时期,自己和公司都担不起“暴力催收”的风险。

图片2.png

最近他潜伏在各种贷款群,以及卡农、我爱卡等论坛上,看到里面充斥着各种以疫情为借口不还款的“套路”,甚至还明晃晃地写着“我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

疫情影响下,背负车贷、房贷和面临失业风险的不在少数,可当套路横行、真假参半,那些有真正困难的反而被这些所谓的老赖连累。

没有钱与不敢借

负债个体的最大危机是失业,其中影响最多的应属农民工或一些流动工种,而对于其他行业人员,只要没有以贷养贷,随着企业有序复工,他们已经及时止损。但最惨的还是中小微企业以及个体工商户。

拿餐饮行业来说,相关数据显示,相比2019年春节,疫情期间,78%的餐饮企业营业收入损失达100%以上。仅春节7天,餐饮行业零售额因疫情损失了5000亿元左右。这一宏观经济数字下,流淌着的正是数以万计中小餐厅、饭馆的心血,他们在春节前的所有投入付诸流水,有的甚至要因此背负债务。

江苏中部某县一家中小餐饮企业老板顾明,给春节假期准备的食材储备量比较大,两家店大约有不低于150万元的库存。如今3月份要结算这批货款,可从春节到2月底,餐厅几乎没有一分钱入账。

烤鱼店老板飞哥开店一年多,生意一直不温不火。当初,为了抢个好位置,和合伙人下重金租了商场里面租金最贵的一家门店一共280平米,每个月租金加上管理费一共8万块。然而这一最贵的地面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情人节前夕,他刚跟商场解除合同,25万押金扣除作为违约金。无奈之下,他宣布“我们不裁员,不降薪,但是我们已经倒闭了”。

缺钱,是所有中小企业的生存难题。顾明之前去一家银行咨询企业经营性贷款,除了一些必要资料,银行还要求有当地公务人员担保。他又说,民间借贷虽然有,我们真不希望走到那一步。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如今不管是中小微企业还是个人,在未来将更难获得贷款。

一则,截至目前,网贷行业仍以风险出清为主基调,基于这一大背景,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继续大幅度下行。根据网贷之家数据统计,网贷行业累计平台数量为6612家,截至2019年12月底,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343家,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达6269家。

二则,尽管受疫情影响,信贷需求旺盛,然而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却在下降没有金融机构或网贷平台敢冒然放开贷款。

一位金融科技公司的产品负责人透露,因为借着疫情恶意不还款的老赖人数不断增加,平台的坏账率越来越高,我们宁愿少放,也不愿冒险。更何况,政策引导金融机构延期、降息,让利于中小企业,针对的都是之前获得贷款的对象,原来不想借贷、现在不得不借贷的企业,想要从平台贷到钱已经不容易了。

“杀死”网贷后,能破而后立吗?

2019年,“清退”、“转型”两个关键词贯穿整个网贷行业。截至去年年底,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343家,相比2018年底减少了732家,平均每月近60家平台退出。

图片3.png

与之休戚相关的催收行业也如热锅蚂蚁一般。一位原催收公司创始人感慨道“催收公司的数量差不多是跟P2P一起到达巅峰的最高峰时P2P有8000多家,资产质量参差不齐,相伴着催收公司也良莠不齐随着P2P公司的收缩,催收公司的数量也在急剧减少”

如今一场疫情袭来,原本有人认为网贷整治的基调或许将有所改变,就在近日,监管再度定调,P2P仍以退出为主。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在2月25日召开的通气会上提到,疫情不会改变P2P专项整治方向。

基调非但没改,疫情反而可能成为“杀死”网贷的最后一把刀。如投哪网所说,由于催收难、逾期不断增长,压降过程资金消耗量巨大,股东的投资损失惨重,基本血本无归。

不过尽管这场雷厉风行的政策监管及时阻止了乱象丛生的网贷市场,可经历了大规模清退的金融科技还能破而后立、重焕新生吗?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并非坦途的转型之路和业内难以恢复的信心。

以往小平台退出时,资金会加速向大平台聚拢,这是行业洗牌的正常趋势。但是在2018年的暴雷潮中,大平台也未能幸免,这是投资者对行业整体信心下滑的一种体现。第三方数据显示,截至到2018年7月15日,P2P网贷行业待还余额为9402亿元,较6月底减少208亿元,尤其是7月7日之后,整个行业包括头部平台都出现了资金加速净流出的现象。

而且,与前些年不同的是,越来越多的平台选择主动退出

业内从业者也早就失去了信心,跑路的跑路,辞职的辞职,只剩下一些急于转型的求生者。但即使转型小贷公司也未必是成功上岸了,央行数据显示,截止至2019年9月,全国小贷公司贷款余额9288亿元,现存7680家。但在2015年峰值时,全国小贷公司近9000家,仅2019年便有数百家小贷公司倒闭。

所以,不少从业人士表示,“网络小贷名额必定非常有限,获批小贷牌照是一关,网络小贷则是另一大关”

如同所有从风口坠落的企业,网贷这一行飞得越高,跌得越惨,连带着曾经攀附平台而生的催收员们,如今也体会到了欠债人的几分难堪。更关键的是,他们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