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石油战火”升级,中国需优化能源结构

首页 > 国际 >正文

【摘要】沙俄“战火”升级,“世界警察”美国反而超脱。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许勤华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美国页岩油气重塑了全球能源秩序,也悄然影响着世界地缘政治格局。

特邀作者     时代财经 原创  ·  2020-03-13 22:32
专家:“石油战火”升级,中国需优化能源结构 - 金评媒
作者: 时代财经   

文/时代财经    余思毅


3月10日,石油油价略微反弹。正当市场倒吸一口凉气时,沙特、俄罗斯“掐架”升级!

北京时间3月11日,沙特阿美对外宣传收到沙特能源部的指示,将最大可持续产能(MSC)从1200万桶/日增加到1300万桶/日。此举被外界视为回应俄罗斯之举——俄罗斯财政部3月9日晚对外宣称,“俄罗斯能够承受石油价格在6-10年内维持在25-30美元/桶的水平。”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许勤华看来,石油价格战短期内没有结束的迹象,但这也是意料中事。

3月11日,许勤华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分析称:“从2014年以来全球能源市场的基本面看,石油价格走低是大趋势。北美非常规油气革命的成功,是油价下跌的导火线,但能源供需两侧多元化是始作俑者。”

“对于俄罗斯来说,约60%的财政预算要靠石油支撑,所以宁愿低价多卖也不能影响财政。”许勤华分析,尽管沙特王储“年少气盛”发动价格战,但这改变不了石油价格走低的趋势。许勤华预计,在最理想状态下,双方会于今年6月重回谈判桌,而油价也将回到50~60美元/桶的价格区间。

沙俄“战火”升级,“世界警察”美国反而超脱。许勤华指出,美国页岩油气重塑了全球能源秩序,也悄然影响着世界地缘政治格局。“美国此前要处理好与中东各国的关系,照顾日本、欧洲等盟友的石油需求。现在美国可以自给自足,还能卖给日本等国,不太看重中东市场。”

在这一场全球利益博弈的格局之下,中国或成为最大赢家。“中国在面对国际石油价格断崖式下跌的变动背景下,没有必要一惊一乍。”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石油能源安全问题专家查道炯看来,中国应着眼于开发清洁能源,致力于提高自身石化产品的附加值。

石油行业调整,“欧佩克+”失灵

石油素有“黑色黄金”之称,2007年以前页岩油气尚未商业化,2008年金融危机前油价一度高达每桶104美元的峰值。2018年下半年,石油曾触碰70-80多美元/桶这一区间。

50-60美元/桶相对历史高位仍是低价。但许勤华向时代财经指出,“即便现在说‘低油价’,但对沙特、俄罗斯来说,也算是比较中高的油价,因为他们生产成本很低,例如俄罗斯生产成本大概是18美元/桶。”

既然油价的弹性空间如此大,何种因素导致油价波动呢?

许勤华指出,由于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油价需求近年持续下降。中国作为全球经济增长引擎,GDP增速减缓维持在6-7%,美国、欧洲、澳洲等国经济表现一直欠佳。但与此同时,新油田勘探的利好消息不断涌现。

受到供求关系影响,石油价格近年来一直处于调整中。而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的蔓延,使得石油价格“雪上加霜”。

查道炯向时代财经分析,作为国际大宗商品,石油价格主要是受产品链的供需、金融期货对石油价格的预期、产油国国内宏观财政这三个因素影响。而短期内油价涨跌的决定性因素是金融市场的预判。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6年油价触底以来,有近60年历史、为反对西方石油垄断资本的打压而成立的欧佩克,已无法独自主导石油市场的走向,而是需要依赖与以俄罗斯为主的其他产油国组成的“欧佩克+”。此次“欧佩克+”失灵,查道炯认为,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欧佩克+”成员国内的产品同质化严重,“冲突太大了,需求市场缺乏灵活性,成员国之间不太有可能合作。”

能源“新贵”改变地缘政治

石油价格自2015年下跌,与2014年北美页岩油的开发,酝酿国际能源格局的重塑有莫大关系。许勤华在其2015年有关低油价的分析文章中指出,石油的低价实际上只是由于油价泡沫被挤出以后,逐渐向理性油价靠拢的一种“新常态”。

2015年底,美国解除长达40年之久的原油出口禁令,特朗普政府力挺发展传统油气行业,美国由此一跃成为国际原油出口市场的“新贵”。2018年3月,美国能源部部长里克•佩里在第37届剑桥能源周会议上提出了“能源新现实主义”(New Energy Realism),核心观点是通过推动技术创新,实现美国的能源独立。

而近日的石油价格战,使得美国页岩油厂商股价腰斩。3月9日,美股阿帕奇石油(NYSE:APA)、大陆能源(NYSE:CLR)、西方石油(NYSE:OXY)跌幅达50%,“价格战”持续也会使得页岩油承压。但许勤华认为,页岩油产业不会引发大的危机。她分析,全球石油行业承压可能引发上游投资减少,油井关闭。而当供应减少,经济恢复,市场供需恢复平衡时,价格则会随之调整。

由于能源格局的变化,地缘政治也悄然改变。

今年1月8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少将苏莱曼尼之死,结束了美伊多年来斗而不破的局面。美国宣布对伊朗进一步制裁时底气十足——特朗普说:“现在美国是世界上第一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我们是独立的,我们不需要中东石油。”

许勤华称,过去,美国总统竞选辩论中,约占2/3的外交事务议题是围绕中东地区。“美国此前要处理好与中东各国的地缘政治,核心就是石油,要照顾日本等盟国的石油需求。现在美国可以自给自足,还能卖给日本等国,所以也不太看重中东市场。”

中国能源结构需优化

上世纪90年代,中俄在北极地区的油气合作已成为俄罗斯北极战略的重要外部支柱。许勤华指出,中国与俄罗斯加强能源合作,增强两国关系,帮助俄罗斯度过了制裁难关,但这一合作也是互利共赢。

近年来,随着国际能源格局更加多元化,中国大力推进节能减排政策,预计2020年非化石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占比15% ,到2030年将增至20%左右。

在此背景下,查道炯认为,“在面对国际油价低位运行,中国没有必要一惊一乍。”他分析,中国在石油贸易中没有定价权和话语权,国际油价低了,中国自产的油卖到外国去,价格也低。

中国也没必要“囤油”,“就像人的饭量,中国需要石油的量也是相对恒定的,在原油价格走低时增加购买以扩大储备,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是储备也需要投资,而且未来能发挥什么作用缺乏确定性。”查道炯称。

从优化国家能源结构看,他认为,长远来看,中国应该减少对石油的依赖,开发电动汽车,以及更多清洁能源,如太阳能、生物能等,节能减排。

查道炯指出,中国对中东国家的经济外交思维,需要走出如何稳定和扩大石油天然气进口额度这一议题范畴,“上下游合作、装备和技术服务出口等油气产业链条中的各个环节,也应是中国与中东能源关系的必要内容。”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