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传奇》近20年发展之路,娱美德希望更多游戏从业者“正向”加入传奇家族

首页 > 企业新闻 >正文

【摘要】

  企业信息  ·  2020-01-22 14:05



有关于游戏《传奇》,20年的经久不衰背后,可能还有着游戏界最冗长的一次维权故事。

故事要追溯到上个世纪末,当时,韩国的的游戏制作水平居于亚洲前列,一批有想法、有人才的韩国游戏制作公司和团队为游戏行业带来了一系列的变革,游戏制作公司娱美德(Wemade)就在其中。2000年,亚拓士的创始人之一、负责亚拓士核心产品《Legend of Mir》开发负责人朴瓘镐 决定带领自己的核心团队“自立门户”,并 成立了新公司娱美德(Wemade)。新公司开发的第一款产品便是《Legend of Mir 2》,也就是之后在国内红遍大江南北的《传奇》,后更名为《热血传奇》。此时正值亚拓士筹备上市的关键时期,核心团队出走显然会对上市产生不利影响。于是亚拓士开出投资娱美德40%的股份并且帮助娱美德销售产品的条件,将 《Legend of Mir2》的著作权登记为双方共同所有。娱美德作为创业公司,启动资金支持和发行销售上的帮助显然是急需的,这一方案双方各取所需。当时亚拓士和娱美德签订的代理销售协议中约定,合同到期后亚拓士会将自己在《Legend of Mir2》中所持的份额转让给娱美德。但随着《传奇》在中国的巨大成功,亚拓士并未兑现当时的承诺,也为后来的纠纷埋下隐患。

2001年,盛大(后更名为盛趣游戏)拿下《传奇》在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的独家运营权。当年[非典是02~03年的事情,传奇已经爆款了,当时是光通准备上线传奇3的时期。] 中国市面上当时基本没有成型的大型网络游戏,于是《热血传奇》凭借东西方结合的游戏背景、庞大的世界观架构和独特的游戏模式在中国一炮而红,成为了当时一款现象级的爆款游戏,同时也形成了“传奇”这个包含世界观、人物设定、装备设置等等的经典IP,具有极高识别度的特色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玩家加入到了游戏中去。

合作,分裂的开始

三方和合作就此达成,娱美德和亚拓士作为版权方,向盛大授权运营权,并收取一部分的授权费用和抽成,而由于游戏的研发方主要是娱美德,所以在分成比例上,娱美德占据着7/10到8/10的绝对优势。但蜜月期相当短暂,盛大很快开始了第一次侵权——2003年,盛大推出了一款名为《传奇世界》的客户端游戏,不仅沿用了《传奇》的人物设置、道具装备、和核心玩法,还发布了一则消息,声称为玩家“升区”,并借此把《传奇》中大批玩家直接迁移到了《传奇世界》中,且在迁移公告里宣布,玩家在游戏中的等级不变、工会不变、游戏玩法不变、装备不变。

这是很明显的IP侵权,并涉及利用原有游戏进行导流的情况,娱美德很快就发现了这样的动作,并在2003年的时候率先在中国进行起诉,但由于当时缺乏成熟的版权维护的法律体系,诉讼一直持续到了2007年,而在这个过程中,盛大逐渐通过股权收购,成为了亚拓士的实际控股人。 在关系愈发复杂的情况下, 双方最终达成了和解,各自撤销针对对方的法律诉讼,而娱美德则购回了亚拓士所持有的40%的股权,彻底切断了与亚拓士的所有股权关系。

随着《传奇》在中国的热度经久不衰,多年来市面上 出现了大量使用了《传奇》世界观、人物装备设定的游戏,而有些游戏甚至声称 自己拿到了盛大的授权,有权使用《传奇》的IP和玩法。问题恰恰出在娱美德向盛大出具的维权授权书上——当时,国内对传奇游戏的相关抄袭屡禁不止,盛大在国内作为中国独家运营人,在进行刑事报案时,公安要求盛大出具授权依据,才能接受报案。为了配合打击侵权行为,娱美德在2011年和2013年分别为盛大出具了一些维权授权书和授权文件,以支持打假行为。现在看来,这份维权授权书定义过于宽泛, 也没有强调这是针对个案进行的授权,于是盛大绕过版权方,滥用该授权书,将传奇的IP售卖给了无数的游戏公司。虽然上述维权授权书已经过期多年,但由此引发的纠纷仍然未能彻底平息,依然影响着目前的游戏市场。

而娱美德面临的,不仅是来自曾经并肩作战的伙伴明目张胆的侵权,还有市面上无数对传奇IP的抄袭产品,更有诸多知名公司凭借盛大的许可,公然侵权《传奇》著作权,屡创“佳绩”。而近年来, 盛大更是企图垄断“传奇”相关的全部业务,凭借对亚拓士的控制,强力阻挠娱美德在国内的“传奇”授权业务。在绕过版权方直接授权“传奇”IP的企图受挫后,盛大又试图用《传奇世界》来取代《传奇》进行授权,而这明显是偷梁换柱,因为《传奇世界》自身作为侵权作品,并不具备向外授权的资质。通过盛大的授权而开发“传奇”游戏而受益颇丰的不在少数,而最有代表性的当属三七互娱。在将近4年的时间里,三七互娱凭借旗下的《传奇霸业》,从一家普通的游戏公司成为了一家上市公司并获利无数,而《传奇霸业》只拿到了盛大的《传奇世界》的授权。众所周知的是三七互娱旗下涉嫌侵权《传奇》的产品其实并非只有《传奇霸业》一款,而是涉及多款拳头产品。这些产品均未获得版权方授权而运营多年,恰恰正是当前“传奇”IP的侵权乱想的缩影。在发现市面上的侵权行为愈演愈烈之后,面对昔日维权委托人的背信弃义,娱美德不得不开始了亲自维权之旅。

打造“传奇”的“App Store”

实际上,针对版权的维权十分的艰难,不仅法律条文还有待完善,“抄袭”和“相似”之间的界限也很模糊,所以游戏版权的维权只能通过个案去判断,而判断的标准,是“接触加实质性相似”,接触,即能否通过各种途径拿到原创游戏的核心代码和设计方案,而“实质性相似”则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在判断是否“实质性相似”的时候,相比起明确的法律依据,法官的主观判断会具有更具强的影响力,而由于在此之前,类似的案件并没有明确的判决结果,于是在娱美德的诉讼中,常用的“参考已有判例”的做法也是不适用的,于是在过去的几年中,娱美德一直在进行艰难的举证,提交了一系列详细的对比表,逐个对比人物形象、装备设定、核心玩法,为法官提供更直接的判断依据,在这样的努力下,第一个满意的结果终于姗姗来迟——历经两年半审理,2018年的12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定,被告三七互娱、亚拓士软件有限公司、盛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被告对娱美德以及传奇IP构成了侵权及虚假宣传,并要求被告立即停止运营侵犯《热血传奇》游戏版权的涉案《传奇霸业》游戏。

有判例可依之后,维权的齿轮终于顺畅地转动了起来:仅在2019年,娱美德就陆续接到了6个一审胜诉判决。其中包括轰动业内的针对“传奇”授权协议合同纠纷与恺英网络展开的旷日持久的新加坡国际仲裁案胜诉、与恺英网络的《王者传奇》侵权案胜诉以及与三七互娱的《传奇霸业手游》侵权案胜诉。而不久前,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更是一举驳回了亚拓士提起的三起针对娱美德单方授权的诉讼,在确认一方共同著作权人不得恶意阻挠另一方共同著作权人行使共有著作权的同时,也确认了娱美德授权“传奇”IP的行为合法有效,维护了娱美德作为共同著作权人合法权利。这些一连串的胜诉,都成为了业内维权的标杆性案例,对业内维权意识的建立和判例的丰富起到了深远的影响,负责帮助娱美德在国内进行维权的北京君合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孙瑀璠对此十分感慨:

“虽然从法律程序上来说,二审才是最终的判决结果,但我认为,能在《传奇霸业》侵权案一审中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已经是很漂亮的一仗了。”

的确,对于游戏行业维权来说,娱美德获得的阶段性成功只能是一个开始。原创游戏公司对授权的粗放式管理,中小公司对已有游戏的抄袭,整个行业对版权的忽视,都在深远地影响着游戏行业的发展。娱美德希望能够通过自身参与的一系列案件以及维权经验也能够给,更多的游戏产业从业者起到借鉴作用,让他们少走弯路。

“首先对于原创游戏公司,我们希望他们在游戏上市之前,就能有寻求律师帮助的意识,提前制定保护措施,以及制定一系列维权制度,像娱美德在吃了一些亏之后,内部的员工已经非常清楚的知道怎么去进行游戏的比对工作,如何搜集证据,及时通知律师,我们就能帮助他把证据公证下来,可以为后来的工作扫清一些障碍,迅速地进行民事诉讼的启动工作,极大的减少侵权带来的损失。 ”孙瑀璠介绍道。

而娱美德自身对行业从业者也有着更多期待:

由于《热血传奇》游戏的特殊性比较强,又是进入中国的第一个网络游戏,有着强盛的生命力,所以据不完全统计,传奇IP目前还有着300亿的吸金量。在打击侵权游戏,净化市场和保护玩家之外,娱美德也希望更多的从业者能够加入到传奇的世界中,积极的塑造更有创意的玩法,而多年来一系列维权的目的,则是希望从业者起码需要知道真正版权方是谁,从而能够接触到真正合法的授权渠道,保护自己的权益。

针对这样的问题,娱美德也的确尝试作出更系统化的改变。接下来,娱美德会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传奇商店”上,这是一个对拿到传奇IP正版授权游戏进行聚合运营的综合性平台,在娱美德的计划中,传奇商店会成为传奇世界观游戏的官方发行渠道,就像是一个聚合了所有传奇IP相关游戏的App Store,通过这样的合作形式,娱美德可以更透明地进行IP授权的管理,玩家也能更轻易地辨别正版传奇游戏,防止受到不法开发商的侵害。

有关“传奇”纠纷的彻底解决以及重建健康有序的“传奇”授权环境,娱美德承认这的确任重而道远。但随着我国对知识产权保护越来越重视,法律制度越发完善,以及整个行业维权意识的加强,这似乎也并非遥不可及。而娱美德则相信随着法院判决的陆续作出,整个进程将不断加速,胜利之门似乎已近在咫尺。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相关热帖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