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过渡期一周年倒计时 银行理财转型进度几何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银行理财转型能否按期完成过渡?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的国有大行、股份行等资管业务人士对此并不乐观,表达出“延期是大概率的”、“期待监管方面有一定的放松”的观点。

  一米可爱  ·  2019-12-24 09:56
资管新规过渡期一周年倒计时 银行理财转型进度几何 - 金评媒
来源: 经济观察报   

临近年末,银行理财的转型的进度引发市场探讨。

此时正距离银行理财的转型过渡期仅剩一年。根据《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为“资管新规”)中的要求,2020年底前为过渡期,各家机构需要在此之前完成整改。

银行理财转型能否按期完成过渡?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的国有大行、股份行等资管业务人士对此并不乐观,表达出“延期是大概率的”、“期待监管方面有一定的放松”的观点。

光大证券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监管对于“非标”处置非常重视,6家大行、12家股份制银行“一行一策”,要求存量资产逐笔分析、逐包打开,形成明细台账,有针对性的制定处理方案,目前各家银行正按上报的进度进行存量整改。

王一峰说,对于过渡期内确有困难,又是系统性的问题,银行可以与监管沟通协调,在防止流动性风险的情形下,具体问题具体处置。

银行转型进度如何

关于净值化理财产品的占比,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王景武在今年10月的一次会议上披露:2018年末,银行理财整体净值化比例为27%,比年初大幅提高15个百分点。2019年上半年,银行理财的整体净值化比例为35.6%。

记者了解到,旗下理财子公司刚刚开业的兴业银行理财业务规模超过1.3万亿,位居国内股份制银行第二,符合资管新规的新产品占比超40%,净值化转型市场领先。

“今年转型的节奏已经快了很多,明年可能更快一些,但是越往后越难。”有股份行资管部门业务人士称,不是大家不想转型,而是有的资产转不了,比如长期型的股权资产、未上市公司股权、部分产业基金等,回表回不了,怎么处置?可以卖给谁?

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在8月的一次演讲中指出,由于银行的老资产存量过大,特别是非标资产存量过大,按原定的过渡期压降,不现实也不可行。当前银行的非保本理财规模还有22万亿,要靠净值型产品筹集的资金去对接老资产不可行;“非标”转“标”也不现实;由表内承接表外理财非常困难;提前收回的可能性也极小;资产证券化也不行,因为很多资产是没有现金流的,做不了资产证券化。

对于市场讨论的过渡期问题,上述股份行资管业务人士对记者分析称,目前正处在一个关键的时间点上。首先,资管业务中很多资产投资的期限一年以上,所以对于一年期的资产,现在正好是关键时期。近期确定投资期限,如果过渡期不延长,可能投资一年以上的资产会违规。另一方面,这个时点上,转型期还有一年结束,市场和监管都会关注转型的进度。

一位国有大行资管部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自2018年资管新规出来之后,此类的建议就从没有停止。今年明显感觉到监管的态度好很多,一直在认真的听取银行的建议,总体来说保持了比较好的沟通。

有股份行资管业务相关负责人表示,一直在给监管汇报,尤其近期,每家银行去汇报整改情况及准备怎么解决。监管也考虑到转型不达预期,但是也在强调两年过去了,还是要加快转型。他表示,明年年底无法完成转型,希望能够延期,比如采用一行一策的安排方式,多家银行资管业务的负责人也一直在向监管方面汇报这种想法。“现在不是一家两家转型慢、是整个市场转型都是这样。”“延期是大概率的事,因为从业务角度上很难压缩到零。”股份行资管业务人士表示。他说,从2018年资管新规发布以来,各家银行一直在跟监管沟通,但是监管一直没有松口。

目前,过渡期内相对较难处理的领域在于表外问题资产、明股实债、复杂资本工具、超长期非标债权等。

每家银行每个月都向监管进行数据报送。“因此每家银行的转型进度是多少,监管部门都有数据。甚至资产构成是什么,监管部门也清楚。”上述股份行资管业务人士说。

肖钢在演讲中称,鉴于以上现实的困难,应该取消2020年“过渡期”的要求。由银行的资产管理部门继续经营管理老资产,逐步压降,不限定时点,持续经营下去。并要实行“一行一策”,防止一刀切、齐步走。

目前,国内已经有9家银行成立了理财子公司。肖钢建议,新成立的理财子公司不要再接续老资产,新成立的理财子公司一开始就按资管新规来运作,就做“净值化”,完全按新规要求来做,严格进行信息披露。要把原来银行的老产品和新成立的理财子公司的新产品,严格区分开来。

记者了解到,现在,批准成立理财子公司之前,监管部门会要求银行汇报资管业务的整改情况及规划,以及老产品准备怎么整改的问题。

机构声音

“针对表外问题资产等情况,预计监管会出台不同的指导意见,因此资管新规后续仍有多个配套文件需要出台。”王一峰对记者称。

不过,有市场人士认为,对于签发的资管新规,不能随便就说延长。所以,有股份行业务负责人分析称,如果延长的话,不是简单的发个文,延长两年还是三年,而是需要每家银行去说清楚,解决需要多久,怎么解决,有哪些解决不了的问题,还需要什么政策才能解决,要明确更加务实的过渡期。

上述股份行资管人士也认为,从监管口径,可能更重视实质的原则。每个银行的情况可能不同,比如有的银行投资股权比较多、有的比较少;有的整改压力大、有的整改压力小,不尽相同。“可能会以类似补充条例的方式,对资管新规的决策进行新的解释,也不叫打补丁。”上述国有大行人士称,比如,某些法律颁布后,后续也会有对相关条例的解释,不算是补丁,而是根据最新情况、实际的形态,做出实际的解释。“我们相信资管新规会保证平稳过渡,防范风险以时间换取空间,但未必采取系统性一刀切延长的做法。”王一峰判断称,从防风险的角度看,总体思路上,明年虽然是“收官之年”,但并不是“终局之年”,实现“两个目标”才是重中之重。

对于资管新规过渡期是否延期?银保监会在12月20日下午的媒体通气会上表示,按照资管新规补充通知规定,对于过渡期后存量业务难以处置的,可以由相关机构提出,经金融监管机构同意后,适当安排、妥善处理。银保监会方面称,“我们也在研究是否对相关政策进行小幅、适度调整。”

来源: 经济观察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