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商行3季度整体利润负增长 60天以上逾期纳入不良?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11月21日,记者根据银保监会数据统计,2019年第三季度,城商行净利润2035亿元,同比下降0.63%;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长2.4%。城商行整体不良贷款率已在年中突破2%。截至月末,城商行不良率2.48%,较上年末上升了69BP。

  四方赏晴雨  ·  2019-11-22 10:20
城商行3季度整体利润负增长 60天以上逾期纳入不良? - 金评媒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134家城商行,总体净利润在第三季度出现了罕见的负增长。

11月21日,记者根据银保监会数据统计,2019年第三季度,城商行净利润2035亿元,同比下降0.63%;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长2.4%。

城商行整体不良贷款率已在年中突破2%。截至月末,城商行不良率2.48%,较上年末上升了69BP。

继90天以上逾期化为不良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今年以来部分地区监管要求更加严格,某中部省份监管要求当地城商行,在2019年底之前,将60天以上逾期纳入不良。

今年上半年,部分城商行风险事件,引发中小银行信用分层,影响迄今未消除。中小银行在严监管、去杠杆、稳增长之间如何把握微妙的平衡,正在考验整个行业。

不仅如此,城商行利润罕见负增长,表明城商行整体已很难通过内生提供资本。央行在2019年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提出,未来还有4700亿永续债等待发行,算上已经发行的4550亿,未来永续债体量可能破万亿。随着部分城商行已经拿到监管批文,永续债或将成为中小行补充资本的主要渠道。

继台州银行、徽商银行之后,11月20日,四川银保监局批复同意泸州银行30亿元永续债,计入其他一级资本。

第三季度净利润负增长

11月21日,记者根据银保监会数据统计,2019年第三季度,银行业告别了双位数增速;其中,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2%、11%,农商行净利润增速也有5%;但是城商行净利润增速出现罕见的负数。

2019年第三季度,城商行净利润2035亿元,同比下降0.63%;今年一季度、二季度,城商行净利润分别为775亿元、145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8.85%、3.64%。

然而,今年前三个季度,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的利润增速在每个季度均保持双位数以上增速。

例如,2019年一季度至三季度,六大国有银行净利润分别为2945亿元、6057亿元、882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1%、12%、12%。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净利润分别为1202亿元、2391亿元、353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1%、10%、11%。

从13家A股上市城商行看,根据Wind测算,第三季度净利润均为正增长。位于长三角的江苏银行、宁波银行、杭州银行今年第三季度净利润分别为42.5亿元、38.9亿元、16.8亿元,增速均在20%附近。规模较大的城商行中,北京银行、上海银行、南京银行第三季度净利润也分别为52.7亿元、56.6亿元、30.4亿元,增速分别为9.8%、15.0%、16.0%。

过去数年,城商行实现迅猛扩张。从盈利能力看,自2005-2017年,城商行净利润从120.90亿元上升至2473.50亿元,年平均增长率28.60%,净利润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比重从4.77%提升到11.24%。截至2019年6月,城商行的总资产规模达到358772.00亿元,年平均增长率为21.42%。

2019年1-9月,城商行净利润4264亿元,同比增速为2.4%。不仅低于以往,也低于农商行。同期,农商行净利润3915亿元,同比增速为4.9%,农商行第三季度净利润增速4.9%。

对于城商行业绩下降压力,中金公司认为,城商行增速放缓幅度较大,预计可能是受包商、锦州银行事件影响。

根据穆迪测算,2019年9月,城商行的资产增速同比降至9.0%,低于5月的12.4%。同期所有商业银行的资产增速则从9.7%降至9.0%。部分区域性银行资金面收缩。2019年6-10月,城商行新发行同业存单同比减少19%。避险情绪和批发性资金来源渠道的差异将在未来几个月造成信贷表现发生分化,可能侵蚀银行的净息差。若银行的贷款或投资组合承担更多风险以减轻盈利能力下滑的影响,其资产质量可能会进一步下滑。

“在未来一段时间,我认为中小银行面临的挑战是大于机遇的,因为整个行业在风险出清阶段,机遇肯定也会有,但与过去十年相比还是挑战更多。”11月19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在“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上表示。

11月12日,银保监会城市银行部副主任刘荣在通气会上表示,城商行风险收敛可控,风险抵补能力较强,各项经营指标符合监管要求。截至9月末,城商行资本充足率达12.5%,拨备覆盖率约150%,流动性总体可控。

60天以上逾期纳入不良?

除受到信用事件影响外,资产质量压力是城商行利润下降的另一重要原因。

监管对地方城商行的资产质量要求正在上升。数位城商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监管要求去年6月前,国有大行必须将90天以上逾期划为不良。去年底之前,城商行也要把90天以上逾期化为不良。

记者获悉,但今年以来部分地区监管要求更加严格,某中部省份监管要求当地城商行,在2019年底之前,将60天以上逾期纳入不良。

“不良贷款认定标准不是越严格越好。”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说,有的地方是逾期90天以上纳入不良,有的地方拟将逾期60天以上纳入不良。如果标准不统一,连基础数据的比较分析都无法进行。

从数据看,城商行资产质量压力自去年四季度以来迅速上升。根据银保监会数据,城商行2018年末不良贷款率为1.79%,较三季度末上升12BP;到今年一季度,城商行不良率上升为1.88%,并在二季度末达到2.30%;截至2019年9月末,城商行不良率2.48%,较上年末上升了69BP。

截至9月末,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不良率1.32%、1.63%,较上年末分别下降9BP、8BP。农商行不良率一直处于高位,截至9月末,农商行不良率4.00%,较上年末上升4BP。

此外,国有大行和股份行拨备覆盖率处于较高水平,但城商行、农商行拨备覆盖率在过去几年下降过快,目前绝对水平较低。

在各类银行中,城商行的资产利润率、资本充足率、净息差均处于最低。截至9月末,城商行资产利润率0.77%,低于农商行的0.92%。

董希淼认为,中小银行监管应当“以时间换空间”,贸然的大幅度的提高监管要求,会给中小银行带来较大的经营压力。接管包商银行之后,中小银行流动性分层和信用分层等问题仍然不同程度存在。从国际来看,巴塞尔协议也有差异化监管原则的条款,,只对系统重要性银行附加资本要求和杠杆率等来加强监管;美国2018年3月修改《多德—弗兰克法案》,减轻小型银行的监管负担。

此外,城商行容易受到地方政府不当干预,董事长等高管往往由地方政府委派,不少是政府官员。从一些已经暴露风险的中小银行来看,这些没有金融从业经验的前政府官员,往往对金融缺乏敬畏之心,十分容易产生经营风险和道德风险。

曾刚认为,此前很多中小银行提出众多转型方向,比如提高中间业务收入占比,轻资本转型,弯道超车、后发优势等,但现在看起来,银行还是需要回归金融业发展的常识,稳扎稳打练好内功,才是助推自身稳健发展的基础。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