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圆梦上市?“内忧外患”的斗鱼还有什么故事可讲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

特邀作者     时代财经 原创  ·  2019-07-11 15:25
即将圆梦上市?“内忧外患”的斗鱼还有什么故事可讲 - 金评媒
作者: 时代财经   

[摘要]  目前,从直播平台的营收结构来看,各家都患有“直播依赖症”,只是轻重不同而已。

文/时代财经    吴文婷

上市之路一波三折的斗鱼,终于要“冲刺”了。

上周,当斗鱼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最新招股文件后,路透社旗下IFR报道称斗鱼将于本周(7月8日-14日)上市。

本周,7月9日,斗鱼再次更新了招股书,确定将IPO(上市)的价格区间定于11.50美元至14.00美元,最高融资额则从此前公布的5亿美元上调至10.85亿美元。对此,斗鱼官方并没有表态。

实际上,斗鱼上市的传闻不绝于耳。2017年11月,当其完成D轮融资、估值超过100亿元人民币之后,便引发业内对其上市的猜想,直到一年多以后的2019年4月22日,其正式提交IPO申请。

相比之下,斗鱼的主要竞争对手虎牙却抢先一步于2018年5月上市,并以优秀的表现结束了上市后的首个财年。眼下,直播的行情早已不复当初,“赶了个晚集”的斗鱼,能否再现虎牙当年的风光?

曲折上市路

公开资料显示,斗鱼TV是一家弹幕式直播分享网站,为用户提供视频直播和赛事直播服务。斗鱼TV的前身为ACFUN生放送直播,于2014年1月1日起正式更名为斗鱼TV。目前,斗鱼TV以游戏直播为主,涵盖了娱乐、综艺、体育、户外等多种直播内容。

早在2017年11月,当斗鱼宣布完成了D轮融资,由招银国际领投,便引发业内对其即将上市的猜想。彼时,斗鱼是行业首家完成D轮融资的直播平台,估值预计超过100亿元人民币。

2018年年初,路透社旗下媒体IFR报道说,有知情人士称斗鱼直播计划在2018年进行IPO,首次公开募集3-4亿美元。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将担任斗鱼首次公开募股的联席主承销商。

同时,有知情人士对媒体称,斗鱼倾向于在香港上市,因为香港交易所预计最快在2018年下半年允许使用不同股权结构的公司上市。

然而,直到今年4月底,斗鱼才正式向SEC递交招股书,预计融资规模5亿美元,拟挂牌纽交所,交易代码为“DOYU”。

本以为经过一年的筹备,上市势在必得。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斗鱼原定于5月16日的上市计划又推迟了。

上周,当斗鱼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最新招股文件后,路透社旗下IFR报道斗鱼将于本周(7月8日-14日)上市,上市地点也从最初递表的纽交所变更为纳斯达克。

针对斗鱼上市地点、时间频频变动等问题,时代财经给斗鱼的公关总监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应。

在互联网分析师于斌看来,过去,直播行业的行情还是比较好的,但现在不行了,而且斗鱼的盈利达不到港股的要求。

时代财经查询到,香港主板新申请人须具备不少于3个财政年度的营业记录,并须符合下列三项财务准则其中一项:过去三个财政年度至少5000万港元(最近一年盈利至少2000万港元盈利,及前两年累计盈利至少3000万港元);上市时市值至少达40亿港元;前3个财政年度来自营运业务的现金流入合计少于1亿港元。

结合斗鱼的财报来看,今年一季度其实现营收为14.89亿元(人民币,下同),相比上年同期的6.67亿元增长123.24%;净利润为1820万元,相比上年同期的亏损1.56亿元增长了111.67%。调整股权激励费用后,调整后净利润3530万元,较上年同期的调整后净亏损1.50亿元增长123.55%,可谓首次扭亏为盈。

而在过往三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斗鱼的年度营业收入分别为7.87亿元、18.86亿元和36.54亿元,净亏损分别为7.83亿元、6.13亿元和8.76亿元,三年亏损超过20亿元。

另一位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则向时代财经指出,去哪里上市是根据企业的情况来定,斗鱼可能也认为,美国市场对直播的模式更为认可,去美国上市更有可能获得一个好的价格。

内忧外患

虽说斗鱼成功上市的可能性很大,但上市是一码事,后续的“故事”该怎么讲又是另一码事。

目前,从直播平台的营收结构来看,各家都患有“直播依赖症”,只是轻重不同而已。根据两大直播平台的财报,斗鱼2018年直播收入在营收中的占比为86.1%,广告和游戏推广收入占比13.9%;虎牙2018年直播收入在营收中的占比则达到95%。

在这种背景之下,平台上的主播和内容成为吸引用户的关键,一方面,烧钱在所难免;另一方面,这两者也有可能是“不定时炸弹”。

于斌对时代财经表示,斗鱼上市只能说是“搏一把”,因为其盈利模式单一,这是一个死循环,平台跟主播之间的分成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具体表现为,一旦直播平台缺少资本弹药,主播会因缺少物质激励而“出走”,用户便会流向其它平台,于是乎,自身营收将逐步下降,现金流转便持续减少,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直播收益链条的薄弱之处。

据蓝鲸财经报道称,在过去一整年,斗鱼拿出了28亿元分给主播以及购买内容。从2018年二季度开始,销售费用陡然上升,从一季度的不到8000万元,飞涨到1.43亿元,同比接近翻番,三四季度更是维持了二季度的高水平。

好不容易砸钱圈住的主播,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也会让平台损失惨重。2018年,当红主播卢本伟就因为其引导粉丝发表不当言论,被官媒点名实施跨平台封杀;作为斗鱼直播公认的“一哥”,卢本伟的倒下对斗鱼的打击异常沉重。

此外,据AI财经社报道,斗鱼2017年的十大巅峰主播中,有6位曾遭到官媒点名或封杀,包括冯提莫、蛇哥、B总001、七哥张琪格、陈一发儿和五五开。

对比虎牙去年的上市,如今的市场环境早已不同。根据iiMediaResearch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4.56亿,增长率为14.6%,预计2019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5.01亿,增长速度放缓。移动直播行业的人口红利,已基本上所剩无几。

“伴随短视频浪潮的来袭,直播的行情会进一步恶化,而且已经显现。虎牙、斗鱼还好,真正影响比较大的是花椒、映客、一直播,这几个平台都被快手等短视频直接把用户抢了过来,与之相对,它们也在陆陆续续地研发短视频的产品和服务,只是目前都没有激起太多水花,更无法和抖音、快手相提并论。”丁道师指出。

眼下,“直播+电商”似乎是值得尝试的方向。但36氪援引业界人士分析认为,事实上“直播+电商”跟曾经的“电视+电商”(T2O模式)没什么两样,像电视那样强势的都玩不开,更别说你直播平台了,“直播+电商”就是一个拼造出来的概念,换汤不换药。所以,斗鱼这条路看起来能走通,其实不然。

于斌也觉得,“直播+电商”会涉及到很多方面,包括选品、物流、售后等,斗鱼没有电商基因,所以对于斗鱼而言,还是有难度的,而且周期挺长的。斗鱼做这事有可能,但是应该想想怎么把它做大。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