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银行业小微业务扫描:大行角逐小微贷款 中小行“错位”相争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4月28日,“工农中建交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要带头,确保今年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长30%以上、小微企业信贷综合融资成本在去年基础上再降低1个百分点。”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到4月17日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央引导金融扶持小微企业的力度和决心空前。

  金评媒JPM  ·  2019-04-28 12:41
浙江银行业小微业务扫描:大行角逐小微贷款 中小行“错位”相争 - 金评媒
来源: 新华网   

4月28日,“工农中建交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要带头,确保今年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长30%以上、小微企业信贷综合融资成本在去年基础上再降低1个百分点。”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到4月17日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央引导金融扶持小微企业的力度和决心空前。4月期间,记者走访了被称作全国经济晴雨表的浙江省,聆听当地小微企业和金融机构的真实声音。

入局者:大型银行角逐小微贷款

今年3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2019年进一步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明确要求五家大型银行发挥行业“头雁”效应,力争总体实现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30%以上。

业内人士分析称,《通知》既通过制定“降低利润指标考核权重”“放宽不良率容忍度”等细化措施,给银行机构吃了颗定心丸,又通过设定“有贷款余额的户数不低于年初水平”“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增速”等具体目标,督促银行充分重视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业务,双管齐下,为最终政策的落实打下坚实基础。

去年以来,浙江省辖内大型银行利用低成本优势,用好内部资金转移定价等优惠政策,主动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新发放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4.98%,较一季度下降0.9个百分点。

农业银行台州分行副行长牟建华告诉新华网记者,在台州这块民营经济的土壤上,做小微是金融机构的自主选择,这也包括国有大行,我们通常说的“现在不做小微,以后将没饭吃”。所以各家银行都通过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加大小微金融产品创新。

“现在小微企业享受到的利率比一般中大型企业都便宜。”工商银行台州分行党委书记张仕乾坦言,各大行在加大力度落实对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速和融资成本的要求。

不过,上述两位大行行长均表示,对于基数本来就较高的台州,完成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0%的增速确实压力更大。

农业银行义乌分行行长陈湘文在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做小微,是在承担一种责任。现在小微利率高企,只有大行进来了,才会使大家的利率降下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大行进入只是起了引领的作用,利率下来了、服务上去了。”

浙江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包祖明曾在3月举行的银行业保险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大行利率下调的过程中,利率传导机制发挥了“鲶鱼效应”,会对中小银行造成一定冲击,原来中小银行服务的客户出现了“搬家”的现象很正常,这是市场化现象。

守局者:中小银行“错位”相争

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除了重视大行引领小微贷款资金利率下行“头雁”功能外,更应该关注中小银行起到的作用。在政策的密集号召之下,国有大银行“入局”,也让市场对中小银行如何应对大行挤出效应的讨论不绝于耳。

在走访浙江中小金融机构的过程中,不少城商行、农商行的负责人坦言,国有大行压低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某种程度上的确冲击了部分中小银行的发展空间。不过他们将借助其业务更加下沉的优势,靠错位发展小微业务来缓冲大行利率“降价”的影响,一场“保卫战”悄然打响。

台州银行市场总监王伟文说:“当前大行利率下行,城商行则可以提供差异化的金融服务,例如大行要抵押,我们则更多采取信用贷款的方式来获得议价空间。另一个角度,中小银行提供小微企业更可持续的、专业的服务。”

浙江泰隆商业银行行长王官明进一步表示,我们并不追求小微企业所谓的抵押物,而是主动做信用贷款,这还能在同时营造出变无形资产为有形资产、专注品牌和技术的环境氛围。

据介绍,泰隆商业银行通过探索商标、专利等抵押方式,打通客户“担保难”的问题。王官明举例称,“科技信保贷”就是台州市政府与台州市信用保证基金运行中心对接,从而开发的一款科技企业特色担保产品。风险分担方面,按照信保基金80%,银行20%的比率承担,目前这一模式仍在探索和完善的过程中。

而对于业务本来就足够基层的农商行来说,这意味着进一步让利的可能。

临海农商行董事长王晔玮告诉记者,从2018年开始至今已对1000多家小微企业企业主动让利5000多万。“农商行的资金成本较高,但我们坚持以支农支小为主。另外,从竞争角度,为了保证市场份额,临海农商行也选择主动降利率,不能因为利率价格高导致客户流失。”

除此之外,期限错配是小微企业融资过程中难以忽视的痛点。黄岩农商行则借助农发行在支持小微方面的政策红利,持续加大转贷款力度,满足中长期流动资金需求。据介绍,该行转贷款小微企业平均年化利率6.5%左右,较一般小微企业平均年化利率下降近2个百分点,按照全年5亿转贷款额度,及小微企业转贷占比预计将为小微企业减少成本500万元左右。

“我们小银行和小微企业有相似之处,讲究与客户的匹配。”王伟文说。在王晔玮的比喻中,中小银行与小微企业之间更像是鱼和水的关系,除了讲究匹配之外,二者更应共生共荣。

小微企业“幸福的烦恼”

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的资金来了,配套服务也来了。台州银保监分局党委书记曹光群向记者提供的一组数据有很强的代表性:“在台州,银行的服务被清晰地分了层:村镇银行专注10万以下的小小微企业,城商行、农商行做精30-50万左右的小微企业后,逐步为500万元以内,更大规模、更强需求的企业服务。截至2019年3月末,台州全市小微企业、制造业贷款分别为3211亿元、2132亿元,同比增长14%和9%。”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台州银保监分局联合省物联网协会、市经信部门、银行保险机构等单位,共同探索“政府+金融+科技+园区+监管”五位一体小微园区金融综合服务模式。小微科创园区正是其中之一。据介绍,科创园区中入驻了两家大型银行、两家城商行,以保证不同层次的客户需求。

“以前是小微企业找银行,现在是银行开始主动与企业对接。”园区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园区中有130-150家市场主体,以每季度一次的频次主动走访企业,解决融资难的问题。“园区的贷款利率有抵押的4厘多,没有抵押的企业会更高一些,目标是使园区内企业融资基本不难,”上述负责人表示,现在每个企业都对接着两三家银行,园区内银行会根据小微企业的业务现状良性竞争。

一方面,长期困扰小微企业的问题得到了直接的、针对性的解决方案,另一方面,也带来“幸福的烦恼”。不少接受采访的小微企业表示,面对不同金融机构较为同质化的服务,企业需要更加稳定、细分的金融支持。

浙江织彩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在闹告诉记者,小微企业普遍抗风险能力较差,经不起断贷、抽贷的“折腾”,因此稳定的金融产品和持续的融资供给很重要。“对于亲力亲为做产品开发的小微企业来说,如果今年贷而明年不贷,会给企业带来巨大的伤害。”

“希望政府可以给予小微企业长期的支持,”台州市道味餐饮企业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何杭临告诉新华网记者,也希望银行不仅要“锦上添花”,更要做到“雪中送碳”,实实在在解决小微企业的困难。

来源: 新华网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