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村镇银行曝出千万骗贷案 惊现百起借贷纠纷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最近5年,保得村镇村镇银行至少卷入不低于100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平均放贷金额达到200万元,总计纠纷金额不低于2亿元。

  金评媒JPM  ·  2019-04-11 17:20
一村镇银行曝出千万骗贷案 惊现百起借贷纠纷 - 金评媒
来源: 华夏时报   

当“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成为中国金融监管一句实打实口号的时候,广袤的农村金融市场,无疑是2019年最值得关注的金融细分领域。农民征信数据的缺失,金融意识薄弱,破解风控的唯一利刃,似乎除了重度风控和人海战术,别无他法。而这却引发了另外的弊病,和其他消费金融领域不同的是,这里并非中介和骗贷者的聚集地,却成为雨后春笋般村镇银行内外勾结骗贷的重灾区。

4月5日,江苏银保监局官网发布了一份行政处罚单,这份罚单显示,江苏丹阳保得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保得村镇银行”)因“未有效检查监督流动资金贷款使用情况、贷款资金被挪用归还贷款”,被镇江银保监分局罚款25万元。尽管这份不起眼的罚单并不引人注目,但是《华夏时报》记者从多方采访获悉,保得村镇这家江苏省内第二大村镇银行在贷款管理环节长期存在问题,而此次被罚,或牵涉一桩金额达千万的合谋骗贷案。

记者根据天眼查提供的信息了解到,自2014年以来,保得村镇银行共被收录330条法律诉讼,其中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就多达310条。这些纠纷中,保得银行基本上都是作为原告,诉被告逾期不还,初始放贷金额多以数百万元为主。

最近5年,保得村镇村镇银行至少卷入不低于100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平均放贷金额达到200万元,总计纠纷金额不低于2亿元。

罚单与骗贷

在业内人士看来,成立9年,竟然有超过一半的时间都在作为原告与各类被告之间打官司,处理贷款纠纷。保得村镇银行也算是村镇银行中的一支奇葩。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保得村镇银行创立于2010年5月5日,当年6月18日正式开业。设立了综合管理部、财会部、内审部、风险管理部、业务发展五个职能部门,下辖营业部、界牌支行、皇塘支行、访仙支行四个营业网点。在江苏省内,其规模则仅次于江苏靖江润丰村镇银行,排名第2,与此同时,这家村镇银行也是江苏银行下辖的全资村镇银行。

而江苏银保监局出示的25万罚单给出的理由是:未有效检查监督流动资金贷款使用情况、贷款资金被挪用归还贷款。

“这个性质其实很严重的,说明了保得村镇银行内控十分混乱。”4月8日,一位接近江苏银保监局的匿名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这张罚单还牵涉出与该行有关的另外一起金额高达千万的骗贷案。

“这起千万骗贷案的大致情况是这样的,镇江蒋某(实际借款人)的公司自2013年起开始不景气,无法从银行获取贷款。蒋遂和保得村镇银行相关人员串通,让蒋的好友于某公司提出贷款申请,蒋做担保,试图获得1000万元贷款。保得村镇银行了解到两家公司的偿债能力有问题,就让蒋追加一个担保人来转嫁风险。蒋找到魏某,希望魏某帮他的300万元贷款提供担保并签下空白担保合同,而且没有告诉魏某该笔贷款的真实情况,并串通银行人员用虚假材料做了相关手续。”4月9日,保得村镇银行一位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直到收到保得村镇银行的诉状,魏某才发现当初担保的是于某名下公司的贷款,金额变成1000万元。2015年8月27日,江苏公安机关决定对蒋、于等人合同诈骗案立案侦查,立案号为丹公(经)立字(2015)5763号。根据公安侦查的证据,在放贷过程中,保得银行下设某支行长受贿300万元,700万元给予蒋的公司;且魏某与于某素不相识。此外,根据天眼查收录的保得村镇银行的开庭公告,确有该行发起对蒋、于、魏等人及相关公司的上诉。

“有立案有诉讼,保得村镇银行的罚单吃的并不冤枉。真正可怕的在于,对于广大的农村金融市场,村镇银行的监管其实一直是比较尴尬的:一是由于村镇银行的地理位置都比较偏僻;其二是农村金融的参与者风险意识都比较薄弱,即使发生了各种违规违法事件,也都会利用种种人情关系、欺瞒手段给掩盖过去。在江苏是如此,这在全国也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对此,一位长三角地区金融监管部门的负责人受访时坦言。

保得村镇银行之样本

利用农村的落后和闭塞,乡村金融机构的员工用2000元换一张农民身份证,一个月从门店骗走20多万;分公司集体堕落,卷走上千万;20多家门店被坏账压垮……这样的事件在广袤的农村,都是屡见不鲜。而保得村镇银行的案例,只是揭开的冰山一角。

让外界大跌眼镜的是,保得村镇银行,在5年卷入过百起借贷纠纷。

天眼查信息显示,自2014年以来,保得村镇银行共被收录330条法律诉讼,其中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就多达310条。

就在此前,另一份关于该行涉嫌违法放贷的举报信,出现在人民网江苏视窗的党政领导留言板上。

《华夏时报》记者根据这份举报信了解到,2013年底,某电器公司向保得村镇银行续贷100万元,由于顾某只具有50万元的担保资格,此时,信贷员王某就把两个互相不认识的担保方合二为一,合并成一个100万元的贷款。当时双方都就此提出疑问,王某称各自承担各自相应的担保即可。

随后,该行信贷员王某为便于暗箱操作,相继要求担保人企业留置公章在银行,签空白合同等。而所有已签合同也只留存在银行,并没有给予顾某。此后,该公司仍需再次续贷,保得村镇银行在明知其已发生经营困境的情况下,仍继续编造假贷手续并多次要求顾某签字担保,被其拒绝。随后,银行将顾某等一并起诉到法院。顾某最终支付60万元,承担当初担保额度。

对于上述举报信披露的基本情况,4月10日,记者也查询到,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民事判决书(2015)丹商初字第388号、执行裁定书(2017)苏1181执1007号之六,予以了证实。

事实上,颇为蹊跷的是,作为江苏银行控股子行,保得村镇银行的财务报表只在2016年出现过一次,2017年就不出现在江苏银行的年报中,而2018年江苏银行的年报,要等到4月29号才公布。

根据江苏银行2016年的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末,保得村镇银行总资产11.22亿元,净资产为1.78亿元,贷款余额为11.08亿元。到了2017年底,江苏银行不再披露保得村镇银行的资产状况,而贷款余额罕见下降到了9.83亿元,同比降幅达到11.3%。

有银行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这是由于此前大量孳生的不良贷款,对保得银行的资产有所侵蚀,从而收紧贷款政策所致。

来源: 华夏时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金评媒独家,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