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营业务大起大落,麻烦缠身的拉卡拉能否如愿上市?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拉卡拉成长的三大烦恼。

  金评媒JPM 原创  ·  2019-03-25 22:26
主营业务大起大落,麻烦缠身的拉卡拉能否如愿上市? - 金评媒
作者: 金评媒JPM   

支付机构上市不容易,眼下只有汇付天下一家在香港圆梦。

作为国内较早从事支付业务的拉卡拉,上市之路更是一波三折。2016年借壳西藏旅游失败后,之后转道创业板IPO。2017年2月首次公开披露招股书后,同年9月又主动中止审查,直到今年2月才更新招股书。

3月12日,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在证监会网站披露了更新的招股书。招股书显示,2018年拉卡拉营业收入达到56.79亿元,净利润6.06亿元。相较于前两年,业绩增长迅速。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27.85亿元,净利润4.64亿元;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约25.60亿元,净利润3.26亿元。

但是,仔细对比分析两版招股书,拉卡拉似乎没有带来更多惊喜。在竞争日趋激烈的移动支付战场上,看似风光无限的拉卡拉,实则有诸多烦恼。

烦 恼 一     

生活支付习惯改变

遭遇两巨头夹击

随着移动支付时代的到来,人们的支付习惯和需求也发生了变化,“无现金社会”将是货币形态演变的必然趋势。

资料显示,卡拉卡成立于2005年,前身是由有道创投、孙陶然、雷军共同出资创立的乾坤时代。成立之初,拉卡拉就专注于便民支付服务,比如为广大用户提供信用卡还款、公用事业缴费、转账等。

为了解决用户排队难的问题,2006年11月,拉卡拉牵手中国银联,开始推广电子账单支付服务及银联标准卡便民服务网点;2011年底,拉卡拉的各种终端已经遍布全国200多个城市,50000多个便利支付点。

2011年,拉卡拉成为央行第一批颁发的27家《支付业务许可证》单位之一,获得全国性收单、网络支付、电视支付、预付费卡受理等业务许可。

2012年,拉卡拉推出手机读卡器,这是一款类似美国支付企业Square出过的磁条卡读卡器。那时候移动支付刚刚冒头,支付宝当年更多的是作为淘宝的支付工具存在。

2014年,二维码初入支付江湖。此时,扫码支付“万丈高楼平地起”,支付宝和财付通开始垄断市场上的个人支付业务,易观报告显示,两大巨头的市场份额占比之和已经超过了90%。

有人说,拉卡拉在移动支付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由于支付宝微信支付双重夹击,拉卡拉个人支付业务收入持续下降,2016年至2018年,个人支付收入分别为1.3亿元、0.9亿元以及1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16%、3.41%以及1.9%。

为了挽回颓势,2018年下半年,拉卡拉全国多家便民支付授权体验中心陆续开业。体验中心设有产品体验区、合作洽谈区等,用户可以在产品体验区体验拉卡拉智能POS、超级收款宝、收钱宝盒等收款设备,了解各个设备的具体使用方法。

烦 恼 二     

市场竞争加剧

渠道扩张压缩了毛利空间

在个人支付业务受到支付宝、微信吞食的情况下,拉卡拉很早就开始转型布局商户领域,收单业务也成为新的增长点。

2014年起,拉卡拉在继续扩大直营商户规模的同时,借助商户拓展服务机构的渠道,拓展大量小微商户,并且陆续推出mPOS、智能POS、超级收款宝等产品,解决小微企业经营收款问题。

招股书显示,目前,收单业务已经成为拉卡拉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2018年收单业务交易金额逾3.65万亿,占比已达89.29%。

拉卡拉收单业务客户范围广泛,主要客户为保险、银行、汽车、房产交易等机构,在餐饮、一般零售等各大行业均有覆盖。

截至2018年末,拉卡拉POS机具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业务覆盖全国超400个城市及1000多个县域地区。

研究报告显示,在第三方支付产业链中,虽然拉卡拉以较早深耕B端用户而占有一席之地,但是发力B端的还有易宝支付、银联商务、快钱等。一方面,其他竞争对手的跟进,商户获取POS机及使用成本持续降低;另一方面,市场上的支付种类越来越多样,商家对收款设备的要求也越来越精细化。因此,拉卡拉在POS机的领先优势正在逐步缩小。

据了解,收单业务的盈利模式是通过为商户提供收单服务来赚取服务费。收单服务费由收单机构与商户自主协商确定具体费率。

近两年,为了刺激商户规模的增长,拉卡拉提高了对拓展服务机构的分润标准。根据招股书,2016~2018年,拉卡拉平均收单净费率分别为0.12%、0.12%、0.14%。同时,2016-2018年,商户拓展服务占渠道代理收单业务收入比例逐步上升,分别为45%、56%、67%。由于依靠渠道扩张成为这两年主要营销方式,让拉卡拉的毛利空间逐步受到挤压。

WechatIMG17.jpeg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诚然,在支付领域,服务广大人民群众是最有前途的事情。但是,拉卡拉还有机会吗?就目前来看,借助线下和硬件的“护城河”,拿下更多的B端市场份额,打造企业金融生态的路线,还是最适合拉卡拉。

2018年,拉卡拉投资约2亿元入股包商银行,这一步能否在其支付业务上进一步发力,尚待观察。

烦 恼 三     

行业监管趋严

拉卡拉分支机构多次被罚

近年来,人民银行等监管机构为防范金融风险均加强了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监管。

2015年开始,监管层暂停了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发放。之后两年,多份红头文件的下发都在深度影响行业发展和走向,包括开展违规“聚合支付”服务清理整治,加强开户管理及可疑交易控制措施,出台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等等。

2017年8月,央行发布209号文,要求支付机构的网络支付业务在2018年6月30日起全部通过网联结算,宣告了直连清算模式的结束。

网联清算有限公司,是在央行整肃第三方支付行业的背景下组建的、由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持股的清算平台。

据公安部介绍,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转移赃款手法多种多样。诈骗分子或是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用受害人账户内资金在网购平台购物,再将购买的商品通过回收商城洗钱套现;或是将资金在第三方支付平台和银行账户间多次转移,最终在银行ATM机取现;或是通过网上银行转账,将赃款以购物名义转到第三方支付公司绑定的pos机套现。

拉卡拉曾经引以为豪的收款宝,自面世以来就被多家媒体指责“套现”。

2017年7月,杭州豆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豆贝”)利用拉卡拉POS机和拉卡拉“K12课外教育领域POS+业务唯一合作伙伴”授权书,向全国千万家教培机构推销、兜售收银支付系统,2018年10月,全国数千家教培机构学费惨遭冻结,无法提现,涉及金额高达千万之巨,受害商户刷入拉卡拉POS机的学费竟被杭州豆贝卷走,众受害者纷纷向拉卡拉公司电话咨询或投诉,令人失望的是,拉卡拉始终避重就轻,置身事外……

此外,拉卡拉多次收到人民银行支付罚单。

2018年2月,拉卡拉支付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未按规定建立有关制度办法或风险管理措施、存在危害支付服务市场的违规行为,合计处4万元罚款;

2018年9月4日,湖南分公司因对商户实名制落实不到位等情况被要求限期整改并处以1万元罚款;

2018年12月,黑龙江分公司、湖北分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规定被处以3万元罚款、5.2万元罚款;

2019年1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拉卡拉江苏分公司存在商户巡检不到位等情况,违反了银行卡收单业务的相关规定,对拉卡拉江苏分公司处以4万元罚款。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金评媒独家,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