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亿美元到手,小猪短租的好日子能分享多久?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在共享住宿领域,一头“长翅膀的猪”也很难轻松飞上天。

  金评媒 原创  ·  2018-10-11 19:20
3亿美元到手,小猪短租的好日子能分享多久? - 金评媒
来源: 金评媒记者 小丫   

10月10日,住宿共享平台小猪短租宣布完成新一轮近3亿美元融资。本轮融资由云锋基金、尚珹资本领投,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愉悦资本、晨兴资本、今日资本跟投。

跻身独角兽

作为分享经济的代表,小猪短租于2012年8月正式上线,为用户提供高性价比的短租房、日租房住宿服务。自2016年起,小猪短租开始加速发展,依托于短租业务,建立了包括管家服务、摄影、智能设备等产业在内的生态圈。

2017年11月,小猪短租宣布完成1.2亿美元E轮融资,估值超过10亿美元,正式步入“独角兽”阵营。

“小猪的发展路径,是一个很孤独、不被看好的一个模式,做了3年之后,才逐渐被大家接受。”

一位短租领域的资深人士老潘告诉金评媒(ID:JPMMedia)。

一直以来,共享住宿领域的创业公司就面临一个重大的商业模式上的选择:B2C还是C2C。

所谓C2C模式,是指共享住宿平台为房东与房客提供对接平台,验证双方信息,确保用户交易安全,房源则由房东运营及管理,共享住宿平台并不介入,只从中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该模式下房源类型多样并极具特色,但房源质量、服务品质或不能得到保障。

B2C模式是指共享住宿平台通过从个人房东、房地产开发商、房屋中介等批量获取房源,为其提供托管服务,对房源进行统一配置,同时负责房源的日常维护和经营管理,并通过平台将房源对外租赁,从中收取一定比例佣金。

小猪短租选择了前者。数据显示,个人房东是小猪短租平台交易额产生的主力,成交订单占比超过60%,同时,个人整租房源超过70%。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这样的模式会导致平台的身份略为尴尬。一方面,作为C2C交易的“桥梁”,房客和房东都期待平台承担管理责任;另一方面,在配套法律法规有待完善的情况下,平台能够监测把控的范围有限,缺少足够的制约。

“房源也是一个大问题,太分散。小猪的大部分业务集中在北上广这些一线城市,以及一些旅游城市。一些地方的房东在小猪的平台上挂几个月可能都无人问津,有一个逐渐渗透的过程吧。包括定价体系、推荐等等,还有很多值得完善的地方。”老潘告诉金评媒(ID:JPMMedia)。

行业格局:三级梯队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7年,中国共享住宿交易规模约145亿元,同比增长70.6%;参与者人数约7800万人,其中房客约7600万人;主要共享住宿平台的国内房源约300万套。

第三方研究报告显示,根据房源量、用户量、融资额、其他机构排名等综合情况来看,目前中国共享住宿行业已初步形成三级梯队市场格局。

第一梯队:途家、Airbnb、小猪,这三家企业在品牌影响力、用户数量、房源量、融资额等各方面遥遥领先其他企业,估值均超过10亿美元,为共享住宿行业内的“独角兽”企业。

第二梯队:木鸟短租、蚂蚁短租、榛果民宿、游天下等企业,这些企业在房源规模、用户数量、业务服务能力、品牌知名度具备一定优势。

第三梯队:主要由行业新进入者及大量长尾特色品牌企业组成,这类企业规模较小,但不断努力在市场上推动认知度,扩大行业市场规模。

“当初投资小猪短租,就是因为它很有可能成为‘中国的Airbnb’。”小猪短租的一位早期投资人曾向媒体直言,中国具有像美国租赁公司Airbnb一样的市场机会,他相信小猪短租可以激活市场上大量的闲置房屋。

作为世界共享经济的开山鼻祖之一,Airbnb成立于2008年。自成立以来,Airbnb就采用C2C的商业模式。通过该模式,Airbnb获得大量房源,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共享住宿企业,估值高达310亿美元。截止2018年8月,Airbnb已在全球191个国家、8.1万个城市拥有500万套房源,接待超3亿人次房客。

近年来,Airbnb开始将发展重心对准中国市场,推出了官方中文品牌名称“爱彼迎”,还希望至2020年,将把中国打造成为Airbnb全球第一大客源市场。

相比之下,国内土生土长的途家网在创立初期,则采取B2C为主的商业模式。2011年12月,途家网正式上线。考虑到当时中国四星级酒店市场空白以及国内社会信用体系不健全等具体国情,为保证房源和服务质量,途家网采取了以B2C为主的商业模式。即房东将闲置房源交由途家进行管理及运营,途家采用美国斯维登五星级酒店式管理提供入户管家服务,房源则通过途家网进行租赁销售。

随着国内信用体系的完善,途家网的商业模式也逐渐发生了变化。2015年8月,途家网正式进军C2C房源分享领域,转变为B2C+C2C混合型商业模式。

会不会重蹈“住百家”的覆辙?

作为行业老二,截至2018年10月,小猪短租平台上线房源超过50万套,覆盖全球超过650座城市,在超过20座城市设有办公室。

未来,随着出境游和入境游的快速发展,民宿平台必须具备为全球用户提供优质服务的能力。为此,小猪也正在加快与产业链伙伴的合作。

但也有创业者直言,不看好小猪短租这类C2C的平台模式。

“非标准住宿行业首先属于住宿行业,而中国住宿行业明显不缺平台型企业,但大家都想做平台,都想做轻资产。就像手机行业,再多一百个卖手机的平台也不能把中国手机做起来,我们需要的是踏踏实实做手机的企业。分享住宿也是,平台一大把,真正把房子做好的却不多。想要做好,还是要把资产做重。”

7月9日,“共享住宿第一股”深圳市住百家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住百家”)在新三板挂牌两年零三个月后,因未能及时披露年报,终被摘牌。同时,该公司已关停除海外住宿预订以外的所有业务,公司实控人也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财报显示,2013-2016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66万元、-223万元、-8958万元和-8660万元,均为亏损。

据悉,住百家曾经备受资本青睐。在创立后的第二年,这家公司就获得了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4年8月,又获得百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来自联想之星;2015年8月,又获得中信金石、AB Capital等近2亿元融资;2016年4月,住百家登陆新三板。

在老潘看来,共享住宿模式在中国有很多的可行性,但仍有很多东西需要探索。

例如,中国《物权法》第77条明确规定,居民的住宅不可以进行经营性活动,即使是住宿性质的经营行为,按照这个法律也是不可以的,这对于共享住宿行业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法律上的障碍。并且,共享住宿还需要面临工商、税务、消防、公安等一系列针对旅馆的管理规范,当前均无明确规定。

来源: 金评媒记者 小丫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