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与旧世界的对决:传统金融圈vs互联网独角兽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尤其是当技术爆炸之际,新贵们一夜暴富,老钱们或满心失落或充满鄙夷,而更多的群众,被遗忘在旧世界里。

  金评媒编辑  ·  2018-09-06 09:28
新经济与旧世界的对决:传统金融圈vs互联网独角兽 - 金评媒
来源: 金融圈女神经   

1912年4月10日,泰坦尼克号首航,开始了从旧世界奔向新大陆的旅程。四天后,与冰山相撞,最终沉没。 

这件事发生在瓦特改良蒸汽机的近150年后、西门子制成发电机的近50年后。可以说,这艘超级豪华巨轮,在当时是两次工业革命的精华的集大成者。 

电影中,在新世界美国发现金矿的暴发户莫莉,为英国旧式贵族所不齿。她粗俗又真诚,很同情不名一文的穷小子Jack。 

而Rose妈妈所代表的英国老贵族,内敛、高傲又冷酷无情,极为看重阶层。家道中落后,一力促成Rose携贵族头衔下嫁美国钢铁大王的儿子。 

新钱newmoney和老钱oldmoney之争,从未休止过。 

尤其是当技术爆炸之际,新贵们一夜暴富,老钱们或满心失落或充满鄙夷,而更多的群众,被遗忘在旧世界里。 

1912年如此。2018年在中国,同样的事情仍旧在发生。 

1、传统金融圈vs互联网独角兽 

我刚见过一个从传统金融领域转向互联网公司的朋友,他说:“金融圈和互联网圈的差异,金融圈在意的是股价、营收、利润,能不能赚钱,而互联网在意的是产品的创新性,以及如何圈到更多的用户,对赚不赚钱并不在意。” 

第二天,我和另外一个互联网公司高管吃饭,他洋洋洒洒的谈及炒美股互联网公司动辄30-40%的收益,“起码我都看得懂”。随后对A股嗤之以鼻,认为“不知道在瞎炒些什么,涨跌都莫名其妙”。 

朋友圈里的传统金融圈和新经济,已经分裂成两个泾渭分明的世界。 

基金高管的朋友愤愤不平的对我说:“摩拜单车什么玩意儿啊,这些互联网公司吃相难看,还不被监管,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目的明确,疯狂烧钱,最终都是为了上市。” 

曾经是新经济、风口、资本的心头宠的互联网巨头们,如今成为众矢之的。 

互联网大佬们并不明白,为什么网络舆论如此的反噬,对滴滴、自如们喊打喊杀,沸反盈天。 

以自如为例,一年前还是政策红利不断的“租售并举”,如今是胡乱加价、杀死青年、甲醛装修的黑心中介。当真是前一秒小甜甜,后一秒牛夫人。 

滴滴的困境类似。当年为了打垮快的,掀起天价补贴大战,未上市估值已达5000亿元。现在是付出代价的时候了,于是滴滴们疯狂的扩张规模、一心逐利,酿成大祸。 

几乎每周都有大互联网公司的大负面。 

这种现象,用刘鹤先生的《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和研究》来解释,最科学不过。 

两次危机的共同背景是都在重大的技术革命发生之后。 

重大的技术革命引起大繁荣,毫无疑问也会引起大萧条,这是历史周期率的重要表现。 

重大的技术革命总是使生产力得到极大程度的解放,这不但改变着生产函数和产生“毁灭”的创新效应,而且每次技术革命都对社会结构、地缘政治、国家力量对比产生深远而根本性的影响。 

如果生产关系调整滞后于技术创新后生产力的发展,上层建筑调整滞后于经济基础变化,潜在的危机风险必然加大。 

我的理解是,以移动互联浪潮为例,社会效率极大增进,BAT、独角兽催生并壮大,生产力已经跑在前面了,然而绝大部分群众并没有吃到技术革命的红利,反而要为其后果买单。 

以及,人们亲眼目睹成立仅八年的小米,雷军得一笔股票型奖金99亿元,还要自称“毫不知情”,仿佛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传统制造业老板殚精竭虑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 

简单来说,快钱都被互联网捞走了,阻挡不了人心的羡慕嫉妒恨。 

就像《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和研究》中写道的:在两次繁荣期间,经济的自由放任和企业家创新精神的发扬互为补充,推动着经济的高增长,但也与后来危机的发生存在某种逻辑关系。 

十分明显的是,发达国家已经出现了制造业的衰落,越来越多的劳动者已经无法适应产业结构的快速变化。 

2、理想与现实的鸿沟 

科技大佬们一路走来,面对科技媒体的呵护吹捧、一级市场投资人的无尽赞美,早已是“温室里的花朵”。 

如果细心观察,会发现整个一级市场是铁板一块。很多荒唐的项目,投资人依然摇旗呐喊,对四六不着调的创业者百般呵护。 

背后的原因极为简单,他们是利益共同体。投到早期项目的创投,犹如券商卖方,他们最大的诉求是估值翻几番,再找到下一轮的接盘侠。至于项目质地究竟如何,没有人会当面说出来。 

独角兽们直到IPO上市的那一刻,才发现二级市场残酷而且疾风厉雨,舆论如刀,刀刀毙命。 

这是因为二级市场才是真真正正的最后买单人。 

我曾经听某赴港IPO的大老板,无比愤懑的说:“说心里话,我对这个估值是极不满意的!” 

就像近日的很多独角兽一样,它的股票在路演中没有拿到好价钱,而且甫一上市就遭砸盘,股价几近腰斩。 

在一级市场的世界里,这家公司是业内龙头、市场广阔、增长迅猛。而在二级市场的眼中,它又是红海竞争、护城河低,最简单的逻辑是:“都无法实现盈利,我怎么知道你值多少钱?” 

毕竟,就连雷军这样的扛把子,江湖上一度有人放话“2000亿美金估值”,最终小米还是非常实际的以500亿美金估值出道。韭菜们给不了更多,也只能接受现实。 

独角兽们,欢迎来到真实的世界。 

3、价值观割裂 

互联网野蛮生长,众人暗地里的不满累积已久。 

传统金融高管对我说:“最保守的持牌金融从业人员,例如大型保险公司做资产负债管理和资产配置的,看到野蛮互联网干的这些事,如何不惊呆?如果互联网出一点错,就停业务,巨额罚款,他们也很老实。” 

某位相识多年的A股金融前辈,只因为我心向独角兽,尤其是认可小米的估值,就把我剔出了他的微信群。 

A股段子手小波说:程序员捂着自己的耳朵,表示我听不见铃响,就把铃给拿下来了。 

A股韭菜更是对独角兽尽情喊打喊杀,独角兽们的估值过于疯狂,而且夺走了原本属于A股的资金,把大盘拖进无尽的深渊。 

而从另外一个意义上说,金融和互联网又是合谋者。 

滴滴融资,后期相当大一部分是通过各类资管和理财计划销售给了高净值散户。没有谁是无辜的。 

没有资本,哪来的烧钱。 

更何况,年初的大资管新规,令金融圈整体走向了去杠杆、严监管,日子不好过,用“哭爹喊娘”来形容也不为过。而创投圈呢?刚刚,创投LP纳税调整,从20%提升到35%。 

可以说,金融和互联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4、拥抱又何妨 

其实,敏锐的二级市场投资者早已密切关注新经济浪潮。今日炒豆粕的大佬,隔日可能会去调研二次元哔哩哔哩。 

在泰坦尼克号里,Rose的房间里收藏了毕加索、莫奈、德加等印象派和立体主义的诸多名画,被视为Rose离经叛道的象征。 

在那个年代,印象派是新锐,充满了争议,还被未婚夫Cal唾弃,却与代表了新世界自由价值观的Rose相得益彰。 

有如小马过河,拥抱一下新经济,没什么不好的。 

估值或有争议,但互联网公司从营收到利润都有30-50%的增速,在传统行业鲜见。以时间换空间,即便被高估,也会慢慢被消化掉。 

@莫名其妙2017曾经说过:“我这些年在二级市场,学了很多阅后即焚的主题和技术,保质期大概半年到大半年。为什么学这些,因为我要赚快钱啊,这是我的路径啊。” 

“想到这里,我已经觉得很可怕了。于是抽回来,好好研究下公司吧,尤其是不局限于A股的好公司。但赫然发现,好的公司研究,类似36氪这种地方比国内券商似乎做的更好。原因只有可能是一个,那就是好公司都没来A股,A股多是平庸公司。” 

在过去一轮的移动互联浪潮中,很多思维传统的投资者落伍了。后来,人们开始反思,说应该学会用私募股权基金PE的眼光,来审视二级市场的股票。 

颇有些道理。一级市场更关注产业的兴衰和迁徙,看人看趋势看长期。 

如今,反过来也是成立的。

来源: 金融圈女神经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