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兴朱一栋被告上法庭 180亿资金窟窿难填补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实际上,意隆财富只是阜兴系资金棋局中的一个棋子,阜兴系的资金运作主要通过意隆财富、西尚投资、郁泰投资和易财行四个平台展开。

  莉莉财经  ·  2018-09-05 09:06
阜兴朱一栋被告上法庭 180亿资金窟窿难填补 - 金评媒
来源: 财联社 作者:王海春   

广发银行已将上海阜兴实业及阜兴系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告上了法庭。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9月3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该院已受理原告广发银行与被告上海御本企业、上海阜兴实业、朱一栋及大业信托等信托纠纷案。

广发银行的主要诉讼请求为,请求判令被告共同承担差额补足义务,补足金额约1.57亿元。

在广发银行通过法院讨要损失的同时,中小投资者也在为资金兑付而奔走。财联社记者获悉,出逃的朱一栋8月30日被押解回国后,阜兴系投资者代表次日与上海证监局工作人员进行了沟通。

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上海证监局将就阜兴系私募基金管理人涉嫌违规违法行为正式立案调查,拟将相关证据与线索移交给上海公安部门,同时证监局将视公司违规情况作出相应处理。

证监部门拟从三方面推进兑付

广州市中院发布的上述公告披露,阜兴实业通过大业信托募集的一个项目终止后,原告在这一信托计划项下获取的现金收益,不足以覆盖原告全部信托利益。据了解,这笔融资本金5亿元,年化收益率5.6%。

广发银行在诉讼中,请求广州市中院判令被告共同承担差额补足义务,并以现金方式支付给广发银行。此外,广发银行还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自今年8月2日起至完全履行差额补足义务之日止,以未履行部分金额为基数,向原告按照5.6%的年化收益率支付信托受益。

分析人士认为,朱一栋被解押回国后,对了解阜兴系内部体系运作以及解决资金兑付问题,将起到一定推动作用。但由于所涉资金面广、结构复杂,180亿资金窟窿很难填补。

财联社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上海证监局工作人员在与阜兴系投资者代表沟通过程中,主要表达了以下信息:

首先,政府成立了以证监部门牵头,跨部门、跨省市的协调机制。此外,证监部门将就阜兴系私募基金管理人涉嫌违规违法行为正式立案调查,拟将相关证据与线索移交给上海公安部门,同时证监局将视公司违规情况做出相应处理。

就兑付赔偿问题,相关部门将先从三个方面展开:理清违法违规行为、理清资产状况、理清责任主体。接下来的兑付赔偿将在此基础上依法推进兑付处置,警方经济侦查部门将展开侦办,会计所同时进行审计清查资产的工作。

证监局工作人员在与阜兴系投资者代表沟通时还表示,将通过协调工作机制,会同上海、江苏、浙江相关政府部门共同做好阜兴系资产的调查与处置,同时证监部门将积极配合警方做好案件侦查工作。

据了解,在阜兴系的体系中,意隆财富是投资者接触较多的平台,然而意隆财富早已人去楼空。该公司官网显示,意隆的投资方为上海阜兴实业集团,至2017年阜兴实业集团资产管理总额超过350亿元,贸易总额突破300亿元。

9月4日,财联社记者在意隆财富曾经的办公地点上海东亚银行大厦701-708室看到,办公桌椅均被搬空,连七楼意隆财富的办公铭牌也被摘除,原先701室的数字号码在反复擦拭后,留下一大片空白。在留存的楼层办公铭牌上,仍隐约可见“意隆财富”的字样。

东亚银行大厦七楼另一家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意隆财富几乎是一夜之间消失的。“两个月前忽然搬空的。之前有不少人来他们办公室买金融产品,我们当时还很奇怪怎么搬得这么快。如此迅速完成了搬家,却并不杂乱而显得很有章法,可以看出这家公司撤离前做出了较为细致周密的安排。”

阜兴系四大平台各有角色分工

实际上,意隆财富只是阜兴系资金棋局中的一个棋子,阜兴系的资金运作主要通过意隆财富、西尚投资、郁泰投资和易财行四个平台展开。

一位阜兴系投资者向财联社表示,这四个平台各自具备不同的功能。意隆财富更多扮演的是产品销售、发行渠道的角色,负责联系客户、销售产品。而郁泰、西尚的功能更加核心一些,承担设计产品结构、发行基金、运行项目及风险控制等功能。而外界目前对易财行的了解相对有限,并不清楚其在阜兴系中的作用。

“阜兴系的资产庞杂、结构过于复杂,我们开始的时候根本摸不到边际。出现产品爆仓事件后,不同投资人在交流调查过程才逐渐发现,几个平台有着不太一样的功能。”上述投资者说。

意隆财富一位工作人员则告诉财联社记者,意隆、郁泰、西尚三个平台,三个基金管理人其实是一套班子,郁泰、西尚均为私募基金管理人,但管理角色以郁泰为主。

在产品设计、基金发行起重要作用的上海郁泰投资的官网显示,公司属于上海阜兴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事私募基金投资业务的企业,已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为私募基金管理人(P1005953),是第一批与银行、券商、信托、保险四大金融支柱相关机构保持长期深度战略合作的中国资产管理100强公司。

在意隆财富购买过产品的另一位投资者向记者表示,在投资之前也对这些平台公司有一些了解。“就是因为他们是有资质和牌照的,所以我们才会相信。不过签署投资协议的时候,签约主体并不一样,销售人员说都是阜兴集团旗下的公司,我们也没有深度追问。”

“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前期在立项、产品设计等环节看上去都没什么大问题,可是在后期的资金运营管理上却出现了漏洞。那些募集的资金都流向了哪里,现在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上述投资者说。

上述意隆财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前一直以为公司有着良好的风控体系,因此在联系客户进行产品销售的时候,销售人员都信心满满。“后面被查出这些产品有这么大的问题,我们也很震惊。”

来源: 财联社 作者:王海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