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银协与中基协会商 私募基金托管行有望不再跑路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近日,中银协和中基协的相关部门负责人终于坐在一起,进行了充分沟通交流。双方法律部门取得高度共识,一致表示将就阜兴事件的后续处理加强沟通,在回归事实和法律的基础上,统一认识,消除分歧,督促托管银行依法承担责任,携手做好后续工作。

  金评媒编辑  ·  2018-08-21 09:19
中银协与中基协会商 私募基金托管行有望不再跑路 - 金评媒
来源: 蓝鲸基金   

阜兴旗下私募产品爆雷后,关于私募基金相关托管行是否应承担合同中约定的责任,中国银行业协会和中国基金业协会曾发生激烈争议,并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蓝鲸基金获悉,近日,中银协和中基协的相关部门负责人终于坐在一起,进行了充分沟通交流。双方法律部门取得高度共识,一致表示将就阜兴事件的后续处理加强沟通,在回归事实和法律的基础上,统一认识,消除分歧,督促托管银行依法承担责任,携手做好后续工作。

也就是说,在私募基金管理人出现像阜兴集团失联或跑路的情况下,私募基金托管行将按照合同要求,承担起相关责任,而不再出现一味推卸,相当于跟着“跑路”的现象。

300亿私募跑路引爆巨雷

阜兴官网宣传称,阜兴集团是一家集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稀有金属、健康医疗、贸易和文化传媒等产业于一体的大型民营集团,2017年集团资产管理总额超过350亿元,贸易总额突破300亿元。

2018年6月26日,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阜兴集团”)公告称,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失联。

朱一栋的失联似乎早有预兆,其在2018年1月份被央视爆出涉嫌操纵大连电瓷股价,朱一栋就是大连电瓷大股东朱冠成的儿子。2016年5月,朱一栋授权宋某某和郑某某以配资形式购买“大连电瓷”股票。同年6月,郑某某把对外号称“华北第一操盘手”的李卫卫介绍给了朱一栋,进行操盘。在约定好如何分成后,资金在7月份到账交易大连电瓷。他们利用资金优势和对大连电瓷信息披露的控制权,伺机释放利好,最终帮助自己获利。

核心人物朱一栋失联后,阜兴旗下私募子公司陷入瘫痪,多只到期基金产品无法兑付。“阜兴系”基金公司共发行上百只私募基金产品,这些私募产品均的起购金额均为100万以上,投资者也多为中产阶级。意隆财富、西尚投资、郁泰投资、易财行财富旗下共有110多只私募基金产品,涉及的托管行包括平安银行、光大银行、上海银行、国信证券、招商银行、恒丰银行、浦发银行、浙商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

托管行责任争议令人揪心

上百只私募产品的资金去向问题等,令大量客户心急如焚。阜兴系爆雷后,在实际控制人失联的情况下,亟须这些私募基金的托管行能够按照基金合同约定,承担起召集持有人大会等合同约定的托管行职责,以稳定投资者情绪,并维护金融市场稳定。

令人遗憾的是,在事件爆发后,一些托管行却一味推卸责任,令矛盾有趋于升级的危险。

为了化解危机,并维护稳定,7月13日,中基协发布《关于上海意隆等4家私募基金管理人风险事件的公告》指出,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4家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实际控制人失联以来,相关私募基金管理人经营中断,严重扰乱了私募基金行业秩序,给投资者合法权益造成重大影响。公告中要求平安银行、恒丰银行、上海银行、光大银行、浦发银行、浙商银行、招商银行等按照《基金法》和基金合同的约定,切实履行托管人职责,建立应急工作机制,统一登记相关私募基金投资者情况,做好投资者接待工作。

令市场愕然的是,7月23日晚,中银协首席法律顾问卜祥瑞、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分别发表署名文章,阐述他们对银行托管私募基金权责的认识,认为托管银行并不具备“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会议”、“统一登记私募基金投资者情况”、“保全基金财产”等职责。

少数银行的问题触目惊心

中银协的署名文章令投资者更加焦虑,并引起了市场认识的混乱。

事实上,《基金法》第八十九条规定,除基金合同另有约定外,非公开募集基金应当由基金托管人托管。根据该条款,非公开募集基金作为信托型基金,基金投资者与基金托管人、基金管理人签订基金合同,基金托管人和基金管理人是共同受托人。其中,基金管理人注重基金资产的管理和投资活动,基金托管人着眼于基金资产的安全性。

据了解,在中基协备案的 114 只基金合同中,除 4 只合伙型私募基金外,其余 110 只契约型私募基金的订立依据都是《证券投资基金法》。关于持有人大会条款,64 只基金合同有相关约定,其中 25 只基金合同中约定了持有人大会可由基金托管人召开,7 只规定“基金管理人未按规定召集或不能召集时,由基金托管人召集”,18 只规定“基金托管人认为有必有必要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而向基金管理人提出书面异议,基金管理人不召集的,基金托管人有权自行召集”。

阜兴集团、相关托管行与投资者签约时,承诺依据《基金法》,但在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失联后,一些托管行却不愿承担合同约定的责任,当时就被一些有识之士斥之为另一种形式的“跑路”行为。

据有关方面调查,部分托管行的责任其实相当严重。一些托管行不掌握真实的投资者情况,在基金合同明确约定“本合同一式叁份,当事人各执壹份。每份合同均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的情况下,竟然将加盖银行公章的基金合同交管理人与投资者签署,而且基本未回收留存。

更令人感到惊讶的是,招商银行从托管户向意隆和郁泰的个人股东赵梁,以及其他阜兴集团的员工的个人账户打款。上海银行托管账户中有巨额资金汇往上海宁曦有限合伙企业的账户。事发后,上海银行才核查发现,该有限合伙企业为空壳企业。

除托管业务存在的失职、失责问题外,向下追查资金流向发现,企业户提现规定和反洗钱规定在部分银行形同虚设。

此外,有关方面还排查出相关托管行与阜兴系同时开展其他业务的问题。浦发银行以资管计划优先级方式为阜兴系配资买入华闻传媒,损失惨重。平安银行与阜兴系存在保证金贷款,事发后提前结束贷款。恒丰银行为协助阜兴系清理民生加银的资金池,贷款敞口巨大。光大银行也排查出有华闻传媒的股票质押业务。

来源: 蓝鲸基金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