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巨头抢滩区块链,能打破创新者窘境吗?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BAT、京东、网易等各大互联网公司都已在区块链中布局。它们集中于2015年底-2016年入局,彼时区块链正处于“技术膨胀期”。

  晴天  ·  2018-08-15 09:39
互联网巨头抢滩区块链,能打破创新者窘境吗? - 金评媒
来源: 《财经》杂志   

2018年是区块链应用的落地之年。此前社会笼罩在对区块链的热捧之中,区块链的技术成熟度曲线已经临近膨胀最高点。这意味着区块链技术来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要么出现大规模普及的商业应用,进入成熟发展阶段;要么跌入泡沫破灭期,行业应用无法落地,技术热度迅速消退无人问津。

BAT、京东、网易等各大互联网公司都已在区块链中布局。它们集中于2015年底-2016年入局,彼时区块链正处于“技术膨胀期”。

经过2年-3年的技术研发积累,大公司们的区块链应用产品陆续结出成果,成为推动区块链从2.0时代进入3.0时代的重要力量。

但区块链3.0时代将线上区块链与物理世界锚定,更大的挑战随之而来。区块链能处理的只是上链之后问题,而线下共识的达成、利益主体间的博弈并非应用区块链技术就能解决。

“懂区块链技术,懂得使用区块链,能够用好区块链是三个完全不一样的阶段。”京东Y事业部区块链应用创新负责人张作义对《财经》记者表示。

互联网大公司在区块链时代还受困于“创新者的窘境”。身为互联网垄断模式的既得利益者,大公司只能利用区块链技术改革现有业务体系下的问题,因此它们往往选择为客户提供区块链技术服务的2b模式,在2c模式上更加谨慎小心。

但区块链的另一重颠覆作用,恰恰在于打破现有的互联网垄断模式,重建区块链理念下的利益共识生态圈。

将区块链视为改革,而非革命——这一观念很可能阻碍大公司们成为区块链时代最终的胜利者。

开启新时代,还是跌入泡沫?

区块链2.0仍局限于数字虚拟商品,区块链3.0则将进入产业区块链时代

任何新技术的诞生和应用,都遵循一套从萌芽、膨胀到泡沫破灭、成熟发展的曲线变化。全球信息技术研究Gartner公司公布的“2017年全球新兴技术成熟度曲线”显示,区块链技术正处于接近期望膨胀期的顶峰。

blob.png

2018年,是区块链技术落地商业应用的关键阶段。是开启新时代,还是跌入泡沫期,这一时期至关重要。

包括BAT、京东、网易在内的各大科技巨头们,已在区块链中布局数年。阿里巴巴组建了区块链技术委员会,如今区块链应用覆盖蚂蚁金服(金融科技)、天猫(电商)、菜鸟(物流)等多个业务领域,区块链申请技术专利总数2017年排名全球第一。腾讯推出TrustSQL区块链解决方案平台,已和政府、银行等合作方在供应链金融、票税、医疗、游戏等多领域试水区块链应用。百度推出区块链BaaS开放平台和“超级链”,以核心董事会成员身份加入Hyperledger超级账本计划。京东则将区块链应用于物流和商品溯源,推出区块链开放平台向第三方开放技术。网易也推出了“网易星球”区块链数据产品。

互联网巨头公司入局区块链的时间大多集中于2015年底-2016年初。这一时间点正好处于区块链技术的“技术膨胀期”。

“蚂蚁金服从2015年开始布局区块链,觉得区块链未来是社会的基础技术。我们当时的目标是弄懂底层技术,进一步搭建底层平台系统。”蚂蚁金服区块链团队负责人张辉告诉《财经》记者。

蚂蚁金服的第一个区块链应用诞生于工程师自下而上的项目尝试。2016年蚂蚁金服内部黑客马拉松挑战赛中,一个区块链兴趣小组用48小时实现了区块链公益善款追踪应用的POC(概念验证)。这个概念项目很快拓展为蚂蚁金服的第一个区块链落地应用尝试——“听障儿童重获新声”公益善款追踪项目。蚂蚁金服与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合作,用区块链技术实现对每一笔善款的全程信息追踪,该项目也成为当时平台上流量最高的公益项目,最终为10名听障儿童筹到了19.8万元,将近5万人参加捐款。

2016年底之前,蚂蚁金服的区块链尝试仅以项目为核心,并未体现到组织架构中。2016年底区块链架构方由虚转实,蚂蚁金服区块链团队正式成立。

2017年2月,日本电气(NEC)前副总裁蒋国飞加入蚂蚁金服,担任蚂蚁金服副总裁并成立技术实验室。区块链团队也随之纳入到专注前沿技术研究的“蚂蚁金服技术实验室”的体系中。

京东从2016年成立区块链实验室。京东Y事业部区块链应用创新负责人张作义是当时区块链团队的几名创始员工之一。2016年中他和几个研发人员找来四台计算机,尝试搭建第一条自己的区块链网络。很快区块链网络就跑出来了,每5分钟生成一个哈希值。张作义和同事们先是异常兴奋,然后面面相觑:“联盟链是做出来了,但是能干嘛呢?像区块链游戏一样弄个小猫小狗吗,能有什么实际的价值?”随后他们发现了真正的挑战所在——在联盟链上放10条数据生成特征值非常容易,但如果是10亿条呢?

京东将区块链应用于商品溯源领域,需要处理数量巨大的订单数据。在区块链应用早期,宝洁公司跟京东合作用区块链做洗发水的防伪溯源。宝洁公司对接了4000万瓶洗发水数据,张作义和团队用了整整26天才将所有数据都写入底层中。

“0-10亿条不是线性发展,是指数型加速。区块链底层系统的完善升级,大量苦活累活真的绕不开,我们能实现也是一年多时间一步步打造出来的。”张作义告诉《财经》记者。

互联网大公司从区块链2.0时代开始入局。随着2年-3年的技术积累,它们的区块链应用研究在2018年结出果实,推动了区块链3.0时代开启。

区块链1.0时代由第一代加密货币“比特币”诞生开启。从2009年到2016年,区块链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开始逐步得到关注,进入技术萌芽期。

紧接着从2016年到2017年是以太坊“智能合约”为代表的区块链2.0时代,区块链技术在全球大热,进入期望膨胀期。但这一阶段区块链应用除了比特币和ICO发币得到较大规模普及之外,尚未出现其他真正被大众接受的应用。

2018年被认为是进入区块链3.0时代的关键之年——区块链应用进入大爆发时期。社会各个行业领域都将寻找到自身与区块链结合的连接点,区块链应用迅速在众多行业中落地。金融、游戏、数字内容等行业是目前业界公认发展较快的区块链应用领域。随着区块链应用趋势的快速推进,物流、房产、电商等更“重”的领域也开始纷纷与区块链结合。

目前支付宝爱心捐赠平台全面引入区块链技术,所有捐赠数据上链。截至2018年1月,支付宝被区块链技术记录的捐赠信息涵盖2100万用户捐款3.67亿元,捐赠人次达到2.2亿。蚂蚁金服的区块链团队人员也拓展到了数百名。京东利用区块链溯源技术全面记录商品的原材料、生产制造方、物流、消费者等多主体全链路信息。截止到2018年6月,京东的区块链溯源介入数百名品牌商,覆盖12000多款商品SKU,12亿多单链信息。

“区块链2.0增加了智能合约,仍然局限于数字虚拟商品的创设和转移,难以支撑相对复杂的产业场景的应用。区块链3.0则将进入产业区块链时代。”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于佳宁告诉《财经》记者。

从数字世界到物理世界的挑战

区块链能解决的只是上链后的问题,但线下共识的达成并非技术就能解决

如今各行各业都在试图与区块链应用相结合。众多行业应用让人眼花缭乱,是否有潜在规律可以判断区块链应用在哪个行业将率先成熟?事实上,区块链应用的发展遵循着一条从“数字资产到物理世界”的线索。

区块链应用最早开始成熟的领域为金融、游戏和内容。这几大领域拥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纯线上资产或数据,且能构成一个完整的生态圈。

区块链的出现解决了信任危机。人类社会中多方参与合作的领域(如汇款结算、供应链金融等),信任危机是合作最大的成本来源。为了达成合作,往往需要第三方中介提供信用背书,成本高昂,每增加一个合作方,信任成本也将直线上升。区块链作为不可篡改的分布式账本,用技术完成了信用背书,不再需要第三方中介。选择2B模式的大公司使用区块链技术,为多个合体主体搭建联盟链。其最大的技术革新作用是能够快速实现多个主体之间的联动,并通过代码自动执行合约。

跨境汇款是多方合作的典型应用场景。以往跨境汇款的流程复杂,耗时漫长。以香港汇款到菲律宾为例,用户从香港汇出款项后,需要经过6个以上中介环节:汇出机构、香港某银行、多个中间行、菲律宾某银行、收款机构。这一过程耗时往往需要数天。区块链跨境汇款则免除了中间复杂的中介环节,跨境汇款的到账时间缩短到仅需几秒。

蚂蚁金服在2018年6月底联合渣打银行推出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跨境汇款服务,AlipayHK与Gcash合作成为全球首个在跨境汇款全链路使用区块链的电子钱包,渣打银行负责日终的资金清算以及外汇兑换。区块链跨境汇款能7×24小时随时手机完成,不用像传统跨境汇款在晚上7点后操作则需等到第二天。

传统发票流转体系复杂,涉及开票、流转、保税、报销四个环节。腾讯在2018年5月底跟深圳市国家税务局合作成立“智税”创新实验室,研发了区块链电子发票解决方案。腾讯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了发票全流程完整追溯。区块链连接每一个发票干系人,且具有不可篡改的特性,可以追溯发票的来源、真伪和报销等信息,解决发票流转过程中一票多报、虚报虚抵、真假难验等难题。此外还降低了成本、简化了发票报销流程。“此外在税务的风险评估、税务信用、税务登记、证明办理上都有潜在的可深挖的场景,这是后续我们会和深圳国税局一起探索的方向。”腾讯区块链业务总经理蔡弋戈告诉《财经》记者。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应用范围开始从纯线上资产向线下的物理世界拓展——此即人们憧憬的区块链3.0时代。但问题也随之而来。

“区块链应用最大的挑战来自两块。一个是技术本身,怎么实现高性能、高可靠性的联盟链系统,能部署于城市、全国乃至全球。另一个是线下怎么达成共识,让更多参与方加入。这种线下的共识激励机制设计也是很大的挑战。”蚂蚁金服区块链团队负责人张辉对《财经》记者指出。

企业级区块链应用处理数据量级惊人,这对平台方的技术实力支撑挑战颇大。大公司们使用分层架构来解决这一问题。它们搭建的区块链基础设施平台往往分为三层架构——“底层+平台层+应用层”。

张辉告诉《财经》记者,蚂蚁金服主要承接了第一层区块链技术底层开发,通过自主产权的核心技术把控,定义区块链技术的底层标准。往上第二层为区块链BAAS平台层,由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的天猫以及菜鸟共同建设。平台层属于区块链服务系统,能让各种企业在上面快速开发和部署区块链业务。第三层为应用层,结合商家、物流、海关、用户开发具体的区块链应用。

腾讯同样构建了类似的三层区块链业务架构。最底层为TrustSQL区块链底层技术平台,为整个区块链业务打牢技术“地基”。第二层为平台产品服务层,面向数字资产、鉴证服务、共享账本、分享经济等业务领域开放。最上层为应用服务层,面向银行、保险、证券等提供包括数字票据、机构清结算、知识产权保护等在内的具体区块链应用和行业解决方案。

当区块链应用从线上数据资产拓展到线下物理世界,问题也变得更加复杂起来。区块链能实现的只是线上数据的不可篡改和分布式存储,但一旦和物理世界交接——利益主体间要不要上链的博弈,上链的数据是否真实可靠,这些麻烦并非应用区块链技术就能解决。

以区块链溯源为例。在区块链技术普及之前,商品溯源行业也一直存在,但几大电商平台间的冲突让商品溯源的普及进展缓慢。阿里巴巴曾经做过一套防伪溯源的“满天星”系统,最终由于平台间的矛盾推行困难,只能不了了之。

“电商在区块链之前不是没有尝试过防伪溯源,但是发现有局限性。我的商品不只是在天猫上卖,在京东、1号店都在卖。如果只能在你上面扫码,其他平台一定不同意。最后没办法,我这批货给天猫就只贴这一批。变成商家为了争取营销位置,动力不强。” 在商品溯源领域创业多年的TAC溯源链创始人王鹏飞告诉《财经》记者。

即使区块链技术应用后,平台间的冲突依然存在。因此如何解决区块链线下的多主体合作问题,搭建起各方平等参与的联盟链体系,仍然是包括溯源、供应链等行业领域的区块链应用挑战。

“区块链技术一个重要作用是帮助建立相对平等协作关系,多个环节的关系如何协调,这里其实还是线下需要沟通的。”腾讯区块链业务总经理蔡弋戈说。蚂蚁金服区块链团队负责人张辉亦认为:“最好的解决方式还是线下共识。通过线下激励机制的设计把多方拉在一起。各方的角色和利益写清楚,包括链上链外的责任、得到的收益。”

谨慎的2C模式,与创新者的窘境

基于区块链理念并直面用户的项目,往往将颠覆现有互联网商业模式

2B还是2C是每家公司入局区块链时首要面临的商业模式选择。目前大多数科技巨头公司在针对区块链应用创新时,往往呈现出小心谨慎的姿态。它们的选择倾向以2B为主,为企业客户提供区块链技术。但也有一些大公司在进行2C模式的尝试,将区块链应用产品直接面向用户。

网易在2018年2月初上线了区块链产品“网易星球”。这是一款表面上看起来像养成游戏的产品。用户在自己的“星球”中每天完成不同任务,即可收获原力值。原力值越多,黑钻生长越快。用户收获黑钻后,可用来兑换相应的权益,例如拍卖黑猪肉、扫地机器人等实体产品,或者参与抽奖活动。

“网易星球”内测上线后,在各大社群中引发了一轮病毒式传播,第一个月就突破百万DAU(日活跃用户数)。这种效果连创始团队自身也没有想到。“当时只是公司内部群里扔了几个邀请码,邀请同事去转发。还设置了5次的上限,想控制一下人数。结果一开始几千上万的增长,然后是指数型增长,最后传导太快被传播平台封禁了。但用户绕过传播平台还是会进来。”网易星球负责人顾费勇告诉《财经》记者。

网易星球的产品和技术团队在上线前曾发生过意见分歧。产品团队对内测效果预期谨慎,但技术团队普遍偏乐观。顾费勇和团队最终确定的思路是,先上线MVP(最小可行产品)测试用户反馈。如果上线没什么波澜,团队就转方向。如果效果好就继续做大。意外的内测结果给团队增添了不小信心。“区块链的魔力还是很大的。”顾费勇说。

网易星球的实质并非区块链游戏,而是区块链数据生态价值平台。目前的互联网生态中,数据被互联网大公司所垄断。数据名义上属于用户,但是用户没有办法使用,实际只属于互联网公司。顾费勇曾经参与过大数据时代,对这种模式的弊端有直接感受:“我负责过几个大数据团队,但当时做不下去,因为各家公司不把数据拿出来分享。”

区块链让互联网公司的数据垄断出现了裂缝。区块链时代,数据属于用户自己。在一个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数据生态中,用户的数据可以归集,随时导出来到任一区块链上。同时用户能自由使用自己的数据,并从自己的数据中获利。

网易星球正在尝试让更多的企业加入进来,业务和数据上链。数据所有权归个人用户,企业向用户购买数据,并提供各种服务让用户消费,共同打造区块链数据生态圈。内容模式和电商模式是他们最近尝试的两个方向,但仍未完全跑通。

像网易星球这种完全基于区块链理念设计的2C模式产品,在互联网大公司中属于少数派。大公司往往将区块链视为改进现有业务的一种手段。它们试图将区块链技术嵌入原本存在的业务体系中,仅用来解决现有体系中某个或某些问题。

腾讯在2018年4月宣布将上线游戏《一起来捉妖》。尽管宣传是“区块链游戏”,但这款游戏的玩法主要是通过AR技术,用手机摄像头捕捉出现在用户环境中的AR妖怪。区块链只用来作为游戏中的虚拟资产管理,保护用户虚拟数字资产,解决传统游戏里虚拟道具超发的问题。

一些大公司采取的是2B2C的模式,首先以区块链技术服务企业和组织,再以企业服务面对消费者。蚂蚁金服和雄安政府合作,在2018年2月于雄安上线试运行了首例区块链应用租房平台,以解决虚假房源和租赁市场混乱的问题。该平台由三大子平台构成,包括租房租赁管理平台、诚信积分系统、区块链统一平台。通过区块链技术,挂牌房源信息、房东房客的身份信息、房屋租赁合同信息将同步上链,多方验证,无法篡改。

“我们可以用区块链类比互联网。互联网的基础设施由大企业来承担,基础设施之上web、移动互联网创新是无穷无尽的。就区块链来说,我们作为大科技公司定位在基础设施,上面让各种创业公司做创新。”蚂蚁金服区块链团队负责人张辉说。

哈佛商学院教授Clayton Christensen在《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指出:“成熟企业无法应对颠覆式技术创新,不是因为新技术太复杂,而是因为他们将更多资源用于维护和争夺当前实现盈利的大量主流业务。”

区块链的诞生和飞速发展,让互联网大公司们不得不直面这一困境。“BAT有大规模的应用场景,弱点是传统互联网垄断是最大的得益者。区块链是要革命的,它们决策时会有顾虑。创业公司的弱点是需要寻找应用场景和用户,但它们没有历史包袱。”浙江大学区块链研究中心蔡亮教授对《财经》记者指出。

区块链到底是改革,还是革命?这是大公司和创业公司在面对区块链时最大的分歧,这同时将决定它们未来的命运。

来源: 《财经》杂志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