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ATM的“七月寒冬”:是谁在拉低现金交易的存在感?

首页 > 国际 >正文

【摘要】整个西方世界的银行都在关闭提款机和分行,试图让用户选择他们的数字支付和数字银行基础设施。

  莉莉财经  ·  2018-07-26 09:46
英国ATM的“七月寒冬”:是谁在拉低现金交易的存在感? - 金评媒
来源: 雷锋网    

《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指出,2017年中国的银行卡交易总量增速放缓,银行卡渗透率持续上升。一方面存取现业务下滑明显(存现业务同比增速为-11.99%),另一方面消费业务增长强劲(同比增速为21.54%)。与此同时,ATM在中国农村迎来了春天:农村地区ATM净增3.42万台,占全国所有新增ATM终端的93.96%,农民除了柜台办理跨行取款以外有了更多交易选择。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央行7月13日发布公告称,不得炒作“无现金”概念,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拒收现金,依法应当使用非现金支付工具的情形除外。 

在英国,现金的境遇却截然不同:ATM机遭遇寒冬,越是偏远的农村地区越难运营;官方对现金的态度也似乎也没那么友好。即便是在创新支付工具快速占领交易环节的今天,国外也仍然有业界观点认为,非现金交易被大范围推广,不过是金融机构们想要降低成本的一场“套路”而已。 

本文编译自TheGuardian,雷锋网做了不影响原意的删减。 

英国各地的自动取款机正在以300台/月的速度关闭中,郊区更受冲击。 

在2017年11月至2018年4月期间,英国最大ATM转接网络Link网络上有将近1500台机器关闭,部分原因是非接触支付的小额交易大幅增加,降低了人们对现金的需求。(雷锋网AI金融评论注:与Link签约的银行、取款机公司等共30家,英国高街上受其管理的取款机约7万台,每年的运营成本约10亿英镑。) 

尽管消费者提取现金不需要支付任何手续费,然而发卡机构却需要贴补“交换费”。这笔交换费由每年总运营成本除以全年总交易数量得出,目前大约为每取一次25便士。然而,知情人士透露称,银行计划从今年7月1日开始削减每次取款的手续费。目前,英国约有7万台自动柜员机,其中超过97%的取款来自免费使用的机器。银行打算分阶段将自己为取款支付的费用减少到20便士,从本周日开始,这一费用会先从25便士减少到24便士。 

尽管这点支出的缩减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对于自动取款机的独立运营商来说,意味着运营成本进一步提高,生存变得更加艰难,特别是很多机器都是在偏远地区的便利商店中运行。据统计,尽管Link一直承诺保持接入网络,但自2015年以来,自动取款机已经在加速关闭,农村地区情况最为严重。 

本月早些时候,银行业机构UKFinance表示,借记卡的支付额已首次超过现金,成为英国最受欢迎的支付方式:消费者去年使用借记卡132亿次,比2016年增长14%。同期现金交易数量下降15%至131亿次。 

Link指出,由于现金使用量急剧下降,英国目前的ATM网络是不具有可持续性的,其中80%的机器距离另一个现金点不到300米。根据他们所给出的数据,在过去10年中,现金支付的比例下降了33%,同期免费ATM数量增长了50%。 

Link是想通过减少繁忙中心的“交换手续费”来保护郊区网点,但在更偏远的地区增加费用。但其他人仍然怀疑银行的动机是想迫使消费者远离现金。 

非盈利性金融运动组织“积极货币”负责人DavidClarke指出,每天有200多万人完全依赖现金生活,市场对现金的需求仍然很大,77%的人认为免费获得现金对他们的生活至关重要。只有少数人完全不用现金。 

他表示,“其实这些都是关于银行设法缩减自身开支的。那些扬言要进入Visa和Mastercard计划的银行迫使Link妥协,因为竞争对手给出的费用更低,但这将导致对免费ATM网络更大幅度的减少。” 

而消费者权利组织和小企业联合会发起了一场名为“拯救现金点”的运动,呼吁进行一次审查,以全面评估此次费用削减对于社区和消费者使用现金支付能力的影响。 

金融机构如何“套路”用户? 

整个西方世界的银行都在关闭提款机和分行,试图让用户选择他们的数字支付和数字银行基础设施。就像谷歌希望每个人都能通过其私人控制的搜索门户访问和浏览更大范围的互联网一样,金融机构希望每个人都能通过自己的系统踏足更大范围的金融场景。 

还有一个目标是削减成本以提高利润。分行需要的工作人员,可以用标准化的自助服务取而代之,使金融机构的高级经理们能够更直接控制和监控与客户的互动。 

当然,银行的说法又不一样了。用户有时会收到银行的一封信,声称他们正在关闭当地的分行是因为“客户正在数字化”,所以他们“正在响应不断变化的客户偏好”——但用户从来没要求过让他们关掉分行啊。

这就造成了某种“死循环”:分行被关闭,ATM被撤回……用户在选择这些银行线下服务的时候难度更大的话,当然会更有可能“选择”那些数字化的选项。在行为经济学中,这被称为“助推(nudge)”:如果一个强大的机构想让人们选择某种东西,那么最好的策略就是无替代品可寻。 

以超市自助收银为例,基本“套路”就是用自助机器取代结账人员以降低成本。超市怎么说服自己的顾客呢? 

先将自助收银列为选择之一,一旦有顾客用了,超市就可以由此证明客户行为的变化,证明人工结账的减少是合理的。这反过来就使得选择人工通道会更加不方便,客户就更有可能选择那些机器,从而达成将客户从人工服务“推向”机器的目的。 

同样,金融机构正试图推进走向数字银行业务,降低现金的存在感,这其中的真正动机是企业利润。Visa和Mastercard等支付公司希望增加他们卖出的数字支付服务的数量,而银行则希望削减成本。所以银行的助推两步走就是:一是增加使用现金、ATM和分支机构的不便;二是大力推广替代方案,让人们“学习”银行想要的数字化,然后“选择”它。 

在这方面,可以向马克思主义哲学家AntonioGramsci学习,他的政治观点就是强大的政党能以这样的方式调节文化和经济环境的方式,公众开始视他们的利益为自然而然的——二十年前,没有人在街上为数字支付摇旗呐喊,但支持它的人越来越多了,这种“自然的”的想法并非凭空出现,而是金融机构“独霸一方”的直接结果。 

还有学习LouisAlthusser的质询概念:基本思想在于让人们把所有的信念进行内化,好像他们早就有这样的信念一样。二十年前,没人觉得现金“不方便”,但每次走进伦敦地铁时,就会看到广告好像把自己当做一个发觉现金不方便的人——这就是在对人们内心的信念“逆向工程化”:现金是不方便的,不用现金也符合我的利益的。 

上个月Visa就出现了支付崩溃的情况,数百万依赖数字支付的人突然陷入困境,英国的ATM机前排起了取现的长队。数字系统可能是“方便”的,但它们很容易故障——可是现金不会崩溃,它不依赖外部数据中心,也不受远程控制监测,还允许存在不受监控的“离网”空间,现金交易没法让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得到手续费用和数据,这也正是后者想要摆脱它的原因。 

需要注意的是,政府和金融机构之间似乎也存在某种一致性。财政部最近就新经济中的现金和数字支付问题进行公众咨询,看似想要取得平衡,指出现金仍然很重要。但多年来金融业的微妙游说显然取得了成效:现金被指存在负面因素,还和犯罪、逃税联系在了一起,却几乎没有提到数字支付的负面影响。 

没有银行账户的人会发现自己被进一步边缘化,和曾经发挥重要作用的现金支付制度离得更远了。人们对现金相关的心理暗示也知之甚少:现金支付可以提高自控力,银行卡或移动支付可以刺激消费。 

现金的存在感越来越低,这样的一个社会,是真的符合普罗大众的利益吗?

(编辑:杨少康)

来源: 雷锋网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