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红包赌博再现新花样 机器人自动结算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微信红包本是亲友间娱乐、交流的一种方式,但在一些微信群里,几块钱的红包却代表着数万块钱的输赢。许多人误认为“来钱快”而沉湎其中,实际上这是一个玩家必输的赌局。

  晴天  ·  2018-07-25 14:41
微信红包赌博再现新花样 机器人自动结算 - 金评媒
来源: 新华网   

微信红包本是亲友间娱乐、交流的一种方式,但在一些微信群里,几块钱的红包却代表着数万块钱的输赢。许多人误认为“来钱快”而沉湎其中,实际上这是一个玩家必输的赌局。

那么,庄家如何“玩死你”?微信群内为何能堂而皇之地赌博?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马甲微信号”从何而来?

花样翻新:接力、扫雷、猜尾数、拼点数

“一轮赌博大概三四分钟,输赢从几千元到七八万元都有。”“一个群里有三四十个‘托儿’,赌客也就二十多个。”“前期投入3万至5万元,占股5%,平均每月‘分红’10多万元。”……

这是深圳警方近期破获的一起微信红包赌博案中犯罪嫌疑人的供述。目前,该案18名犯罪嫌疑人全部以涉嫌开设赌场罪被逮捕。

2017年以来,仅深圳市检察机关就已批准逮捕利用微信红包、QQ红包开设赌场案件26件、71人,涉案金额最高的达到6000余万元。江苏、湖南、云南、贵州、四川、浙江等地警方均破获过微信红包赌博案。

记者调查发现,2015年至今,微信红包赌博手法不断翻新,从最初的“接力”类,即抢到最小红包者输,继续发红包;到“扫雷”类,即抢到特定尾数者输;再到“猜尾数”,即猜错尾数者输;直至现在的“拼点数”,即点数小者输……花样越来越多,金额越来越大。

深圳市南山区检察院侦查监督部副部长张茜介绍,“拼点数”赌局的输赢不取决于红包大小,而在于红包后三位数字相加的数大小。例如12.07元红包,记为2+0+7=9点。庄家和赌客同时抢红包,拼红包点数,大者赢;点数同时还代表输赢倍数。

以赌客在群内发信息“3000”为例,则代表赌客下注3000元。假设参赌者抢到的红包点数为9,且比庄家大,就能赢2.7万元;若比庄家小(假设庄家11点),则输3.3万元。弹指一挥间,就是几万元的输赢。

张茜说:“为了提高效率,一些赌局组织者还引入机器人,自动结算。”有些案件中,赌局组织者还安插作弊器。即便没有人为操纵赌局结果,赌局里充斥的众多“托儿”,也使得赌客“十赌九输”。

躲避封群:倒卖微信号“日抛”微信群

根据2016年7月实施的《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微信号开通支付功能需要进行实名认证。未实名认证的微信号,红包功能受限。此外,腾讯也采取了一些技术手段识别异常微信号、群,并进行封号、封群处理。目前,微信安全中心每季度都会发布查封涉赌号群的数据。今年二季度,微信对5万余个涉赌微信账号进行限制功能及限制登录的阶梯式处罚,并对8000余个涉赌微信群进行封群处理。

在实名制和涉赌排查下,赌局组织者屡出应对新招:

———涉赌资金换平台结算。记者调查发现,受制于微信红包金额上限,赌博组织者普遍采取利用银行卡、支付宝等转账充值方式,获取赌博“分值”,以分代钱,赌局结束后将“分值”换算成钱,原路返回。

———微信号群明码标价,批量倒卖。深圳查处的这起微信红包赌博案中,有人专门负责购买用于赌博的微信号和微信“僵尸群”。据负责这一环节的犯罪嫌疑人小翁透露,他每天向赌场股东提供的微信联系人购买微信号和微信群,一个微信号15元至20元,一个微信群230元。买来的微信号提供给“托儿”,用于哄抬赌局气氛。“被封了多少微信号,我就找联系人买多少个号补上。”小翁说。

———聚赌微信群每日更换。张茜介绍,该团伙中有成员每天要根据赌场管理人员要求的数量购买微信“僵尸群”。为了防止被平台封群,这些充当着“网上赌场”功能的微信群已成“日抛型”。“我们每天都换一个新的微信群。”一名犯罪嫌疑人说。微信“僵尸群”的存在给赌博提供了“土壤”。

监管难题:号群倒卖“突破”实名认证

“相较于传统开设赌场犯罪,微信红包赌博具有成本低、隐蔽性强、传播速度快等犯罪特征。犯罪分子频繁更换微信号、群,一方面躲开了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商的监管,另一方面破坏了实名制,给公检法机关调查取证带来了困难。”张茜说。

这些被倒卖的微信号、群从何而来?

记者调查了解到,这些“僵尸”号、群的存在原因可能有二:一是利用虚拟运营商、境外运营商的手机号注册微信,二是同一个身份证可认证5个微信支付账号。

注册和实名认证环节给倒卖微信号提供了空间。倒卖微信号,还可能涉及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问题。

来源: 新华网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
    ew '6-1hhhhh<}top:-5 }t6-1h$("."review_title"> ul")prec='h(review_rel/t6-1h//$("#lor:#6"reviewl> )易('"doheader'+ 间.urlh+'hspan stmore_lor:#
  • 5 }t6-15*/ 1< = ioc='hetail(fSdt("sc $('#"reviewdcq'+fSdt.css('harebut', ' 't6-1.h$('#"reviewxt"'+fSdt.css('harebut', ''t6-1.}c= c= ic sehetail(fSdt("sc $('#"reviewdcq'+fSdt.css('harebut', ''t6-1.h$('#"reviewxt"'+fSdt.css('harebut', ' 't6-1.}-1.-1.//xla/li> ="hot_ ->->-> < - riptript l">
  • fmtle">评讜索--> riptripttttt 1b1b0nTech"> ="hot_ta— "/tag/Regulatio 体
  • m.c-devir>监t e:14px;on"> positios="m:e">;"titp positios="m:e">;e:14px;on">
  • fmtler="0" riv clllllllllllllllll
    评讜索--> riptripttttt
    传 <陞法集1.html
    <银St 市朝阳区丷如环中路9s=富尥 fmtlr" id="wiv clllllllllllllllll关于戈 riptripttttt 关于戈 riptripttttttttttttt/hotArticl?v=2'}};with(document
    " > fmtruull;thname="_csrf_hashhhhhhhhhhhhhhhhhhhhh 流法s="jdd() { "jd-搜索--> riptriptttttttttrt
  • riptriptw riv clllllllllllll 束 --> llllllllllll部-搜索--> 搜索 --> --> l->->-> - 信余个--> 弹赌豂 bdshar6_28!-- <_" value="73e2790b32ext" j2d62coc612_dd4fc02b0cf4c8d223fdcb3f49370fc5e352puhname - 余个- x"> b!-- <_ b!-- <索 rsearch"> a v clllllllll_ v clllllllllllll_" valuxt" Pan wird"hkey" class="12_dd4f请 <密码o"> v clllllllllllll_ 众筹忘时密码65-1.ht c//////////////// --> llllllllllll//// 众_btn llllllllllll//// 众_btn ef="/article-57246-57246个 --> llllllllllll//// < llllllll//// --> llllllll_" value="73e2790b32edb36b730912a2d629c612_dd4fc79e3486f5a99791ae4cc4b093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