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下P2P平台积极自救 呼吁监管明确备案信息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目前P2P投资者恐慌情绪仍在持续蔓延,一些头部平台也遭遇资金量加剧流出的困境,甚至有人怀疑网贷行业存在的必要性。为此,一位地方监管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网贷平台还是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在行业人士看来,未来是剩者为王的时代,但希望监管能尽快明确备案信号,以免合规平台遭踩踏。

  阿加莎  ·  2018-07-18 09:47
危机下P2P平台积极自救 呼吁监管明确备案信息 - 金评媒
来源: 北京商报 作者:岳品瑜 宋亦桐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目前P2P投资者恐慌情绪仍在持续蔓延,一些头部平台也遭遇资金量加剧流出的困境,甚至有人怀疑网贷行业存在的必要性。为此,一位地方监管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网贷平台还是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在行业人士看来,未来是剩者为王的时代,但希望监管能尽快明确备案信号,以免合规平台遭踩踏。

“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网贷行业正遭遇成立以来最大的流动性危机。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17日,已有超过68家平台出现发布逾期公告或者实控人跑路,其中包括投之家、抱财网这类有背景、有存管,在行业中排名较为靠前的平台。目前投资者恐慌情绪仍在持续蔓延,一些头部平台也遭遇资金量加剧流出的困境,甚至有人怀疑网贷行业存在的必要性。为此,一位地方监管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网贷平台还是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在行业人士看来,未来是剩者为王的时代,但希望监管能尽快明确备案信号,以免合规平台遭踩踏。

投资人恐慌情绪蔓延

已有五年网贷投资经验的王风(化名)怎么也想不到,这次雷潮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其实我最初接触到的理财方式并不是网贷行业,2013年通过深入了解,从其他资深投资人那里学会了怎样甄别平台后,觉得P2P也算是一个较好的理财方式,前期总共投入600万元,收益预估也达到了将近100万元左右。但在2018年6月,我遇到了投资生涯中的第一个雷,截至目前已经亏损30万元。至此,我和其他投资人一起踏上了维权之路。”

“目前我和大多数投资人一样迷茫,不知道这个混乱的时间段什么时候结束。而且我不清楚,明天哪个平台还会继续爆雷,如果监管在平台建立之初制定审核和具体的评级机制,在风险可控方面,对投资人来说或许也是一种保护。”王风如是说。

今年下半年以来,网贷行业爆雷不断。“自从跟网贷大佬们学会了分散投资,鸡蛋不要装在一个篮子里,聪明的我把资金分散放到了不同平台,结果现在所有维权群里都能看到我的身影。”这是形容当下P2P爆雷潮的段子,但却成为投资人最真实的写照。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17日,已有超过68家平台出现发布逾期公告或者跑路,其中不乏有背景、有存管,在行业中排名较为靠前的平台。这也是自2013年行业野蛮生长以来,第一次出现如此之大的流动性危机。据第一网贷数据显示,6月以来,网贷行业新增问题平台133家。另据第三方数据不完全监测,待收资金已超1200亿元。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介绍称,目前出现问题的平台主要有三类:资金池运作的平台、各类或明或暗的大标平台和主打活期理财的产品。

具体来看,资金池运作,即虚构项目募集资金,明目张胆地踩在红线上。由于行业信息披露普遍不规范,这类平台的隐蔽性很强,看起来和合规的平台无异,借助激进的市场推广手段,很容易实现快速增长,甚至获得各方的认可。但流动性问题是此类平台的命门,一旦资金流入速度下降,庞然大物也会顷刻间崩塌。

“此外,由于行业整改并未结束,还有不少平台的大标资产仍处于存续期。在行业下行期,大标资产的逾期会成为平台难以承受之灾难。很多时候,一个大标出现逾期就足以让平台几年的盈利化为乌有,甚至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还有一种则是活期理财产品,虽然监管明令禁止网贷平台出售活期理财产品,但由于存在旺盛的市场需求,嵌入债权转让机制的各类活期、定期理财产品依旧广泛存在。当前,此类产品到了接受市场考验的时候”,薛洪言说道。

在恐慌情绪下,平台债转标的数量骤增。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17日中午12点,抱财网官网显示债转标的转让页数达到1258页,转让标的总数在1万以上。

平台寻求自救

投资者恐慌也影响到了不少的头部平台。一家不愿具名的网贷平台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说道,此次爆雷潮也对合规的平台造成了一定影响,目前平台已经出现成交量下降的情况,未来不排除因为流动性问题而出现兑付危机的情况。

“其实P2P相对还是有风险的,但是这些平台转化普通用户的时候并没有尽到应有的教育责任,只是直接或间接地标榜‘方便、安全、稳健’之类的词,而不提示风险,导致网贷行业中充斥了大量的非理性泡沫。现在爆雷潮,其实是清理问题平台为开端。”上述负责人说道。

北京一家头部平台负责人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平台每天流出的资金量是以前的10倍,之前是几百万,但现在变成了几千万,不过庆幸的是,平台流入的资金还是上亿的,目前平台运营正常。不过他也透露,如果行业进一步恶化,就很难说了。

另外几家头部平台人士表示,目前很多投资者确实出现了恐慌,但多数还是以观望为主,对平台影响还好。

值得一提的是,在借款端,目前已经有一些借款人借机不还钱,导致平台逾期风险加剧。

为了重塑投资人的信心,一些平台开始自救。7月14日,PPmoney万惠集团举办C轮战略融资发布会,宣布获得6亿元融资。在当天的发布会上,有数百位投资人参加。北京商报记者在发布会现场注意到,这些投资人听得格外认真,有些甚至一边拍照,一边录音。7月16日,凡普金科旗下的爱钱进举办企业增资沟通会,将爱钱进的注册及实缴资本由此前的2亿元增至5亿元。不少从业者表示,近期都在北上广深等各地开投资人见面会,甚至直播平台办公现场,希望能缓解投资人的恐慌情绪。

另一方面,平台也希望通过加息来挽留投资者。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大多数平台都有0.5%-2%的加息或者返现行为。

不过,薛洪言表示,“历史告诉我们,不少平台爆雷前,都搞过相当具有诱惑力的加息活动,以至于在很多资深投资者的‘识雷宝典’中,平台持续的非正常加息是个值得警惕的信号。所以,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头部平台加息,或许还有用处;一般的中小平台加息,可能会被视作是最后的‘收割’,加速投资者逃离速度,起到反效果”。

呼吁监管明确备案信息

网贷投资恐慌群体效应下,不少平台开始呼吁监管。

“监管如果不发声可能会波及到健康的大平台,这一次雷潮使得投资者信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头部平台都有压力,中小平台自然压力更大。互联网金融的外溢性强,不能等到无法挽回再发声。”北京一家网贷平台负责人说道。

薛洪言同样认为,如果市场某个巨型平台爆雷,之后可能将真正引发非理性恐慌,那个时候估计就晚了。希望监管能向市场明确备案的信号,阻断恐慌情绪的非理性蔓延。

一位地方监管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看到行业爆雷潮后也在征求平台的意见,但不知道此时出来表态效果是好还是不好。针对行业“灭亡论”,他认为,网贷有存在的必要性,不然地下钱庄、民间高利贷恐怕会一下子爆发。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包括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在内的五大互金协会集体发声,呼吁P2P平台有序退出,妥善渡过行业风险期。特别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首度发声,称整治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应避免因对一些事件的过度渲染和错误解读影响市场正常秩序,并呼吁相关部门应进一步加大打击恶意逃废债等行为。

也有消息称,未来全国性监管备案验收细则也将出台,网贷清理整顿完成时间也有望延长至2019年6月。

资深互金评论员毕研广认为,“网贷的监管是一个持续过程,在这个监管体系构架内,不能单纯抬高门槛,设立条框来进行监管,更重要的是设立和完善退出机制和保障机制。这次‘雷潮’让我们学到很多东西,也让这个行业懂得了弥足珍贵,完善风险防控体系,在源头把控风险,才能有效避免风险”。如今,网贷行业正处于“化茧成蝶”的阵痛期,行业洗牌提速,有很多能力偏弱的机构陆续退出,当然,“强者恒强”几乎是所有行业的演变逻辑,最后肯定会有一批真正具备实力的平台脱颖而出。

(编辑:杨少康)

来源: 北京商报 作者:岳品瑜 宋亦桐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