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频发“红包” 引积极财政政策 - 金评媒

央行频发“红包” 引积极财政政策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前段时间,债市违约频频“爆雷”、5月社融环比“腰斩”等市场波动引发对去杠杆用力过猛的担忧,也让金融监管部门承压。

  阿加莎  ·  2018-07-18 09:45
央行频发“红包” 引积极财政政策 - 金评媒
来源: 北京商报 刘双霞   

央行近两日在公开市场加大投放,继7月16日,央行通过逆回购方式释放3000亿流动性后,7月17日,通过开展逆回购以及中央国库现金管理商业银行定期存款操作再向市场释放2400亿流动性。在7月初,央行就以定向降准方式向市场释放了7000亿流动性。有分析人士指出,在防风险的政策背景和当前的贸易局势下,要稳定经济表现,货币政策已经相对宽松。在此背景下,央行官员喊话要“更积极的财政政策”,也引发了市场关于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争论。

连续两日进行超千亿逆回购  

7月17日,央行以利率招标的方式开展了1000亿元逆回购操作,当日有100亿元逆回购到期,净投放900亿元。事实上,7月16日,央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3000亿元逆回购操作,实现净投放3000亿元,为2月22日以来最高。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7月17日,央行公布了“2018年中央国库现金管理商业银行定期存款(七期)招投标结果”,中标量和中标利率均打破年内记录。具体来看,此次中央国库现金管理商业银行定期存款此次中标利率为3.7%,比之前6期同样是3个月的同类存款,有了较大幅度的降低。北京商报记者统计,今年一期至六期的中标利率分别为4.70%、4.5%、4.62%、4.50%、4.63%、4.73%。此外,此次的总标量为1500亿元,为今年以来最高的中标量。

对此,有观点认为,央行在引导市场利率走低,这是一次非常规的降息。不过,从中标利率水平看,3.7%的利率价格与3个月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同业存单利率基本持平。这也意味着,央行操作是对当下市场利率水平的确认。7月17日,Shibor3个月品种则延续月初以来的下降势头,降0.70个基点至3.6010%。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黄志龙认为,央行对于中央国库现金管理商业银行定期存款中标利率下降以及中标量升高,相当于这类品种的资金获得“降息”,意味着商业银行借此获得更低成本、更大规模的资金,用于表内贷款业务的扩张。

喊话财政政策“不积极”

在7月初央行通过定向降准方式向市场释放了7000亿元资金。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今年以来,央行已经先后通过三次降准和两次扩大MLF操作量,向市场新增投放了1.8万亿元左右资金。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防风险的政策背景和当前的贸易局势下,要稳定经济表现,货币政策已经相对宽松。在此背景下,央行官员喊话要“更积极的财政政策”,也引发了市场关于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争论。

7月13日,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发题为《当前形势下财政政策大有可为》的文章指出,财政收入的增速近两年一直高于GDP增速,赤字率不增反降,积极的财政政策不是真积极,应该要落实对小微企业、创新企业的减税,赤字率也应该在控制新增地方政府债务规模的同时有所提高。中央财政要发挥逆周期的宏观调控作用,实行真正意义的减税,做实国有金融机构的资本金,支持有条件的地区扩大投资。

之后,财政系统匿名人士回应称,不能将赤字规模与积极财政政策的力度简单等同起来;“举债安排的支出与通过财政收入安排的支出都是掏出真金白银”;地方政府压低政府债务的纳入,更多出于政绩考核和风险指标的考虑,“地方政府是不愿意看到辖内任何企业发生债务违约的”。       

财经专栏作家肖磊直言,央行和财政部的争论实际上隐含着一个背景,就是目前国内经济状况比较敏感,尤其是资本市场比较弱,这种背景下,如何解决以及谁来解决这个问题,存在巨大的争议,央行认为,这已经不是货币政策能够解决的问题了,需要财政政策,但财政部认为财政政策是比较有限,他们已经尽力了。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创中心研究员李虹含看来,货币政策对GDP的影响比财政政策稍好,这可能要归功于中国金融的市场化改革。由于利率的变化会影响经济增长,利率是经济增长的先行指标,利率的变动能够预示宏观经济的变动。因此,政府应该注重货币政策的运用,尤其是利率的调节及其作用发挥。

对于央行与财政部“互怼”事件,瑞银亚洲经济联席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认为,两方说的都有一定道理。她表示,1998年以来出现财政赤字便被认为是积极财政,财政发力是在预算之外,即表外的“准财政”。如果去杠杆强化,准财政就要收紧。因此,积极财政就需要“开前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要配合起来,收紧影子银行,扩大融资渠道,比如加大地方专项债发行。

1531841898693.jpg

去杠杆力度趋“温和”

前段时间,债市违约频频“爆雷”、5月社融环比“腰斩”等市场波动引发对去杠杆用力过猛的担忧,也让金融监管部门承压。在此背景下,央行也在不断调整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更强调结构性去杠杆。

对于央行货币政策的转变,董希淼表示,近来,央行加强了对货币政策的预调微调,增强了政策工具组合运用的灵活性。在对流动性的表述上,由2016年末的“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到2017年末的“维护流动性合理稳定”,再到2018年6月末的“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对货币政策的展望,也在5月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将由“把握好稳增长、去杠杆、防风险”之间的平衡,改为了“把握好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之间的平衡。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黄志龙看来,近年来,我国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协调问题日益突出,央行和财政部的争论涉及到积极财政政策如何度量、地方债务风险、财政资金作为金融机构出资人等许多方面,但其中隐含的一条主线是财税体制改革的难题,例如关于地方债务的金融风险问题,本质上依然是中央和地方财权、事权和支出责任的关系,即便是房地产市场的土地财政问题,同样是财税体制改革滞后的问题,同样积极财政政策被市场普遍解读为不积极,也是因为个税改革方案迟迟未能出台,企业减税力度不够等问题。通过这次争论,上半年政府承诺的各项减税政策,将在下半年快速落地出台,特别是新一轮的财税体制改革,将值得期待。

分析人士指出,央行在公开市场操作上采取大规模净投放措施,有望为比较宽松的货币环境创造基础。汪涛表示,中国将在短期内调整去杠杆节奏,增加流动性投放,预计年底前央行将再降准150个基点,中央还可能放松对PPP和地方政府融资约束,增加地方债发行。此外,她预测,今年年底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会在3.4%。 

对于央行近两日的市场操作,肖磊表示,央行目前采取的行动表明,央行还是积极配合,从净回笼走向净投放,货币政策层面已经在展现一种态度。未来更多的期望应该是财政政策,因为货币政策最根本的问题是稳定物价水平,保持货币的购买力,财政政策才是刺激经济,调节经济的一个重点。

来源: 北京商报 刘双霞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