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口贷逾期“元凶”童创童欣:为节省开支已“搬家” 办公面积将缩减一半 - 金评媒

道口贷逾期“元凶”童创童欣:为节省开支已“搬家” 办公面积将缩减一半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童创童欣总经理、董秘罗杰凡表示,之前有一些原因让发货停滞。但公司已委托专业电商对公司库存进行管理,目前发货已恢复正常,同时,公司在积极组织大规模的清仓促销,从而努力使运营提升。

  阿加莎  ·  2018-07-17 10:13
道口贷逾期“元凶”童创童欣:为节省开支已“搬家” 办公面积将缩减一半 - 金评媒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早搬走了,现在屋子里连个板凳都没有。”在北京亦庄经济开发区荣华南路2号大族广场T5座大厅,当记者按照童创童欣年报所留地址找过去时,年轻的物业工作人员毫不犹豫地说。

日前,一出互联网金融债务风险事件,将资产规模达1.5亿元的童创童欣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7月10日,清华大学旗下P2P平台道口贷针对童创童欣承付逾期发布最新公告,首批部分投资人已在平台协助下,在北京仲裁委完成仲裁立案,等待后续分案及审理。

“前段时间我刚去过公司的仓库,仓库地址没变,只是办公场所搬迁了。”近日,接近童创童欣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公司目前依然在正常办公,办公场所搬迁是因为房租上涨。

随后童创童欣总经理、董秘罗杰凡独家回应记者,公司正在积极组织大规模的清仓促销,努力使运营提升。同时,由于人员减少,也为了减少费用支出,公司缩减办公面积,计划缩减到一半。

记者直击:

童创童欣原办公地人去楼空

7月2日,道口贷发布公告称,其发放的一批贷款出现逾期,逾期贷款总额90万元,承付方均为童创童欣。公告称:“对于此次项目逾期事件给大家引发的忧虑和不安,道口贷深深致歉。并在此强调,平台对于童创童欣违约是零容忍的态度。”

从额度来看,童创童欣债务逾期规模不足百万元,但作为一家新三板前挂牌公司,加之与其发生债务关系的是清华大学旗下P2P平台,因此备受市场关注。同时,市场还关心的是,公司在道口贷总计2240万元贷款余额后续是否依然面临逾期风险。

不过记者注意到,这批债务还不是童创童欣为自身融的资,而是为供应商承付。道口贷披露,自2015年8月18日以来,北京派克兰帝儿童服装服饰有限公司和北京童创童欣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先后作为核心企业,为其上游供应商共100余家,通过道口贷平台向投资人累计融资2.04亿元,已正常到期还款1.81亿元。

自2017年以来,道口贷根据贷后风控流程,先后对童创童欣进行过两次项目评级下调及风险敞口压降工作。目前,童创童欣承付所有待还款项目共31个,金额2240万元,涉及投资人2496人,人均金额8974元。“上述项目全部存在无法正常到期还款的风险。”道口贷公告说。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童创童欣公布的办公地点大族广场T5座了解情况,出乎意料的是,物业人员透露,公司大约两个月前已搬走。至于搬到哪里,对方表示不知道。

“不用上去看,就是一个空房子,什么也没有,现在还没租出去。”物业人员不愿带记者上楼查看。进入电梯上楼需要刷卡,外人无法直接上去。在记者再三坚持下,物业人员表示愿意带记者上去看一眼。

T5座18层1~4号写字间之前全是童创童欣办公场所,目测每间大概在100平方米左右,粗略估计总面积约400平方米。

写字间玻璃墙全部贴有墙纸,从外面不能直接看到室内布局,但透过门缝看到室内是收拾过的,灰黑色地面在下午的阳光下泛着白光,视野内除了地面固定插座以外,什么也没有。

记者同时联系童创童欣公司,但均无人接听电话,新的办工地址无从知晓。

在原办公场所附近,记者找到一家与童创童欣有过业务往来的服装生产公司,但该公司工作人员均表示对童创童欣近况不知情。

随后转机出现,当天一位接近童创童欣的人士告诉记者,公司仍在运营,“仓库在企荣路那边,就是注册地址旁边。前一段时间我还去过。库存正通过线上各种渠道促销。现在还有很多应收账款未到账。”

上述人士还表示,大族广场办工场地租金之前不到30元/平方米,后来涨到了59元/平方米。“现在价格几近翻倍,他们五六月份换了办公地点。”

此后一天,《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辗转联系到童创童欣总经理、董秘罗杰凡,对方表示,公司是6月初从原办公地址搬走的。“由于人员减少,也为了减少费用支出,公司缩减办公面积,计划缩减到一半,目前正在与包括大族等几家写字楼联系。新办公地点也是在亦庄。”

逾期背后:

去年净利同比大幅下滑八成

道口贷公告显示,经与罗建凡、罗杰凡兄弟沟通,并根据初步调研,童创童欣正存在财务状况、经营状况急剧恶化的情况,面临被新三板强制摘牌、派克兰帝品牌等童装库存积压、大面积员工工资拖欠、线下店铺收缩、线上店铺降级、合作伙伴探路者终止品牌授权等多重问题。

罗杰凡目前是童创童欣公司董事长秘书,罗建凡此前是公司董事长。公司成立于2009年,2016年5月在新三板挂牌,不过因未按期披露2017年报,今年7月2日,被全国股转系统强制性摘牌。

对于童创童欣而言,今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今年以来公司接连出现人事变动。4月19日,原财务负责人在年报披露准备期递交辞职报告,4月23日童创童欣发公告宣布其正式离职,紧接着4月25日发公告称,因相关年报编制等工作尚未完成,公司预计无法在2018年4月30日之前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按照新三板业务规则,5月2日起公司股票暂停转让直至按规定披露2017年年报。5月7日,公司董事、监事各一位因个人原因递交请辞报告。5月10日全国股转公司向其下发《关于对未按期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的挂牌公司及相关信息披露责任人采取自律监管措施的决定》,对挂牌公司的时任董事长、董事会秘书/信息披露负责人采取责令改正的自律监管措施。此后公司多次发布公告提示,存在公司股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

就在关键时期,6月15日董事会又收到董事长罗建凡、董秘夏静双双递交的辞职报告,接连出现高管变更,对于一家公司来说,这可以算是人事“地震”了。6月19日新任董事长、董秘上任,分别为张道安、罗杰凡。罗杰凡为原董事长罗建凡的哥哥。罗建凡与夏静辞去职务后,仍担任公司董事职务。

而在6月29日,主办券商安信证券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童创童欣因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2017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将于7月2日被终止挂牌。

关于2017年的业绩情况,从童创童欣公司今年初发布的业绩快报中可见端倪。经初步核算,至2017年末公司资产总额为1.5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38.68%,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19亿元,较上年下降17.65%,营业利润为264.88万元,较上年下降85.02%,净利润为209.56万元,较上年下降84.25%,基本每股收益为0.07元,较上年减少87.50%。

对于公司业绩大幅下滑,童创童欣解释,主要系公司2017年度经营战略进行了调整:一是代理品牌经营策略进行了改变,二是从规范整个市场管理的角度,对线下加盟商进行了整合与业态升级,主动缩减部分平台及无效渠道的店铺,从而致使2017年度营业收入下降。同时随着经营策略的改变,公司增加的品牌投入、促销宣传费等各项费用的支出同比增加348.77万元,致使本报告期较上年同期营业利润下降。2018年度,公司计划将经营策略调整为大城市加盟商以mall为主,三四线城市单店加盟模式,预计营业收入会有改观。

最新进展:

正积极组织大规模清仓促销

除了新三板公告上述原因之外,罗杰凡告诉记者,之前有一些原因让发货停滞。但公司已委托专业电商对公司库存进行管理,目前发货已恢复正常,同时,公司在积极组织大规模的清仓促销,从而努力使运营提升。

对于平台逾期债务,罗杰凡表示,公司正通过现有库存清仓处理及新产品上市后产生的销售逐步解决。他反复强调:确实需要时间,但公司绝不会不处理。

目前,童创童欣除了已逾期90多万元债务外,对道口贷还有2000多万元的债务待偿。罗杰凡称,公司目前的方案就是,正在积极通过对现有货品的处理以及销售对后续债务进行清偿;公司也将新产品的投产上市作为重中之重,以逐步恢复到原有的销售水平。

“公司经营确实遇到一定的困难,也受到了质疑,但是公司还是在积极想办法解决现有的困难。经营的困难是暂时的,公司也绝不会对债务不进行处理,也请各位投资者放心。”罗杰凡表示,公司有多年童装的品牌运作经验和整合能力,一时的资金困难不会抹煞公司扭转现有局势的态度,只是确实需要一定的时间。

罗杰凡向记者分析,目前支持公司向好的积极因素包括:公司尚有大量有销售价值的货品和完善的经营团队,核心力量都还在。而不利因素则是销售产生回款时间相对较长。

对于市场关心的年报披露问题,罗杰凡明确表示,公司摘牌后是非公众公司,没有公开披露年报的义务,但会将年报提供给公司股东查看。

面对摘牌,他回应称:“摘牌与否,是按股转公司规定执行,摘牌后只是公司股东所持股票不在股转平台交易,但经营不受影响,对公司偿债能力和债权人也没有影响。”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