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财富钱爸爸陆续停摆 网贷平台频现爆雷

首页 > 公司 >正文

【摘要】7月9日夜间,运营了五年的P2P公司钱爸爸发布了《平台暂停运营公告》,表示,“目前宝安区经侦部门已经介入调查。为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自7月10日起暂停营业,进入依法整改程序”。

  晴天  ·  2018-07-17 10:03
五星财富钱爸爸陆续停摆 网贷平台频现爆雷 - 金评媒
来源: 时代周报(广州)    

截至2018年6月30日,我国在运营P2P平台共2835家,今年上半年新增P2P平台36家,消亡721家。在这721家消亡的过程中,也揭开了快速成长的P2P行业的一处处“溃疡”。

6月30日平台有大量客户开始挤兑,公司资金回款速度放慢,就有人报了警,7月9日经侦来了公司,要求我们暂停运营配合调查。”在钱爸爸福田区大中华金融中心的总部,钱爸爸有员工表示。

7月9日夜间,运营了五年的P2P公司钱爸爸发布了《平台暂停运营公告》,表示,“目前宝安区经侦部门已经介入调查。为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自7月10日起暂停营业,进入依法整改程序”。

时代周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探访了其在大中华金融中心的总部,到场投资者多数来自深圳、广州,也有个别投资者看到公告后从武汉、长春等地赶来。员工寥寥的钱爸爸大中华金融中心总部,似乎无法让到场的投资人放心。据钱爸爸官网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7月10日,平台累计交易量为325.13亿元,投资人未完成交易并收回全款的业务存量总额为12亿元。

在钱爸爸发布公告当日,同处深圳的P2P公司零钱罐直接发布“兑付公告”,停止运营并提出了为期近三年的兑付方案。

据网贷之家统计,在6月份出现问题的63家平台中,6月16日爆雷的唐小僧之前有10家问题平台,唐小僧之后则有52家平台;而在7月1–10日间,全国共出现28家问题平台,1家经侦介入、6家跑步,其余21家均显示提现困难。

“唐小僧爆雷加速甚至‘导致’了爆雷潮的出现。”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在其文章中称,“在市场情绪的发酵下,资金的流向很快就变了味。一开始是从小平台流向大平台,之后便是流出这个行业,所有平台都开始遭遇流动性压力。”

平安银行存管

“公司正在正常有序进行后续的工作安排,等袁总的方案出来。”在场为数不多的几位员工,反复地对投资人说着这句话。

他们口中的“袁总”为钱爸爸董事长袁涛,为钱爸爸的经营主体深圳市钱爸爸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钱爸爸2013年5月上线运营,注册资本1亿元,并作为深圳市高新技术企业、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副会长单位。按照其官网数据,在运营的1896天内为用户赚取了约4.12亿元,累计成交75笔交易,且截至今年6月30日,逾期笔数为零。

7月9日,其在官网发布暂停运营的公告,引起了投资人的注意。公告称,“近期多家平台相继出现逾期和兑付困难,投资者恐慌情绪蔓延,加剧了问题的恶化。大量用户集中申请提现造成平台回款延迟。同时,也促使一部分借款人产生了侥幸心理,以P2P理财平台不合规为由在网络散布恶意不正当信息,导致整体环境下借款人还款意愿逐步下降”。

钱爸爸将暂停运营的原因认定于行业动荡导致的结构性危机,但在7月11日现场,多位投资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仍有疑点。“发公告的前几日还有活动在吸引投资人复投,可能在6月30日之前资金链就紧张了。”有投资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猜测。

“出现挤兑风险,钱爸爸没能向借款方追回贷款,而是出现了还贷意愿下降,那在借款出去时是否条款明晰,抵押或担保不起作用吗?为什么不能通过法律手段追回贷款?”投资人向钱爸爸员工追问。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钱爸爸的投资标的有抵押贷款、融资租赁、供应链、消费贷等,其还在用户中设立了“千万俱乐部”。“45万个客户里大约有5万个属于千万级别的客户。”钱爸爸的一位理财经理说,“里面都是为投资大户做的专项投资计划,也有股票、基金和固定收益类的项目。”股权类、基金类与线上P2P项目为分账户运行,也有投资人对此提出了“挪用资金”的可能性。

在钱爸爸暂停运营前期的一大宣传重点,为“已接入平安银行存管”。2016年8月出台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明确提出网贷平台需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资金存管机构。钱爸爸在2016年10月份上线平安银行资金存管系统。对此,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平安银行欲了解存管账户与资金的处理方式,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深圳一家中型P2P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银行只是提供一个资金存放及支付的通道,杜绝平台资金池。但是平台没有资金池不代表就安全,更重要的是看平台的风控能力,对资产的把控能力。”

就在爆雷前一周,6月29日,钱爸爸官网发布消息称,公司股东与中城金控资本有限公司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国资背景的企业准备入股8000万元,但6月30日出现挤兑,现在公司暂停运营,对这次战略合作产生了影响。”钱爸爸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但这一入股的金额,时代周报记者未获其他信源的证实。

无法保证的兑付

7月11日,钱爸爸董事长袁涛在钱爸爸官方微信号上发布视频,7分钟的视频里强调着“不会跑路”和“保护投资人”两个关键词。而深圳另一家P2P公司深圳五星财富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星财富”)的实控人刘烈和,在6月19日发布清盘公告后不再露面。

工商资料显示,五星财富股东为中房联合集团前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中房慧达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系“中房系”互联网金融平台。这一背景曾作为其吸引投资的一大重点。在公告中对退出的原因解释为,“随着国家对于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合规要求的持续深入,以及各项监管政策门槛越来越高,五星财务开展合规工作的难度随之加大”,并表示“已与相关监管部门沟通汇报”。

而在投资者6月25日向南山区政府问询五星财富清盘报备的情况,得到的回复为:“五星财务自称已取得南山区金融办审核通过,南山区金融办从未审核过公司的退出方案。”

而公告中表示:“在6月19日设立工作小组和投资人监督委员会,并自2018年6月19日至7月25日对公司所有资产和债务进行盘点,针对投资者本金和预期收益按照12月分期的不同比例进行兑付。”第一期兑付时间为7月30日,兑付比例为3%。

7月9日,时代周报记者探访了其公告中披露的办公地址财富大厦32A,以投资人身份见到了CEO王陶陶。偌大的办公区域仅有王一人。衬衣、午睡抱枕、文件散落在办公桌上。“人都走了,一夜之间,这个办公室只有我会回来上班了。”王陶陶说。

对于是否能按期兑付,王陶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目前账上没钱,第一期兑付很有可能拿不出来,我也在等董事长刘烈和拿出钱或交出公司公章,有公章可以处理公司资产,但刘一直都不给。”

值得一提的是,中房集团对外P2P投资已经形成一个体系,其中6月22日发布清盘公告的咸鱼理财,其运营主体深圳中银华融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也为中房前海置业控股,实控人同为刘烈和。但在6月20日,中房联合置业控股的董事长、总经理、法定代表人等均变更为黄详细。对此,王陶陶解释为“为了方便备案”,在受访的多位投资者则认为,是刘烈和的预先安排。

而在对资金流向的追问中,王陶陶仅表示:“标是集团给我们的,我们负责募集,现在钱都在项目上。”有知情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五星财富在业务定位上有过几次调整,最初是做资产证券化,将一些资产或不良资产利用债权、收益权转让的形式在P2P上销售,2016年中房入主后业务模式变为企业借贷。

“项目的真实性现在无法证实,而原有的资金池很有可能已经被转移了。”五星财富一位投资者在电话采访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半年前曾参与五星财富的投资者见面活动,“刘烈和拍着胸脯跟我们说,平台项目都有风控把握和盈利闭环,风险准备金都是多余的,他自己的资产也能覆盖公司的投资。那时对公司是百分百放心。”但他的这份放心没有持续太久。

截至发稿前,知情人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刘烈和和王陶陶已经极少和投资者联系,而刘烈和7月11日在咸鱼理财投资者微信群里许诺的100万元兑付资金也没有到位。”

被驱逐的“劣币”

类似的故事,正在这个行业循环上演。

7月6日,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2018年上半年P2P发展监测报告》。根据技术平台监测,截至2018年6月30日,我国在运营P2P平台共2835家,今年上半年新增P2P平台36家,消亡721家。在这721家消亡的过程中,也揭开了快速成长的P2P行业的一处处“溃疡”。

在大量提现困难的平台背后,资金池、变相自融、关联担保等违规操作成为平台爆雷的主要原因。7月3日晚间,牛板金发布公告称“平台出现逾期”,并发现前董事孙启良、沈旭卿伙同陈鄂、胡文周,四人联手虚构标的项目,通过“牛钱袋”吸纳31.5亿元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目前资金无法收回。

其中也不乏打着“央企”“国资”“上市公司”的背景,作为吸引投资者投资的噱头。曾由国粮鼎峰泰(天津)粮油贸易有限公司参投的惠盈理财,在7月5日杭州余杭区公安分局发布通告称其涉嫌非法集资案依法受理;陕西省经济协作总公司参投的得宝理财,也在7月6日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被立案侦查。

在爆雷的问题平台中,大多几次调整公司定位,不合规业务大行其道。此前关于资管产品的29号文明确要求,未经许可,依托互联网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的行为,须立即停止,存量业务应当最迟于2018年6月底前压缩至零。

在P2P投资中,资金存管是防止资金挪用、流向不明等问题的第一道防线,但目前仍有大量的网贷平台尚未完成银行存管。“最初是和支付公司进行第三方存管合作的,在《暂行办法》后依据银行系统的匹配度选择合作银行,我们从原先的第三方托管系统到接入银行,前后用了三个月左右。”上述深圳一家中型P2P公司有关负责人说道。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在电话采访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原先政府在验收时很担心网贷平台盲目乐观,都声称自己没有问题,过了6月底,投资者开始用脚投票。”

在网贷平台愈发激烈爆雷潮,监管也给出最新的“时间表”。据近期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会议,原定于今年6月底完成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仍将继续,并表示“P2P网贷清理整顿延长至明年6月份”。

对此,上述深圳P2P公司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爆雷潮还将继续,但爆雷的平台除了个别想捞一笔就跑的,还会有自身经营不善、业务不合规的平台,以及近期在投资者恐慌和不及时与投资者交流的平台。”

退出机制待建立

据网贷之家统计,自2018年1月起截至5月底停业的156家平台中,有117家平台官网无法访问。而截至目前,仅有山东、深圳等地出台政策对平台停业后的工作提出相应要求。

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深圳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退出指引(征求意见稿)》,系国内首个有关P2P平台退出的指引规范,该文件规定了网贷平台业务退出的“八大程序”,要求平台在向协会报备推出方案并每周汇报,直到落实出借人资金与存量项目的全部清退,才能终止网贷业务。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从目前已宣布退出并提出兑付方案的平台看,已完成“良性退出”的平台所提出的兑付方案时限都不会过长。善盈宝自宣布清盘回款到网站关闭,用时一个月;金海贷自2017年6月30日起开始分批针对单个项目提前还款,至2017年11月24日完成全部原始标还款,耗时约5个月;金倍乐自停止发新标的到完成全部兑付,用时不足半年。

而目前已宣布清盘并完成一期款兑付的车贷平台沃时贷,兑付计划需要三年时间完成;允诺18期、19期两种方案兑付投资人资金的雅堂金融,后又出债股转让方案,有媒体报道其在兑付一期后便失联。

除了清盘,网贷平台以股权转让或出售的方式退出也在运行中。据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12月以来,有37家P2P平台的实际运营公司股东信息出现了变更,有18家平台在股东信息变更后控股大股东发生变动。

“网贷平台在接下来的一年内仍将继续并购潮。”麻袋理财研究总监路南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备案延期,新的资本想进入行业就要想办法收购,而部分平台难以完成备案,就会和可能完成备案的公司并购来处理存量业务。”

来源: 时代周报(广州)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