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准难解小微企业资金之渴,原因何在?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三次降准的通知文件中,关于“着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这一表述贯穿始终,但今年以来,实体企业的直观感受却不是钱多了,而是钱更少了。

特邀作者     时代财经 原创  ·  2018-07-06 17:16
降准难解小微企业资金之渴,原因何在? - 金评媒
作者: 时代财经   

时代财经梳理发现,三次降准的通知文件中,关于“着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这一表述贯穿始终,但今年以来,实体企业的直观感受却不是钱多了,而是钱更少了。

文/时代财经    魏子皓

今年以来,货币政策从“中性偏紧”出现了边际宽松,央行通过下调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等方式向市场释放大量的流动性。

周四(7月5日),今年以来的第三次降准正式实施。根据此前央行公告,此次降准将释放7000亿元流动性。结合6月份央行并未跟随美联储提高公开市场操作工具利率所释放的信号意义,有专家分析认为,目前货币政策已经开始微调,从去年的持续收紧到今年上半年的回归中性,再到目前有向中性偏松调整的迹象。

不过,货币政策边际宽松,但监管却在不断收紧,实体企业的直观感受却不是钱多了,而是钱更少了。原因何在?

三次降准润泽小微企业

周四(7月5日),央行公告称,定向降准正式实施。按照央行此前的相关通知,此次降准目的清楚、指向明确。其中,对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实施降准,释放约5000亿元资金,用于实施“债转股”项目。另外,对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商行及外资银行降准释放约2000亿元资金,用于支持相关开拓小微企业市场,发放小微企业贷款,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这已是今年以来央行实施的第三次定向降准。1月25日,央视实施年内首次普惠金融定向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约4500亿元。4月25日,第二次降准置换中期借贷便利(MLF),释放增量资金约4000亿。加上此次降准接力叠加7000亿流动性,今年央行合计已向市场投放的增量资金达万亿水平。

时代财经梳理发现,三次降准的通知文件中,关于“着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这一表述贯穿始终,可见国家对小微企业逐渐倾斜的扶持力度。但今年以来,实体企业的直观感受却不是钱多了,而是钱更少了。

企业部门的钱大幅减少

截至5月末,中国广义货币M2余额174.31万亿元,同比增长8.3%,增速与上月末持平,处于历史低位,相比上年同期低0.8个百分点。其中,狭义货币M1余额52.63万亿元,同比增长6%,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2个和11个百分点。

海通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姜超表示,衡量经济体的货币总量最重要的指标是广义货币M2,今年以来货币政策边际宽松,相当于央行有放水,但整体的银行存款增长依然乏力,尤其企业部门的钱在大幅减少。

从具体的存款数据来看,今年前5个月金融机构境内存款增长的6.8万亿存款中,居民部门贡献3.2万亿,政府部门贡献2.2万亿,非银金融部门2.1万亿,而企业部门的存款不但没有增长,还减少了7500亿,其中企业活期存款就减少了1.5万亿以上。

姜超认为,今年以来各项金融监管政策相继落地,4月底资管新规正式出台,也意味着宏观审慎开始发挥效力,这导致商业银行的资金无法顺利流入实体。实体经济作为信用货币创造过程重要的一环,资金入口被部分阻断后,整个经济体的货币量增长都受到了限制。

部分流入通道被封堵

在2017年之前,银行资金大规模通过非银金融机构投资债券,以及通过非银的各类资管计划投资非标资产流入实体经济。这也是两条重要的创造货币的途径,但去年以来均受金融监管的严格限制而被封堵。

去年金融监管逐步收紧,投资于债券领域的银行委外资金开始赎回,M2增速下降,由于非标投资通道彼时未完全封堵,非标融资规模去年依然增长了3.6万亿。今年非标通道被全面封堵后,前5个月非标融资萎缩5700亿,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出现明显下降。

此外,作为小微企业融资资金主要提供者,中小银行同样因同业存单、同业理财被限而规模增速骤降。正常来说,大银行资金充裕,但投放信用能力有限,中小银行正与其相反。因此,大银行都将资金“批发”给中小银行,再将资金投向小微企业。但随着发行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受到严格限制后,中小银行这两年规模增速连续腰斩,已不足之前的10%。

避免误伤优质中小企业

银行创造信用的部分渠道受限后,整体货币增速维持低位,姜超分析称,今年以来非金融企业的总存款,尤其是活期存款出现大幅下降,企业部门受到信用收缩影响是最明显的。其中,依赖非标融资较多的房地产企业和地方融资平台,受到信用收缩的冲击大,而中小型民营企业和中低信用等级的企业受到的融资冲击压力更大。

分析指出,金融严监管是建立符合市场化方向的监管规则,弥补之前监管领域的空白和漏洞,有利于防范化解风险、经济健康增长和金融更好服务经济。但实体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已是社会多年关注的问题,尤其是小微企业融资,更是中国经济多年未解的“阿喀琉斯之踵”。

“金融严监管应该配合其他政策措施,”姜超认为,金融严监管在对房地产、融资平台、“僵尸企业”等收紧融资的同时,也有可能误伤一部分经营还不错的中小企业。信用收缩、货币低增主要原因是监管政策收紧,而仅仅放松货币政策对于缓解信用风险和融资压力帮助不会太大。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