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银联、网联的暗战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无序发展变成野蛮生长,而这种野蛮生长对监管来说同样是“雾里看花”,网络支付作为金融体系中属于支付行业的最后一块自留地,在断直连后将戴上规范的紧箍咒,迷雾散去即将被透视一切。

  晴天  ·  2018-07-04 09:43
支付宝、银联、网联的暗战 - 金评媒
来源: 虎嗅网   

在央行的209号文(央行支付司关于将非银机构网络支付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推动下,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迎来了自2011年实施许可证制度之后再次的“统一规则、统一步调”。

一方面让无序放养的网络支付市场进入有序可控的层面,另一方面平衡网络支付市场不均衡现状,我们看到,在整个中国金融市场当中,当属“支付”整个垂直领域最活跃。由于金融各条线市场均以“保守”的国资把控,尤其商业银行在整个金融体系中位置奇高,只有支付是非国有色彩明显的行业,也是最具创新、市场化最充分的行业。

blob.png

与线下银行卡收单的严管不同,线上支付的生长可以说是非常自由。即便是央行颁布《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也是在支付业务准入制的五年之后,网络支付蓬勃发展的时代的一大特点就是支付机构大都走的是“三方模式”直连银行,我们常见的快捷支付、代收代扣、网银支付均都是基于三方模式的产物。

以前银行看不到交易信息及这些资金的具体流向和用途,持卡人出现资金风险事件银行往往是懵逼的。网联成立以后,互联网支付机构的所有交易按要求中途必须通过“网联支付平台”处理,经过网联清算交易后,可确保每笔交易的记录和可追溯性。

无序发展变成野蛮生长,而这种野蛮生长对监管来说同样是“雾里看花”,网络支付作为金融体系中属于支付行业的最后一块自留地,在断直连后将戴上规范的紧箍咒,迷雾散去即将被透视一切。

断直连不停步,需要加时赛

信仰就是不想知道真相是什么。

2017年3月末,网联平台启动测试,并正式接入央行清算系统,腾讯的财付通和京东的网银在线表现积极,在主动切量、人员支持上均居成员机构前列。

从切量上看,自2017年6月末网联正式启动各成员支付机构切量,腾讯的财付通切量领跑,平安壹钱包、网银在线、快钱、百付宝、翼支付、支付宝相继跟进,支付百科按照630节点梳理统计,不少支付机构已经将直连业务迁移到网联,而至今,支付宝和财付通两巨头还未完成100%全切量,根据相关人士透露,支付宝财付通两强目前切量大约只有一半,而后者比前者要多。

对于央行的209号文要求在2018年6月30日断直连,支付宝业务的一位中层对支付百科苦笑道:我们最近在唱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一首歌《感觉身体被掏空》。

blob.png

按照央行之前的“断直连”计划,要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快捷支付变成协议支付,代收付变成商业委托支付,后来发现虽然同样是做网络支付,大家的业务模式并非一样,支付宝微信大部分多用于个人客户的消费支出,可是其他的大部分互联网支付机构是做行业支付的,行业解决方案通常是无客户授权。所以执行起来遇到问题,强行切量可能会导致部分支付机构行业支付的停摆。

一位参与“断直连”的业内人士对支付百科表示 “到了5月份才开始商谈商业委托支付怎么切,但那个时候你再开始说6月份要把商业委托支付切完就不现实”。

现在监管层主推将协议支付完全切完,而协议支付带来新的成本阵痛,费率涨幅过高,也制约着支付机构切量的积极性。“按照原有支付机构与银行谈的基本上是一笔2、3块钱,现在银行狮子大开口都是0.4%起,而且还没有封顶。”一位互联网支付机构工作人员对支付百科表示。

另外不少支付机构运营对于切量对接网联工作苦不堪言,接口对接、联机调试、跑量测试、差错标准也都耗时耗力。

这些都是制约网络支付无法踩在630前完成的因素。可以说,630并未成为真的“大限”,完全切量还需要时间。

网络支付集中清算与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

网联的成立是基于对互联网金融和对支付市场的规范,为了断开第三方支付和银行的直联关系,让市场参与方回归到自己的本位。

断直连切网联与支付机构备付金存管其实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去年央行一系列断直连管理通知的发布,备付金集中存管多份文件伴随而至,而应该在断直连节点630前夕,支付行业迎来的却是央行官网上新挂的《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存管有关事宜的通知》文件。

这份文件要求支付机构应根据与银联或网联业务对接情况,于2019年1月14日前在法人所在地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开立“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并于开户之日起2个工作日内将原委托备付金存管银行开立的“备付金交存专户”销户。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的资金划转应当通过中国银联或网联清算办理。

“断直连、备付金集中存管”这组双响炮可以理解为“交通道、交筹码”,对于实现“四方模式”缺一不可。在直连的“三方模式”时代,支付机构都是拿巨额的“客户备付金”逼银行们就范,“备付金”成了支付机构们腰包上鼓鼓的钱袋子,它们在全国挑选通道与银行平起平坐议价,“拉存款”对银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通道上给支付机构的费率都异常“慷慨”。

blob.png

支付机构过高的“议价权”和被银行追捧,也产生了一定的虹吸作用,就是一家大的持牌支付机构A机构与银行拿到一个超低费率后,也开放给其他持牌支付机构接入,小型支付机构B、C、D等由于备付金少,无法从银行端拿到好的费率,也就相拥接入A机构。支付流程环节过长也酝酿着风险,同时也频繁产生的“支付机构互接”的违规现象。

按照流程来讲可以说在支付行业中,都是支付机构给银行“送钱”,银行并没有倒过来给支付机构钱的道理,资金划转、代扣、代付都要给银行增加营收。由于银行都在竞争支付机构的备付金,甚至有些银行的代收付开出“只要备付金放到我这里,我给你免费率”的现象,支付机构终究是给银行“送钱的”。自断直连和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后,许多银行“翻脸”,关停接口、上调费率,反正以后支付机构只能通过网联、银联去清算了,这个原有模式的链条被打破了。

630不是终点线,银联网联的碰撞

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路,至于适当的路、正确的路和唯一的路,这样的路并不存在。

209号文规定的630断直连主要为互联网支付的接入清算切量执行要求。而条码支付怎么接各方暧昧不一。

今年4月1日起,央行296号文《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开始实施,规范中对条码支付业务“必须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的规定,但并未指定为哪家清算机构,在之前209文规定是全部切给网联,这相当于给银联留下一个“后门”。

在296文发布之初的2017年末,银联已经开始“迎战准备”,2月启动银行、第三方支付培训会吹风会(断直连培训,因此而流出“微信支付宝接入银联方案截图”),银联无卡清算系统也在当月上线,4月1日微信支付首先接入,银联由被动变主动。

网联针锋相对,网联下发42号文,要求各支付机构严格执行央行209号文(尚方宝剑),要求各方在3月31日前完成银行备付金账户权限配置,并在一系列与支付机构的会议上多次要求各机构完成切量任务。

需要说明的是,业内人有知情人表示,银联无卡无卡清算系统在功能上与网联平台功能一模一样,银联为了抢占赛道,接口都与网联一致,就是为了银行和支付机构能快速接入。

两家清算组织费率方面,网联银联并未公开收费标准、分润模式,支付百科在6月份征询业内人士透露“目前网联不收费”。与此同时,支付百科梳理多家银行费率发现,目前各方还是在执行原有费率。随着支付机构备付金规模的逐步缩减,未来费率标准将很快面世。

如果送礼的人不是出于真心,再贵重的礼物也会失去它的价值。

3月22日,银联和网联相继在官网和公众号上对外发布了双方高层会面的消息——银联总裁时文朝会见来访的网联清算有限公司总裁董俊峰一行。银联当日发布的公告称,双方就为市场提供安全高效的清算服务,进一步密切协作,加快落实央行系列监管文件要求,共同推动支付市场健康规范发展、防范金融及支付领域风险等进行了深入交流,并达成若干共识。但随后不久,该消息被删除。可见双方还并未心灵通透。

亚洲博鳌论坛的最后一天,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面对记者的提问关于网联是银联兄弟的问题时笑答说“网联是不是银联的弟弟,这得问爹妈承认不”。

这让银联、网联的关系更加微妙。

有趣的是,两联之侧也有一位“兄弟”要加入分杯羹,根据财新周刊报道,另一家特许经营清算组织农信银清算也想与支付机构合作,帮助农信社一站式接入支付巨头,从而降低农村信用社与支付巨头的谈判成本,但是监管机构内部已与农信银协调,“断直连”只允许网联和银联开展。

支付宝的“徘徊”与“烟雾弹”

亚里士多德曾说过:凡隔离而自外于城邦的人,他如果不是一只野兽,那就是一位神祗。

虽然说4月1日微信支付接入银联后,让大家的期待目标都转移到了支付宝身上,但在之后却“乌龙”不断,有媒体发布支付宝接入银联的新闻之后,支付百科当时与支付宝公关工作人员获得了确认,但几个小时后银联官网回应显示双方并未接入,一切进展以官网为主。

神奇事件并未停息,在“支付宝接银联惊魂”不久之后网联加快了与支付宝的谈判,双方在5月11日各自官方通道发布“支付宝接入网联”通知,但蹊跷的是,这份通知只存活了12个小时就被双方各自删除。

支付宝是否还在寻找两端套利空间,带着这个疑问,支付百科了解到,支付宝的确对商户的掌控力强,在与银联、网联的谈判中预设了许多前置条件,包括对商户的审批管理,而这些条件给监管看来都觉得“比较困难”。这是谈判各方产生较大分歧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支付宝在线下条码支付上面临着微信支付高频的冲击,它忧虑如果接入两联,是否会影响到已有的市场份额。

从数据上看,支付宝线下条码支付交易量是其线上交易量的两倍,线上“断直连”之后,支付宝线下条码并没有这么简单就能束手就擒,它的徘徊是否可以逃出生天?

心声与三个预示

支付行业是否如外界所说的“被传统金融收编”呢?

这需要回头看支付的本质,社会到底需不需要支付机构的定位存在?只要有人需要拿钱去消费,资金就会产生流动性,服务这个需求是支付机构的定位,这个活银行看不上,不挣钱,现在看也并不擅长。而支付机构恰恰帮助银行把辛苦活都干好了,服务培育了整个市场。

由于民营支付机构进入整个生态,反而促进了传统银行业的发展,降低了资金成本,提升了服务效率。银行业整个线条都被拉长,有了新的入局者的参与,银行原有的“存汇贷”均形成独立的细分市场,随之而来的却是监管的紧箍咒。

平安壹钱包CEO诸寅嘉认为,民营为代表的支付行业的发展过程就是不断解构传统银行的过程,但望眼当下,支付已成为严格监管的目标行业。

挑战的同时也存有机遇,连连支付CEO潘国栋认为,此次“断直连”后支付机构的金融渠道能力确实回归到同一起跑线上,行业支付渠道的基础设施将形成统一化和标准化,对小机构可以快速实现金融通道的完备性。

向未来去看,平安壹钱包CEO诸寅嘉同样对未来充满期待,他认为未来两三年支付市场将有机会进行重塑,下一个新的生长期也会来临。

从2011年实行支付业务准入制以来,支付行业走过了近八年的检验,支付市场的蓬勃发展得益于监管机构的宽松政策,对于监管来说,作为金融业务中具有市场化特色的领域,民生的基础建设的一环,支付行业需要创新,创新让中国有了新的“四大发明”,让中国移动支付领跑全球。

随之而来的也是“监管创新”,同时把握好监管与创新的平衡,实现二者的良性互动。“一管就死,一松就乱”并非市场成熟稳定的体现,管得太紧、束缚太多,过度偏离产品和服务快捷便利的初衷。 

断直连之后可能会有三个预示,一是加速了清算机构市场化的步调,网联与银联将逐渐的从“行政褪色”转向“服务先行”;二是为未来线上线下模式统一、费率统一打下了开端;三是促进了未来支付市场将从两极化向多极化发展的环境。

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

来源: 虎嗅网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