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备案工作实质延期 倒逼高风险平台淘汰出局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一些网贷平台已经押注这次备案延期,会延迟到明年的6月份。这部分人准备就做一年,把钱捞过来就走。

  金评媒  ·  2018-07-02 15:20
P2P备案工作实质延期 倒逼高风险平台淘汰出局 - 金评媒
来源: 腾讯《棱镜》   

“你们是不是也跑路了?”

“……”

“人呢?”

进入6月以来,特别是端午节之后,上述对话在方宇的印象中,已经上演多次。

方宇目前就职于上海一家网贷平台,并在该平台担任高管。

令其颇感到苦恼、却又哭笑不得的是,网络偶尔的一丝拥堵,进而导致的网页跳转稍慢、抑或是客户电话占线拨打不进,都会成为出借人担忧P2P平台跑路与否的导火索。

网贷之家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共计有52家平台出现提现困难、跑路等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几天前的6月25日,这个数字还为19家。这也就意味着,短短的4天时间,又有30余家平台爆雷。

此外,《棱镜》还发现,6月份出现问题的平台多数出在端午节之后。而6月份截至目前的问题平台数量为5月份的约5倍。

6月的网贷行业,每一点震动,都在挑动着平台和出借人敏感而又脆弱的神经。

继善林金融、唐小僧和联壁金融之后,网贷行业已开始了又一轮的风险释放。而这一轮爆雷潮中一个显著的特点是,曾以上线半年交易额就突破4亿元的战绩而闻名于业内的花果金融,以及上线江西银行存管、有着上市公司“亲爹”的钱满仓等业界著名平台,也未能幸免。

多位业内人士对《棱镜》表示,网贷行业还将进入一段集中的爆雷期。行业爆雷潮缘何产生,又将如何演化传导,如何在行业生态自我清洁的过程中维护市场的稳定,同时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已经成为摆在监管者和平台方面前,共同需要思考的难题。

恐慌蔓延

自四月中旬百亿级平台善林金融爆雷,实际控制人周伯云被警方控制开始,网贷行业连环炸的多米诺骨牌,似乎已被推倒了第一块。

而近期不绝于耳的雷声,似乎也已经让市场的焦虑情绪到达顶点。

方宇告诉《棱镜》,作为一家有着上市公司股东背景背书的网贷平台,他对于其所在平台的合规能力和运营能力都充满信心。

不过,他还是明显感觉到,近期舆论风暴下,圈内圈外风向都在发生转变。

最近几天,方宇接连接到了圈外朋友的几个电话。电话的内容颇为一致,都是劝诫方宇赶紧撤离网贷行业。

“圈外的朋友都很紧张,他们给我打来电话,说你那个行业已经不能再做了。”

圈外人士的担忧,方宇表示完全理解,毕竟任何行业都存在着信息不对称和认知门槛。而在对行业有着更为深入感知的圈内人士之中,恐慌情绪也在蔓延。

方宇回忆说,最近有个老同事颇为焦虑地跑来找他求助。由于其所就任的平台,在操作上存在着一些不正规的情况,这位同事言语间都充满了焦躁,其向方宇描述平台现状,以及询问自己是否会有“被抓”的可能性。

而另一边,由于害怕外界舆论环境对于公司内员工情绪的影响,方宇还要求各个部门的领导时刻关注员工是否有负面情绪出现,以及要求HR部门时刻检查公司离职的人数是否出现了上升。

1530498336729.jpg

(在派出所报案的联璧金融的投资者们)

方宇说,2018年是他不会忘记的一个年份。“因为以合规备案为主线,这期间充满了太多的阵痛。”

而备案的延期,让本以为在2018年是生是死都会“有个痛快”平台们,在充满变数的合规备案,和高企的合规成本与运营成本双重挤压中,压力大到难以喘息。

“不是牌照,胜似牌照”的网贷备案政策,已被行业内视为决定平台生死的分界线。而资深分析人士则对《棱镜》预测,经历备案一役,整个行业或仅留下约200家平台——也就是说,约有九成平台将被淘汰。

这也就意味着,行业的马太效应也在加剧——少数的头部平台可以获得投资者的信任和资金,而众多腰部、尾部的平台则在行业的严监管和经营重压之下艰难度日。

如今备案压力之外,内外经济环境因素叠加,也使得本就压力倍增的网贷平台,越发显得脆弱。

方宇以资产端为例,举例说:若平台前期有资金出借给企业,而企业恰好又涉及到进出口业务,那么在近期的国际环境下,企业日子也必然难熬。若是企业的现金流出现问题,则也会影响到网贷平台,进而产生平台借款出现逾期的情况。

“在以往平台资金充裕的情况下,企业或许还存在一定展期(延长归还借款时间)的可能性,但自行业合规备案推进以来,整个行业入资情况相对偏弱,这就会使得问题出现放大。”方宇对《棱镜》表示。

而对于为何近期行业频繁爆雷,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石鹏峰对《棱镜》总结称,当前整个市场资金流动性紧张,更容易引发借款人逾期率上升,平台资金链断裂。

而随着行业监管落地不断趋严,各地对于增量控制严格。而原定最晚6月底完成备案的工作实质延期,具体新政暂未明确,导致大量合规整改相关工作被迫停滞。不少平台前期投入大量成本,缺无法取得备案资质,影响其正常运营。

再者,投资者情绪近期也受到较大影响,这会使得不同平台之间的风险传导,从而使得某些平台的爆雷对其它平台造成冲击和影响,继而出现集中风险。

监管倒逼与行业的自我清洁

而相对于平台来说,出借人这一端的则焦虑更甚。

《棱镜》浏览多个网贷行业自媒体留言区发现,近期的留言区几乎已经被询问自己所投资平台是否有爆雷可能霸占,此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出借人表示自己已经“撤离P2P避险”。

而在《棱镜》所加入的几个爆雷P2P维权群内,成百上千的投资人悲愤交加,但却鲜有人可以提出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

另一端,在交流中,多位业内人士对《棱镜》则对此表达了自己的忧虑。

一位业内人士对《棱镜》忧心坦言:“不怕监管和经营的各类压力,但是真的怕投资者对网贷行业失去信心。”

这位业内人士表示,近期很明显感受到出借人的信任感在下降。其中一个明显的变化是,正常的出借人,通常会选择三个月以上的投资标的,但是近期,很多出借人已经不敢再投长标,进而转向一个月或者三个月的短标。

“正常情况下,如果出借人投资的都是长标,那么这个平台可以获得一些稳定的资金,但是近期行业内频频爆雷的情况,投资人产生了严重的恐慌心理,已经不敢再投资长期标的。”该人士表示。

1530498336668.jpg

(一位出借人遭遇网贷平台爆雷,正在派出所填写自己的账户相关信息)

除此之外,行业中也有一些平台遭遇了挤兑风波,联璧金融即为其中典型例证。

《棱镜》曾报道,此前6月16日,自称为央企背景、官网显示交易规模突破750亿的网贷平台唐小僧爆雷,引发市场对于高额返利平台模式的激烈讨论。

短短几天之后,另一家高额返利平台联璧金融,则因投资者大范围售中提现遭到用户挤兑,继而出现提现困难的情况。

对此,一位华北地区网贷平台人士对《棱镜》表示,若平台运营合规正常,通常来说并不会遭受挤兑。现阶段出现挤兑的平台,无外乎自身运营能力不足,再加上本身资产不合规,存在期限错配,受到监管的冲击比较大,更毋庸说其中存在的旁氏骗局或者是自融的行为。

“本身业务无法持续,又不能轻易退出,一旦到达风险的临界点,就会出现跑路、爆雷这样的现象。”

而此前《棱镜》从一位接近联璧金融人士处了解到,该平台的多数标的,都为假标。这也就意味着,对于出借人的资金到底流向何处,目前根本无从知晓。

网贷天眼副总裁李光耀则对《棱镜》表示,近期其在杭州出差,在与平台交流的过程中也了解到,近期确实有不少平台遇到了管道获客数量在下降,投资者复投的意愿指标下滑的情况。

在李光耀看来,当前行业频繁爆雷,这是一个监管政策倒逼,以高压态势市场进行自我的市场调节或者是市场淘汰的过程。其判断,后面还会有类似的情况反复上演。

不过其认为,投资者所要了解的一个情况是,监管政策倒逼的时候,行业良性退出是一个必然结果。但并不是所有的平台都是非法集资或者恶意趋利,有些平台可能确实出现了一些风险,例如无法兑付或者逾期、展期的情况。

”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一些非良性平台的生存空间受到高度挤压,当风险充分释放之后,行业生态才会向更加健康转变。“李光耀表示。

少数平台的末日狂欢

相对于方宇,供职于另一家网贷平台的钱君,则看到了目前兵荒马乱的行业中,确实有些异化的现象在进一步滋生。

此前,《棱镜》自接近监管人士处了解到,北京、上海、大连、广州等地的监管部门向平台下发书面或者口头通知,即要求“不得新增不合规业务”和“业务规模不得再增长”,即所谓的“双降”。

“双降”要求传导到网贷行业,在数据上则显示为今年单月成交量均未能超过去年12月的水平。网贷之家数据显示,以2018年春节后的3、4、5月为例,网贷行业的成交量分别同比下降了23.63%、23.04%、26.6%。

而在资金端和资产端的双重压力下,钱君注意到,行业内存在着少数的平台,感觉到自己一来无法备案,二来再做下去也没有任何的希望。

于是,这些平台便正通过不正常的高息吸引投资者入瓮,好在“羊毛党”们都入套的时候,再计划趁机捞上一笔以便跑路

1530498336351.jpg

(网贷行业的平台数量和综合参考收益率自2016年以来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

此种现象背后,一个不可忽视的背景是,随着风险的暴露,以及高息揽客的高风险平台逐渐退出,网贷行业整体收益率下行。数据显示,半年间,综合收益率保持在9.58%-9.68%的区间。

这也就意味着原来习惯于投资短期一到三个月标的的羊毛党们,已经没有太多的羊毛可以薅。一些心怀恶意的平台,正是利用了羊毛党们的这种心理“请君入瓮”。

“所有平台的状况都是四面楚歌。不过区别在于,同样是经营、运营承压的平台,一些平台选择有计划的清盘、停业或是转型,而一些恶性平台则直接选择跑路。”钱君告诉《棱镜》,不少平台打着停业、清盘的名义,但是对于出借人却没有明确的兑付计划,这样的平台有着极高的可能是存在跑路风险。

一边是迫于压力、焦灼不堪想要退出者,而另一边,则是来回试探,想要进入者。

“有人要卖平台吗?”

在钱君所在的网贷行业交流群内,平台的叫买声几乎每天都是此起彼伏。形形色色的掮客,和想要进入这个行业上市公司、国资背景玩家们,纵横捭阖、穿梭其间。

1530498336904.jpg

(想要进入网贷行业的玩家们,一定数量为国资企业和上市公司)

而混沌行业生态中的另一角,另一些手握资产端和资金端从业者们,则计划撬动利益的杠杆,上演又一场末日狂欢。

“金融讲求规模效应,在达到特定的规模之前,一些平台难以盈利。”钱君近来注意到,近期有一些小的平台,由于亏损严重、日子难熬,又开始重操现金贷的旧业。

他在和一些同行交流中发现,一些同行已经押注这次备案延期,会延迟到明年的6月份。“这部分人准备就做一年,把钱捞过来就走。”

而《棱镜》在此前与多位行业分析人士交流的过程中了解到,目前这样的平台不在少数,自年初至今,现金贷又有死灰复燃的态势。

“百分百的利润就会让人铤而走险,更何况是百分之几百的利润。”钱君抱怨说,这种状况令其感到痛苦,因为合规经营的平台,已完全被戴住了镣铐,但那些不合规的平台,却能够在监管的空档期展开不合规的业务,随时准备赚钱走人。

在此前6月14日的陆家嘴论坛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郭树清谈到,必须以更积极的态度处置各类隐患,以经常的“小震”释放压力,避免出现严重的“大震”。

他表示,目前我国现阶段的金融问题具有极大的特殊性。这种特殊性决定了面对的矛盾更为复杂,有些风险的形成有着深远的历史原因,必须以更积极的态度处置各类隐患。总体上,要用事先的而不是事后的、主动的而不是被动的、整体的而不是零散的方法,去矫正各种偏离,及早恢复经济金融平衡。

而对于在不断的“小震”之中,如何协调、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则考验着各方的智慧。

对此,一位行业分析人士建议投资者,还是要聚焦平台、资产本身,不要太在意所谓的“背景论”。

在其看来,不少“上市公司系”的平台,上市公司股东实质上为“ST股”,存在着经营不善、股东大比例质押的情形,在近期的市场环境下,风险系数其实很高。

而对于网贷行业的未来, 一位业内人士对《棱镜》表示,自己自2013年入行,也算是一名躲过枪林弹雨的老兵,现在“就算是在战壕里,合上眼睛也能立马睡着”。

互金行业最初的几年,吸引了无数热钱涌进,市场极度膨胀。在他看来,现在市场确实到了行业生态需要自我清洁的时候。

他还记得自己最初入行时,一位老师告诉他的话,“好的时代也好,坏的时代也罢,钱都是一个稀缺资源。”只不过,在他看来,金融其实有它自己的逻辑,互联网某种程度上可以提高它的效率,但是没有办法改变它的本质。

“你永远都要对这个行业充满敬畏之心。”

来源: 腾讯《棱镜》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