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万亿元之后,再生一个余额宝,再造一个蚂蚁金服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余额宝与监管博弈的时代飞速过去,取而代之的,是“共治”下,一起“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其次,蚂蚁也将在“共营”思维下越走越远,朋友更多,空间更大,敌人更少。

  小郝子 原创  ·  2018-05-08 08:25
1.5万亿元之后,再生一个余额宝,再造一个蚂蚁金服 - 金评媒
作者: 小郝子   

终于要结束了,“定好闹钟抢宝宝”的时代即将成为历史。

是的,开辟一个时代的余额宝,存取、消费,准现金一样方便,收益上,每天 “少则一个茶叶蛋,多则一顿早餐”。就因为这妥妥的小确幸,它被4亿人偏爱。

然而,从今年2月开始,余额宝开始了限购模式,每天早上9点开抢,往往半小时后,就被抢购一空。于是,有了忠粉“定好闹钟抢宝宝”的新画风。

如今,余额宝宣布接入博时、中欧基金公司旗下的“博时现金收益货币A”、“中欧滚钱宝货币A”两只货币基金产品,它不再被天弘基金专属,转为多家基金联营。

由此,投向天弘的海量资金被分流出去,既易于风险控制,让监管放心,同时,也给力又给利,让基金小伙伴称心。这样一来,余额宝再获新生,限购必然逐步取消,体验能够重回过去。

没错,这是如今监管环境下的现实选择,但同时,也是它母集团——蚂蚁金服再造自我的必由之路。就像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所说:“现代企业不仅是一个赚钱做生意的经济组织,它更是一个满足社会经济需求的社会组织。”

特别是当下,最高层已经将金融定义为“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明确目标是“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

所以,无论是余额宝,还是蚂蚁金服,都必然沿着这样的社会化原则,解锁新模式,实现再造与再生。其实方向就是两个:一,创新不出格,寻求监管共治,二,协作不颠覆,与持牌机构共谋发展。

蚂蚁金服.jpeg

由此,达成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席勒说的:“金融不是为了赚钱而赚钱,它的存在是为了帮助实现社会目标。”这样,互联网先锋,不再是新金融的炮灰或收割者,而是趋利避害的产业基石。

发展的根本:监管放心,才不会凉凉 ”

就像《瓦尔登湖》里说的:“一切变化,都是值得思考的奇迹。”

2013年6月,余额宝上线,市场推广仅做了1个多月,它就指数式爆发成长,让行业玩家看见了“互联网+金融”的力量,开启了国内互联网金融的新时代。当时,监管层的态度非常明确:“要鼓励创新,包容式监管。”

但这样的欣欣向荣,也刺激出野蛮生长,结果,2015年开始,某租宝、诺亚财富等项目接连“炸雷”。几个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让整个互联网金融圈“污名化”,从而,引发监管迅速收紧, 2016年变为“审慎监管”, 2017年变为“穿透式监管”,目的,是要以雷霆手段,强化有形之手的管控。

而到2017年中,余额宝规模已经达1.5万亿元,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即便它个人用户占比超 99%,投资额低于1000 元的用户占比超 70%,即便它风险分散度极高,稳定性很强,从未出错,但是,鉴于欧美曾出现赎回挤兑危机,此时,监管也必须插手,对余额宝做各种限制,防范潜在的流动性风险。

理由是:从实践看,货币基金的兑付管理与规模之间存在"U型"关系——当货币基金规模较小时,抵御兑付冲击的能力较弱,风险高;伴随着规模的增长,基金的稳定性提高,赎回压力逐步下降,风险随之降低;但当规模超过一定限度后,赎回兑付的管理难度又再次上升,风险也会再提高。

值得庆幸的是,监管并没有因此做粗暴的“一刀切”,而是面对风险问题,采取疏导,允许创新。原因有二:其一,余额宝依然增长,证明了老百姓有切实的需求,不宜强行抑制;其二,监管只要抓住问题的根本,成本是最低的,效果是最好的。

因此,当余额宝上报“分流措施”,主动为天弘基金的管理规模“减肥”,降低单只基金的风险集中度,监管欣然参与其中,良性互动下,确定出一套“共治”方案。

来钱.jpeg

这样,监管层既开创出新的监管模式,提高了全行业的风险控制水平;同时,也找到了监管的“新思路”,继续让老百姓享受普惠金融的好处。进而,将最高层强调的“防范金融风险”、“持续健康发展”有机地统一。

的确,现在,监管依然高压,红线多多。但就像著名企业家杰克·韦尔奇说的:“抱怨这个机制,就会被这个机制拿下。” 金融注定只能是合规者的金融。与其抱怨,不如与监管共治,寻求再生,由此,让监管放心,金融科技产品才不会“凉凉”,才能活出自己的理想主义。

牛逼的未来:小伙伴称心,才能纵横四海

无疑,这样的基金联营制,让余额宝的发展不再受阻。而更重要的是,其“宗主”蚂蚁金服,也将借机落实新定位,组建出金融圈的“英雄联盟”,开启新的未来。

早在去年6月,蚂蚁金服CEO井贤栋就宣布:“蚂蚁金服所积累的技术能力和产品,将全面向金融机构开放,成熟一个开放一个。”

众所周知,蚂蚁金服的前身是支付宝,它从支付切入,逐步开辟理财、公共服务等业务,多年下来,沉淀了用户、技术与服务。此时,这些能力正可以大规模输出,让传统金融机构握住“互联网+”的赋能之手,再无转型焦虑。

其实,金融机构一直是运用新技术的高手,只不过近几十年,大量的新技术被它们应到中后台的交易、风控、管理等方面,成为了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而在消费者端,它们缺乏思路和方法,但只需一根引线,一点点播,一切就会大不相同。

例如,蚂蚁对基金公司、银行、保险公司开放“财富号”(支付宝内的“公众号”),提供用户画像、精准营销等一系列工具,帮助它们激活潜在用户,连接用户、分析用户,使得金融产品与用户精准匹配。

很快,像“华夏大狮”、“招商武侠江湖”、“兴全弹幕小天后”……一批原生的机构IP从财富号里走出来,因为接地气而爆红。老百姓不再“不懂产品,胡乱买”,机构也不再“不懂需求,强行卖”。

如此,尝到直面用户的甜头,金融大咖一改只供应产品的“角色”——它们不必再拼渠道、拼价格,而是拼用户理解,毕竟,努力开发出适当的产品,满足“千人千面”的需求,效率更高,利润更多。

也是在这样的合作中,博时、中欧等基金公司与蚂蚁加深了了解,前者更懂后者在技术、风控、用户理解上的特性和能力,后者更明白前者在投资研究、IT后台、产品开发上的特征和实力。

所以,两者能在余额宝项目上迅速达成共识,建立流程、机制、规则,实现“联手共营,风险共管,协作共生,利益共享”。

可以预言,余额宝的联营只是开始,它将以互联网速度,小步快跑、迅速试错、升级迭代。而这一切,也将积累下宝贵经验,让蚂蚁能与更多金融伙伴深度合作,开放共赢。

前途.jpeg

别忘了,金融市场N万亿规模,从没有一家公司能 “赢者通吃”。所以,最现实的做法,就是上述的联盟再造,共同进退,只有这样,同志者共谋,小伙伴称心,蚂蚁才能在未来 “生态的角逐、联盟的战争”中胜出,继续纵横四海。

回过头看,的确,余额宝开放申购“还在路上”,但这事背后,所有的逻辑已经一目了然。

首先,余额宝与监管博弈的时代飞速过去,取而代之的,是“共治”下,一起“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其次,蚂蚁也将在“共营”思维下越走越远,朋友更多,空间更大,敌人更少。

大势所趋下,一切都是顺势而为,只有这样,才能力有所逮,业有所成,不是么?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