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以开放促竞争 以竞争促繁荣 新一轮金融业开放大幕拉开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4月11日的博鳌分论坛“货币政策的正常化”上宣布了11项开放措施。其中,“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等6项开放措施将在最近几个月落实。

  晴天  ·  2018-04-12 09:12
金融时报:以开放促竞争 以竞争促繁荣 新一轮金融业开放大幕拉开 - 金评媒
来源: 金融时报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4月11日的博鳌分论坛“货币政策的正常化”上宣布了11项开放措施。其中,“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等6项开放措施将在最近几个月落实。

4月1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指出,中国将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在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方面,要确保落实对外资持股比例限制的放宽。随即,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4月11日的博鳌分论坛“货币政策的正常化”上宣布了11项开放措施。其中,“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等6项开放措施将在最近几个月落实。

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校长李剑阁在同一场分论坛上谈到,此前20年中国银行业取得了长足进步,四大行在国际上排名前列。近几年,中国银行业在改革治理、风险管理等方面有了很大提高,如今已经到了把门开得更大的时机。李剑阁表示,如果外资进来,不管是外资参入现有银行还是独立建立银行,现有本土银行都有足够的能力去竞争,并将在竞争当中提升管理水平。

监管方面此前多次表示,金融业是竞争性服务业,受益于对外开放,还要进一步扩大开放。对于金融业开放需要遵循的规律,易纲指出,一是金融业作为竞争性的服务业,应当遵循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原则;二是金融业对外开放要以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的进程相互配合、共同推进;三是金融业开放要和防范金融风险并重,开放程度要和金融监管能力相匹配。

放宽金融机构外资股比限制

放宽外资持股比例无疑是新一轮金融业开放的重要主题。相关措施除在银行业有所体现外,还包括放宽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等外资持股比例上限。

出台上述措施的背景是,当前外资金融机构在我国的市场份额总体较低,近年来不升反降。有数据显示,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外资银行资产占比一直在2%左右徘徊,2017年末甚至降至1.28%;一些合资证券公司出现外资撤股,保险业外资占比也从2005年8.9%的峰值下降到2016年的5.6%。

此前金融业对外开放的经验表明,外资金融机构丰富了国内金融体系,引进了先进的经营管理方式,促进了金融体系多元化发展。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对外开放不仅有助于充实中资银行的资本金,学习和引进先进的服务理念、管理经验以及成熟的产品和技术,更重要的是可以引进现代管理理念和公司治理机制。在“引资”的同时,实现“引智”和“引制”。金融业在对外开放过程中,由竞争机制带来压力和动力,客观上也有助于中资银行的进步和繁荣。

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原则之一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这样可以取消歧视性安排,为外资金融机构提供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此前撰文指出,扩大对外开放意味着引入新的竞争者和新的竞争机制,市场竞争将更为充分,更有利于金融创新的发展和金融资源的有效配置。反之,缺乏竞争会滋生懈怠,导致高杠杆、低资本、不良贷款等现象,反而容易产生金融危机。

资本市场开放程度进一步提高

金融市场方面,近年来我国陆续推出的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制度安排拓宽了投融资渠道,促进了境内外资本市场联通,提高了金融资源配置效率。

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仍是散点式的开放模式。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开放程度最高的债券市场,其开放的广度和深度也远远不够。

据统计,2017年12月,外资持有我国债券资产为11988亿元,占我国总债券资产的比例为1.9%。从国际上来看,这个比例远低于美国的43%,与韩国的18%相比也明显偏低。

对于股票市场的互联互通,易纲宣布,从5月1日起,沪股通及深股通每日额度从130亿元调整为520亿元,港股通每日额度从105亿元调整为420亿元。随后,中国证监会和香港证监会就此发表了联合公告。

香港证监会行政总裁欧达礼表示:“每日额度经扩大后,将方便两地投资者进入香港及内地的股票市场,并促进市场互联互通的未来发展。”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表示:“扩大每日额度将进一步提升交易的流畅度和确定性,也有助确保MSCI新兴市场指数今年纳入A股的过程顺利。”

对于债券市场未来的开放水平,中信证券(19.450, -0.29, -1.47%)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表示,随着我国金融市场的进一步开放,我国债市吸引境外资本流入的潜力也将进一步提高,外资持有中国债券比例将相应增长。与此同时,外资流入的增加会提高汇率市场的波动,随着金融市场开放、资本账户逐渐放开,汇率市场化改革仍将是大方向。

“三驾马车”相互配合共同推进

在回答资本项目可兑换方面的问题时,易纲表示,提高沪股通、深股通和港股通的每日额度,实际上都是在有序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让大家在资本项目下越来越方便。

在中国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的过程中,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提升资本项目可兑换程度可谓“三驾马车”。其中,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有助于丰富国内金融体系、优化资源配置、提高金融体系竞争力;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有助于自动调节跨境资本流动,增强宏观经济弹性和回旋余地;减少资本管制,有助于稳定市场预期,为引进外资提供便利。上述任何一驾“马车”出现问题,都会影响整个开放进程。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表示,金融服务业的开放是中国履行“入世”之初的开放承诺。开放金融服务业同开放资本项目是不同的两件事。开放金融服务业并不等于放弃资本管制。事实上,中国完全应该大幅度放宽金融业的市场准入。海外金融机构的进入和竞争压力的增加,将促使中国金融机构改善服务,更好地为实体经济和公众服务。与给出资本项目完全开放的时间表不同,给出金融服务业开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是可行和有益的。

与此同时,扩大金融业开放也应与加强金融监管密切结合起来,确保监管能力和对外开放水平相适应。余永定表示,金融服务业开放不可能不涉及资本的跨境流动。因而,在进一步开放金融服务业的同时,必须提高管理资本跨境流动的水平。

(编辑:郑惠敏)

来源: 金融时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