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资管大限将至 借贷宝们6月直面生死劫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借贷宝表示,监管机构正在对存管银行进行白名单测评,通过测评的银行才具备对接网贷存管业务的条件。

  艾琳  ·  2018-04-10 09:21
互联网资管大限将至 借贷宝们6月直面生死劫 - 金评媒
来源: 时代周报 宁鹏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借贷宝表示,监管机构正在对存管银行进行白名单测评,通过测评的银行才具备对接网贷存管业务的条件。

3月28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下发了《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指出,经过前期整治,违法违规互联网资管业务得到初步控制,4月起,整治工作转到验收及总结阶段。 《通知》要求,未经许可依托互联网发行或销售资管产品的,须立即停止,存量业务最迟于2018年6月前压缩至零。而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借贷宝等互金平台仍未下架相应产品。

借贷宝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借贷宝作为一个平台类的APP,中间涉及基金和保险板块,我方只作为流量提供方,开户与资金流均在第三方完成。”

面对日益逼近的备案大限,借贷宝表示,监管机构正在对存管银行进行白名单测评,通过测评的银行才具备对接网贷存管业务的条件。“这可能还需要一定时间。我们计划在5月底之前或者6月完成备案。”借贷宝称。

整改倒计时

留给互金公司的整改时间已经不多。《通知》明确了互联网资管业务属于特许经营业务。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的本质是资产管理业务。资产管理业务作为金融业务,属于特许经营行业,须纳入金融监管。

《通知》指出,从2018年4-6月底为验收阶段。验收完毕后,对于已补齐资管业务牌照的机构,由各省整治办出具验收合格意见。对于未持有相关业务牌照,但存量已压缩至零的机构,机构实控人须出具不再从事互联网资管业务的承诺书,并限期办理工商及ICP备案变更等。

实际上,监管层明确传达出金融监管不会放松,严防金融体系发生系统风险的信号。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非持牌机构依托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违法违规行为更多、隐蔽性更强。如果不对它们进行约束,放任其继续非法违规经营,资产管理业务的乱象将得不到根治。

在经营方面,非金融机构从事相应业务的专业性很难保证。2016年底,创业板上市公司上海钢联曾计划从事证券投资基金销售业务,为此特意发布了一份可行性报告。然而,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该报告漏洞百出,譬如在计算销量的时候以为“基金”是像“母鸡”一样一只一只卖的,并且认为国内的开放式基金总数量为21.09万只,与中基协彼时发布的2844只相去甚远。

东方证券分析师张颖认为,《通知》延续了一直以来 “穿透式”强监管的风格,对于持牌机构没有影响,但对于未能按时、按规清理整顿的网贷等互联网金融平台影响较大。

中金公司分析师王瑶平则认为,主流互联网平台在该些牌照上早有布局,龙头平台大多合规。违规理财平台受到较大冲击,监管套利的历史将终结。

事实上,互联网资管监管环境的改变,影响的不仅仅是互联网金融行业,其影响还将传导到传统金融业。

此前,为应对备案要求,部分转型综合理财平台者将旗下P2P网贷与所谓“资管”业务进行拆分,但本次《通知》明确:“承接互联网资管业务的实体未将存量业务压缩至零前,不得对相关网贷机构予以备案登记。”以倒逼P2P平台回归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定位。

事实上,对于“导流”的互联网平台,山西证监局曾经在2017年4月点名“理财魔方”和“拿铁理财”两家互联网平台涉嫌基金销售违规。这两个互联网平台未获得基金销售牌照,其业务实质上为帮持牌机构盈米财富基金与天天基金引流。

“强监管下,套利的口子被一个个堵上,本来就是迟早的事。”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

金融创新与监管套利

互联网金融在短短几年里,仿佛已经走过了一个轮回。在互联网金融概念大热的时候,传统金融被贴上了“过时、守旧”的标签,甚至有上市公司为了蹭热点,将其公司名称改为“匹凸匹”。而伴随着互联网金融领域监管政策的落地,互金平台的处境逐渐变得尴尬,除了竞相开展资管业务外,部分互金平台以科技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名义进行网贷业务,以规避监管。

互联网金融迅速走马圈地,引发了一些质疑,却也让一些传统金融机构选择与其合作。

一家公募基金公司董事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对于集团旗下的业务,无论是公募、股权投资,还是基金第三方销售,最基本的要求都是合法合规。但是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你送他们牌照他们都不要,他们的业务实际上就是监管套利”。

一位“老十家”基金公司前任董事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不是一场公平的战争,人家在手机上随便弄个APP就可以卖产品,投资者甚至连买的是理财还是基金都整不明白。你却要受制于各种风控流程,所以我曾经向证监会提意见说不能搞”。

由于非金融机构并未在监管范围内,因此,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广告宣传,部分存在误导投资者、回避风险和混淆概念的嫌疑,这种不规范的行为会挤出很多金融机构正常业务的开展。

实际上,即便是拥有相应金融牌照的互联网公司,也会产生违规行为,譬如同花顺基金与蚂蚁基金的送红包活动,便曾遭浙江证监局勒令整改。唯一的差别是,持牌机构的行为会受相应监管部门的约束,毕竟牌照得来不易,违规经营要付出较大的代价。

除了质疑的声音,也有人将互联网金融当成一股新兴的力量,选择与其合作并尝到了一些甜头。一位前十大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笑称,“我们打不过互联网公司,就投靠互联网公司”。

其实,上述言论并非笑谈。年报显示,成立于2014年3月的趣店,其2017年度的净利润高达21.6亿元。这一数据秒杀了众多传统金融机构,譬如公募基金历经了20年的发展,行业内上百家公司的净利润数据仅天弘基金能与趣店比肩,而天弘基金也是“投靠了互联网公司”。

不过,即便是在互联网金融大热之时,部分从业者已经看到了危机。

“网贷行业最大的软肋,是并没有解决效率的问题,很多平台的获客成本都高于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一家近期赴港IPO的消费金融公司创始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他看来,网贷行业的风控相当混乱,有些公司已经做到上百亿的信贷规模,却连借贷中债权债务的法律关系能否走得通都不知道。

究竟是互联网能够点石成金,还是监管套利,处于不同的立场会产生不同的答案。“网贷主要服务在银行申请不到信用卡的群体,坏账率与逾期率却比银行信用卡还低,你信吗?”上述消费金融公司创始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此前有观点认为,由于不少民营企业存在未能被满足的融资需求,互联网金融或将有助于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然而,水总是流往阻力最小的地方。2015年1月,时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温信祥表示,互联网金融能否破解创新创业企业融资难仍是一个问号,尚在探索中。此前,他在公开演讲中也提到,互联网金融并未降低民间借贷成本。

“中国的非信用卡人群巨大,这对网贷而言意味着巨大的市场空间,这一点哪怕是美国也无法企及。”一家上市P2P公司创始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实际上,不仅仅是趣店,翻开那些拟上市的现金贷平台的招股书就能够发现,他们无一不是瞄准了这一拥有消费需求却没有信贷渠道的群体。

“当初进入P2P行业还有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的想法,后来发现这是个伪命题。”上述P2P公司创始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个人消费信贷才是真正的富矿。

互联网金融的狂飙突进,伴随着居民杠杆的剧增。最值得关注的是消费贷在2017年的爆发,全年居民短期贷款增加1.83万亿元,同比增长181.8%。

在网贷发展初期,互联网金融公司融资的时候都喜欢用美国网贷平台Lending Club等海外先行者来说故事。实际上,从数据上来看,国内的网贷企业的盈利能力远超海外同行。趣店等中国互金企业无论是市值,还是盈利能力,都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截至2018年4月4日,Lending Club的市值仅为14.49亿美元,而趣店的市值为38.62亿美元。

借贷宝何去何从

2017年10月18日,趣店以每股24美元正式在纽交所上市。IPO融资超过9亿美元,市值一度超过百亿美元,再度打开了资本市场对于互联网金融公司的想象空间。

然而,趣店上市某种意义上却成为网贷行业盛极而衰的一个拐点。对于市场的质疑,趣店CEO罗敏对媒体表示:“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还钱。你不还钱,就当作福利送你了。”

“其实罗敏说了一个大实话。”华南一家催收公司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网贷在当时的主流商业模式就是用高利息来覆盖高坏账率。

罗敏的言论直接导致当天趣店股价暴跌19.42%。彼时,东方财富证券分析师戴彧指出,包括趣店在内主营为现金贷业务的企业,未来将受到更严厉的监管措施。

事实上,从合规的角度来看,趣店的模式存在一定隐患。该公司旗下拥有两张分别为30亿元和27亿元的小贷牌照。趣店招股书披露,截至2017年6月30日,通过小贷公司放款占交易总额的23.1%,其迅速增长的信贷业务,主要资金来源是通过拓展银行、信托等渠道进行助贷,趣店扮演的角色是导流方。

趣店之后,互金企业扎堆赴美上市。在去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借贷宝CEO王璐对媒体表示,计划在次年或后年登陆资本市场,优先考虑香港。

然而,《通知》明确规定,未取得金融牌照不得从事互联网资管业务。依托互联网公开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须取得中央金融管理部门颁发的资产管理业务牌照或资产管理产品代销牌照。未经许可,不得依托互联网公开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

以借贷宝为例,截至记者发稿,仍可以在其APP中找到基金、保险,及其关联企业九信享盈的产品推荐。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借贷宝并无基金销售牌照,其代销基金的资质由众禄基金提供,这意味着借贷宝仍在为众禄基金引流。

此外,借贷宝APP中的保险产品则直接由泰康人寿提供,而借贷宝并未获得保险销售牌照。余额生息业务则直接对接九泰基金旗下的货币基金。注意到九泰基金的控股股东亦为九鼎投资,借贷宝顺其自然地为其关联企业引流。

对此,借贷宝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借贷宝只是作为流量提供方,开户与资金流均在第三方完成,相关合作方均具有相关销售产品资质。

2017年12月,新三板挂牌公司九鼎集团发布公告称,将通过增资24.93亿元,获得借贷宝4.19%的股权。照此计算,借贷宝的估值高达595亿元。

但如今身陷证监会的调查,市值大幅缩水的九鼎集团自顾不暇,能否增资给借贷宝,目前还是未知数。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表示,从目前看,那些存在互金平台集团化的公司,其网贷平台备案将非常困难,留下的整改时间也非常紧张,惟一的方法就是尽快清理全部违规业务,暂停互联网资管产品。

(编辑:杨少康)

来源: 时代周报 宁鹏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