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的相爱相杀| 互联网法律观察 - 金评媒

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的相爱相杀| 互联网法律观察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虚拟货币其兴也勃,其亡也忽。区块链却招惹池鱼之祸。

  享法Joy-Legal 原创  ·  2018-02-14 09:30
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的相爱相杀| 互联网法律观察 - 金评媒
作者: 享法Joy-Legal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虚拟货币其兴也勃,其亡也忽。区块链却招惹池鱼之祸。

引言

金融危机的爆发使传统货币信誉受损,人们产生出开发一种代货币(虚拟货币)的想法,比特币(Bitcoin)应运而生。2009 年时一枚比特币仅值0.05美元。2016年,1000美元仅能买0.05个比特币。除比特币之外,莱特币(Litcoin)、瑞波币(Ripple)、以太坊(Ethereum)等各种虚拟货币都被视作一夜暴富的捷径,浩大的挖矿行动就此开始。然而我国监管部门近段时间以来密集的监管力度似乎在控制这波热潮。

币圈现状

币圈现状很难用一句话,甚至一段话来描绘。

币圈五光十色。除了广为熟知的比特币外,谁是占据市场份额第二宝座的加密货币?根据2018年1月1日数据,2017年回报率最高的加密货币为瑞波币,涨幅36018%,以及市场很少听闻的加密货币NEM,Ardour和Dash等。而以太币、莱特币、量子链等虚拟货币,则让人较为熟悉。有些人将比特币外的其他货币一概称之为山寨币,时至2018年的现在,仍有各种名目的“币”在推出。

币圈很火。各种币价值飙升,交易平台不惜出海繁荣;迅雷推出了玩客币,因管理层风险理念不一不惜手撕子公司;徐小平内部分享鼓励拥抱区块链;周鸿祎比特币悬赏黑公关。

币圈寻求国际安全岛?中国、美国等国家不断出台政府监管意见,防范虚拟货币带来的非法募集资金、非法证券交易以及洗钱风险。据媒体介绍,在中国政府的强监管下,中国三大主流交易所——OKCoin、火币网和币安,均已将交易业务全部转移到政策友好的境外区域。但是,国人又如何了解哪些国家对虚拟加密货币有了什么样的明确合法身份确定,交易规则如何制定?炒币者的资金汇出与收入兑现,又如何确保不会触犯所在地和中国政府的有关税收和外汇的监管法律?

技术支撑——区块链

虚拟货币的产生是创始人想要去中心化的结果。所谓去中心化,就是指货币的发行不再依靠国家金融力量,而是在特定的电脑开源软件上就可以进行。这种情况下,虚拟货币的发行数量不再轻易为人控制,而是需要复杂的程序设计和密码保护,因此更为可以更有力地防止通货膨胀。

每隔一段时间,会产生一个象征着一枚虚拟币的随机代码。当“挖矿工”计算出该代码以后,一枚虚拟币产生,同时也产生一个区块。这枚币的每次流通都需要区块完成认证,区块内容逐渐扩充,所有区块链接起来就形成区块链。虚拟货币的所有交易认证信息都被记录在“区块链”中,区块链是虚拟货币得以流通的背景网络。

短期内,比特币不大可能成为一种广泛普及开来的支付方式;目前,比特币将作为一种全球可用的资产而流行开来,就像黄金一样。黄金也不会用于日常交易中,同理,比特币的价值就是作为一种可让人们储存财富的数字资产。

而另一方面,区块链作为一种底层的技术,通过虚拟货币获得大众普及和技术关注,也创新出更多玩法,比如数字猫。数字猫:根据2018年以太坊平台上的交易显示一只数字猫价值100万美元!这款应用使用了以太坊区块链来创建一个公共、共享的数字猫加密历史记录,如今它已经成为了以太坊平台上最受欢迎的应用,用户们至少花取了300万美元来培育、购买并出售游戏中的商品,2017年12月4日最高的一只数字猫更是创下了100万美元的天价。截至目前,这些数字猫的平均交易价为100美元。这款游戏应用已造成以太坊拥堵。  

什么是ICO

ICO是Initial Coin Offering的简称,是数字货币/区块链社区的产物。ICO也公开发行,与IPO不同的是发行标的物由证券变成了数字加密货币。参加ICO项目不能使用人民币、美元等法定货币,需要使用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货币。当这些代币成功ICO后,还会形成一个类似于股市的二级市场。

此外,ICO项目通常采用分阶段发售的方式,即包括早起鸟阶段、第二阶段、第三阶段等,参与的越早,越能以更低的价格获得项目代币。

2017疯狂的ICO

李笑来:提到ICO不得不提李笑来,李笑来的EOS项目,在2017年6月底EOS白皮书面市后,短短5天内就融到了1.85亿美元。在7月2日时,EOS的整体市值达到了近50亿美元。随后的7月4日,EOS持续多日下跌,到8月29日左右时,EOS代币价格9元左右,不足最高价36.58的1/4。

而与这“加之50亿美元的空气”相比,李笑来接下来发布的PressOne更加让人难以理解。该项目没有配备白皮书,官网只有几百字的介绍,乃至给出“不提供那个,即使提供了也没多少人能看懂,甚至没几个人看的东西”的回复,因此李笑来就得到了骗子的称号。

艺术链(Arts)ICO“骗局”:2018年1月有消息称艺术链(Arts)项目被质疑虚假宣传,投资者纷纷要求退币,并将创始人“护送”到北京金融局信访办公室。这已经是当下币圈的常态,平台跑路,用户资金难以收回,乱象丛生。目前该创始人已被警方控制,北京金融局内部已经将此事件定性为“金融诈骗”,接下来将会顺藤摸瓜,彻查国内 ICO 链条。

ICO的监管之路

2017年9月4日,在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中明确指出,代币发行融资(ICO)行为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发售代币票券等违法犯罪活动,任何组织和个人应立即停止从事ICO。但是币圈看起来并没有因此而销声匿迹。反而,黑产代币,ICO出海,变相虚拟货币投资,炒作区块链技术等新闻层出不穷,似乎一不小心就错失了百亿富翁的机会。

而在此七部委公告之前的8月28日,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也对外发布《ICO风险提示函》称,投资者投资ICO项目时,除可能面临虚拟货币技术方面风险造成的损失以外,还可能存在参与非法集资、洗钱、传销等违法犯罪行为引发的法律风险。对于信息不够透明的项目,还存在被诈骗风险。

2018年1月12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特别点名迅雷“链克”,称其本质是一种融资行为,是变相ICO。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呼吁,广大消费者和投资者应认清相关模式的本质,增强风险防范意识,理性投资,不要盲目跟风炒作。

2018年1月16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将密切关注涉及区块链概念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和二级市场交易情况,对于利用区块链概念进行炒作和误导投资者的违规行为,将及时采取纪律处分措施。同日,上交所也公开表示,对于市场热炒“区块链”概念,个别股票已经出现炒作风险。

2018年1月17日,央行营业管理部支付结算处发布一份名为《关于开展为非法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支付服务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的特急文件(简称“通知”),《通知》显示,央行要求各支付机构严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支付通道用于虚拟货币交易。

2018年1月2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境外ICO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告知“根据国家相关管理政策,境内投资者的网络访问渠道、支付渠道等可能会受到影响,投资者将蒙受损失。”

此外,2018年1月17日,据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知情人士透露,包括央行、中央网信办、工信部等多部委将联合加强对虚拟货币市场的整顿清理,特别是对于注册地在境内的场外交易平台、境内大额 “点对点”的做市交易,甚至是注册在境内但通过其在境外的网站平台为国内客户提供虚拟货币集中交易服务等将进行逐步清理。

据悉,下一步将继续对虚拟货币相关行为保持严密关注,采取包括取缔相关商业存在,取缔、处置境内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等在内的一系列监管措施,以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

结语

区块链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被越来越多地应用,但对于虚拟货币来说,政策和监管对其的包容度就没有那么大了。上述不同监管部门的频繁表态,还是希望一个冷静务实的金融市场,让普通大众离开“投资”的喧嚣,让区块链、比特币回归其技术的本质。

(编辑:郑惠敏)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