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六成受访大学生对互联网金融产品持谨慎态度 - 金评媒

近六成受访大学生对互联网金融产品持谨慎态度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对于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等互联网金融产品,30.53%的受访大学生将其视为一种潮流,并借助其提前购买手机数码、鞋帽服装等心仪产品。40%的受访者对其仍心存疑虑,认为超前消费易导致盲目消费的坏习惯,造成经济和心理双重负担。

  茉莉  ·  2018-02-05 16:15
近六成受访大学生对互联网金融产品持谨慎态度 - 金评媒
来源: 中国青年报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对于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等互联网金融产品,30.53%的受访大学生将其视为一种潮流,并借助其提前购买手机数码、鞋帽服装等心仪产品。40%的受访者对其仍心存疑虑,认为超前消费易导致盲目消费的坏习惯,造成经济和心理双重负担。

2017年的最后一天,广州的大学生邓祖在朋友圈兴奋地宣布,自己通过兼职还清了蚂蚁花呗上的所有欠款,现在要彻底告别它。

邓祖所说的“它”是一款互联网消费信贷产品,用户在消费时可利用其享受“先购物,后还款”的消费透支功能。

邓祖从去年3月开始使用蚂蚁花呗。在过去的10个月里,累计消费近8000元,信用额度也从原来的2000元被上调到2500元。消费最“狠”的一个月,邓祖的账单超过1500元,他不得不选择分期偿还。他觉得透支的消费“养大了自己的欲望”,这让他感到恐慌。

同样使用该产品的周格在浙江一所高校读大二,她坦言自己可透支的额度已达到1.2万元,现在还有6000元的欠款没有还清。这让她经常陷入“财务危机”。

1月30日,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全国134所高校536名大学生发起调查,结果显示,57.46%的受访大学生接受低门槛新事物并持谨慎态度,28.54%的受访大学生对低门槛新事物保持警惕态度且很少使用,对这类事物持开放态度并热情拥抱之的有5.97%。

“互联网金融产品是新事物,它有错吗?大学生有错吗?”受访者在留言里问。

低门槛新事物涌现,激发青年热情

在时下流行的社交平台上输入“大学生”进行搜索,“校园贷”的广告层出不穷。相比银行的信贷流程,它操作简单、准入门槛低、透支额度相对宽容,受到了互联网“原住民”大学生们的欢迎。

“每次都是用爸妈给的生活费和零花钱还款,”周格说,“资金比较紧张的时候,就缩减自己的生活支出,比如说减少在零食、水果方面的花销。”

相较于父辈习惯于储蓄的消费方式,新兴借贷工具让年轻一辈逐渐适应了超前消费,用自身信用做担保,用未来的金钱进行消费。

沈阳一所高校的大二学生马佳偏爱用互联网信贷产品支付小额开销。“连点外卖都是用它支付,”马佳说,选择这种支付方式会收到赠送的手机流量或抽奖机会,同时,这也是手机支付时系统的默认支付方式。

尽管是支付小额开销,马佳也真正体会了“积少成多”的含义。“不知不觉就将钱花出去了,”马佳说,“通常月末剩的生活费不够还款,需要用下个月生活费还款。”

和互联网借贷工具一样,同为低门槛新事物的电子竞技和直播平台,也激发着年轻人的热情。

2017年12月,来自浙江一所高校的李江和团队在“荒野行动校际争霸赛”杭州赛区上赢得了第一名,获得了4000元的奖金及装备。李江称,游戏还没上线时自己就很期待,现在每天大约花两小时和朋友一起玩游戏。

作为新事物的电子竞技吸引了许多大学生的关注与尝试。来自重庆的林朝认为电竞的风靡是当下年轻人社交方式的具体体现之一。在这种社交方式下,大学生们通过和同龄人相约电子竞技去巩固自己身边的人际关系。

“在我看来,直播平台就是电视的替代品,父母都是看着电视入睡,而我是看着直播入睡。”同样作为新事物,逐渐兴起的直播被黄明比做“父母的电视”,这个1996年出生的小伙子每天晚上会打开电脑看直播,在主播们的闲聊、视频的吐槽弹幕中进入梦乡。“但直播和电视又有不同,在直播里,我可以了解到最新的网络用语,和喜欢的主播进行互动,这可比电视有趣多了。”

57.46%的受访大学生对新事物持谨慎态度

对于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等互联网金融产品,30.53%的受访大学生将其视为一种潮流,并借助其提前购买手机数码、鞋帽服装等心仪产品。40%的受访者对其仍心存疑虑,认为超前消费易导致盲目消费的坏习惯,造成经济和心理双重负担。

浙江师范大学的张怡通过3个月分期支付,买到了昂贵的洗脸仪。相较于存钱数月才能购买享用的支付方式,她更认同新兴互联网借贷产品“边使用边还款”的支付方式。在金钱上比较自律的她坦言,每次使用花呗时她都会时刻提醒自己:“要心里有数再买东西。”

上海电影艺术学院的许来同样以谨慎的态度面对低门槛新事物,在使用过程中逐渐对这类事物产生了认同感。喜欢看户外、音乐等直播节目的他,通过直播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去年他参与一个户外直播节目制作的工作,学会了脚本制作等具体技能。“目前我尝试往编导方面发展,直播让我找到了自己的兴趣和未来发展目标。”

除却谨慎接触低门槛新事物的学生,部分受访者因对新事物过分热情而受到冲击。

从去年开通京东白条至今,来自天津的王阳已花费近两万用于购买耳机、键盘、硬盘等电子产品。短短一年间,他的可用信用额度已提到了一万。作为尚无稳定收入的大学生,王阳每月都会从父母给予的2500块生活费中拿出1800块偿还京东白条。最近他用京东白条买了价值2000块的固态硬盘,“虽然这个硬盘贵也没什么用,但这是我儿时的梦想,我想要这个固态硬盘很久了。”

重庆一所高校的沈飞在大二下学期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在电子竞技上,所学学科均未及格。在父母和老师的商讨下,沈飞休学一年进行调整。“沈飞对自己的未来很迷茫,没有清晰规划。”沈飞的室友说。

“低门槛”不等于“无条件”,大学生面对新事物有热情更需理性

浙江理工大学“世界电子竞技大赛概论与实践”课的教师周维达并不赞同学生将“电竞选手”定为职业目标。在他看来,看似“低门槛”的电子竞技虽对身体素质和竞技场地无过高要求,但依然需要参与人员有一定的逻辑思维能力和自控能力。“金字塔尖的选手可以将电竞作为自身职业目标,但多数学生还是仅把电子竞技作为闲暇时的娱乐方式更为合理。”

“低门槛”不等于“无条件”, “低门槛”的背后是以青年学生个人信用记录、时间规划能力等为条件。

天津科技大学的辅导员王腾月一方面鼓励青年大学生跟上时代、保持好奇心,在摸索新事物的同时寻找未来发展方向。另一方面,他强调青年大学生不能只做沉醉于新事物的体验者,还要做一个思考者,“青年大学生要理智判断利弊,尽量规避低门槛新事物的不良影响,而将其优势最大化。”

作为辅导员,王腾月一直积极了解新事物,在他看来,及时了解新事物利于把握青年学生的思想动态,也利于教育者借助新兴平台开展青年工作。但与此同时,他也时刻警惕着低门槛新事物,“我们要引导学生正确面对新事物,进而让学生在将来能正确看待社会生活中的一切新问题、新现象。”

来自浙江理工大学的辅导员侯霞并不反感青年学生接触新事物:“有的同学在接触了目前流行的直播平台后,对视频剪辑技术更为了解。学生可以从新事物中找到自己兴趣所在,甚至未来职业发展方向。”

但同时她也强调在面对低门槛新事物时,大学生应具有正确的价值判断:“比如用互联网消费信贷产品,青年学生可以在自身经济条件范围内适当提前消费。但不断透支信用或泄露隐私则是不可取的。对待低门槛新事物,青年大学生要有防范意识,并学会在使用过程中平衡自身精力投入。”

(文中受访学生均为化名)

(编辑:杨少康)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