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的发明人很可能就是这个不被人知的澳大利亚天才

首页 > 国际 >正文

【摘要】自从那个使用中本聪为假名的人第一次在2009年一月九日发布比特币的代码以后,他创制的电子货币已经从一个极客的新奇玩意儿成长为一种经济奇迹。从国际汇款,到网上非法药物买卖,这个电子货币的总价值已经发展到近十亿美元。不管中本聪是谁,这个人控制了一个九位数的财富,然而比特币的创建者的真实身份仍然没有被揭开。

  推雪车去赤道  ·  2015-12-11 05:35
比特币的发明人很可能就是这个不被人知的澳大利亚天才 - 金评媒
作者: 推雪车去赤道   

即使他的脸高耸在参加拉斯维加斯的比特币投资者大会10英尺以上,Craig Steven Wright对大多数参加的加密和金融界人士而言都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 当这个44岁的澳大利亚人,通过Skype视频出现在D酒店宴会厅的大屏幕上时,他穿着一点都不出众:黑色西装外套和没有系领带的,皱巴巴的衬衫;他棕色的头发整齐地分开;他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大会的特约演讲人的名单上。即使是小组的主持人,一个名为MicheleSeven的比特币博客作者,都有点担心观众会不明白他为什么在那里。Wright介绍自己时说他是“前学术界人士,做过一些不为人所知的研究,”
这时主持人打断他的话。
“等一下,你是谁?你是一个计算机科学家吗?”
“什么都做一些,”Wright回答。 “我有一个法律硕士学位...一个统计学硕士学位,双博士学位......”

“您最初是如何了解比特币的?”主持人再次打断,仿佛仍在试图确定Wright的意义。

Wright停顿了三个完整的秒。“嗯。我已经参与了这一切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他的话语时有停顿。 “我试着,嗯......不惹人注意“ 他似乎正在抑制自己的微笑。
主持人继续问别的人去了。
就像过去的七年里无数次一样,把连线杂志研究表明所显示的个结论,送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那就是“我是中本聪,比特币的创造者。”

自从那个使用中本聪为假名的人第一次在2009年一月九日发布比特币的代码以后,他创制的电子货币已经从一个极客的新奇玩意儿成长为一种经济奇迹。从国际汇款,到网上非法药物买卖,这个电子货币的总价值已经发展到近十亿美元。不管中本聪是谁,这个人控制了一个九位数的财富(这在汇率达到峰值的2014年,价值超过十亿美元),然而比特币的创建者的真实身份仍然没有被揭开。众多媒体,从New Yorker到Fast Company到新闻周刊展开过调查但都不能下确定的结论;新闻周刊声称自己找到了中本聪,但是只是找到一个后来否认自己和任何加密技术有关,更不用说加密货币的人。总之,全世界的中本聪寻觅者一无所获,中本聪究竟何许人也成了21世纪一个最为顽固的一桩悬案。关于他的真实身份的意义远远超出少数加密爱好者的好奇,而具有直接的经济影响。

在过去的几个星期,本杂志已获得有力的证据的中本聪的真实身份。种种迹象表明,Craig Steven Wright,一个从来没有上过任何中本聪候选人名单的,几乎在每一个细节都适合这个加密货币发明人的特征。尽管我们掌握了大量证据,我们还不能说有绝对把握这桩悬案就解决了。我们面临的是两种可能:要么Wright发明了比特币,要么他是一个特别聪明的恶作剧者,非常想让我们认为他发明了比特币。

证据

第一个证据指向赖特出现在十一月中旬,当匿名的和赖特接近知情人士开始向假名为Gwern Branwen的独立安全研究人员和暗网分析师泄露文件。 Branwen向连线杂志提供这些文件,这立即导致了一些直接的,公开可见的证据链,把中本聪和Wright连接起来:

在2008年11月比特币白皮书被公布的前几个月的2008年8月Wright发表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提到自己打算发布一个“加密货币论文”,并提到“三联记账,以及金融密码学家伊恩·格里格2005年论文的标题,列出几个和比特币相类似的想法。

2008年十一月同一博客的一篇文章。文章要求那些想和他联系的读者使用一个PGP公钥来加密他们的信息。一个PGP密钥是一个唯一的字符串,它允许使用者接收加密邮件。Wright使用的这个,当通过对它被保管的MIT服务器的数据库进行核对之后,指向了电子邮件地址satoshin@vistomail.com,这个电子邮件地址和中本聪使用的satoshi@vistomail.com非常相像。后者被中本用来向邮件列表上的联系人发送介绍比特币的白皮书。

从一个已经被删除的Wright的2009年1月10日的博客文章,其内容的归档副本称:“比特币的测试版明天上线。这是一种去中心化的… 我们将不断尝试,直到成功。“(如果只看日期,即2009年1月10日,那么这是在比特币发布的1月9日之后。但如果Wright生活在澳大利亚东部,而他在9号午夜后张贴文章,那么将仍然是比特币推出美国东部时间9日下午3点之前)。随后该文章被用非常模糊的文本替换了:“比特币也就是被碰得头破血流,最好的藏匿处就是最公开的地方。“今年10月以后的某个时间,这篇文章被完全删除。

除了这三个博客文章中,我们还收到的电子邮件泄露,录音文稿,以及会计表格,均证实这一推断。一个泄露的消息显示Wright向他的律师在2008年6月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提到了“一个P2P分布式台账”这显然是指被称为blockchain的比特币转账的公开记录。电子邮件接着提到Wright计划在2009年发布一个名为 “一个不需要可信的第三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

另一个泄露的电子邮件是由Wright发给自己的密友,电脑取证分析师David Kleiman,内容是他们共同致力过的一篇论文,而这也是在比特币的2009年1月推出之前。Wright决定提前退休,并投资数百计算机去验证自己的想法。”


在Kleiman撰写了一份PDF中,他同意管理一个代号为“郁金香信托” 的信托基金,而基金管理着110万个比特币。该PDF包含克莱曼的PGP签名,通过加密技术确保它不能被修改。Kleiman载2013年四月去世。

这百万比特币的郁金香信托和长期以来一个神秘的比特币钱包地址内的存币量是一致的,这个钱包可以通过比特币的blockchain查看得到,而人们普遍认为这个钱包被中本聪本人控制。到今天为止,只有中本聪一个人囤积过这么多的比特币,而事实是只有他有能力在比特币的进化史中使用相对少量的处理能力“挖掘”如此多的比特币。这样数量级的比特币堆独此无二,而备受关注的地址上从来没有一个比特币被花掉。

另一条关于Wright的比特币的财富线索并没有直接被泄露到连线杂志,而依然被存放在企业咨询公司McGrathNicol的网站上:一份Wright创办的名为Hotwire的公司的清算报告,这个公司要创建一个比特币银行。这显示这个企业在2013年六月的资产为Wright的价值两千三百万美元的比特币。在公司成立时,Wright投资的额度相当于现存比特币总量的1.5%。对于一个默默无闻的比特币世界的玩家而言,这个数字大的有点奇怪。

其它证据还有:一封2014年1月关于Wright和澳大利亚政府的税务争议的泄密邮件。在邮件中,他似乎考虑使用中本聪的名字来影响新南威尔士州联邦参议员亚瑟Sinodinos,他说“如果我们的日本朋友复出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它还包括给该参议院的另一份电子邮件,其署名为“中本聪”。

此外还有Wright回见律师和税务人员在2014年二月的谈话录音记录:谈话中他恼怒了一下:“我一直试图隐瞒自2009年以来我一直在运行比特币的事实,“Wright说, “到本月底,我认为世界上一半的人要知道了。”

在12月1日,连线杂志发送加密电子邮件给Wright,表明我们已经知道他的秘密,并要求和他见面。几个小时后,我们收到一封从Tessier-Ashpool@AnonymousSpeech.com发来的地址,邮件的地址Tessier-Ashpool是加密朋克们所熟知的威廉·吉布森的《蔓延三部曲》小说中描述的一个巨大的企业。而Wright在自己的Twitter页面的介绍里也曾引用了该小说。电子邮件的IP地址显示它来自巴拿马,受Vistomail控制,而Vistomail正是中本聪曾用来发送介绍比特币和运行Bitcoin.org的电子邮件的服务商。 “这是一个一次性的帐户。即使是Tor[匿名软件] 也不是完全可靠,但人是巴拿马的人民非常的好,他们不侵犯人的隐私”。邮件结尾说 “你正在挖,关键是你要挖多深?向你致以最好的问候,Tessier-Ashpool主管。”

几个小时后,我们收到另一个来自同一帐户更令人费解的消息。 “我之所以选择这个绰号是有我的用意的。我现在拥有资源。这让我成为我们。我仍然在试图知道我的能力到底有多大。所以,即使我拥有现在有资源,我仍然很脆弱。““你似乎知道一些事情。这比你应该知道的多太多了“。

我们在回信中描述了之前提到的三篇博客文章,显示Wright和比特币的创作有明显的联系,并再次要求见面,他给了一个富有意味的答复。 “虽然我们都渴望一定程度上被承认,很多东西已经成为过去。…很多人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但这个世界并不需要知道。除了成为一个独裁者,还有其他的方法来领导变革。“

经过我们再次要求一个交谈的机会,Wright回答说,他会考虑我们的要求。然后,他再也没有回信。

被洒落的面包屑 (故意留下蛛丝马迹)?

尽管所有的这些线索非常有说服力,但是没有一条可以充分证明Wrighgt就是中本聪。不排除所有这一切都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的可能,甚至是经由Wright本人策划的。未经证实的泄密文件可能是伪造的,或者是部分伪造。而最令人费解的是,这三篇博客文章的存档显示作者做了一些编辑 - 插入了他的比特币历史的证据。与中本聪的电子邮件地址对应的PGP密钥,并对即将到来的“加密货币论文”和“三联记账”是在2013年后添加的,即使是后指出比特币的测试版的那篇也是值得商榷的。虽然表面上是发表在2009年1月,后来似乎被删除,然后取消删除,有可能它的创作时间为2013年10月和2014年6月之间的某一时刻。

为什么要扔下这些面包屑仍是一个谜。是Wright试图将自己装扮称中本聪来盗窃这份荣耀(或金钱)?或者他正悄悄地试图透露出自己是比特币的创造者?

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如果Wright想要冒称自己是中本聪,那这个骗局的困难程度和比特币本身应该不相上下。一些加入到他的博客的线索是20个月前被添加的,看上去是一个非常有耐心的骗子才能做的出来,如果Wright是骗子的话。他对格里格的“三重记账”的论文引用将是一个非常富有发明意义的谎言,代表了一种可能导致比特币发明的灵感。而且还有一点疑问,Wright是一名比特币大亨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他的60万美元比特币的财富经过了McGrathNicol的公开审计。

Wright的博客,他的公开记录,他的可以被验证的电子邮件通讯内容,和Twitter消息,所有这一切都让他和其它的中本聪候选人相比时脱颖而出。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他就订阅了“加密朋客”的邮件列表。他致力于反权威主义和加密技术,还是黄金作为金融工具的倡导者。他是一个卓有成就的C ++程序员,一个能够写出难以被黑客攻破的类似Bitcoin的协议的安全专业人士 ,他是一个行动自由论者,和税务机关进行过战斗,还是一个日本文化的粉丝。

哪怕Wright不是中本聪,他也是一个非常奇怪而值得称道的人:他是一个几乎偏执的自学者。获得双博士学位,自称一年可以拿一个硕士。他是一个人类活动影响气候变化论的反对者,一个连续创业者,创业领域设计网络安全顾问到比特币银行,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声称,他曾经接受了挑战,完全自己制作一支铅笔,这花了他几年时间,他甚至自己做砖头建窑用来加工铅笔需要的石墨。

Wright的博客和泄露的电子邮件都显示了一个致力于建立一个加密货币的人。为此他抵押了自己的三处房产,投资一百万美元用于购置计算机,电,和网费,甚至为了挖比特币在自己位于东澳大利亚的偏远的乡下房子里铺设光纤。他的名为郁金香交易的公司,建立了已经正式跻身世界前500名的两个超级计算机,这似乎和他的加密货币项目有关。 (赖特似乎对郁金香情有独钟,似乎是对那些称比特币 为“郁金香泡沫”的人的反讽),第一台超级计算机被他命名为Sukuriputo Okane - 日语为“脚本的钱。”另一位名为Co1n ,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私有超级计算机。而在比特币投资者的发布会上,Wright告诉大家这第二台机器将用于研究比特币的可扩展性,此外他还正在具有价格便宜的地热发电资源的冰岛建立一个更强大的超级计算集群。

比特币观察者很早就猜测为什么中本聪的比特币从来都没有动过。 而Wright的郁金香信托基金的110万比特币可能持有答案。Wright的已故的朋友David Kleiman签订的信托基金PDF称这些比特币将在2020年解封,但Wright有权借用这些比特币应用于“关于P2P系统的研究,以及能够提升比特币的地位和价值的商业活动。”

尽管有这些例外的规则,这一百多万币至今还没有挪动过,即使是Kleiman2013年去世后。Wright可以用不太明显的方式利用基金,比如在法律上转移资金所有权,而仍然将比特币保存在之前的地址,把它留给资助他的公司。或者,他可能仍然在等待2020年1月1日,再把该在最大比特币财富上的盖子打开。

承认

尽管所有这些关于Wright秘密生活的线索,包括那些他自己放出来的 - Wright已经展现出自己超凡的反侦察能力和对隐私的热爱,以至于那些中本聪的崇拜者从来都没想过他有可能是中本聪。 当在拉斯维加斯大会被人问到比特币对产权有什么影响时,Wright说“如果我们不想走出来并说'我是一个亿万富翁,'或'我在运营XYZ,'或'这就是我的生活,我们应该有权不这样做。我们应该能够选择我们的生活方式。”

泄露的电子邮件显示Wright对人们试图找出比特币发明人很生气。 “我可不是什么美国人!我也不叫Dorien(原文如此)。”
Wright在2014年3月6日给一个同事的信息显示。

当天,新闻周刊发表文章称比特币的发明者是美国人Dorian Satoshi Nakamoto。

对于新闻周刊的文章。 “我不想成为你的封面人物。我没有被发现,也不想被发现,“在文章发表的当天他给一个同事的邮件中声称,标题是“请公之于众”,这可能是中本聪否认自己Dorian Satoshi Nakamoto的一个早期版本。当这个否认最终通过中本聪的P2P基金会论坛账号发布时,成了“我不是多利安中本聪。”

但Wright的私人远远没有这么平静。 “不要找了......你知道什么是隐私的意思吗?一个免费给予的礼物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别废话了!“

有时,然而,赖特却显得几乎羡慕中本聪的。 “人们喜欢我的秘密身份,但却恨我,”他在2011年给Kleiman的邮件中抱怨, “我有数百篇论文。聪只有一个。没有什么,只是一个论文,我[不]我与我相关!”

如果赖特是比特币的创造者,这个消息不仅仅满足了几百万比特币爱好者的好奇心,更为重要的是,Bitcoin经济将需要考虑,如果他的百万比特币的信任解锁在2020年,Wright和其他受益人就可以分配比特币,自由在公开市场上出售,有可能让比特币的价格大跌;目前正在为比特币的“块大小”争吵不休的的比特币社区可能会寻求久违的中本聪的指导;当他的公司公布自己关于比特币的研究结果后,世界将不得不重新去理解Wright的愿景的全部内容。其它被认为有可能为Satoshis的人和我们这些喜欢打听消息的记者一样都可以松一口气了。而加密货币的思想史将被永远改写。

尽管对寻找中本聪的人不满,Wright似乎近来有放弃双重生活的证据。在过去的两年中他在他的博客更加频繁的写关于比特币的文字;他甚至在Twitter上给出很多提示(虽然他也在本月早些时候被删除其中许多,并对Twitter做了隐私设置)。

“'身份'不是你的名字。人们往往错误的没有认识到它只是人和别人共同的经验 。”他在十月的一条推中写道。

而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本月早些时候提名中本聪获得诺贝尔奖,而随后他被宣布因身份不公开没有资格参选时- Wright抨击到:“如果聪是为了得一个ACM图灵奖(原文如此)或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经济学奖,他会让你这该死的知道这一点。”他在Twitter上写道,采用日本“chan”后缀表示熟悉或昵称。

“我从来没有希望成为一个领导者,但做选择不是我,”Wright最近的一条推声称。 “我们为我们创造的东西的产物。他们改变我们。”

在九月1一篇含义隐晦的博客文章中,怀特回顾了他漫长的职业生涯,甚至似乎承认,没有人能够拥有中本聪的财富并无限期的保持匿名。 “秘密本身存在某种力量和神秘,”莱特若有所思地说。

“我慢慢地开始认识和接受,”他补充说,“没有秘密可以永远长存。”

原文作者:Adam Voorhes | Gail Anderson + Joe Newton

翻译者:Eric | 比特币钱包haobtc.com的CMO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