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跑”到“并”,网贷退出哪家强? - 金评媒

由“跑”到“并”,网贷退出哪家强?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P2P备案大限,大量中小平台备案机会渺茫,如何有序退出?

  大文点金 原创  ·  2018-01-31 09:45
由“跑”到“并”,网贷退出哪家强? - 金评媒
作者: 大文点金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P2P备案大限,大量中小平台备案机会渺茫,如何有序退出?

闹剧终有谢幕之时。昔日新金融领袖们参加各种论坛高谈阔论构建美好金融社会,对于传统金融动辄指责的场景,仍历历在目。然时过境迁,在以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市值屡创新高的当下,趣店、拍拍贷等诸多成功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互金新秀们却跌破发行价。

互金行业风声鹤唳之际,更多的互金机构在纠结烧钱上市求上岸or快速退出求睡个安稳觉。砸出七八千万去美国上个市不容易,顺利大逃亡好睡个安稳觉也不是那么好实现的。各家平台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退出方式五花八门,更多平台是处于欲进不可、欲退不能的尴尬处境。

早期平台的退出简单干脆,就一个字:跑。2013年以前的P2P是典型的裸奔行业,并不存在第三方存管,往来资金走的是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自然人账户。几十万、几百万的现金搁在您老兄面前,您可能岿然不动,那几千万、几个亿的现金呢?卷款跑路,无他,人性而已,哪怕你最初不是想着诈骗跑路,真到那个点也难保心不动、行不动。庆幸的是在那么个蛮荒年代,知道名儿的平台两只手都能数得清,P2P也还没有成为公众知晓的投资领域。在2013年开始,由汇付天下等第三方支付公司切入P2P托管,继而一些银行的进入,平台卷款跑路之风才得到了有效遏制。

随着互金行业风险的加剧,政府坐不住了,公安机关开始主动介入,一些平台退出市场是因为一个“查”字。在“健康发展互联网金融”的政策春风鼓舞下,部分平台畸形膨胀发展,但是风控水平并未得到提高,资金运转几乎完全维系于借新还旧,演化为庞氏骗局;个别平台更是由于资产扩展速度跟不上资金供给速度,大量资金流向自己人为“创造”出来的项目,陷入自融和诈骗的漩涡。以e租宝被查为契机,2015年下半年开始,公安经侦部门大量介入问题平台的查处。此后也有一些平台实际控制人向警方自首,例如20161月的盛世财富,而201712月底钱宝网实际控制人的自首更是让人感慨经过近两年整顿的国内互联网金融市场仍有为数不少的诸如e租宝这样的大雷。

监管趋严的背景下,一些平台也开始选择主动清盘。第一家主动清盘的八戒理财的实际控制人是我的安徽老乡,职业经理人据说是我的光华校友。对于八戒理财的清盘,我是钦佩的:创业当有取舍,在砸了不少钱后明知不可为,又有多少人能主动舍弃、否定过去的自我呢?网贷管理办法的出台以及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开启,都预示着行业的红利期已然终结,平台的合规成本大大增加,几千家平台最终能够上岸的必然是少数。出于对形势的判断,20163月份开始,市场上不断出现一些平台以相对平和的方式主动清盘退出市场。能够主动清盘退出的,说明实际控制人还能够理顺债权债务关系,还能够有资金实力至少兑付投资人的本金诉求,对彼此来说是伤害最小的方式。

2017年年底备案指导文件出台后,新设平台原则上不予首批备案,老平台出现了壳价值,被并购退出又成为很多平台的选择。在互联网金融概念最为火热的2014—2015年,一些上市公司出于市值管理主动并购P2P标的,高估值的互金撑不起上市公司的利润体量,却撑起了上市公司的市值体量。而现在则是大量预期无法顺利完成首批备案或者备案之后业务开展受限的平台纷纷主动寻求转让,攻守之势大异。此前是想着能敲个竹竿,大赚一笔离场,而现在更多是希望能够止损离场:解决P2P投资人有序退出,需要有实力的资方接盘解决;解决先前股权资方的对赌协议中的赎回问题,也需要有实力的资方接盘。围绕并购退出的估值就像泡泡一样起伏不定,一个监管文件的出台可能就三五个涨跌停板。

到2018年6月份平台首批备案大限到来, P2P或被动或主动的关闭必将密集出现,而围绕具有优质资产端以及活跃投资人用户的平台的并购机会也将涌现。对于体量较小的平台而言,主动关闭线上平台是在监管成本高昂背景下的理性选择;而对于体量较大、涉嫌自融或诈骗或是底层资产质量较差、违约风险突出的平台而言,主动自首当为明智选择;更多耕耘互联网金融市场,在特定区域或特定渠道拥有稳定的债权资产供应,或是几年积淀下来一批相对具有忠诚度的投资人群体,这类平台则可能成为被大平台或产业资本并购的对象。

从监管机构角度看,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开启以及互联网金融监管办法的落地,本质上都是为了保护投资人,守护国内金融市场的稳定。监管政策的趋严绝对不是为了使雷多爆、雷早爆,而更多是为了排雷并做好地雷引爆后的风险处置的前置性工作。平台的合理有序退出是监管需要重点考量的话题。目前平台的被动退出大多参考非法集资事件处置的经验开展工作,平台主动清盘退出并不存在统一的规范。从引导平台有序退出的角度看,一方面可以考虑设立专门的投资者保障基金,该保障基金仅为平台投资人提供一定救助机制,而非承担本息兑付责任;另一方面可以推动成立平台的并购基金,政府给予相应的政策优惠,推动优质龙头平台或上市公司等实力资方并购平台。

在行业尘埃落定的2018年,一如我在《P2P向死而生》一书前言中强调的,我在这里再次呼吁:一个合格的引领时代潮流的互联网金融创业者首先应当是有理念、有坚持、有担当的人。在互金行业大变局的当下,广大互金从业人员应不忘推动中国民间金融阳光化和民主化的初心,应坚信中国金融市场的未来必然是更加开放和包容性的,应充分承担起自身的责任义务、兑现自己对社会和投资人的庄重承诺。可以说,自2018年以后,先前我们所熟悉的P2P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死去,未来还能存活的P2P必然有所不同,活下来并做大做强的必然会是兼备理念、坚持和担当的平台。

(编辑:郑惠敏)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