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宝网骗局远及贫困县 宁夏兄妹本金投入30万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诱使他们逐步追加投资,至骗局因张小雷自首而揭露,三人累投入已达30万元。“宝粉”微信群信息混乱,受害人不知所措,很多人仍未报案和登记损失。

  阿加莎  ·  2018-01-02 16:05
钱宝网骗局远及贫困县 宁夏兄妹本金投入30万 - 金评媒
来源: 财新网 冷澄 夏伟聪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诱使他们逐步追加投资,至骗局因张小雷自首而揭露,三人累投入已达30万元。“宝粉”微信群信息混乱,受害人不知所措,很多人仍未报案和登记损失。

“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因涉嫌违法犯罪,于2017年12月26日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南京警方的通报让众多沉迷在发财梦中的“宝粉”惊愕万状。“宝粉”维权群中质疑警方的声音与自我安慰的鸡汤齐飞,很多人还是不愿醒来,更多投资者不知所措。

发迹于南京的钱宝网,其受害人已随着无远弗届的互联网遍布南北、横跨东西。46岁的马登高(化名)一筹莫展,他是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人,也被卷入钱宝网的骗局中。固原与西吉、海原、隆德、泾源、彭阳等六个国家级贫困县统称为西海固,自然条件恶劣,是联合国粮食开发署确定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财新记者曾在西海固地区采访,因而结实了马登高。近日,他通过微信告诉财新记者,自己起初也并不相信天下会有这样的好事,但从妹妹那里得知3万元的初始投资竟然可以带来1800元左右的月收入,他从今年5月至今先后在钱宝投入16万元,最后通过完成签到和看广告的任务,达到月收入8000元左右。

对于一个新手投资者而言,这样的模式无异于”空手套白狼”,极具诱惑性。然而“好事”在张小雷自首和警方介入调查后戛然而止,钱宝网站以及手机端APP无法登录,马登高和家中两位妹妹总计投资的30万元目前无法提现,兄妹三人一时慌了神。

2017年12月29日,南京市公安局发文呼吁钱宝网用户配合调查,可以到本人户籍地或实际居住地公安机关经侦部门或派出所报案,登记填写真实信息。公安部门同时针对本案开通了在线报案登记平台。然而截至财新记者发稿,马登高却没有打算报案,来自钱宝网用户自发组织的微信群的各种信息真假难辨,让他无所适从。

并不高明的骗局与公开宣传

钱宝网自诩的商业模式为,以收取商家广告佣金,以“做任务、看广告、赚外快”的形式,吸引用户注册点击广告,从而起到宣传商家及其推广产品的效果。除此之外,钱宝还采取一种“信托式商品分销模式”,用户加盟后只需要宣传推广卖商品,发货等均由平台负责。但无论何种方式,用户都需要先向平台缴纳“保证金”,收益按保证金多少按月兑付。

南京警方的通报却将钱宝网指向一个庞氏骗局。据张小雷本人供述和警方初步调查,张小雷等犯罪嫌疑人以钱宝网为平台,收取用户保证金,采用吸收新用户资金、用于兑付老用户本金及收益等方式,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吸收巨额资金,涉嫌非法集资犯罪活动。

关于投资钱宝网的初衷,许多投资人表示一来看中平台抛出的高收益,有些投资项目能轻松获得年化60%以上的收益。二来认为创始人张小雷可信,亦对部分媒体中宣称的“互联网圈成功涉水者”的正面形象埋单。三来有投资者认定钱宝背后的实体产业链,广泛涉足足球、在线购票、新能源、环保等当红投资领域。

然而仔细辨别钱宝网的商业模式,不论是投资人参与的电影众筹类产品,还是所谓的微商入驻模式,都需要提交一定数额的保证金才能保证收益,保证金越多收益越高,与实业本身并没有相关关系。投资人告诉记者,用户每天的签到和看广告任务由定金的多少决定,多签多看并不能提高收益。

经财新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后发现,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持股82家关联企业中疑似与钱宝产业链相关的有近55家。相关企业多由张小雷或关联方直接投资控股,并无其他机构投资或企业投资,这在一般互联网企业的发展轨迹中十分罕见。此外,82家持股企业中,包括钱宝网运营主体的江苏钱旺智能系统有限公司在内,有近三分之一的企业因各种原因已迁出原址或者被注销、吊销营业牌照。

南京本地的金融从业人士表示,钱宝网近两年曾经在南京各类报刊和户外媒体不惜重金投放广告,打造张小雷以及钱宝网的正面形象。

《扬子晚报》曾在2015年10月16日专版刊登名为“成就伟大企业需有家国情怀”的文章,介绍张小雷的钱旺集团:“估值达400亿,集团总资产81亿元,年利税3.9亿元……旗下共有23家控股、参股和关联子公司,业务遍布全国及海外1000多个城市,还是2支西甲球队的赞助商。”

非法集资“受害人”与“参与人”

大规模非法集资诈骗在国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并且伴随着近年来互联网金融的崛起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推动愈演愈烈。

2015年12月被查处的“e租宝”案件,即是一起较为轰动的被互联网平台放大的非法集资案件。经查,安徽钰诚控股集团和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通过旗下的两个互联网平台发布虚假的融资租赁债权项目进行销售,并以承诺还本付息为诱饵对社会公开宣传,最终违法吸收公众存款投资500多亿元,案发时有近370亿元尚未进行兑付。

由于金融消费者教育不足,以及长时间内对“刚性兑付”的依赖,许多投资人对于在类似“e租宝”和钱宝网等平台投资抱有侥幸心理,一方面不顾具体投资项目的属性,只追求高回报高收益;一方面即使平台信用破产,自己是受害一方, 损失应该得到补偿。

为了打破投资者对所谓理财产品的刚兑幻觉,2017年8月国务院法制办下发了由银监会起草的《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意见稿中再次明确了非法集资的定义为“未经依法许可或者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不特定对象或者超过规定人数的特定对象筹集资金,并承诺还本付息或者给予回报的行为”。 非法集资人、非法集资协助人应当依照有条例规定,对其违法行为承担责任。而非法集资参与人也应当自行承担损失。

此外,早在2015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下发的《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就有对“被害人”和“集资参与人”的明确区分。意见中“被害人”的判定存在于刑法第266条诈骗罪等案件中,而“集资参与人”的判定通常存在于刑法第176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这也意味着,如果投资人在主观上存在“投机”意图,被认定为集资参与人的可能性更大,也就需要自行承担投资失败的风险。

国务院在2016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的意见》中强调,非法集资形势严峻,案件高发频发,涉案领域增多,作案方式花样翻新,部分地区案件集中暴露,并有扩散蔓延趋势。“为有效遏制非法集资高发蔓延势头,加大防范和处置工作力度,切实保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防范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

一些投资者认为,一旦被认定为集资参与人会对赔付产生影响,因而采取“不报案、不传谣、静等”等消极方式与执法部门博弈,使得有关部门在推进类似案件的信息征集工作时遭遇阻碍。

纵观近年来已经宣判的几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案件,投资人最关心的追偿比例和等待时长的确尚不尽如人意。“e租宝”从警方介入到二审宣判,历时21个月,尚无官方消息确认追偿比例。2015年12月22日宣判的安徽铜陵P2P平台铜都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最终以12.3%比例退赔,历时14个月。2014年7月15日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宣布东方创投案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结案,历时9个月,投资人本金在法院冻结后剩余48%。

多米诺骨牌

继钱宝网之后,江苏地区以游戏代币充值返利为主要形式的蛙宝网亦爆出提现困难。

蛙宝网官网12月30日发布公告称“受外部因素的影响”,部分用户提现挤兑,导致平台运营暂时中断。平台宣布从1月3日起按照实际收到的客户投资本金的10%向用户分期打款,“在支付完客户本金的前提条件下,根据市场情况决定是否恢复平台运营”。

蛙宝网成立于2013年3月,由江苏维纳达软件技术有限公司运营,注册资本3000万元,实际控制人孙文。公司自称为智能化系统开发公司,专注于物联网和智慧城市软件系统研发。蛙宝网在官网上提供的相关资质中列出了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等文件,然而并未提供任何与金融相关的经营资质或牌照。

与钱宝网交押金、签到、领收益的模式相类似,蛙宝网用户在账户充值押金后,可以领取相应押金的游戏体验任务,用户交付定金后可以在任务到期时间内签到,并在到期后领取收益,但游戏没有输赢之分。例如网站上一款名为《元旦皇室战争》的游戏任务需要扣除押金2万元,但只要完成30次签到体验任务,每次即可获得440元收益,年化收益率高达66%。为了限制大规模提现,平台的将提现次数和到款时间列为用户付费项目,付费金额越高,平台允许的提现次数越多。

(编辑:杨少康)

来源: 财新网 冷澄 夏伟聪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