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改前景光明美元恢复元气

首页 > 国际 >正文

【摘要】美元指数12月18日开盘延续上周五尾盘的强势,重新走高至94关口。在此前经过了又一轮的紧急斡旋之后,国会参院共和党领袖终于说服了此前尚仍持有异议的本党议员,令“税改”赶在圣诞节之前彻底过关成为了大概率事件。这已经足以推动美元指数再度在乐观情绪推动下上行,并收复上周稍早因美联储主席耶伦讲话措辞悲观而带来的跌势。

  黄金管家  ·  2017-12-18 12:38
税改前景光明美元恢复元气 - 金评媒
作者: 黄金管家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美元指数12月18日开盘延续上周五尾盘的强势,重新走高至94关口。在此前经过了又一轮的紧急斡旋之后,国会参院共和党领袖终于说服了此前尚仍持有异议的本党议员,令“税改”赶在圣诞节之前彻底过关成为了大概率事件。这已经足以推动美元指数再度在乐观情绪推动下上行,并收复上周稍早因美联储主席耶伦讲话措辞悲观而带来的跌势。

反过来,相比起美国政策走向的进一步趋于明朗化,欧洲政局波澜再起、剪不断理还乱的状况,则令欧系货币受到重创。上周四至周五(12月14-15日)的欧盟峰会本应探讨英国脱欧的对策问题,但与会各国却在其他方方面面的问题上吵做一团。同时,德国组阁进程仍然步履维艰,而德国的“小兄弟”奥地利的新一届政府虽然在大选后两个月终于组建成功,其代价却是“臭名昭着”的极右翼自由党堂而皇之入阁,并可能掌握国防等中枢部门。这无论如何都令欧元在年底之际再度面临生死抉择。

美国税改大戏或迎来最终章,美元多头能过个好年吗?

今年下半年以来,左右美元和美国金融市场动向的一大关键因素,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所推动的“税改”的成败得失。上周,媒体爆出有两位共和党参议员再度对修改协调版本的“税改”案存有异议,可能不会在最终表决时予以支持的状况,就曾经令美元走势在已经遭受了耶伦关于“经济危机未来可能卷土重来”之负面措辞打击之余,进一步地承受重压。

好在,上周五美国国会终于传出“喜讯”。在参院领袖对议案进行了修改,增加了育儿退税补贴额度之后,原先持有异议地的佛罗里达州参议员、曾在2016年与特朗普竞逐共和党初选的鲁比奥终于高抬贵手,宣布愿意投下赞成票,而之前在参院初步表决时投下共和党内唯一反对票的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科克(Bob Corker)也已经会心转意,称将为税改的通过保驾护航。

鉴于共和党目前在参议员只有2席位议席优势,因此拟定于本周晚些时候进行的这场表决,对于他们而言是一场“输不起”的战斗,尤其是在对手民主党

经同仇敌忾反对“特朗普税改”的背景下。而现在,参院共和党人暂时达成共识的状况,无疑对于美国金融市场而言是一剂强心剂。
而据内部人士透露,新税改方案将在周二(12月19日)交付国会众院表决,此后参院将很快跟进。按照原先会期日程,美国国会两院本应从本周就开始圣诞新年假期,如今却因为“税改”案的表决而让大家被迫“加班”,因此,归心似箭的议员们也不希望折腾出更多节外生枝的状况,让自己和投资者都落得过不好年。于是,在圣诞节前,税改的闯关成功已是大概率事件。

唯一的变数就是,年内稍早被查出患有脑癌的参院共和党元老麦凯恩已经因为化疗后不良反应感到身体不适,而提前返回亚利桑那州老家度假静养,不过在没有其他共和党议员“反水”的状况下,这一突发状况对税改的成功闯关并无大碍。
另外,之前被延续了两周的美国财政拨款法案也将在本周五(12月22日)再度到期,令政府停摆阴云再现。不过,对于原本就将迎来圣诞新年假期的美国民众来说,联邦政府即使在此时停摆,其不利影响冲击也将被缩减到最小。况且,已经处于“加班”状态的国会议员也不会让这份议案坏了自己过节的心情,本周结束将其进一步延长到明年一季度或是最可能出现的结局。

欧洲多国各有难念经,这个圣诞节很纠结

与美国财政政策前景“柳暗花明”的状况构成鲜明反差的,则是欧洲各国在年关将临之际再度陷入困顿的格局。上周四至周五(12月14-15日),欧盟年内最后一次峰会在布鲁塞尔召开,对英国“脱欧”事件进展的评审本该是这次各国领导人聚会的核心议题,但与会的各位大佬却在其他各种问题诉求上吵做一团,包括但不限于意大利所面临的银行业危机、持续困扰欧洲多时的难民风波,以及欧元区未来是否需要进一步东扩等问题……

事实上,欧盟内部千头万绪,杂事繁多,效率底下的状况,正是令英国萌生退意的根源所在。而本次乱作一团的欧盟峰会,却也似乎从侧面证明了英国执意要从欧盟离开或许是一个“英明”的决策。虽然,脱欧进程本身的枝节横生,却也令英国民众感到无奈,并且令英镑汇率在首相特雷莎·梅赴布鲁塞尔“述职”之后进一步承压下跌。而民调也显示,如果有第二次公投的机会,大家或许宁可英国继续留在欧盟。但是,覆水已难收……

而欧元的走势则与英镑同病相怜。年底即将到来之际,德国大选后的组阁进程依然步履维艰,原因在于该国总理默克尔的纠结选择:在三党联合政府组建失败后,她既不想单独组建少数派政府,又不想与第二大党社民党组建大联合政府——因为这样会让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成为第一大反对党并把控预算监督大权。同时,默克尔也并不希望再度举行大选让之前只在希腊和西班牙这样的“欧猪”国家发生过的闹剧场景在德国重演……于是,到了年底,一切就都成了僵局。

给默克尔做出表率的却是她的奥地利“小兄弟”。年仅31岁的奥地利新总理库尔茨周末宣布吸纳该国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入阁,这标志着欧洲民粹势力在此前屡战屡败之后,在年底终于“修得正果”,此后,在2018年的意大利大选中,左右两股民粹势力也有望合流,并将当前的中左翼政府拉下马。这对于欧元多头投资者恐怕将是一场噩梦。

巧合的是,在上周的欧盟峰会上,在难民问题上吵得不可开交的正是意大利和奥地利两国。意大利人希望渡海而来的北非难民能够迅速通过该国北上落脚,不要在其境内长期滞留,而持反移民政见的奥地利新政府则正在考虑关闭其与意大利之间的边界,这将令难民危机局势再度变得不可开交。于是,大家的目光又将转回难民事件的始作俑者——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身上。而欧元在过去十余年的相对坚挺表现,很大程度上正是靠着“默大妈”的强硬领导,一旦“后默克尔时代”意外提前开启,欧元汇率会走向何方,这本身就是非常耐人寻味的……

来源于:汇通网

(编辑:郑惠敏)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