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贷好日子到头:监管加强 商业模式瓶颈难破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短短几年时间发放接近250张牌照、上市公司蜂拥而入,网络小贷看起来一片红火。但在表面的红火背后,多数网络小贷公司处境不佳。

  炫烨  ·  2017-11-30 14:50
网络小贷好日子到头:监管加强 商业模式瓶颈难破 - 金评媒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金评媒(https://www.jpm.cn) 编者按:短短几年时间发放接近250张牌照、上市公司蜂拥而入,网络小贷看起来一片红火。但在表面的红火背后,多数网络小贷公司处境不佳。

短短几年时间发放接近250张牌照、上市公司蜂拥而入,网络小贷看起来一片红火。但在表面的红火背后,多数网络小贷公司处境不佳。

监管一声令下,狂飙许久的网络小贷,已经一夜入冬。

短短几年时间发放接近250张牌照、上市公司蜂拥而入,网络小贷看起来一片红火。但在表面的红火背后,多数网络小贷公司处境不佳。

截至2017年9月底,全国小贷公司数量已比2015底减少300家。在这背后,是小贷行业资产年收益率下滑、不良贷款激增。

根据公开披露数据,有些新三板挂牌的网络小贷公司,2017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大幅下滑50%以上,一些上市公司入股的网络小贷,甚至还出现亏损。2016年,广东小贷行业平均资本回报率3.16%,比2014年下降了40%以上,而最新的不良率则已逼近7%。

随着监管的加强,包括网络小贷在内的整个小贷行业,未来将何去何从?“无论是传统小贷,还是网络小贷,过得好的都是有资源的。”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小贷行业要持续发展,必须与产业深度合作,并找到低成本的资金。

多数网络小贷处境不佳

监管“跑步”进场之后,雨后春笋般出现的网络小贷,压力已经开始显现。11月23日,步森股份公告称,经公司管理层充分讨论,考虑到后续实缴出资可能带来的资金成本压力,拟终止参与设立网络小贷公司。在此之前,新国都也已披露,终止发起成立网络小贷公司。

在此之前的11月21日,监管下达通知,立即暂停批设新的小贷公司。11月23日上午,央行、银监会联合召开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会议。根据行业第三方数据,截至11月22日在可获取股东背景的199家网络小贷中,99家存在上市公司背景。

随着监管加强,可能将有更多上市公司终止发起成立网络小贷公司。而在此之前,网络小贷确实是各路资本追逐的对象。公开数据显示,截至11月6日,全国已有网络小贷牌照242张,比7月底增加89张,呈现出一派蓬勃发展的势头。

“网络小贷蓬勃发展是表面假象,只不过是牌照发得多、发得快而已。”小贷行业专家嵇少峰向第一财经分析,据其了解,目前已经拿到牌照的网络小贷公司,估计其中80%处境不佳。

这种情况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公司入股的网络小贷身上体现明显。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底,新三板挂牌小贷公司中,6家获得网络小贷资质,其中部分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均大幅下滑。

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阳光小贷实现营业收入1692万元,同比减少1399万元,降幅高达45.26%;同期净利润835万元,同比减少956万元,降幅为53.4%。而在上年同期,其营业收入为3091万元,净利润1792万元。

无独有偶。同在新三板挂牌,并取得网络小贷资质的鸿丰小贷的利润也大幅下滑。根据三季报数据,今年前三个季度,该公司营业收入为5026万元,同比增长1.99%,营业利润4448万元,同比增长9.08%;净利润3411万元,同比下降18.13%。

上市公司设立、收购的网络小贷,同样处境不佳。根据通达股份披露,其入股的洛阳万富小贷,2016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443万元,净利润486万元。而今年上半年,该公司营业收入仅有449万元,净利润更是只有179万元。而爱施德收购而来的爱施德网络小贷,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只有28万元,而净利润则亏损29.5万元。

“网络小贷亏损,除了行业因素和新成立不久外,很多是因为没有可行的商业模式和资源。”华南某地互金协会负责人向第一财经分析,是有互联网资源的企业提升了网络小贷牌照的价值,而不是网络小贷牌照本身具有很大价值。

行业处境艰难

多数网络小贷艰难谋生的处境,不过是整个小贷行业生存状态的一个缩影。自从2014年鼎盛期后,小贷行业就开始走下坡路。

根据央行统计数据,2015年底,全国共有小贷公司8910家,贷款余额9412亿元。而2016年底,全国小贷公司只有8673家,比上年减少237家,贷款余额同比也减少了139亿元。到了2017年9月底,全国共有小贷公司8610家,比2015年底减少300家。

减少的不仅仅是数量。行业第三方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底,全国小贷公司实收资本8233.9亿元,同比减少225.39亿元,降低2.66%。截至2017年6月底,这一数据为8271.4亿元,同比减少107.8亿元,降低1.29%。

事实上,此前的十年间,这个行业也曾有过鼎盛期。2005年2月,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在有条件的地方,探索由自然人或企业发起的小额信贷组织。当年10月,央行、银监会等四部委出台文件,在山西、四川、贵州等五省区各选一个县,进行小贷公司试点。2008年5月,央行和银监会出台《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开放小贷行业。

更为重要的是,2009年6月,银监会又发布《小额贷款公司改制设立村镇银行暂行规定》,允许符合条件的小额贷款公司改制成立村镇银行,以银行身份参与金融市场的竞争。在民营银行尚未开放的当时,通过小贷公司改制,成为进入银行业的重大希望。此后,小贷行业进入快速发展期。

政策的松绑、融资需求的持续增长,让小贷行业在2014年达到高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共有小贷公司8791家,贷款余额9420亿元,当年新增贷款1228亿元。迄今为止,这是小贷行业出现以来的发展最高峰。到了2015年,虽然公司数量仍在增长,但贷款余额却出现了下降。

而网络小贷作为小贷的“衍生品”,最早出现在2010年全行业的上升期,最早成立的网络小贷是阿里巴巴名下的阿里小贷。2015年以后,网络小贷开始较快发展,并在2016年、2017年发放了大量网络小贷牌照,各地也陆续出台了网络小贷监管措施。

“小贷行业出现今天的局面,除了宏观经济等内外部环境的变化,还有三方面的主要原因。”嵇少峰称,小袋行业定位仍然不够清晰,法律没有明确小贷行业的地位,同时监管也有待完善。

本来是为了打破传统小贷瓶颈的网络小贷,似乎并未在行业下行之时一枝独秀。资产收益率下滑、不良贷款率、商业模式,可能也同样困扰着网络小贷。

根据广东金融办数据,截至2017年6月底,广东共有小贷公司400家,注册资本497.9亿元,贷款余额454.01亿元,仍有约43亿资金闲置,营业收入17.5亿元,同比下降约7.39%;净利润4.57亿元,同比下降约15.63%;不良贷款余额30.85亿元,比去年底增加2.65亿元,不良率6.79%,比去年底上升0.49个百分点。

与之相对应的,是资产收益率下滑。阳光小贷2017年三季报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加权平均综合收益率为6.54%,比去年同期的10.77%下降了4.23个百分点。而在2016年,广东小贷行业平均资本回报率3.16%,2014年这一数据为5.5%。

出路何在

网络小贷的出现,是为了打破传统小贷的瓶颈,但同时也突破了原有的小贷监管框架。

小贷放开之时,规定小贷公司可从两家银行融资,但由于种种原因,能从银行获得资金的小贷公司并不多。在此情况下,各地监管在2014年前后,陆续将小贷公司融资杠杆放宽到注册资本的200%以上,并允许通过发债、资产证券化等方式融资。

但小贷公司面临的另一个重要限制,即不许跨区域经营的规定始终没有放开。如果要跨区域经营,必须要在经营地成立一家法人小贷公司。而2014年之后,经济进入下行通道,社会融资需求下降,突破区域限制,成为一些小贷公司的当务之急。除了注册、办公地址必须放在注册地之外,可以在网上开展业务的网络小贷,成为各路资本追逐的目标,一些传统小贷公司也积极申请网络带宽资质。

“这就引发了新的问题,网络小贷都向全国发展业务,而且绕过监管限制,通过信托公司、资产证券化融资。这让网络小贷的业务、资金来源变得非常复杂。”上述互金协会负责人向第一财经分析,小贷是属地监管,但向全国开展业务,结果就是属地无法了解网络小贷业务的真实情况,导致风险向全国蔓延。

该人士还称,传统小贷的最大风险主要来自变相开展大额贷款,而经营下滑,则是融资环境变化、部分小贷公司没有明确商业模式的结果。对于网络小贷,各地虽要求必须由大型互联网企业、知名企业设立,但不少拿到牌照的公司,实际缺乏运营能力和业务资源。随着现金贷快速膨胀,越来越多的网络小贷也将业务转向现金贷,从而引发了暴力催收、高利贷等问题。

“一个省有没有能力监测、把控全国的风险,这是最近监管和市场都很担忧的问题。”广州某网络小贷公司负责人亦称,除了一些有实力的企业外,不少企业申请网络小贷牌照,并没有清晰的业务模式和资源,而是   冲着现金贷而去。

随着监管11月21日叫停新增牌照发放,网络小贷快速增长将暂时告一段落。第一财经此前从多位行业人士处获悉,11月23日监管部门召开紧急会议后,存量网络小贷的业务也将进行整顿,并出台监管措施。在此背景下,整个小贷行业又将何处去?

“从整个行业来看,无论是传统的小贷公司,还是网络小贷,日子过得好的,都是有资源的,或者在产业链、供应链上下功夫。”上述华南互金行业协会人士说,未来一段时间,现金贷肯定会受到强力监管,同时,随着利率下降,也不可能存在太大套利空间。小贷行业要持续发展,必须在产业链上下功夫。

嵇少峰则认为,在企业业务方面,小贷公司未来要与产业合作,为核心企业上下游的企业提供服务,利用技术手段解决此前困扰行业的痛点。在消费金融方面,要找到低成本资金,实实在在地在有实际消费场景的领域开展业务。

“‘生态圈‘是小贷业务开展非常重要的理念,即围绕主发起人的核心业务,为生态圈内的小微企业、商户、三农客户提供资金支持。”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说,目前来看,至少有三方面的业务可做:为B2B供应链上下游中小企业提供资金支持;为电商平台的中小微企业和商户发放贷款;还可挖掘农业保险投保大数据,重点扶持与三农相关的客户。

(编辑:田跃清)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