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可转债密集胎动:7公司尝鲜探路 场外化发行悄生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分析人士认为,与普通债券市场不同,可转债的买方机构或较多为创投机构,而可转债的密集胎动,也意味着继定向增发、双创债、私募债之后,新三板企业融资的一条新渠道正在加速成型。

  晴天  ·  2017-11-09 09:20
新三板可转债密集胎动:7公司尝鲜探路 场外化发行悄生 - 金评媒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金评媒(https://www.jpm.cn) 编者按:分析人士认为,与普通债券市场不同,可转债的买方机构或较多为创投机构,而可转债的密集胎动,也意味着继定向增发、双创债、私募债之后,新三板企业融资的一条新渠道正在加速成型。

新三板企业的融资路径愈加多样化,其中可转债或已成为重要选项之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已有不少于7家新三板挂牌企业拟发行或已发行创新创业可转债(下称双创可转债),规模累计接近10亿元。

记者同时发现,一些并未获得双创可转债发行条件的基础层企业也在区域市场进行非公开可转债发行的尝试。

分析人士认为,与普通债券市场不同,可转债的买方机构或较多为创投机构,而可转债的密集胎动,也意味着继定向增发、双创债、私募债之后,新三板企业融资的一条新渠道正在加速成型。

最高发行5亿元

新三板公司可转债的发行正在密集化。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自两交易所公布《创新创业公司非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业务实施细则(试行)》的9月底以来,新三板市场已有不少于7家企业先后公告发行或拟发行双创可转债。其中包括君实生物(833330.OC)、伏泰科技(832633.OC)、蓝天环保(430263.OC)、天星股份(838984.OC)、旭杰科技(836149.OC)、合佳医药(838641.OC)等公司分别披露可转债发行预案甚至已完成发行,累计规模已接近10亿元。

在上述发债及拟发债公司中,发行(含拟发行)可转债规模单笔最高的企业是君实生物,其高达5亿元的拟发行计划主要用于临港产业基地以及临床试验开销;由于募投标的属长期投资,其债券存续期也长达6年;但据约定,债券发行完成后6个月,债券持有人即可选择转股。

单笔可转债发行规模过亿的企业还包括蓝天环保和合佳医药,两家公司均计划发行1.5亿元规模的可转债。

相比之下,天星股份、旭杰科技两家公司的可转债发行规模则未超过2000万元。

9月以来已有7单亮相之下,双创可转债是否能够成为新三板创新层企业的一种常态融资工具,亦在业内引起争议。

北京一家基金子公司负责人表示,此前新三板市场的结构化定增,也是带有股+债的特质,但彼时该产品并未改变多数新三板公司的融资痛点。

“之前在定增的结构化产品中,曾出现过大股东拿劣后担保优先扩大融资规模的设计。”上述基金子公司负责人坦言,“但即便如此,一些企业定增产品的优先级并不好募集。”

但也有固收人士指出,更加标准化的含权债券节约了信息成本,且投资风险及流动性好于此前的结构化定增。

“对公司来说,结构化产品的违约不如债券违约严重,只要企业想继续在资本市场运作,后者附着的信用成本更高。”中信建投证券一位固收经理认为,“另外当前结构化资管产品的监管越来越严,可转债也为原有的结构化资金提供了一个出口。”

“场外可转债”隐现

在创新层公司频频试水双创可转债的同时,也有部分新三板企业选择在区域股权市场挂牌。该债券并不属于双创债范畴,有业内人士称之为“场外可转债”。

例如康润洁(833472.OC)就在三季度完成了一单非双创可转债的发行,发行场所则确定为该公司所在新疆自治区的“新疆股权交易中心(下称新疆股交)”。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双创可转债仅在创新层公司试点,并未扩展至基础层;康润洁并不在创新层企业之列。

资料显示,新疆股交由中信证券、宏源证券及新疆地区部分国资合资设立;此次康润洁发行可转债的推介机构则为新疆中小微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系新疆股交的全资子公司。

11月6日,康润洁发布公告披露上述可转债发行完成,发行规模仅为300万元,且融资成本相对较高——1年期固定票面年利率为6.3%,募资用途为补充流动资金,增加设备、扩大产能等。

据发行预案及转股条款,该笔可转债对象为创投机构,即新疆火炬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该机构可在发行满16个月后的第一个交易日期发起转股申请。

“6.3%相当于1.3倍左右的基准利率,这个成本和交易所私募债相比较高,但和当前银行借贷成本是相近的。”北京一位国有大行公司部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很多体量比康润洁大的企业,在银行的融资成本已经到了1.4倍-1.45倍。”

财报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康润洁资产负债率为68.56%,负债合计约为2800万元,300万元的债券相当于其原负债的约10.7%;但利润表显示,其上半年出现了516.54万元的亏损。

分析人士指出,由于该类基础层公司体量较小,且股本流动性较差,即使投资方选择转股仍然面临较大的退出风险。

无独有偶,此前黑炭炭投年内也曾发布公告拟于贵州股权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发行规模约1亿元的非公开可转债。

“和创新层企业相比,基础层公司的风险更高,作为创投企业,本身也并不是为了赚取息差存在的,更重要的是发现并捕捉企业的远期价值。”北京一家中小私募机构负责人指出。

此外,政策风险也是场外可转债所面临的不确定性。

“转股债券这个事情上,目前有章可循的只有双创可转债,对于场外可转债尚无制度明确。”上述私募机构负责人亦指出。

康润洁也在风险提示中对这一点进行了陈述“由于目前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暂无债转股具体制度安排,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可转换债券而在未来计划发起转股申请时尚存不确定性。”

“这一期大概率也是为了投石问路,所以整体规模、利率安排、转股安排都相对保守。”一位接近康润洁的投行人士表示,“具体还要看监管政策如何确定。”

(编辑:田跃清)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