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压下非理性对外投资“刹车”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9月14日,商务部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会上,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介绍,今年1-8月,我国境内投资者累计实现对外投资687.2亿美元,同比下降41.8%,非理性对外投资得到进一步有效遏制。

  颜汐  ·  2017-09-15 12:10
重压下非理性对外投资“刹车” - 金评媒
来源: 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文 代小杰/制表   

金评媒(https://www.jpm.cn)编者按:9月14日,商务部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会上,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介绍,今年1-8月,我国境内投资者累计实现对外投资687.2亿美元,同比下降41.8%,非理性对外投资得到进一步有效遏制。

近年我国掀起的一波非理性对外投资浪潮终于偃旗息鼓。9月14日,商务部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会上,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介绍,今年1-8月,我国境内投资者累计实现对外投资687.2亿美元,同比下降 41.8%,非理性对外投资得到进一步有效遏制。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商报记者还进一步向商务部了解到,8月当月,我国还实现了在房地产业、体育和娱乐业新增项目投资零增长,而这也是今年以来我国重点管控境外投资以来出现的首次重点领域无新增项目。

1505404507225.jpg

首次零增长

“今年前8个月,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52个国家和地区的4789家境外企业新增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对外承包工程完成营业额885亿美元,同比下降1.6%,新签合同额1495.7亿美元,同比增长12.7%。”根据高峰介绍,1-8月,我国对外投资合作的显著特点之一就是对外投资行业结构持续优化。

数据显示,1-8月,我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降幅比1-7月减少2.5个百分点,虽然进一步收窄但是仍然维持高位运行。对外投资主要流向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以及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占比分别为31.1%、16.9%、12.6%和10.9%。

此外,随着“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召开而被赋予较高关注度的沿线国家投资合作稳步推进。1-8月,我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的52个国家新增投资合计85.5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12.4%,比去年同期增加4.3个百分点。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845.1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56.5%,同比增长21%;完成营业额432.4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48.9%,同比增长1.2%。

管控效果持续释放

新增投资项目零增长,这个看似“给力”的管理结果其实却并未出乎大多数人意料。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商务部公布的我国对外投资金额一直保持在40%-50%左右的同比负增长。而对外经贸大学对外直接投资研究中心主任卢进勇也直言,去年开始我国重点着手遏制境外非理性投资上发力至今,严加管制的态度已经十分明确了,新增项目零增长也是符合政策预期的结果。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等部门发表有关严格监管对外投资的表态已有近10次,频率之高着实令人震惊。而到了8月下旬,国务院办公厅还正式转发《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从政策的角度,明确我国将限制包括房地产、酒店、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而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也透露,我国正酝酿推进《境外投资条例》立法工作,而这也是我国首次将规范海外投资提上立法日程。

实际上,自去年底开始,商务部就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加强了对外投资的真实性、合规性审查。受此影响,今年上半年全国房地产业对外投资同比大降八成多,仅占同期对外投资总额的2%。

“这些被限制的行业和国内重点发展的产业普遍关联度不强,对国内产业结构升级转型很难起到积极推动作用,而且还有可能导致资金外流。”卢进勇表示。

替代者入局

在业内看来,对外投资的严管并非完全卡死了投资者的投资出口,反而有助于将国内外一些投资领域的潜力更充分地释放出来。

其实,《意见》在敲定“禁限目录”的同时,也划定了鼓励开展的境外投资名单。其中重点推进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和周边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境外投资;稳步开展带动优势产能、优质装备和技术标准输出的境外投资均“榜上有名”。

而且在进军国外市场受挫、非理性对外投资管控趋严的背景下,不少企业选择将更多投资留在国内,逐步形成了对外投资回流的形势。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表示,随着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红利逐渐释放,国内不少产业的潜力被进一步挖掘,给内资带来了充足的机遇,涵盖制造业、服务业等诸多领域,“例如,原先我国东部不少组装企业盘算往东南亚转移,但近期中西部地区资本崛起,表露出承接意愿,不仅实现了产业的内部消化,也给了本地产业‘腾笼换鸟’的机会”。

国家外管局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国际收支终值中,经常账户顺差184亿美元,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转为顺差368亿美元,三年以来首次出现“双顺差”格局,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企业境外资金回流。

不过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副主任刘仕国提醒,国内多行业尤其是制造业正处在转型升级期,新的资本进入需要更高的研发和金融创新能力,在国内整体投资环境和市场回报率没有明显改善的情况下,高投入、低收益将成为外资回流国内产业的顾虑。

(编辑:郑惠敏)

来源: 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文 代小杰/制表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